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九十一章 我爽了
    接受任务前看完电视剧,林跃在网上逛了逛,曾见有人发帖称怀疑余晨不是余欢水的儿子,是过度解读呢,还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他也不知道,所以才要求甘虹在没出亲子鉴定结果前孩子由她抚养。
    现在亲子鉴定结果出炉,也算打消了他心里的顾虑。
    认真地想一想,余晨如果真是甘虹和前男友的孩子,剧情里坐在本田crv驾驶室里就不会下意识躲开男人那只手了。
    林跃是不想带余晨的,因为太麻烦啊,他的任务是恣意人生,换个活法,现在为了余晨闹上门有两个原因。第一,他表现的越在乎余晨,在这一点上越像余欢水,甘虹就会抓余晨越紧,找保姆照顾孩子他不放心,给亲妈照顾肯定是最好的结果,而且不用给钱,多好啊!第二,今天来甘家,一家人过个“热闹的中秋节”,总得有个助兴的由头吧,余晨就是个很好的切入点。
    甘虹有恃无恐地道:“你问问他,他跟你走吗?”
    “甘虹,你是不是就等着我问上面的话,然后用余晨选择你的回答来伤害我?”林跃微笑着拍了拍手:“要么说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呢,为了报复我,你连父子亲情都利用上了,你真是个婊子,我现在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当初扇你那两个巴掌为什么不再重一点。”
    他还记得电视剧中秋节那段,甘虹听到门铃声出来给余欢水开门,张口就是你什么意思,质问余欢水为什么来得这么晚。
    她明明给余欢水的公司打过电话,知道余欢水因为冒领红酒月饼的事被罚打扫厕所,耽误了大把时间。可是呢,她还是问了上面的话,因为她知道余欢水一定会撒谎来维护自己的形象。
    她还知道余欢水在微信承诺的酒和月饼被公司收回去了,她也预见到了后面的尴尬场面,可是她什么都没有说。
    一个正常家庭的妻子,碰到这种事首先想到的肯定是老公为了让自己有面子才会去冒领红酒月饼。其次,面对自己的父母,有什么难事不好意思说?随便编个理由去跟甘父甘妈解释一下能死吗?何况大家都知道他们家什么条件,如果父母真为子女好,会不理解?会不谅解?会不心疼?
    可是她怎么做的,静静看着余欢水陷入尴尬境地,没有一点要维护自己丈夫的样子,反而表现的像个受害者一样。
    于是有了在楼下花园摊牌的一幕,千错万错都是余欢水的错,她是因为不停地受到谎言伤害,不得不做出离婚的选择。
    余欢水呢?认为自己一手导致了这样的结果,他内疚,他自责,他懊恼,那么在离婚的时候,为了余晨,也为了弥补自己的错误,一定会把房子和车子留给甘虹。
    这个女人用她的手段和心机,把一切导致二人婚姻破裂的原罪都推到了余欢水头上,并且占据了财产分配主动权,就算闹到法庭上,考虑到这些因素,法官也会倾向她的利益主张。
    林跃觉得自己喊她婊子一点都没喊错。
    “放肆!”甘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甘母指着他说道:“余欢水,你刚才说的什么,再说一句试试?”
    林跃笑眯了眼,一字一句郑重说道:“我说她是婊子,你们一家子都是贱人。”
    这话一出口,距离他最近的孙佳先不干了,冲上去就要抓林跃的脸。
    他身未转头不回,手起掌扬。
    啪~
    耳光响亮。
    孙佳披散着头发倒在地上,脸上是彤红的手掌印,牙齿都被打掉一颗。
    林跃看着在地上蠕动的刻薄女人:“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打。”
    甘猛看到自己媳妇儿被抽,急眼了,拨开椅子冲过来就是一拳。
    他眼睛里的余欢水就是一个唯唯诺诺的小人物,要说打架,十个余欢水也不是他的对手。
    余欢水当然打不过他,可是站在这里的人不是余欢水。
    林跃看着他的拳递到脸前一尺,才伸出左手啪的一声稳稳捉住,另一只手抄起桌上放的红酒瓶,往甘猛头顶用力砸下。
    嘭!
    哗~
    红酒瓶破碎,玫红色的酒水溅开,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果香。
    甘猛人晃了晃,目光呆滞地看着前面的人。
    他很晕,眼前景物时而模糊时而清晰,耳朵里嗡嗡作响。
    林跃放开他的手,飞起一脚,甘猛近一米八的体型被他踹出快五米,人瘫在沙发上,头顶流出红色液体。
    不是酒,是血。
    林跃丢掉酒瓶茬子,拽出一张抽纸擦掉手背沾着的酒水。
    “孙子哎,我想开你的瓢想了很久了。”
    孙佳才抬起头,看到这一幕差点吓晕过去,不远处坐的小胖墩儿哇的一声哭出来。
    甘虹懵了,她哪里见过这样的余欢水,上岳父母家过中秋把小舅子的头给打破,虎,太虎了。
    这还是余欢水吗?
