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下)
    李世民懒得搭理尉迟敬德那个二货,看了一眼震惊到无以复加的禄东赞,心满意足的点点头。
    不错,总算是找回来一点面子,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吐蕃大相,不知你可能看出杜爱卿点水成冰的破绽啊?”
    李世民从来都不是什么心眼儿特别大的人,尤其是对那些敢挑战自己权威的家伙,若是不能将其打落深渊再踏上两脚,简直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外臣愚钝。”尽管禄东赞不想承认,但他也知道,这一局自己败了。
    “呵呵,吐蕃大相不必如此消沉,杜荷这小子非常人行非常事,隔三岔五总会鼓捣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你要是跟他去较真,只怕能愁白了头发。”
    说话的是长孙无忌,看着禄东赞吃瘪,老家伙就像三伏天吃了两根冰棒一样痛快。
    禄东赞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稍微沉默片刻,已经回过神来,陪着长孙无忌打了个哈哈,最后看向杜荷:“哈哈哈……长孙仆射说笑了,能与杜公子这样的少年俊才相识,东赞大唐之行不虚矣。
    遗憾的是没能领略到杜公子的诗才,让东赞着实有些……唉,不说也罢,来来来,杜公子,老夫敬你一杯。”
    老东西,还不死心。
    这是觉得老子投机取巧了呗。
    杜荷看着禄东赞举起的酒杯,笑着将边上宫女递上来的酒盏推开:“大相莫怪,非是杜荷不给大相面子,实在是杜某酒量浅薄,赔不得大相。”
    不给面子!
    当着这么多人被拒绝让禄东赞有点下不来台,正想说些什么,却听杜荷再度开口:“不过,大相千里远来,杜荷总不至于让大相失望而归,这样吧,大相饮酒,杜荷以诗相佐如何?大相饮一杯,杜荷做一首。”
    我艹,杜荷说这话的时间声音不小,大殿上几乎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交头接耳的议论声中? 整个宴会的气氛达到高潮。
    一杯酒? 一首诗。
    这可比刚刚那个什么点水成冰有看头多了。
    酒能一杯连一杯的喝,诗能一首连一首的做?
    这里可是太极殿? 大唐皇帝就在上面坐着呢? 如果杜荷拿打油诗来糊弄,丢的可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脸。
    禄东赞也没想到杜荷会这么敞亮? 听他说完立刻意识到机会来了,把眼一抬看了李世民一眼? 又看向杜荷:“杜公子此言当真?不怕跟杜公子说? 老夫曾斗酒而不醉。”
    这就是妥妥的得了便宜卖乖。
    表面上看,禄东赞这一番话说的坦坦荡荡,可杜荷话都说出去了,当着李世民和一大堆番邦使节的面难道还能收回来?
    大唐朝庭的面子还要不要? 大唐皇帝的面子还要不要。
    御阶之上? 李世民有些犹豫,不知道是否应该打断这‘君子之约’。
    杜荷有才不假,他知道的很清楚,可问题是禄东赞也不是一般的能喝,上次听说连西风烈都喝了两斤多? 就这酒量,杜荷就算是文曲星转世? 也不见得能够应付下来。
    大唐一盏酒虽然有四两左右,可是……? 万一杜荷做诗的速度跟不上呢。
    之前可是说好了以诗佐酒,别人家把酒喝了? 你诗作不出来。
    正纠结呢? 却见杜荷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随后抬手点了几个持壶而立的宫女:“你们四个,过来一起给吐蕃大相倒酒。嗯,这样大相应该满意了吧,放心,宫里的酒多的是。”
    噗……。
    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人家说能喝是这个意思么?!
    殿上众人为之绝倒。
    禄东赞也被气的够呛,小子看不起谁呢,老子喝到你破产信不信,把手中酒盏一举:“既然如此,老夫不客气了,杜荷公子,老夫先干为敬。”
    开始了。
    所有人都把目光对准了杜荷,打算看他第一首诗如何应付,质量如何。
    至于禄东赞……,喝酒而已,谁不没看过咋地,难道他还能喝出花来?!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凉州词之一,王之涣。
    哐,随着杜荷声落,禄东赞的一杯酒喝完了。
    第一场,平手。
    李世民与长孙无忌、房玄龄等人对视一眼,这第一首诗的质量不错,也不知道第二首会怎么样,质量会不会下降。
    不过算了,就算质量有所下降也很正常,毕竟时间太短了,几乎没有考虑的时间。
    这边想着,禄东赞已经拿起了第二杯酒。
    而他的对面,杜荷已经在‘作’第二首诗。
    “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出塞曲,杜甫。
    本家,这诗抄的天经地义。
    对面,禄东赞差点没一口酒灌进鼻子里。
    尼玛,这还没怎么样呢,就要杀人了?
