第665章束手就擒(一更)
    有的吃,不光闫思蕊没多想,就连李秀秀也没多想的继续被家里的一众亲戚包围着。
    这人回来了,不嘚问问这几年到底是怎么过的啊,你一句我一句的,李秀秀又不能说实话,很快的就被家里的一众亲戚们问的有些烦躁了起来。
    而家里的亲戚们谁也不傻,你满口谎话的以为大家听不出来吗?
    你越是说谎,他们就越是要问,看你怎么圆。
    李秀秀心里烦躁,但关键是她还嘚忍着不能发脾气,这就很要命了。
    好在,这饭倒是及时做好了,本就是晚饭时间,又听说李秀秀回来了,但凡人在京市的亲戚们,下了班后全都赶往了闫思国家。
    一时间,闫思国家里被堵得水泄不通,李秀秀刚以为可以松口气后,致命的第二轮询问又开始了。
    可奈何不说还不行,人家好心好意的关心你,你难道还要不领情吗?
    终于在李秀秀烦上加烦时,能吃饭了。
    然而这并没有结束,晚饭的肉的做的量还是很大的,这规格招待久未回家的客人的确很不错,可奈何家里的人实在太多了,哪怕现在不缺肉吃,可肉在眼前又哪有不吃道理,你一筷子我一筷子的,才刚开始这肉就去了一大半。
    李秀秀心里的烦躁更甚,她觉得今天的她流年不利,感觉老天都在争对她,致命的问题一大堆她有口不能言,面前的肉也一大堆,她抢也抢不过人家。
    好在,晚饭后,今天这一切终于结束了。
    李秀秀带着疲惫的心拖着疲惫的身体随着闫家人回了自个家,上楼躺下后就再也不想起来了。
    这无疑是李秀秀到闫家后最安静了一天了,闫思文甚至觉得这李秀秀是不是生病了。
    然而季红英却不以为意的道:“哼,谁都会病独独她不会病。”
    “那咋这样呢。”瞧着就不对劲儿啊
    “一大桌子肉没吃到呗,再一下午都在问她问题,撒了一下午的谎,能有精神才怪。”
    这一下午季红英也在观察着李秀秀,那些个谎话张口就来,简直不要太费脑子了,现在能有精力才怪,总之,“你别管了。”
    剩下的两天,李秀秀还真就老实了很多,在店里乖乖帮忙,但店里的钱每天可没少‘拿’,这也是她每天必须做的事情了。
    在这两天时间里,不光是闫思国等人蓄势待发,万父那边也做足了最后的准备,成败一举在此了。
    终于平静的两天熬了过去,终于到了办酒席的这天,这天不光李秀秀很兴奋,就连那些知情的人也很兴奋。
    年关二十八了,按理说正是赚钱的时候,这店不应该关门,可奈何大家并不知道这酒席需要吃多长时间,而且这么重要的时刻他们不出席也不像话,留下两个临时工也忙不过来,故而大手一挥歇业一天。
    而到了今天,所有人都不能像以前那么轻松了,无论是李秀秀还是这些亲戚们,哪怕面上带着笑,心里的思绪也都飘的老远。
    李秀秀在心里祈祷着万父先等等,等到酒席吃完了再办事儿,然而哪能什么事儿都如她所想的呢。
    李秀秀这边祈祷着酒席顺利开席,而部队这里也准备妥当了,一切准备就绪除了王大丫外,也就闫思蕊和温景天没动了。
    王大丫那是年龄大了实在是不宜奔波,万一在酒店出了啥事儿谁负责呀,而闫思蕊却是一直以为酒席订的是晚上而非中午,所以现在大家出门的时间点,大家已经到酒店的时间点,她还在被窝里呼呼大睡呢。
    而部队里两名成闫思蕊和温景天的人,也顺利的开着他们的车出了部队。
    这边的车刚出去没多久,身后就有一辆车顺利的尾随了上来。
    那间酒店订的偏僻,‘温景天’的车自然也越开越偏僻,直到他的车来到一个拐弯处,万父抓准时间加速朝着前面的车撞了过去。
    车子的撞击使前面的车辆偏移了路线,前面的车想调整,然而后方的车根本就没给他这个机会。
    前车想要调整,后车根本就不给他机会,俩车你追我赶的这车只能越开越往偏僻的地方行驶着。
    这一路并不平坦,但好在两辆车都顺利来到了一处人烟稀少的地方,万父加踩油门,前方一个‘不注意’撞在了一颗树上,两辆车以这样的方式终于停了下来。
    只是万父没有想到,这一切都只是在他们的计划当中。
    万父下车来到前车处将车门一打开,谁知这俩人根本就不是温景天和闫思蕊,他就说俩人滑不留手的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被他撞着了。
    万父当即就觉得不对劲儿“不好。”
    正当万父打算离开之际,他早已经被包围了起来。
    闫思国和温玉泽从远处走了进来,“你逃不掉了,束手就擒吧。”
    万父一以为意,直接解开了外套,满身背着的(zha)(dan)代表着他的决心,“把人交出来,我就要闫思蕊一个人,否则我现在就点着它,大不了一起死。”
    闫思国就不懂了,“我家蕊蕊和你没有半点交集,你为什么要争对她,你不觉得很不合理吗?”
    万父才不管那些:“要不是有她在,景天早就和碧琴在一起了,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都是因为闫思蕊的出现才现才会导致事情发展成现在这样的。”
    万父的脑回路温玉泽根本就不懂,不过:“有没有蕊蕊,我家景天都不会和你家碧琴在一起,永远都不会,至于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难道不是你自作自受吗?”
    “好一个自作自受,要不我现在就点着它,咱们一块自作自受。”
    万父身上的zd可不少,一旦点着了,只怕他们这一众人没一个能逃的过的。
    “你不管你女儿了吗?你不怕把你女儿伤着了吗?”
    万父不由的笑出了声儿,这么危险的事情他当然不会将万碧琴留在这儿,李秀秀过来通风报信后她就将万碧琴送上了回去的火车,这都过了两天了,只怕人都已经到家了,他根本不信,“你少拿我女儿威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