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七睡觉
    姜尹一睡叁天,好似要将这一个多月的睡眠都补过来,可惜睡中多梦,梦中多往事,反而很辛苦,她醒来的时候,头脑昏沉胀痛,并不十分舒畅。
    她悠悠睁开眼,却见卫晗手搭在她的脉上正细细思索。
    “卫晗……”她开口声音沙哑,比当日在寺中昏迷醒来时还要干哑四五分。
    “快倒水。”卫晗见她醒了,连忙吩咐一旁的琉璃和宝珠。
    姜尹手撑着床榻,要坐起来,她问道,“我又睡着了?”
    卫晗帮她起身,“你这次是高烧了叁天,今日清早烧才退的。”
    姜尹恍惚,又急道,“那你不离我远些,小心病气过给你,你又传给小皇帝。”
    卫晗接过琉璃递过来的水给姜尹,“你现在应当关心另一个人,那个人可是在你床前守了叁天叁夜。”
    姜尹咬着瓷杯,皱了皱眉头,声音含糊道,“他现在在哪儿?”
    “我派人打晕了他,要他睡一觉,”卫晗站了起来,没有看姜尹惊愕的脸,冷漠道,“他累死在你床上倒还好,我可不希望他累死在你床边,多晦气。”
    姜尹舌头打结,“他他他他……你打昏了他?他没事吧?”
    “看他力壮如牛,应该无碍,”卫晗理了理衣衫,准备要走,又关照姜尹,“你醒了便吃些东西,不要总躺在床上,下来走动走动,我先回去了。”
    姜尹连连点头。
    卫晗走后,琉璃飘上前来同姜尹咬耳朵,“太妃娘娘骗您呢,她是给谢大人下了安眠药。”
    “原来如此,那你还是打晕他的唯一一人。”
    琉璃小嘴嘟起,“您怎么又提那事……”
    姜尹拍拍琉璃的小脸,吩咐宝珠准备吃食。
    姜尹吃了饭,又睡了个午觉,本想去看看谢敛,不过想他应该回家去了,就听卫晗的话,打算走动走动,到她殿里看看小皇帝。
    卫晗刚出月子,虽说催产伤了些元气,但她自己会调理,倒是没出什么大问题。
    姜尹戳了戳小婴儿的脸蛋,说道,“他好像是比较像你一些。”
    卫晗手里撸着她那只狸花猫道,“这么小,五官都没成型,你倒是看得出来些什么。”
    “气质像你,你看,不哭不闹的。”姜尹话音刚落,小皇帝就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姜尹吓得缩了缩手,逃离了乳母和小皇帝,皱着脸问卫晗,“怎么会这样?”
    “醒了就哭,睡觉的时候确实不哭不闹的。”卫晗本也没想着管,可小皇帝在乳母怀里一直哭声响亮,乳母怎么哄也停不下来,卫晗就将手中的狸花猫塞给姜尹,说了句,“你在一边玩儿会儿猫。”就伸手去抱孩子。
    猫咪在姜尹怀里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姜尹摸着猫咪油滑的皮毛,心想,小婴儿真是恐怖。
    谢敛是晚上来的。
    那时姜尹已经逃离了哭闹的婴儿,又吃了晚饭,正打算沐浴休息,谢敛就一撩珠帘进了来。
    他神色疲倦,高大的身躯都显出几分颓然。
    这一个多月姜尹忙昏了头,谢敛也忙,两人都没好好见过几次面。
    乍一见到他,姜尹才知道自己有多想他,语气中都带了点雀跃,“你怎么来了?”
    谢敛没有回答,两叁步就走到姜尹身前,一把将她捞到了怀里,坐到床边,声音涩涩的,带了几分委屈,“你醒了为什么不派人来叫我。”
    姜尹的脑袋被他压在胸口,倒是看不清他的神情,只好伸手拍拍他的背,说道,“你也要好好休息啊。”
    谢敛松开她,又抬手摸她的额头,“你可好些了?”
    姜尹点点头,“烧已经退了。”
    谢敛低下头,额头抵住她的额头,长长的睫毛掩住他眼中眷恋,“阿阮……”
    姜尹瞧见他眼中的血丝,觉得自己竟有些心疼,她摸摸他的脸颊,板起脸教训他道,“谢敛,你往后不准这样了。”
    “怎么样?”谢敛的脸顺势在她手中蹭了蹭。
    “怎么能不睡觉呢?”
    谢敛面上露出笑意,狐狸眼中盛满了欢喜,“其实晚上的时候,我偷偷爬上床,同你一道睡的。”
    姜尹扁着嘴回忆道,“怪不得我梦见好多人爬到我床上来要压死我,原来是你在搞鬼……“
    谢敛却收起笑意,竖着眉,“什么人?你难不成梦到自己收男宠了不成?”
    “男宠?”姜尹想了想,可能是男宠吧,梦里有好多好多男宠,只是现实中只有一个爱吃醋的谢敛,于是她忙道,“怎么会是男宠呢!全是你的分身!”
    谢敛面色稍稍缓和,“暂且信你。”
    “是真的,”姜尹掰着手指数道,“我梦到了好多个你,有冷冰冰的,有凶巴巴的,有张牙舞爪的……”。
    谢敛抓住她的手,脸上又显出几分委屈,“怎么我在你梦里都是这样的坏形象。”
    姜尹嗫嚅道,“因为我梦到的都是往事,我以前不太喜欢你……”
    谢敛捧起她的脸,“那你现在喜欢我吗?”
    姜尹看着他琥珀色的眼眸,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心中还想着,这男人的眼睛是不是练过什么媚术。
    谢敛马上凑了过来,在她唇上啾了两下,他笑得眼睛弯弯,“我知道你梦见我,我可听到了,你在梦中喊我的名字。”
    姜尹不知道自己竟还有说梦话这个毛病,她着实惊骇,因为她记得自己虽在梦中回忆了许多同谢敛在一起的往事,却都是不太愉快的,她小心翼翼问,”我没说其他的话吧?”
    “说了。”
    “!”
    “你说你爱惨了我。”
    “……你胡诌什么……“
    “是真的,”谢敛捏捏她的脸颊,眼中闪着狡黠,“你说你要同我睡一辈子觉。”
    “……”姜尹在心中翻白眼,信你才有鬼,“睡觉是可以,但我现在要去沐浴,一起来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