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秦王见韩非!(求月票订阅)
    嬴政目露精光,忽然想到时才朝堂上,武侯说他所著之书乃是门下的食客。
    顿时问道:“莫非,这韩非如今在武侯的府上为食客?”
    李斯点了点头道:“韩非于臣都是荀子门下的门徒,也曾在稷下学宫一同研学,韩非正是臣此前前往韩国,将其从韩国带到了秦国,以为大王所用。”
    嬴政盯着李斯道:“李斯,你不仅才学惊人,连心胸都是这般宽阔,也不枉武侯如此鞭策于你,寡人一定会重用你的。”
    李斯一听顿时神色都激动了数分。
    浑身一个颤粟,对苏劫万般感激,原来自己以前想的是错的!
    他看了看嬴政的目光,忽然明白过来,在这样一个贤明,胸怀无双的君主下效力,只有一样的胸怀,才能更加的获得重要啊。
    李斯立刻道:“为大王挑选人才,是臣的分类之事,不敢当大王夸赞!”
    嬴政点了点头,立刻道:“赵高!”
    不远处的赵高立刻跑了过来。
    如今的赵高已经是车府令!
    但是因为是嬴政的近臣,其余人皆唤中车府令,以示尊敬!
    赵高道:“大王,臣在!”
    嬴政道:“寡人听闻李斯在咸阳还暂住在友人府上,你替寡人在咸阳挑选一个好的院子给李斯,速速去办!”
    赵高看了一眼李斯,立刻领命而去!
    李斯激动不已,他不是在乎一个院子,他在乎的是大王如此心细于他!
    立刻双膝跪下道:“李斯也愿于武侯一样,为大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嬴政扶起李斯!
    嬴政忽然道:“寡人有些迫不及待的见到此人,你和寡人同去看看!”
    李斯立刻道:“臣遵命!”
    当二人来到武侯府的时候!
    大堂早已备好了酒肉!
    苏劫和韩非正在大堂外等候!
    苏劫见到嬴政二人,立刻带着韩非两两迎接!
    二人稽首道:“臣,参见大王!”
    嬴政连连扶起,笑道:“此非宫中,武侯万不可如此大礼!”
    嬴政内心中是极为尊敬苏劫的,不管是自己母子二人的性命,还是像李斯韩非这样的人才,这都是武侯给自己寻来的。
    嬴政如何会不知武侯的用意。
    论忠义恩德,整个朝堂的臣子,没有谁比得了武侯!
    苏劫道:“臣已等候多时了,快快请进!”
    嬴政看了看准备好的酒肉,道:“看来,武侯又算到寡人会前来啊。”
    苏劫让嬴政坐与堂首,自己则在嬴政在侧首!
    笑道:“大王求贤若渴,如此文章自然是如饮甘霖,如何会不来呢!”
    苏劫看了看李斯,道:“李斯,你没有让本侯失望!”
    李斯连忙道:“李斯谨记武侯教诲!”
    君臣欢愉,嬴政将目光投向了一边沉默不言的韩非!
    连忙起身,来到韩非面前,稽首一礼道:“政闻先生之言,如雷贯耳,能与先生畅谈,死而无怨!”
    韩非吓了一跳,嬴政虽然才年幼,但是也是秦王之尊,怎会如此礼遇于他。
    韩非紧张的站了起来道:“韩……非……不敢……受此大礼!”
    嬴政忽然一愣!
    苏劫立刻解释道:“韩非有口吃之症,大王勿怪!”
    嬴政瞬间明白了过来,道:“原来如此,寡人不在乎,今日能见到先生,亦是寡人三生有幸!”
    李斯也道:“韩非只是见到大王的胸怀,心中有些紧张,等片刻便会恢复!”
    嬴政点头道:“口吃之症,并非不治之症,先生放心,寡人一定会给你找最好的医官,前来替你医治!”
    韩非起身道:“多谢……大王!”
    实则,此刻韩非的内心极为颤动!
    回忆起自己在韩国的遭遇,以及对比此刻秦王对自己的礼遇,差点都将自己来秦国的目的忘到九霄云外!
    他看着英姿勃发的秦王,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嬴政为了缓解韩非的情绪,以酒各自欢饮!
    等道韩非渐渐平复下来,才问道:“以韩非之才,为何不在韩国为韩王效力,而要来到秦国呢?”
    韩非顿时道:“不才在韩国,不为王廷所用,以著书自遣,裨能有益于天下,即韩国一国不用,愿以足矣!韩王乃不才族人,我不敢有怨言!”
    韩非一句话,就说清楚了他的遭遇!
    让嬴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要知道,韩国从申不害变法以来,也是法家治国啊!
    韩非的学说,几乎就是集了法家大成!
    其言,君王不用,只能著书消遣,何其谬哉!
    嬴政顿时道:“明珠蒙尘啊,你的才学韩王不可能不知,他不用于你,可能是因为你的才能过于大,其屋不能容,不如遗以邻人,你看如何?”
