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闯不过
    魔道风暴前方,落日峰战神卫逼近靠拢,威压强烈,强者不在少数。
    此行,为战炎护道之人,除嫪象和闾箜两位帝主以外,队伍里还有四名证道八重元帝,皆实力非凡。
    只见,一位脚踩八道帝环的强者,目光冷漠望向前方,区区八个人妄想阻挡他们,简直不自量力,他手掌伸出,周身帝光汇聚,朝前拍打而出,掌芒呼啸飞驰,大气磅礴,直接将斩烨刀气震成虚无,身躯继续朝前而行,其余战神卫尽皆随他前进。
    斩烨攥紧霸刀的双掌之上,狂暴帝力流动,体内战帝诀轰鸣,庞大斗战道体威压天地,无比刺目的流光爆发,又一刀斩向前去,刀芒更为汹涌。
    那强者身形停顿下来,神色不耐,体内传出一股龙吟,随即,一头庞大紫金神龙蜿蜒而出,环绕他身躯上空,此乃帝王命魂,他手指朝前方一点,紫金神龙震天咆哮,龙躯翻涌剧烈的帝意规则,霸道吞噬向前,龙口吞没了刀光,直接吞咬在斩烨斗战法体之上,欲将之撕成虚无。
    “证道六重,你非我之敌,滚。”
    这名强者口吐霸道之声。
    “好强的帝力,我缠住他,接下来靠你们了。”
    斩烨面庞露出少许痛苦,斗战道体由他帝意支撑,遭受紫金神龙吞咬,这一瞬,斩烨便感觉帝躯欲被对方规则破坏。
    战神卫果然个个天赋惊人,而且此人晋入证道八重瓶颈,距离圆满很近,若非斩烨来东洲之前成功打通九宫之力,真未必挡得住。
    只见斩烨脚掌踏空而上,魁梧帝躯直线飙升,达到一个绝对高度,俯视那名证道八重强者,九天连斩奥义释放,一轮轮狂暴刀光劈杀而出,九刀瞬斩,天开一线,刀势归一,周身掀起恐怖的刀气风暴,一束无以伦比的大道刀辉落向对方。
    这强者面色一变,感受到压力弥漫而来,此刀威力极其惊人,对他构成了生命威胁,他沉声道:“其余人继续前进,破坏魔道风暴。”
    言毕,他对着虚空一抓,紫金神龙舍弃斗战法体归来,纳魂入体,与神魂融合,顿时,这强者外貌发生巨大变化,满身磷光闪烁,倒有点像秦浩龙化时的样子,不过,双方气息不可同日而语,他踏步凌空而上,似头真正的神龙扶摇冲天,下一刻,高空之地爆发无比恐怖的帝道光波,宛如末日浩劫。
    斩烨拖住一位证道八重强者,与此同时,其余战神卫继续向前,诸天魔灵狂舞,天地间震颤的曲音严重影响着他们的心神,事实上,若非几位实力卓绝的人物以帝意挡住曲音,此刻至少一半战神卫无法前进,寸步难行。
    “我去杀了他。”
    一名身穿青袍的老者开口,面孔严肃,对着身旁两位强者说道,曲音干扰性太强,境界不够抵挡的话,极有可能受曲音操控,必须尽快斩了苏晋。
    老者掠空而去,身形极快无比,似无法捕捉的青光,然而,刚靠近苏晋队伍,猛然间,从苏晋身后飞出一条身影,是一名皮肤黝黑的壮汉,这壮汉衣衫爆裂,血肉之中伸出九颗恐怖的龙头,其中一颗龙头顺势咬住了老者,带着凶猛的冲击力,九婴与老者消失在远方,留下一声痛苦的惨叫回荡。
    “上古真龙?”
    战神卫队伍中,一位背负双斧的中年面带惊愕,似乎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团卷走青袍的庞然大物,是头活生生的真龙吗?
    李初三麾下,竟有一头真龙。
    看来,丹帝后人的追随者,个个不简单。
    先有苏晋笛音封锁虚空,似能够摄走人的灵魂,对战神卫造成巨大影响,再有证道六重的刀帝扛住紫衣龙尊,此刻,竟又冒出一头上古真龙来,突然卷走了青袍玄帝。
    即使失去李初三震慑,战神卫要越过这条防线,也没那么容易。
    “斧狂,你去动手。”
    一名相貌妖异的青年冰冷出声,身上隐隐震颤着一层音光,这层音光辐射开来,包裹着战神卫庞大队形,正因如此,里面境界低的人才不受天魔乱神曲影响,否侧,那些巅峰人皇早走火入魔,失去自我控制。
    “你这家伙。”
    背负双斧的中年淡淡轻笑,姬枭一如既往的骄傲啊,同样修炼曲音道法,姬枭若出手,必然能够化解吵杂的魔音,然而他却不出手,让背负双斧的中年去斩苏晋,显然认为苏晋不够资格与他斗法。
    姬枭乃东洲天音阁继承人之一,而且,最有可能成为阁主,抛开天赋不提,他入落日战神麾下,成为战神卫一员,背后有如此靠山架势,当今天音阁阁主也甚是忌惮,等到传位之时,必然考虑落日战神的态度。
    斧狂笑了笑,同为证道八重元帝,他与姬枭地位相当,也没计较什么,身躯朝前走出,嗡一声,空间波动,斧狂身影直接出现苏晋跟前,这一刹那,锋利无比的斧芒划过空间,切向苏晋咽喉,快得不及眨眼。
    苏晋没有动,直视着斧芒斩杀而来,神色如常,似整个人投入曲音中去,意志与音律合一,帝意化成领域,掌控着这方天地。
    他不动,却有另一人动了,一名面相木讷的青年从苏晋身侧迈向前去,手臂抬起,动作看似缓慢,然而刚一招手,无比恐怖的狂风爆发,化成一团大道风暴遮向斧芒。
    风暴无比汹涌,似天道孕育,无比纯粹,只可惜,蕴藏的证道力量不够强,依旧被斧芒横扫而过,但在此过程中,斧芒帝意也被风暴削弱,即便如此,还是斩在青年的身体上,劈出一道触目心惊的伤口,直至没入他的血肉中去。
    斧狂冷笑一声,面色带着不屑,拿人命抵挡攻击,为保全笛音师?
    不得不承认,作风很勇敢、很热血,却也太过愚蠢,因为无论站出来多少,斧狂都能斩杀。
    “有点疼。”
    林枫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腰部以及双臂的臂弯,留下一道齐崭崭的伤口,光滑而平整,下手的人手法极为冷厉,都已经把他两条前臂给斩断了。
    不过,斧芒没入林枫血肉之后,威力很快消散,如陷进深潭,被乾坤土造化之力抵消。
    接下来,林枫双臂以及前腰伤口位置,闪烁出淡淡的土黄色光晕,那一道平整的斧痕消失不见,血淋漓的肌肉重新咬合,两条前臂也主动接了回去。
    “什么鬼?”
    斧狂目露巨大震惊,他究竟看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