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4
    ,路易斯阁下就学会了这个说法,并且很爱使用,什么都是咱们家的。
    李子翱在一边深深看路易斯阁下一眼,随后又轻吹声口哨,“喂,周寅,到底怎么回事,我们在外面担心得要死要活,好不容易才能进来见你,你先给简单解释几句成不成?好嘛,你们家医院的安保可是够厉害,谁的面子都不卖,跟支私人武装似的。”特意还在‘你们家’这几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周寅歉然,知道让几个朋友担心了,真实情况是什么自然不能说,只好编个理由,“我在家里练武打动作时不小心撞伤了自己,最近都在昏睡,梓华他又跟你们不熟,所以没顾上告诉你们,你们来的巧了,我今天也是才醒。”
    说实话,这个借口有点滥,不过大家看他虽然精神不太好,但人身安全和人身自由确实都没有问题,并且一再保证,从明天开始电话二十四小时开机,随时欢迎探望,也就放下心来,不打扰病人休息。
    沈嘉陵走在最后,临出门前忽然又回过头来,目光深深看着周寅,“你没事就好,以后自己小心点。”
    他的兄长沈维烨已经郑重警告过他,方梓华看上的人绝对不能再招惹,周寅再动人也得给他放手,否则将来命是怎么丢的都不知道!
    沈嘉陵对于方梓华为什么会忽然变得如此厉害一直想不明白,更想不明白他怎么能跟周寅凑在了一起,但这不妨碍他看清形势,知道沈维烨说的没错,凭方梓华现在的实力,他根本惹不起。
    但这次获悉周寅可能遇到了麻烦,他还是忍不住顶着压力来了,结果自然是彻底的死心。
    沈嘉陵从小顺遂,从没遇到过这样被人牢牢压制住丝毫不能反抗的情况,心里的感觉几乎不是语言可以表达出来的。
    周寅莫名其妙看着他说完后头也不回地开门离去,最后对路易斯阁下说道,“虽然我知道有不少人是这样,但我还是要说我不是很能理解这种心态。”
    路易斯阁下不着痕迹地对着沈嘉麟离开的方向皱皱眉,转过头来立刻又是一脸的温柔耐心,“什么心态?”
    周寅耸下肩,“拥有的时候不珍惜,失去了又开始纠结。”
    路易斯阁下轻笑,“我前两天无意间看到你们这里的一本哲学书,上面把这种行为称为——肤浅。”小心把周寅塞回被子里,“你还得休养几天,想点其他开心事情,这种肤浅的人不值得你多费心。”
    ======
    一周后,周寅的工作室在一家环境优雅的酒店举行了一个小型酒会,低调庆祝他康复出院,同时向圈内那些有合作关系的朋友宣布周寅恢复工作了。
    周寅端着酒杯应酬了半天,刚觉着差不多了可以找个地方歇一下时就被一个红头发小姑娘拦住。
    红头发小姑娘有着一脸和她的年龄极不协调的色迷迷笑容,“周,又见面了。”
    周寅看见她就要苦笑,“劳拉,你怎么在这儿?来旅游吗?”
    劳拉伸出一根又短又白的手指晃一晃,“,我不是来旅游,我是专门来找你的,我看了你拍的那部片子,太迷人了,迷得我已经等不及夏天的罗慕斯岛聚会,现在就来找你兑现承诺。”
    周寅装傻,“谢谢夸奖,既然来了那要不要我安排个人陪你在周边玩几天?”
    劳拉努力踮脚搭上他的肩膀,一副色女相,“周,你连敷衍人都这么有魅力,看来我来对了!来吧,你欠了我好几个五分钟长吻呢,现在让我们来兑现第一个。”
    周寅侧身避开她的魔爪,后退一步,和劳拉保持了安全距离,“现在不太合适,人太多了。”
    劳拉豪迈挥手,“我不介意在人群里来个超长吻,也许有人围着我们喝彩吹口哨我会更有感觉。”
    周寅面无表情,“我会感觉很不好。”
    忽然又有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亲爱的,你们在说什么,我好像听见有人在说当众的超长吻?”
    劳拉立刻朝路易斯阁下抛个媚眼,“你是周的男友吧,别介意,周和我接吻只是履行赌约,我们打算来个超刺激的当众深吻。”
    路易斯阁下揽着周寅的手紧了紧,脸上笑容不变,“这不行,我恐怕你要失望了。”
    劳拉瞪大眼睛不干了,“为什么,周不可以没有信用!”
    路易斯阁下忽然侧头吻了周寅一下,温润的唇角带着些冰薄荷酒的迷人气息,“宝贝,我爱你,愿意为我爽约一次吗?”
    周寅眨眨眼,再眨眨眼,“当然。”
    这次感觉终于对了,他不再是对方的宝贝小男孩而终于成了对方的爱人。
    也许在路易斯阁下眼里可爱男孩和爱人这两个角色并不冲突,但周寅还是喜欢对方眼里的自己更加正常一点。
    可爱的劳拉!竟然无意间矫正了路易斯阁下的行为模式,帮他找准了感觉,完成了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周寅瞬间决定再奖励她一个五分钟长吻——当然了,只要有路易斯阁下在,兑现时间肯定是无限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