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马踏贼营
    “披甲。”
    听完回来的老兵禀报后,随着沈光的命令,等待多时的汉儿和老兵们开始两两着甲,沈光亦是换上了他那身漆黑的明光甲。
    黄虎他们也凑了二十个披甲的,沈光并没有说什么,虽说大唐禁止民间私自持有甲胄弓弩,可是在安西这规矩却没有那么严,不少将校家里都藏了好几幅甲,像是陈摩诃他们这些老兵个个都私藏了甲胄,都护府也不过是睁一眼闭一只眼。
    这些游侠们穿戴的甲胄,可不是军中制式的明光甲,全是大片的铁札甲,看成色估摸着不知道用了多少年了。
    很快众人着甲完毕,沈光戴上头盔后,自领着牙兵们在前,那些葛逻禄蛮子选择这种谷地扎营,只要堵死了谷口,便一个都别想跑。
    很快沈光他们便来到谷口,然后他看到了张熬曹,“郎君,那些蛮子还在闹腾呢!”
    “某听到了。”
    谷地内喧嚣声依然如故,沈光甚至能听到女人的凄厉呼喊声,想来那些商队里还贩卖胡姬女奴,也难怪这些蛮子如此肆意兴奋,不过这也让他的杀心更重。
    汉儿们打头竖盾挺矛,列成的横队将谷口遮蔽了大半,而老兵们则是全都上了战马,剩下那些游侠儿则是紧随其后。
    沈光拉下面甲,看着前方谷地里的火光,拔出了腰间的横刀,朝黄虎三人道,“等会儿某自领人冲阵,你们在后面只管杀人放火,等咱们凿穿营地,你们不可恋战,即刻退到谷口列阵,守住缺口。”
    “喏!”
    游侠们高声喝道,他们这时候都是浑身发烫,只想着接下来大杀一场,也不枉此生了。
    “杀!”
    沈光挥刀大喝声中,拍马率先杀向了不远处火光通明的营地,在他身后是牙兵和老兵们依次跟进。
    轰隆隆的马蹄声瞬息如同雷潮而动,压过了谷内营地的喧闹声,那些正自陷入狂欢中的葛逻禄蛮子头脑还晕乎乎的,直到锋利的刀刃临身才清醒过来。
    手中的横刀轻易地将前方拦路的葛逻禄人的脑袋砍下后,沈光和身后的牙兵还有老兵们就像钢铁洪流一般淹没了那些兀自拿着酒囊喝得晕乎乎,又或是仓惶地从女人身上爬起来的蛮子们。
    凄厉的惨叫声骤然响起,随着沈光带兵蹂躏肆虐,处于谷地后方的蛮子们终于有了些抵抗,那些衣衫不整的蛮子上了战马,可是大都喝得酩酊大醉,只能像是无头苍蝇那般举着刀试图阻挡他们。
    这时候整个营地里,那些游侠们四处点火,挥刀砍杀那些乱糟糟的蛮子,他们从没有像此刻这般厮杀得如此痛快,那些蛮子几乎毫无还手之力,要不是黄虎三人还算脑子清楚,记着沈光的吩咐,他们也差点和手下的游侠一样沉溺在那种砍杀的快感里。
    “撤,都撤回谷口。”
    随着三人的高呼声,游侠们才依依不舍地拨马而走,退往谷口,这时候已经有不少机灵的蛮子往谷口逃去,正好被他们赶上,从后头拿刀搠死。
    “痛快,真是痛快。”
    王镇恶从马上下来时,那张本就狰狞的脸上溅满了血,看上去更显得凶恶无比,游侠儿们从马上下来后,二十个披甲的打头,把汉儿们留出的空隙堵了个严实,剩下的则是猬集在他们身后。
    这时候谷地深处,领着牙兵和老兵们打穿了整个营地的沈光拨转马头,看着陷入火光中的营地,朝身边牙兵们道,“再冲一阵!”
    “冲!”
    牙兵高声呼喊,张熬曹他们这些老兵亦是低吼起来,他们已经许久不曾这般痛快杀戮过了。
    这时候营地里,倒也聚集了近百骑蛮子聚在一块,虽然那些受惊的战马到处乱跑,可是对于这些从小生活在马背上的蛮子们来说,安抚战马并不是难事,只是当那密集而沉重的马蹄声再次袭来,那伙好不容易聚集在一起的百骑蛮子们顿时如同鸟兽散般四散奔逃。
    刚才那阵猛烈的突袭里,牙帐被冲垮,他们三个部落的首领全都死了,没一个活下来,眼下整个营地都乱得一塌糊涂,有人逃命,有人救火,有人试图反抗,也有人在抢夺财物。
    瞬间崩散的葛逻禄人,让沈光颇为恼怒,看着那些连抵抗都不敢,就四散奔逃的蛮子,让他有种重拳挥空的挫败感,最后他只是领着牙兵和老兵们就像是犁地一样再次打穿了这些蛮子的营地。
    策马回转,看着身后那再也无法形成抵抗的葛逻禄人,沈光心中索然无味,他身后的牙兵和老兵们也兴趣缺缺,这些蛮子已经被彻底打崩了,就是给他们时间重整旗鼓,他们也做不出像样的抵抗。
    沈光领着牙兵和老兵们撤到谷口,沿途见到了不下几十具尸首,都是被那些游侠们杀死的,这让他暗自点头,那三个游侠头子看起来对手下的约束力还不错。
    到得谷口,汉儿们自是分开队列,让沈光他们安然撤到后方,这时候望着谷内那熊熊燃起的火光,黄虎三人没想到这场夜袭打得如此轻松,他们就好像砍瓜切菜一样把那些葛逻禄的蛮子杀得屁滚尿流,溃不成军。
    “以有备算无备,这些葛逻禄的蛮子又都是乌合之众,能有这等战果也不算稀奇。”
    从马上下来的沈光听着黄虎三人的恭维话,并没有当真,说起来真正能和安西军在战场上对垒的除了大食人和吐蕃人以外,其余那些小国和游牧民族,有一个算一个,全是被按在地上摩擦的命。
    所以拿下这些葛逻禄的蛮子,实在算不得什么能夸耀的功绩。
    摘下头盔,沈光没有再管接下来的事情,那些葛逻禄蛮子已经被打的心胆俱丧,也组织不起有效的抵抗,当他们看到谷口持矛列阵的汉儿们,除了拼死,便只有投降。
    最后这些葛逻禄的蛮子还是组织了一波突围,聚集起来的近百骑试图冲垮汉儿们的长矛阵,可是汉儿们纹丝不动,反倒是在那些蛮子们冲阵未果,被狭窄的地形限制难以快速后撤时,长矛刺杀推进,一口气连杀四十余骑,彻底把剩下的蛮子仅存那点心气都给打没了。
    游侠们也是头回近距离看到严整的步兵军阵是如何屠戮那些蛮子骑兵的,他们全都看呆了,他们本以为沈光领着牙兵们碾压冲阵已经够震撼,却没想到这等长矛依次交替刺杀的冷血杀戮更加撼人心魄。
    最后残余的两百多葛逻禄蛮子投降了,他们熄灭了营地的火势,将剩下的财货和奴隶全都送到了谷口乞降。
    “郎君。”
    “先把那些财货和奴隶们接收了。”
    随着沈光的吩咐,汉儿们维持着军阵,游侠们则是上前搬运货物,同时将那些侥幸活下来的胡姬女奴和商队的幸存者带出了宛如炼狱的谷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