    苏劫、李斯二人都不得不佩服嬴政的话语!
    没有去用言语安危韩非,而是说,可能是韩王觉得你的才学太大了,韩国装不下!
    韩非动容,他从来没有被人如此在乎!
    而现在这么在乎他的人,居然是七国最有权势的秦王!
    遗以邻人,谁是邻人,自然就是秦国啊!
    韩非心中万般复杂,自己若是能留在秦国,或许真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但是自己也是韩国的公子!
    虽然韩王不待见他,但是,他毕竟是宗室之人!要是眼睁睁的看着秦国将韩国灭了,他也难接受!
    但是苏劫因为先知!
    他知道,韩非虽是韩国人,但是内心是忠于秦国的。
    他看穿了韩国朝堂上的服败,君王的不作为,韩国已经到了苟延残喘的地步!
    韩非内心几番挣扎,起身来到嬴政面前,稽首道:“韩非愿意效力于秦王麾下!”
    嬴政大喜过望!
    大笑道:“寡人得李斯,得韩非,乃天下之福也!”
    众人欢迎了一个时辰!
    苏劫将嬴政送出了武侯府!
    嬴政忽然小声的道:“政还以为武侯不想做太傅了,难过了数日!”
    苏劫笑道:“难过的恐怕应该是丞相才对!”
    二人相视一眼,不在言语!
    很显然,嬴政已经知道,苏劫又把吕不韦给算计了一把!
    说到底!
    这吕氏春秋还是苏劫让吕不韦去著的。
    而苏劫最大的算计就是,吕氏春秋没有错,错就错在,他料定了吕不韦的性格,一定会将自己的思想,强附会于君王于百姓。
    只要被点明,就是大忌。
    吕不韦怎么都想不到,点明的是谁,是被他一脚踢出丞相府的李斯啊!
    成为了太傅,虽然实权不大,但是隐含的权势就大了天了,见君不拜不说,还要受君王礼拜!
    君王都礼拜了,那臣子呢!
    就连吕不韦见了也要躬身行礼啊。
    ……
    朝堂上!
    吕不韦和群臣们连连拱手!
    忽然看到苏劫缓缓到来,顿时迎了上去,道:“武侯今日气色不错啊!”
    苏劫笑道:“听闻丞相的吕氏春秋悬挂于市集七日而无人可改一字,本侯断定,必将流传千古啊,世人在也没有人会说丞相是商贾出生,不通学术,千古青书,成于丞相之手,恭喜啊!”
    见苏劫连连拱手!
    其余大臣也纷纷效仿。
    吕不韦了开花了。
    欢颜道:“本相还要多谢武侯当日指点啊!”
    二人商聊之际!
    太后和嬴政纷纷到来,群臣止声!
    嬴政双目放光,赵姬看了苏劫一眼,双眸含笑!
    吕不韦一看,心中一个机灵!
    怎么回事,怎么太后总是爱看武侯!
    很快,便看到嫪梁将两榻书简从屏风后命人一一放在了面前!
    吕不韦和群臣一看!
    不正是吕氏春秋吗。
    吕不韦身子都不禁站直了几分!
    王龁,藨公满脸寒霜!
    想到以后见到吕不韦都要躬身行礼,如何做的来!
    群臣见礼后,嬴政忽然冷冷道:“寡人曾读大学,其中言道,欲平天下者必先治其国,欲治国者必先齐其家,欲先齐家者必先修其身,欲修身者必先正其心,此言然否?”
    腾上前一步道:“大王所言极是,此大学之言,便是欲治天下先正心。”
    嬴政点了点头,看向吕不韦道:“丞相认为呢。”
    见嬴政一脸寒霜!
    吕不韦心中一个咯噔!
    就连臣子也发现有什么不对,吕不韦道:“臣亦认为如是!”
    嬴政继续道:“先正其心,这吕氏春秋是正谁的心,是寡人的心,还是天下百姓的心?”
    藨公等人都看着沉默不言的苏劫!
    但凡吕不韦碰上苏劫,准没好事!
    大王不是对吕氏春秋很有期许吗!
    吕不韦吓得不敢说话了,问道:“大王是何意啊,老臣不明白!”
    嬴政将手中的一份手稿命人递给吕不韦。“你自己看看,吕氏春秋的五章!”
    吕不韦拿过来一看,浑身手一抖!
    因为这确实就是吕氏春秋的目的,可是,为什么,大王知道的这么清楚!
    除了天下一统的主张以外,其余的都被嬴政写的明明白白,这是什么意思,嬴政没有明写,但是做为其他臣子一看,顿时都吓坏了。
    这是说吕不韦要借吕氏春秋掌握君王的思想和百姓的思想啊。
    谁这么恶毒啊!
    赵姬忽然出声道:“政儿,丞相是先王的托孤重臣,你这么做可是不对!”
    嬴政忽然道:“丞相误会寡人的意思了,寡人的意思只是丞相的吕氏春秋中言论,其正心之言,真伪难辨,容易让人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