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0章 聪明人
    罗军与陆压这一掌对实之后,体内气血翻滚,眼前金星乱舞。任凭他如何搬运气血,都很难让身体镇静下来。他的眉毛,脸蛋上,皮肤上全是血珠。
    这是鲜血在体内奔腾太盛的缘故。
    而这时候,陆压道人心中震惊已经是难以表述。
    因为他这一掌已经运足了八成功力,本以为可以直接将罗军劈死。那里知道,在对掌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好像没占到便宜。对方的掌力雄浑磅礴,灭绝恐怖,让他体内的气血也是翻滚不已!
    这太不可思议了!
    要知道,这还是在他的斩仙圣境里啊!
    在斩仙圣境里,对方是无法运用外界之法力的。
    “此恶贼,境界不高,一身的法力却是着实深不可测。贫道今日若不杀他,他日必成大患!”陆压道人心中暗忖,眼中的杀机更盛。
    随后,他闪电之间又劈出一掌来!
    这一下便用上了十成的功力!
    罗军见状,暗叫一声我命休矣!快速催动体内的法力和那九座雪山。九座雪山中,顿时风起云涌,无形的天道之力爆发出来。
    罗军先前与陆压道人虽然对了一掌,体内气血翻滚,并且喷吐一口鲜血。但实际上,他并没有受伤,此时快速出掌,再次运用巧劲。便如之前在元雨仙手中逃走的套路一样……
    轰隆!
    他的掌力和陆压道人的掌力击在一处,随后,他身形闪电倒飞出去。
    飞出去的同时,魔蚊在手,快速啃噬那斩仙圣境。
    罗军在斩仙圣境里待了一会,已经有所了解。
    所以此时魔蚊出手,快速咬出一条缝隙……
    罗军便从那缝隙中逃出生天……
    闪电飞奔,逃离现场。
    陆压道人微微一怔,随后收了斩仙圣境,快速追了过去。
    他并没有对罗军动用他的真正绝招,斩仙飞刀。这倒不是他舍不得用,而是一开始他没打算用,后来发现难以控制的时候,已经失去了动用斩仙飞刀的最好机会。
    那是要在双方拼杀最激烈的时候,出其不意,一击毙命的!
    他的斩仙飞刀向来都不会轻易出手,每一次出手,对手都是必死无疑。如此一来,斩仙飞刀自身的气势也极其恐怖厉害……一旦斩仙飞刀失败一次,那么斩仙飞刀的气就会被破掉。威力也会大打折扣!
    所以,陆压道人绝不会在没把握的情况下施展斩仙飞刀。
    要么不出手,出手必然是要例无虚发的!
    且说罗军在虚空之中闪电飞行,体内的九座雪山也在迸发出恐怖的天道之力,如此一来,他的速度也变得非常之快。
    不过这时候,罗军也感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疲惫!
    是从心灵深处产生的疲惫。
    他马上就明白,催动天道笔太过消耗法力了。
    等于是一辆车的油,却安装了航空大飞机的发动机……
    虽然罗军这辆车很强悍,没有被发动机的大功率弄报废,但是这玩意对油的消耗也是绝对恐怖的。
    奔逃之中,他抓了一枚长生果送入腹中。
    一下子也不敢吞噬太多,身体受不住。
    那陆压道人在后面紧追不舍,罗军眼看就要被追上……
    俨然又是到了生死存亡之际了……
    尽管罗军还有很多的隐藏手段,但遇到陆压这等凶人,他也很难超脱。搞不好只能是施展八九玄功,变身为蚊王,再趁机逃走。变身为无数魔蚊之后,可以将九转元神与肉身力量藏身于万万千千的魔蚊里面。
    但这一步,罗军不想走。
    这是底牌!
    而且,那元圣和元雨仙还在监视自己。
    一旦施展出这种本事,几乎就是等于向他们承认了,自己就是罗军!
    可若这般下去,又是必死无疑!
    “不可能,元圣既然苦心积虑的来监视我,绝不是想要看我死的。他做了这么多,无非是想看我到底是谁,到底有多少底牌。所以他才放任陆压对付我……”
    “这般继续下去,老子的底牌就真要隐藏不住了。”
    “现在就是赌了……估计元圣也怕我真的会被陆压杀死!”罗军心中实无把握,只能抱着一种侥幸继续逃奔。
    陆压道人越追越紧,就在最危急的时刻,罗军的前方忽然出现一道虚空之门。罗军见状狂喜,知道是元圣终于出手了。
    他立刻穿梭进了虚空之门。
    随后,那虚空之门消失。
    罗军在逃跑的过程中也可以打造出虚空之门,但那都没有什么效果,因为对方咬得太紧,完全可以一样的打造虚空之门追过去。
    那陆压道人眼看要追上罗军,忽然,目标消失了。
    陆压道人来到那虚空之门消失的地方,心中狐疑万分。同时,便以法力探寻……
    可是却没有探寻到任何踪迹!
