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觉悟
    陆文等一行陆家四十余骑正在往陆家赶时,在已经陆家一百多里之外,两道匆匆的人停留在了一处山丘的背阴处。
    一块巨石之下,一道魁梧人影扶着巨石,额角有冷汗,眼神中有经历生死之后的心有余悸,这人正是刚才手持巨剑拦住陆文以及一行陆家侍卫的那名剑客。
    在他身后一丈处,有一道窈窕身影,一手拿小册子一手持狼毫笔,在她的右手小指中段似乎闪烁着光芒,仔细一看是一小段缜密的银白色丝线,仿佛一枚小巧的戒指。她低头,用狼毫在小册子上微微一勾,然后将手中的物件收拾起来,抬头望向正扶着巨石的剑客。
    “十名锻骨境,只杀了一人。”她用着平淡的语气说着,听不出悲喜。说完,红绣娘便看着远处的剑客,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男子回过头来,想要朝着红绣娘挤出一丝往常那般样子的笑容,但是这笑容却比哭还难看,全然没有往日的洒脱味道。剑客蹲在地上,双手捧起一捧雪,在脸上使劲搓了搓,然后苦笑说道:“你不是剑客,感觉不到。刚才我们被一股极强的剑意锁定了。”
    红绣娘秀眉微蹙,但是与面前的剑客同行多年,她并没有怀疑他的话,最终还是微微叹了口气,“可惜,若是再有一刻钟,这次任务便能完成了。”说罢,又抬起头,眉眼蕴含几分调侃的笑意,“原来我以为你是个明知前面是火坑也要亲自去趟一趟的人,现在看来,似乎是我看的浅了。看来你也能安然的活到老死呢。”
    面对着红绣娘的调侃,若是往日,剑客是一定要争上一争的,但是此刻却没有气力去争了,只是长舒了口气,小声嘟囔着:“那可比火坑厉害多了!”
    “走吧,这次任务虽然失败,但是没想到陆家竟然有这种高人潜藏。我们回去也不会受到太重的责罚。”
    剑客点了点头,摇晃着站起身来,朝着远处走去。
    看着剑客的动作? 红绣娘出声问道:“你要去那里?”
    “去找把剑来。剑客没有剑? 那还能叫剑客吗?”剑客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红绣娘微微一笑,迈步跟了上去。
    两人逐渐远去? 在雪地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
    这一夜漫漫长夜终究还是过去了? 东方的天际线上翻起了一片柳叶大小的鱼肚白,原本黝黑的天色也逐渐变成清晰? 天上的星辰与月华也渐渐消失。
    而在距离陆家北宅约莫三十里的官道上,一行四十余骑正在疾驰? 四十余骑踏过? 留下的是满地的泥泞雪水。
    就在这时,在这队骑兵的最前方有一人突然朝后伸出手臂,做警示状。面对着这突然而来的警示,四十多人的动作整齐划一? 纷纷将腰间的长刀抽出? 目光死死的盯着前方以及四周的动静,以最快的速度进入了备战的状态。
    陆文骑着一匹马在队伍的前首,跟在作出警示的陆开山身后。看到周围四十多名陆家侍卫那干脆利落的动作之后,不禁有些唏嘘。自己跟这些陆家侍卫待了有四个多月了,对这些人的习性十分了解。
    若是说以前有人给他说? 这些侍卫能够如此默契的整齐划一的进入战备状态,而且有这种在山林中搜寻猎物的般的小心谨慎。他是绝不相信的。
    陆家的侍卫每日都会进行操练? 但是论起强度比起自己印象中前世军队的训练标准可谓是差的有十条街那么远。每日早起排成队,站站操? 然后互相拿着刀比划两下就算是一日的训练程度了。
    但是现在经过了这一次南岭的历练,这四十多人已经有了宛若战场老兵般的默契? 行事作风与以前截然不同? 干脆利落? 少说话多做事,个个身上都带着几分血煞凶气,已经可以做到一瞪眼就能让小儿止啼的地步。
    “果然还是生死之间最能磨练人!”陆文内心感慨,这些侍卫受到磨砺,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经过这次时间算不上太久南岭之行,陆文只觉得自己比之以前大有不同。虽然自己以前也会努力练武,努力修炼,但是更多的还是出于对武学的好奇,以及对这个世界探索的心态。归根结底,还是一种旅行者的心态,哪怕穿越一年多,自己凡做事都是以一直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不愿主动的去融入这个世界。
    在自己眼中,这个世界就好像是一个100%开放世界游戏,而里面的人则全都是高智能化的npc。而自己就是这个世界的过客,于是一种天然的玩家与npc之间的隔阂便形成了,所以一年多来,虽然跟一些人有些酒场关系,但是真正交心,有了几分感情的便是何甲一人了。
    修炼功法虽然看着勤奋,但是主要的驱动力还是兴趣与好奇。不消别人说,自己便知道,因为有着灰色空间的缘故,修炼起来要比旁人简单,在灰色空间中可以无限制的进行试错,也就导致修炼进度比旁人快上许多。而这种能够感受到随时都在进步的快感,又给了自己正反馈,让自己有动力去继续修炼。
    但是也正是这种想法,让自己更加觉得这就是一个游戏世界,越发觉得融入不进去了。虽然面上没有出现,但是内心之中,是已经出现了骄傲自大、得意忘形等情绪的出现。
    然而这次南岭之行,经历了种种变故以及生死关头,就仿佛当头一棒喝,将自己打醒,心中已经不在有这是一个游戏世界的想法了。
    这个世界是真实的,所有人的人跟自己一样,有血有肉,有感情,会哭会笑,爹生娘养,也会死。
    这一次南岭之行就像是一根绳子,将逐渐飘香天空的自己从天上硬生生的拉了下来,让自己坠在泥泞的土里,感受到土地的坚硬与疼痛,但同时也真正用双脚感受到了土地的广博。
    真要说起来。
    这种脚踏实地的感觉,甚至要比起胡涂给的三重天狐幻梦,手中的二百锻环首刀等等还要重要。甚至,要比自己得身上那个不知道藏在哪里的灰色空间还要珍贵。
    无论是灰色空间,或是虬龙劲,亦或者天狐幻梦、环首刀,统统都是外物。
    只有这一颗心、一具身体才是自己。
    心正,则身正,则不会迷失在外物所带来的满足感中。
    这一刹那,正在马背上颠簸的陆文,恍然有种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往后种种譬如今日生的顿悟感。
    剑利,何及心坚?
    剑利,何及心坚!
    虽然这一刹那的心境变化并不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实力上的变化,但是自己已经有了主动去接受以后所遇到的困难的觉悟了。
    这份觉悟,十分重要。
    陆文眼神平淡,手中出鞘的环首刀拖在身后,刀刃向下压着。
    而在远处,一大群看起来阵型散乱,溃不成军的山匪正沿着官道朝着这边仓皇逃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