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7.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螳螂与黄雀(上)
    就在阿游的车队进入沙府时,赵凤声几人就以最快的速度冲下山坡,尾随其后,有夜幕和帽子的遮挡,并没有被人认出。
    两条腿和四条轮胎,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但越野车走走停停,像是逛菜市场的大妈,这给了赵凤声充足锁定目标的时间。
    等阿游走进小屋,赵凤声爬上了一处二层民居,从栏杆中间的缝隙观察情况。
    阿米娅很自然端起狙击枪,瞄准大门方向,赵凤声却将枪管攥住,悄声道:“死尸对咱们没用,反而会暴露行踪。”
    阿米娅对于别人抓枪管的举动很抗拒,富有攻击性的眉毛皱了皱,冷漠道:“你想徒手干掉十几人,然后擒住人质?”
    “用这个。”赵凤声从皮靴内掏出一把普通制式军刀,在月光下折射出冷幽光泽。
    这是前些天混战中,顺手牵羊踹进了兜里,平时当餐具,杀兔剥蛇用的很顺手。
    阿米娅撅起没有涂抹唇膏依旧娇艳欲滴的嘴唇,说道:“贴身肉搏?拜托,看到他们站位和手臂位置了吗?全是训练有素的杀人机器,一秒钟之内就能把你打成筛子。”
    赵凤声认真说道:“一会咱们玩一出灯下黑,等到阿游出来的时候,我一个人贴过去,只要把刀刃贴到他的喉咙,那些杀人机器也不敢对我怎么样。”
    迈克听完他的计划,沉声道:“你一个人去?”
    “对。”
    赵凤声将军刀贴到手腕,轻声道:“等我擒住阿游,你们就先给其中几人大腿放放血,用来制造声势。你抢车,阿米娅殿后,咱们押着阿游直接进入金三角,把莫罗斯他们换回来。”
    迈克接连摇头,“这是一个愚蠢的不能再愚蠢的计划,成功率简直为零。就算你能控制住阿游,找到莫罗斯,火家军的人也不会放过你。”
    赵凤声分析道:“遇到安常胜那个疯子,老子肯定死翘翘,阿游对他而言,只不过养的一条老狗而已,多养一天,还要多喂几斤肉。没准他早想除掉阿游,为夺取军权作准备,我压着阿游去,正中那家伙下怀,把我们俩一块做掉,做梦都他娘会笑醒。我要找的人,是火帅,念及旧情也罢,维护形象也好,他肯定不会置阿游的小命于不顾,否则会丧失威信。”
    迈克还是摇头,“我觉得你还是走不出金三角。”
    赵凤声对他笑了笑,嘴角充满自信,“相信我,因为我的运气一向很好。”
    迈克感慨道:“你能活这么大,绝对是一件奇迹。”
    赵凤声微笑道:“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肯定也不是最后一个。”
    交谈中,几人的视线没离开过小楼,里面死一般沉寂,没有人进出,也没有光线外泄。
    赵凤声眉头渐渐皱起。
    不对劲!
    按照常理判断,买卖毒品是掉脑袋的死罪,最怕夜长梦多,需要非常快速的交易。可阿游已经进去了二十多分钟,逛窑子都该出来了,怎么会这么久?难道那边的买家,还要在交易地点请他吃饭喝酒?
    迈克突然说道:“赵,四周多了很多摸过枪的家伙,要小心。”
    经过提醒,赵凤声目光投到大街上,发现有一些人正在小楼附近游荡,一个个面带煞气,或站,或坐,形成了一个大圈。
    赵凤声的第一反应就是黑吃黑。
    买家想要干掉阿游吗?
    奇怪的是,这些人的注意力并未放在小楼,也没对阿游带来的人动手,而是左右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
    不是针对阿游。
    难道是自己?!
    联想到车队进入沙府后走走停停的诧异举动,赵凤声后背发凉。
    “撤!”
    战场上的赵凤声相当果决,进退有度绝不含糊,也正是这份果决,让他无数次死里逃生。
    砰!
    正当赵凤声刚刚撤出一步,之前所在的位置尘土飞杨,一枚飞行物掀翻了木板,之后嵌入墙壁。
    如果认不出是狙击枪发射的子弹,赵凤声的五星冲日算是白挨了。
    “中计了!快跑!”
    赵凤声迅速躺倒,双腿朝地面猛蹬,紧跟着单手撑地,鹞子翻身,用不华丽却很实用的身法,又躲过了几枚夺魂弹,从二楼一跃而下。
    远在几百米之外的高楼天台,安常胜放下狙击枪,喃喃道:“这小子的运气实在是逆天,或许是有什么特异功能?子弹都能躲?上帝在跟我开玩笑呢?”
    要知道安常胜可是著名突击队的副队长,不足二十岁就担任队中一号狙击手,作战时几乎百发百中,赵凤声有意或者无意,已经躲过了他两次偷袭,屡屡失手,不免让这位天才产生了挫败感。
    旁边的陈加安西装革履,面容沉重,他推了推眼镜,说道:“早就跟你说过,赵凤声的命很大。如果你看过他的履历,恐怕不会当游戏对待,还会怀疑他是上帝的私生子。”
    安常胜从随从手里接过雪茄,深吸一大口,阴恻测笑道:“要道都有人把守,除非他会飞天遁地,否则飞不出沙府。上帝的私生子?呵,哪怕是宙斯的儿子,今晚我也会亲手杀掉他。”
    陈加安脱掉西装外套,解开领口和袖口的纽扣,伸出右手,“给我一把枪。”
    面对别人对自己赤裸裸的质疑,安常胜骄傲的心再度受到打击,略带不满道:“陈先生信不过我吗?想要亲自出马?”
    陈加安一脸肃容道:“这不是信和不信的问题,我喜欢操控自己的命运,跟信任没有关系。”
    安常胜不想失去这位重要的战略盟友,掏出一把手枪交给他,“陈先生会用吗?”
    “没用过。”陈加安回答的非常诚实。
    安常胜笑道:“赵凤声可是一位身经百战的家伙,我觉得你不一定能赢。”
    “我杀人的时候,会不择手段。”安常胜目光中带有灼热战意,大步流星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