    “这怎么可能?”陆压道人再次骇然,暗道:“若是这恶贼打开的虚空之门,必然逃不开贫道的法眼。便是其他人为他打开虚空之门,这短时间里的空间震荡,也会留下轨迹。可眼下这里什么都没有,唯一的解释就是,打开空间之门的人,修为还在贫道之上。是谁出手了?”
    陆压道人猜不出来,但心中已然生出后怕,不敢再追击下去。他也怕万劫不复……他这人素来小心,便是明知道那钟灵山中无老虎,却也是先在外面求见,客客气气,讲好道理。
    云雾之中,罗军见到了元圣和元雨仙,还有那冰冷的黑尸。
    罗军早已知道是元圣出手,但此刻还是装作愕然且复杂的眼神,接着眼珠子一转,便上前跪拜:“晚辈多谢元圣前辈出手相助!前辈乃是晚辈的救命恩人,晚辈今后定当为前辈效死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元圣脸色淡淡。
    元雨仙冷笑一声,道:“上次让你在姑娘手中侥幸逃走,你觉得这次你还能逃走吗?”
    罗军心里冷笑,暗道:“你们真想杀老子,老子早死了。眼下若有此心,更是不必出手。到了这个时候,还在试探老子……嘿嘿……”
    他是个聪明人,所以明知道元雨仙是在吓唬,但还是装作骇然恐惧,道:“这……姑娘,在下知错了啊!在下贱命一条,以后还能为您和前辈效犬马之劳,请姑娘给在下一条活路!”
    这世上有两种聪明人,一种是如三国中的杨修之辈。事事小聪明,揣摩上面的意思,而且还说了出来,洋洋自得。
    而另外一种聪明人,就是眼下罗军这种,明知道对方的意思,明知道元雨仙是在吓唬他。但他依然装作被吓唬住了……要不然的话,罗军洋洋自得说对方想杀自己,就不用多此一举什么的。那搞不好元雨仙就会恼羞成怒,多给他一些苦头吃,何必呢?
    元雨仙见罗军此刻好生低调,心中的气倒是消了很多。她也是绝对的冰雪聪明,知道眼前这厮是故意顺着自己求饶的。她觉得这厮若是洋洋自得说自己不会杀他云云……那么她还会放心一些。至少会觉得他没那么难以控制。
    这一刻,元雨仙和元圣心里都清楚,此人之智,天下少有!
    “起来说话吧!”元圣打量罗军片刻后,说道。
    罗军便即起身,但依然恭敬垂立,不敢有半点造次。
    元圣道:“轩辕台?”
    罗军道:“晚辈在!”
    元圣道:“以你的智慧和修为,当初怎么会做出强辱管青的事情?”
    罗军一愣,接而羞愧,道:“当年晚辈动手时并不知道管青的身份,好似当年她并未拜陆压道人为师。后来她那道侣跟晚辈言语冲突上了,晚辈也是气盛,当下是恶从心头起,所以一不做,二不休就……本来是准备将那管青也杀了。没想到她假意哄晚辈,又有张遁字符,一个不察就让她逃走了。于是晚辈没办法,就逃出了仙界!”
    元雨仙道:“这等卑鄙无耻之事,你也做得出来?”
    罗军看了元雨仙一眼,道:“我辈修道中人,讲究一个心意畅快。我打不过姑娘你,自然只有尊敬。似姑娘你这等美貌,若是修为不如我,没有元圣前辈这个靠山。说不得在下也想品尝一番呢。如此,心里才痛快。心里痛快了,那修为才能往上走嘛!”
    “你……”元雨仙又羞又怒,道:“你这狂徒,胆敢言语**姑娘我?”
    罗军垂首,道:“在下也只是实话实说。”
    元圣淡淡一笑,道:“仙儿,淡定!”
    元雨仙只能闭嘴。
    元圣便对罗军道:“你的本事,老夫是看得起的。你的品性嘛,老夫是看不中的。你的智慧,老夫看得中,也自信有这个把握来驾驭你。”
    罗军道:“那是当然,前辈您是何等人物。这仙界诸圣当年都差点栽在您一人之手。如今,他们依然不敢对您怎样……您乃是天纵神资,与您对弈的人,都是何等强大。似晚辈这点小聪明,绝对不敢在您面前妄生异心。”
    元圣道:“好了,马屁就不用拍了。老夫只是想提醒你,老夫有手段来逆推出你所说的每一句话是真是假。你现在随便说,之后,老夫会来对你进行轨迹逆推。若是你说的话和你的真实轨迹有差,到时候,老夫可以向你保证,普天之下,没人能够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