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九章 进宫(上)
    明帝国的崛起 作者:九悟

    崇文门外“张记”总店里的灯火彻夜未熄灭。正值暮春,夜间并不冷。而南城这里还未修建城墙,也没有宵禁。数十家商号的掌柜、伙计在这里堵着,讨要说法。

    五间开的大门边,长随、伙计们围堵着。时不时的声援里头的掌柜们。

    大堂中,张二管家被人堵在里面,不许他回后面的仓库中。

    “诸位,诸位,我只是一个管家,这么大的决定,我也做不了主。我已经派人回府向我家侯爷汇报。天色已晚,城中都宵禁,诸位明天再来吧!”

    张二整晚都在劝人,劝完之后,吩咐身边的侍从,“老爷的答复一来,立即通知我。”

    朝阳渐渐的升起。宣武门、崇文门等九门陆续的打开,新的一天开始。

    崇文门外的商业区中,张泰平在酒楼里吃着豆浆、油条,看着被围堵的“张记”总店,心情大好,美滋滋的咬着油条,“嗨,卢员外,咱们也是闲的无聊啊,所以来这里看热闹。”

    陪着张昭的长随吃早餐的是卢奉卢员外。他和平江伯的次子陈泰熟识起来,然后就认识其妹妹陈夕凤,顺利的结识到国泰商行的掌柜陈康。

    他麾下的伙计这些天都在帮国泰商行打探张记里面的消息。他本人虽然没有购买“张记”的玻璃镜子,但是他在京中多年,经营着银号,资本雄厚,人脉颇广。安插几个伙计跟随不是问题。

    卢奉五十多岁,干瘦老头的模样。他既能和陈泰这样的世家子弟聊的来,当一个指点迷津的长辈。又能和陈夕凤这样的“豪门庶女”谈合作,当生意伙伴。也能在年轻的国泰商行掌柜陈康谈笑风生,当一个吹捧的经销商。

    卢奉微微笑着,“张小哥,飘了啊!”这位张小哥年纪比陈掌柜还要年轻。约十一二岁的年纪。心思很鬼。

    张泰平是个小黑胖子模样,眯着眼睛笑起来,“哈哈。享受胜利的时刻嘛!”

    这时,下面的人进来汇报,“老爷,张小哥,张记里头传来消息,寿龄侯进宫了。”

    卢奉轻拍一下桌子,惋惜的道:“哎,这是把寿龄侯给逼急了。这下事情复杂了。”谁不知道当今张皇后对弟弟的维护啊?还有金夫人会进宫找皇帝哭泣。

    只要不是谋反这样的大罪,杀人的事情都能遮掩下来。

    所以,国泰商行降价降的太狠了。应该温水煮青蛙,慢慢的玩死“张记”。很明显,以张记的管理、生产水平,根本竞争不过国泰商行。

    张泰平却是眉开眼笑,“哈哈,好事!卢员外,你慢吃。我先走了。”说着,往酒楼外走,正好遇到前来听消息的陈夕凤,对这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大美人点点头,快步下楼,回去报信。

    陈夕凤穿着绣花白裙,身段曼妙,明**人。她是侯府庶女,负责商业上的事情。在外面一般都是尽量坐马车。但和商业伙伴们见面,自然不会带帷帽,那很不礼貌。

    陈夕凤轻笑道:“卢员外,张小哥这是…”

    卢奉往天上指一指,“寿龄侯进宫了。”

    陈夕凤漂亮的丹凤眼中精光一闪。结合张泰平反应,还有近来国泰商行的风格,她便明白:寿龄侯的这反应正是那位“张少爷”所期待的!

    …

    …

    张记总店中。

    张二管家听下人说完自家老爷的决定:进宫,顿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给长随扶着,长叹道:“唉…”

    退银子,不仅仅是弥补已经提货的商号的差价,还有给一些要求退款的小商号退钱。经过此事,张记的声誉必定会受到极大的影响。玻璃八成是卖不下去了。

    而更关键的是,因为成本、库存等问题,张记还会亏损近五千两银子。

    他知道自家老爷的禀性,贪婪!但是,他派回去的长随直接给出他的建议:退钱。

    因为,结合张昭这一步步的安排,张昭搞这么大的阵势,难道没有预料到寿龄侯会进宫?显然不可能的!那么,宫中必定会有一个更加可怕的“陷阱”等着。届时,只怕就不是赔钱的问题啊!

    然而,自家老爷还是选择进宫找皇后娘娘。

    他身为侯府的管家,此时除了长叹,还能逃走吗?

    “我家老爷进宫了,诸位等着吧。”

    张记总店中不耐烦的各家掌柜们,听到这个消息,都不再围着张二废话,各自沉默,看向皇宫方向。信使也被派出去。

    …

    …

    三月二十七日的清晨,寿龄侯张鹤龄带着弟弟建昌伯张延龄进皇宫,可谓是万众瞩目。

    因为弘治皇帝今天早上又免了早朝。各衙门的坐堂官们都在衙门中上班。消息瞬间传遍。

    稍后,最新的消息传来,天子召张昭进宫。

    东华门内的文渊阁中,李东阳听小吏说完,微微沉吟着,拿着茶杯出了他的公房,在文渊阁大堂中坐着喝茶。少顷,就见谢迁也出了公房,过来喝茶。

    就在两个阁老交换意见时,张昭已经踏进乾清宫的大门。张昭又一次来到这里,明王朝的核心所在地。带张昭进去的是萧敬。萧公公身体佝偻着,对着张昭笑着点点头。

    宫里人多眼杂。而有些话是不必说的。当日,张昭请求天子允许他经商补贴新军千户所时,萧敬就站在弘治皇帝身边。今日寿龄侯进宫哭诉…,呵呵!

    张昭被带到乾清宫东暖阁中。这里通常是弘治皇帝用膳的地方。不像西暖阁,那里通常是弘治皇帝接见大臣的地方。这其实意味着皇帝是将此事当做家事来处理。

    “微臣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弘治皇帝神情平和,伸手示意:“平身。”此刻,张皇后、张鹤龄、张延龄都在暖阁中。

    张皇后看着起来的张昭,这是她第二次见张昭,知道她弟弟和张昭有些龌蹉,心里的立场有些偏向性,开口道:“张昭,寿龄侯说你故意将玻璃镜子降价,打压他的生意。本宫问问你的看法。”

    张皇后对弟弟是真心好,直接给张昭施压。在历史中,她为弟弟张延龄跪求嘉靖皇帝,结果然并卵。她面子丢尽,嘉靖皇帝都不鸟她。等她一死,直接将张延龄给杀了。

    按照正常的逻辑,张昭这个时候是要给皇后面子的!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