    还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至于么?
    而且……,老子落后了啊,酒才喝了一半,人家诗作完了。
    “单于北望拂云堆,杀马登坛祭几回。汉家天子今神武,不肯和亲归去来。”
    哐,杜荷‘作’了三首诗,禄东赞喝了两杯。
    “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看。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哐,五首诗,三杯酒。
    然而,诗却越来越豪迈,杀气冲霄,直激的殿上武疯子们嗷嗷叫好,恨不能立刻披甲上阵。
    长孙无忌、房玄龄、魏征、陆元郎、孔颖达都麻木了。
    现在就算杜荷说自己的外号是诗缸,他们都相信。
    这哪里是在作诗,分明就是在背诗。
    ……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汉家旌帜满阴山,不遣胡儿匹马还。愿得此身长报国,何须生入玉门关。”
    哐……。
    第五盏酒灌进肚子里,禄东赞有点晕。
    一口气喝掉二斤多西风烈,就算酒量再好也有点吃不住劲。
    晃了晃头,强打精神,禄东赞对身边宫女大着舌头问道:“第,第几首了?”
    “第十二首。”宫女持壶一边给禄东赞倒酒,一边淡淡的回答,期间怜悯的看了他一眼。
    这蛮子也够倒霉的,你说你没事招惹杜荷干什么,不知道这位刚刚被人绑架心情不好么。
    真是……,酒量不好吹什么牛啊,现在骑虎难下了吧。
    ……
    与此同时,公主院。
    “怎么样,怎么样,拼出结果了没有?”几个未嫁的公主包括小十七在内,聚在一起,向一个刚刚从外面跑进来的宫女打听情况。
    “回几位殿下,婢子回来的时候,杜公子已经做了五首诗,那个吐蕃人喝了三盏酒,比试好像还在继续。”宫女将自己在太极殿外探听到的情况一五一十说了,然后又匆匆忙忙往外走。
    “妹夫好厉害啊,这么短的时间就做了五首诗。”
    “我听说番人喝酒都是很快的,就这么一仰头,一盏酒就没了,杜荷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出五比三的成绩……,长安城年轻代第一人的名头怎么也跑不掉了。”
    “那岂不是说妹夫更厉害?这么短的时间,还能领先两首诗。”
    “那是啊。十七妹妹,这下你不用担心了吧,我早就说过,妹夫不是一般人,比诗词,那个什么吐蕃大相怕是撞到铁板上了。”
    一群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叽叽喳喳的嚷着,丝毫看不出半点金枝玉叶的庄重。
    十七公主李怡也不复之前的紧张,众姐妹的调侃声中,傲娇的仰着小脑袋:“谁担心他了,我是在想那个什么点水成冰到底是怎么回事,回头一定找机会让他坦白。”
    “咦,原来十七妹不担心啊,那刚刚是谁听说杜荷与人打赌,一首诗一杯酒差点急哭了?”
    “肯定不是十七妹喽……”
    调侃声中,外面又有宫女急急进来,兴奋的说道:“公主,公主,有新结果了,杜公子作了八首诗,吐蕃人喝了四盏酒。”
    “八比四?”
    这才多长时间,竟然又多了三首诗……。
    这杜荷到底是人是鬼,这种速度是人能做到的么?
    要是传出去,只怕……以后长安城那些文人士子怕是会从此绝口不再提诗字了吧。
    刚刚还叽叽喳喳的几个公主变的麻木了,只眼巴巴的等着其它派出去的宫女继续将消息传回来,看看最终杜荷到底能做几首诗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随着越来越多得消息传递回来,李怡也渐渐绷不住了,十二比五,十八比六……,不知不觉间,诗与酒的差距越来越大,渐渐形成压倒性的优势。
    这下,就连稳重的豫章都坐不住了,来到李怡身边:“十七妹,你……你家杜荷该不会是想把那个吐蕃番人给灌死吧?”
    “我不知道!”李怡机械的摇摇头,脑中一片混乱。
    如果说以前她还有与杜荷一较高下的心思,现在……,还是算了,人跟妖孽是没办法比的。
    ……
    太极殿。
    哐……。
    禄东赞重重将酒盏放到桌上,通红的眼珠子盯着气定神闲的杜荷,喘着粗气,大着舌头:“老,老子就是喝死,也不能被你吓死,不就是十八比七么,老子还……还能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