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 鹏爷的心路历程
    当然,事情总有例外,碰上一些当真心理素质过硬,心如磐石的,打死不开口,有时候再大的专家也得抓瞎呀!
    至少张鹏就是这么一个状态,把自己该交代的交代完了以后,坐在审讯椅上如老僧入定一般,任凭年轻的大案队干事如何咆哮,闭目养神。
    要是按照道理来说,又是涉及到响,又是涉及到人数巨大,这件事儿怎么都该大案队一把常青出面。
    可这件事儿他的态度有些暧昧,既不主要负责,也不完全当甩手掌柜。张鹏关了都快一个小时了,他除了说了一句好好审,不许刑.讯逼供以外就没再过话了。
    有人站出来把事情揽了,就行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面子上过得去,干治保的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时候毫不含糊。
    更何况是这群路上的斗殴,干治保的巴不得他们全部一起火拼进火葬场才好呢!
    在当天中午,差不多城北路上跑的所有人都知道了张鹏小虎入狱的消息。
    一家不起眼的小饭馆里头,老赵老金叶磊曾锐坐在一张四方桌上,还没上菜,大家手里都夹着烟也没人开口。
    对于张鹏和小虎自首,就连曾锐都是不知情的。
    但细想之下,也在情理之中。
    不只是在座的四人,其实张鹏也很清楚事情的经过,以及需要如何解决。
    随着段位的提高,眼界的扩展,自然会明白事情的后果和需要承担的责任。
    类似于砖厂的事儿,不响还好,只要一响,很容易就会上纲上线。
    大型群体事件,处理的结果一不满意,牵扯面就会很广。
    任何一任领导都不可能不关注民众问题,万一没整明白,搞出聚众游行这样的闹剧,那可就轰动全城了。
    只不过原本扛事的人从老金变成了张鹏和小虎。
    其实在昨晚老金就已经知道,除了自己以外至少还要一个与事情相关的人站出来,分担部分责任。
    可以说就是得从小虎和钩子中选一个出来,但这个事情他没开口。他害怕引起众人多想,干脆得自己进去之后,他们自然会知道的。
    结果一早上就得到了张鹏和小虎自首的消息。
    让在座的稍有些猝不及防,但至少面前最大的难题解决了。
    并且在当天下午,那些对老赵老金这个团队改造项目横加干预的小干部们全部都撤走了。
    据说那个叫李权的见老魔被干倒了,觉得打了他的脸,心口上憋着一口气,还想和对伙们斗上一斗。
    可随着主管改造项目的领导过了一句话,他之前做的种种恶心人的举动就像是小孩子开的玩笑一般,随风烟消云散。
    虽然众人还没有整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过至少前景还算美好,事整明白了,坎也跨过去了,叶记的名头更响了。
    唯一不好也是让曾锐完全提不起兴致来的,是鹏儿进去了。面临着再如何运作,都不会少于一年的牢狱之灾。
    如果按照打架斗殴来判,那这事儿压根进不了城北监,最多也就是在二看里溜达两个月就能出来。
    但根据众人的分析,以及治保分局的态度上来看。
    为了平息民众的怒气,这件事儿只能按故意伤人来判,虽然说末世后各项律法相对宽松,但要按故意伤人的话最少也得判三年。
    运作的空间达到最大化,那最少也要一年以上才能出来。
    这个案子可大可小,可如果按照打架斗殴来判,那要抓起来的就不只是张鹏小虎,包括上百人的对伙都得抓起来。
    要是这样铁面无私去办,那估摸着乐平镇镇长都会跑到分局来闹事,毕竟这一百多人都是镇上家族宗亲呐!
    一涉及到家族宗亲这等敏感问题,有些时候处理问题就必须要讲究方式方法了。
    打上一个故意伤害,哪怕判的时间短些,一切至少也说得过去了。民众的情绪也照顾了,也不会引起太大的反弹,这就可以了!
    只可惜苦了张鹏那铁骨铮铮的汉子!
    究竟又是什么,让他决定扛起这一切?
    我们将时间倒回昨晚返程的路上。
    牧马人副驾驶上,张鹏解开安全带,将满是血点子的夹克衫扔出窗外,套上了一件早已准备好的加绒帽衫。
    做完这一切的张鹏开口说道:“待会你们把我扔光年门口吧?”
    “不一块儿坐会儿了?”曾锐双手握着方向盘,随口问道。
    “你们去吧,我晚上还约了小珊。”
    曾锐低头瞄了一眼中控屏上的时间,有些无奈的回道:“大哥,现在都快十一点半了,你还约了小珊?”
    “七城不夜,这不是才刚刚开始吗?”张鹏挺在理的回了一句。
    “嗯...鹏哥要么不开口,鹏哥一开口都是道理。约了干仗,再约仗,鹏哥你这场赶的真他么生性...”
    曾锐摇着脑袋调侃道。
    二十分钟左右,牧马人停在光年门口。
    坐在副驾驶上的张鹏也不下车,开口说道:“你还差我点东西。”
    曾锐斜眼回道:“咋的,你这干仗我还得帮你把家伙把式都准备齐?我一和尚,身上也没套呐!”
    “奔驰车钥匙呢?”
    曾锐在兜里一顿乱摸,才从屁股兜里把奔驰钥匙给摸了出来,递了过去。
    “你要钥匙就要钥匙呗!还非得打个哑谜!”
    张鹏拿着钥匙下了车,对着奔驰车走去。
    曾锐则是联系了老赵老金,与他们汇合。
    张鹏坐上奔驰e350的驾驶位上,重新记好安全带以后拿出手机,开始搜索附近的二十四小时花店。
    选定目标后,导航开始。
    海河分区商圈中心,自然不缺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花店。
    张鹏很快将车停好,走进了花店。
    守店的是一名瞅着十八九岁的小姑娘,穿着一件大袄子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但也掩饰不住她稚嫩的面庞。
    “先生您好,请问您需要?”
    一见有客上门,小姑娘主动迎了上来。
    “买花。”张鹏依旧惜字如金。
    “...”小姑娘满头黑线,你来花店不买花,难不成来闻闻香味呐!
    不过还是职业素质很好的面带微笑问道:“先生,这买花的讲究可不少,不同的花,话语不一样,花的朵数寓意也不一样。得看您是送什么人了。”
    张鹏耐心的听完了小姑娘的话,吐出了两个字:“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