    “你个王八蛋,我跟你拼了。”
    甘母一瞧甘猛吃了大亏,满脸狠毒地扑过来跟林跃撕扯,被他一把推倒在墙角。
    老东西挣扎着想起来,可是没有成功,手捂着胸口在哪儿嗬嗬粗喘,一副快要死了的架势。
    “畜生。”甘父被林跃气得须发皆张,抽弟妹巴掌,打破小舅子的头,还把岳母推倒在地,这……在他看来简直就是大逆不道。
    甘父一声暴喝:“甘虹,报警!”
    那边甘虹很听话地拿出手机,可是还没等她解锁屏幕,嘡啷一声,林跃由腰里掏出一把刀子丢在桌上。
    甘虹被唬的一跳,人一哆嗦,手机掉在地上。
    林跃的视线依次扫过孙佳、甘猛、甘母、甘虹,最终落在甘父脸上。
    “我一直认为,想要获得别人尊重,首先要尊重别人,而一些仗着自己活得久便一味要求年轻人恭敬忍让的老家伙,那叫倚老卖老。单元楼里有位大禹姐,它养了一条狗,那真是跟对待亲生儿子一样,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不仅遛狗的时候不拴狗链,还任由小东西在小区里随地大小便,我对她说过一句话,当父母的如果教育不好自己的子女,在以后的生活里,自然会有其他人代劳。”
    林跃一边说,一边朝甘猛走去。
    缓过一口气的甘猛还想找回场子,可是没等摆好架势,林跃的拳头已经落在他的脸上,完了是连续的耳光。
    啪~
    啪~
    啪~
    那叫一个响亮。
    直到甘猛满嘴是血,脸肿成猪头,他才把人往地上一丢,补了两脚回到餐桌前面,端起最近的高脚杯,把里面的酒水灌下肚,完事一脸平静看着甘父。
    “既然你们舍不得管教,那我这个做姐夫的就勉为其难,好好教育一下不成器的小舅子。不用谢。”
    完事扭头看向地上装病的甘母,拿起桌子上的刀,手指轻轻摸索刀刃:“老不死的,别装了,你如果活着,我打他一顿出出气也就算了,如果你死了,那你们甘家今天等着灭门吧。杀一个人是死,杀十个人也是死,我为什么不多拉几个垫背的?”
    余欢水怎么看这两个老东西不重要,林跃是真不待见这两条老狗。瞧瞧两次家宴上甘猛说的那些话,他们管过吗?
    把姐夫的酒呸在地上,还说余欢水买的月饼不能吃,完了不仅喊余晨小兔崽子,还训斥他别哭,再哭滚出去。
    甘父和甘母说什么了吗?
    什么也没有。
    中秋节家宴时因为酒水质量发生争执,甘父就说了一句“吃饭”压下事态,那算是为余欢水开脱吗?更像是打余欢水的脸酒太差,不喝了!吃饭,吃完饭快滚蛋!
    正常家庭,儿子和女婿发生争执,在女婿没有大错的情况下,谁不是训斥儿子?因为儿子从小教育过来的,训斥两句根本不会影响家庭感情哪个当儿子的会为几句训斥的话就跟父母翻脸啊?
    女婿就不一样了,那是外人,人家对你尊敬是看在老婆的面子上,没了夫妻这层关系,什么泰山泰水,狗屁不是。
    所以正确做法是宁惹儿子不快,为了女儿的幸福也得忍让女婿三分。
    事实上甘父甘母对待余欢水的态度跟甘虹、甘猛、孙佳差不多,打心底瞧不起这个男人,区别在于他们要面子,当婊子又想立牌坊,所以对甘猛、孙佳的种种刁难视若无睹。
    这种情况很像官场,当领导的要整一个人,需要亲自去做吗?
    一个眼神,一句不经意的讲话,贴心的下属就把事办了。
    电视剧后面余欢水被诊断为胰腺癌,命不久矣,他在清河市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要知道这个男人可是把财产都留给了老婆孩子,而且对岳父母一直很尊敬。就算不念往日情分,看在他对外甥和女儿十分仁义的面上,也该去看一眼吧。
    结果呢?甘家方面除了甘虹过去要钱外,再无一人去探视。
    平常人家养条狗,狗死了主人还会心情低落一阵子呢,在甘家,十年女婿真是连条狗都不如。
    甘母从地上爬了起来,心口窝也不疼了,身子也不抖了。
    她很清醒,很理智,甘猛现在趴在地上捂着脑袋动也不敢动,剩下的人谁能制服余欢水?没有人!
    今天的余欢水完全颠覆了他往日的形象,不仅凶,而且狠,更重要的是不怕死。
    一个疯子会跟你讲后果?
    就像余欢水刚才说的,真要装过头,刺激到眼前这个疯子,甘家等着灭门吧。
    所以她怂了,她不装了。
    林跃面带鄙夷看了她一眼,从包里掏出烟盒,抽出一支香烟含在嘴里点燃,用力吸了一口,几个呼吸后吹出一股青烟。
    “我爽了。”
    他拉过一把椅子坐下:“爽完了该谈正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