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帮着搞定(求订阅)
    三个围着余苏叶献殷勤的男青年,一高一矮一胖,体征倒是鲜明的很。
    余苏叶看到言家姐弟走出九号楼,侧身穿过三人的包围,迎了上去。
    她来到言非凡近前,优雅的一个转身就到了言非凡右侧,还状是顺势的挽住了他的胳膊。
    之后,她和言家姐弟一起,或警惕,或审视,或鄙视的注视着三个青年。
    看到这一幕,高个青年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
    “美女,还是那话,在附属医院,就没有我程乐之搞不定的事情。”
    “想要找我,容易的很!”
    “我们走!”
    说完这话,他晃着身体,走向小区出口。
    矮青年和胖青年,一左一右的跟了上去。
    “苏叶,没事吧?”言自若关切的问。
    余苏叶摇了摇头,说:“没事,我下车看看小区景色,这三个家伙就过来搭讪。”
    “这种情况,我见多了。”
    她又补充道:“那高个,自称老爸是医院的院长,说只要是医院的事,他一个电话就能解决。”
    言自若看向那三人在路灯下的背影,说:“我们附属医院的正院长,也姓程。”
    “非凡,他是程院长的儿子?”
    言非凡摇摇头,说:“没见过,不清楚!”
    出了这骚扰事件,言非凡就让姐姐留下陪着余苏叶,他一人去送礼。
    言非凡单独送礼的效率,明显高效许多。
    敲门,见面,说明来意,送上礼物,告辞走人,整个过程也就二三分钟,最多五六分钟。
    等言非凡把精神科主任苗权,还有芙蓉小区的诊断科祁胜主任、心外科主任梁兆奎、急诊科主任汪宇明等几家串完,时间也才刚到晚上九点半。
    言非凡拉开车门,坐进mini车的后座。
    他往座椅后背一靠? 呼出一口气? 说:“真够累的,比我做一台手术都麻烦。”
    言自若轻笑道:“主要是心累? 送礼也是一项技术活? 不是谁都可以做好的。”
    她看向开车的余苏叶,说:“工作顺利完成? 苏叶,到了犒劳你的时刻了。”
    “接下来的安排? 由你来决定!”
    余苏叶想了想? 说:“我们去唱歌吧?”
    “唱歌好啊……”
    言自若语调欢快的喊道:“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去唱歌了,吼吼……”
    “走,去高歌几曲……”
    三人在附近寻了一家ktv,要了一个小包? 又点了一个果盘? 还有一些零食和饮料。
    几分钟后,余苏叶后悔的直捶自己脑袋。
    为什么要选择来唱歌啊?
    这姐弟两人是一个赛一个鬼哭狼嚎,简直就是要人命的节奏。
    为了拯救自己的耳朵,余苏叶不得不一首接一首的点歌,不给那姐弟两人发挥的机会。
    言自若吃了一块猕猴桃? 询问道:“夏敏的肥胖,你有几分把握?”
    言非凡自信的道:“非自然原因造成的肥胖? 那是百分之百的。至于是什么原因,有大概率是某种良性的腺体瘤。”
    言自若很是疑惑的说:“你这么肯定? 那这么多年,陈主任为什么没能看出来?”
    “作为科室主任? 我可不相信? 陈主任的医术只是虚有其表。”
    言非凡想了想? 分析道:“估计是思维误区,想当然,或者是灯下黑吧。”
    “陈医生也说了,夏敏的妈妈也是一个胖子,夏敏体型随她妈妈,是很自然的事情。”
    言自若又嘿嘿笑道:“你判断错误,要承担责任娶夏敏。判断正确,夏敏要报恩嫁给你。”
    “看来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会有弟媳妇了呢。”
    言非凡横了她一眼,说:“姐,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没听出来这只是陈医生的玩笑之语?”
    “这都什么年代了?”
    言自若二话不说,直接就弹了弟弟脑门一下。
    “臭小子,你又皮痒了,是不?”
    她目光转向正在投入演唱的余苏叶,伸手一揽言非凡的肩膀,让他靠近自己。
    “非凡,你和苏叶在京城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可说的事情啊?”
    “我怎么感觉,她看你的目光有些怪怪的?”
    言非凡也看向余苏叶,还和她对视了一眼。
    “目光正常啊,没什么两样?”
    言自若轻切一声,嫌弃的说:“你就是明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的典型。”
    “算了,你把你和苏叶在京城发生的大小事情,没有任何遗漏的给我说一遍……”
    言非凡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简述京城往事……
    “停,停,先停一下,苏叶就定了一间房?”
    “苏叶还说,酒店要明天早上,才能把清洗干净的衣服,送过来?”
    言非凡点点头,自信的道:“是这样的,我的记忆不会出错。”
    言自若又心急火燎的问:“非凡,你们接下来都做了什么?”
    “单独洗澡,先后吃饭,然后玩游戏!”
    “什么游戏?”言自若眼睛发光的问。
    言非凡介绍道:“提问任意三个症状,对方要说出包含这三个症状的所有疾病。”
    他又语带嫌弃的说:“她老是输,还不时出错,说了几次错误的疾病。”
    “我不得不纠正她。”
    “后来,我见她着急了,有些输不起,生怕她打人,就故意的输了一次……”
    言自若心道,还好,你还不是完全无药可救。
    “再之后呢?”
    “警察就来了……”
    此时此刻,言自若已经完全明白了余苏叶对木讷弟弟的心意。
    她也想到了一点。
    余苏叶突然要租阁楼,肯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自家这个弟弟了。
    像余苏叶这种身世好,长得好,身材好,不仅与弟弟有共同语言,更重要的是仰慕又喜欢弟弟的傻女孩,真的是世间少有。
    言自若忽然有些羡慕嫉妒恨弟弟的好运气了,为什么就没有如此优秀的高富帅,喜欢自己呢?
    她暗自叹了一口气。
    如今最重要的,是帮着余苏叶搞定弟弟。
    像余苏叶这样优秀的傻女孩,可真是过了这一村,就没这一店了……
    晚上十一点二十分,言家姐弟,还有唱的嗓子有些生疼的余苏叶,一起来大厅结账。
    言非凡就看到叶琳,还有整形中心的六七个小姑娘嘻嘻哈哈得涌进了大厅。
    她们也看到了言非凡,赶紧相互拉扯一下,停止了说笑打闹,乖乖的排好队。
    “言医生,晚上好!”
    言非凡嗯了一声,又问道:“你们一个个的被扣了奖金,怎么还有心情来唱歌?”
    被推出队伍的叶琳,轻声解释道:“相比温春丽她们被开除,我们对扣奖金,还是能接受的。”
    叶琳又欠身道:“言医生,谢谢您。”
    “主任说了,要不是你替我们说情,我们即便不会被开除,也会被调到其他科室的。”
    言非凡微微一愣,含糊着说:“主要还是你们日常表现不错,这次犯下的错误,也是事出有因,主任才会对你们网开一面。”
    “以后工作,还要继续努力!”
    “是,言医生……”
    早上六点半,言非凡接到了陈瑜的电话。
    “确诊是肾上腺皮质肿瘤引起的库欣综合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