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4章,大获全胜
    “叱!”
    静虚道长猛地一声大喝,右手猛地一挥,对着凌天辰凌空一指。
    随着静虚道长的法力驱动,就见高空那只巨剑忽然光芒闪耀了一下。
    “唰唰唰~~~”上百朵剑花忽然从长剑剑身之上幻化而出,高速旋转中对着凌天辰  激射而去。
    凌天辰在静虚道长抛出长剑之后,就暗暗把法力提到了极致,小心地戒备起来。
    在数百多剑花从长剑之上幻化而出时,就见凌天辰也念出几句法决,然后手臂抬起,对着附近花园里一堆碎石一挥。
    “嗖嗖嗖!”
    随着凌天辰手臂的挥动,就见那堆碎石很听话地纷纷飞起,对着高空激射而下的剑花迎击了过去。
    “铛铛铛铛!”
    一阵金属撞击的声音不停地传来,那数百朵剑花瞬间被那些石块撞击得粉碎,化作一道道光芒,消散在了半空,宛若烟花一般地璀璨耀眼。
    在静虚道长祭出百朵剑花的绝招之后,道童大喜,本以为凌天辰将会被那霸道的攻击力给击败呢。
    却没想到,凌天辰竟然还会觉醒了元素系的异能,可以施法御使这些土石,最后安然无恙。
    道童顿时大惊失色。
    此时,静虚道长也被凌天辰的这招异能给惊讶了一下。
    看到这个情景之后,祁重阳眼中顿时发出一道异彩,看向凌天辰的目光,多了一抹赞赏之意。
    静虚道长又拼命凝聚起全身的法力,奋力催动着那只长剑,向着凌天辰猛地一挥。
    “呼呼!”
    只见那只长剑忽然闪耀了一下光芒,然后呼啸着从数十米的高空急速射下,巨型导弹般,对着凌天辰轰击了过来。
    凌天辰飞退十数米,口中念诵着口诀对着身后的一片树林双臂一挥。
    “哗啦啦!”
    那片树林忽然急速摇晃了起来,无数的树叶纷纷落下。
    在凌天辰元素系异能,木系元素控制术的驱使下,旁边树林中十几大树忽然拔地而起,对着高空激射下来的巨剑撞击了过去。
    “轰轰轰!”
    一阵阵震撼人心的巨大声响传出,那只巨剑直接把率先攻击过来的大树给轰击成了两段。
    第二棵、第三棵、第四棵~~~在那只巨剑斩开了十多棵大树之后,威力便小了很多,体型飞快地变小,攻击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凌天辰佯装法力难以为继,从口袋掏出一枚增元丹,塞进了口中。
    这时,就见守在一旁的道童,又趁机扑向了凌天辰。
    凌天辰急忙闪身后退。
    道童一边攻击凌天辰,一边对着静虚道长喊道:“师傅,凌天辰法力耗损严重,无以为继,咱们一鼓作气杀死他!”
    听见道童的话,静虚道长把空中的长剑收起,然后双拳紧握,对着凌天辰飞速攻击了过去。
    静虚道长自持自己这一方有两人,可以和凌天辰打法力消耗战,就算是拖也要把凌天辰给拖死!想到这里,静虚道长和道童不再急于杀死凌天辰,反而是双拳轮番挥出,内劲外放,宛如炮弹一般,轮番攻击向凌天辰。
    凌天辰似乎不敌,只是一味地躲避。
    但是,静虚道长和道童却不给凌天辰喘息的机会,二人相互配合着,疯狂地向着凌天辰进攻了起来。
    过了一会,二人惊讶地发现,无论他们配合得多么默契,无论他们进攻得如何猛烈,他们的拳印根本就无法击中凌天辰。
    凌天辰好像能事先探知到二人的进攻方向一样,,每每在危急关头,总能巧妙地躲避开去。
    随着静虚道长和道童进攻得越来越激烈,他们二人的的法力也损耗得越来越严重。
    又过了片刻便,二人已经筋疲力尽。
    凌天辰心里得意地一笑,知道自己反击的时候到了。
    凌天辰猛地挥出手去,一股亮白色的光芒从他的手掌中呼啸而出,宛若炮弹一般地对着静虚道长轰击了过去。
    “砰!”
    一声巨大的爆破声传来,就见静虚道长的身体给震的倒飞了出去。
    道童大惊,急忙飞身而逃。
    “哪里逃?”
    那三个男子轻哼一声,然后飞速追击了过去。
    见道童竟然一声不响地逃跑了,气得静虚道长差点要骂娘,他不敢在这里多呆,也跟着就要逃跑。
    凌天辰早有准备,身影一闪拦截在了静虚道长的面前。
    静虚道长大惊,知道自己不是凌天辰的对手,急忙脸上堆满了笑意。
    “那个,凌天辰,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大家不如化干戈为玉帛如何?
    呵呵!”
    凌天辰嘴角带着讥讽的笑意,上前一步说道:“静虚道长,现在知道冤家宜解不宜结,知道化干戈为玉帛了?
    可惜,晚了!”
    凌天辰话音刚落,直接一步跨出,双手向前一探,化作一对铁钳,对着静虚道长的面门抓去。
    静虚道长大惊,急忙飞身后退,凌天辰右手轻轻地挥动,一枚银针对着静虚道长的胸口激射而去。
    “啊!”
    静虚道长惨叫一声,然后身体向着地面坠落了下去,‘扑通’一声砸在了地上,昏死了过去,再也爬不起来了。
    凌天辰身影又是一闪,一脚踹到那个道童的胸口,直接把他也给打得昏死过去。
    静虚道长,惨败!祁兰和祁秀儿一脸的欣喜,拍着手掌说道:“太好了,我们赢了!”
    祁远怒视凌天辰,“混蛋,你敢打伤静虚道长,我饶不了你!”
    说完,祁远拔出长剑,就要攻向凌天辰。
    祁兰大惊,急忙拦在凌天辰身前,说道:“祁远,凌天辰和静虚道长公平比试,你没有理由对付他。”
    祁远愤怒地道:“祁兰,你给我让开,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祁兰也猛然拔出长剑,毫不示弱地直视祁远,“祁远,既然你言而无信,毫不讲道义规矩,那我也不客气了!”
    见祁远和祁兰就要打起来了,祁重阳急忙对着二人说道:“好了,大家都是自己人,你们二人不要争了。
    还是按照刚才咱们的约定,让凌天辰展示一下炼丹术。
    如果,凌天辰撒谎,并不会什么炼丹术的话,咱们再处置他也不晚。
    如果,凌天辰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精通炼丹仙术,我重重地有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