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ρΘ①⑧.c0м 去深渊里
    TNT的训练结束时间向来结束的最晚。等大家活动着手腕肩颈从训练室出来的时候,却发现李久成正乖乖的抱着包蹲在外面,看上去等了有一会儿了。
    他本来个子就不算高,人又瘦,穿得还少,整个看着就一小只缩在那里,给人拍下来完全可以配字“那年十八,蹲着如喽啰……”之类。辜橙橙是不知道他为什么等在这里的,她自己打了这么久虽然手热,但女孩儿家身体火气没那么旺,脚早就冰凉的了,见李久成居然还穿着拖鞋,唬了一跳:
    “怎么还穿着拖鞋。”
    见他们出来,李久成站了起来,依旧是乖乖的模样:
    “不冷。”
    除她之外的队员们都知道韩国人习惯这样了,朴真赫脚上还蹬着一双三线拖呢。见李久成在外面等着他们一起吃饭,心里多多少少都挺满意,觉得这小孩果然乖,看着还挺好相处的。杨镜熙先开口了:
    “走吧,去吃饭。”
    李久成小媳妇似的低眉顺眼的跟着大家一起走了。期间他想往辜橙橙那边靠,众人也没像之前那样排斥他了,这让他更加笃定了心中的猜测:一定是,自己的成绩说服了他们吧?
    倒是辜橙橙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为什么Hurt也会跟着来。
    等到大家围坐一桌吃饭,每个人也都是和颜悦色的,包括Lion,虽然还是一样的没表情,但至少没暴露出什么不满来。看得辜橙橙更是惊疑不定——他们在打什么主意啊啊啊?
    被这么多双不熟悉的眼睛看着,李久成也不好意思吃吃喝喝了,害臊的跟小媳妇新进门似的,非常腼腆的小口咬着吃了几块水果,拿着一杯酸奶慢慢喝着,就等着其他人开口。但大家能说什么呢,“我们不阻止你追orange了你们谈恋爱吧”?听着简直像拉皮条,不像话。这种事情只能意会,宋远洲说:
    “就吃这么点,要不要再去拿点吃的?”
    周崇明一向嘴坏,撇嘴道:
    “之前看你不是挺能吃的吗,跟我们吃饭,吃不下去?”
    李久成中文不太好,听的一知半解挺费劲,但他会看人脸色,连忙摇头:
    “对不起、吃很好?”
    杨镜熙惦记着把人骗上贼船来呢,温和道:
    “没关系,放开一点,大家都不是陌生人。我去给你拿点吃的吧,我记得你好像挺喜欢吃烤肉饭的?”说罢就起身去取餐了。
    辜橙橙在座儿上只低头吃饭,心头却在狂跳。
    不对劲不对劲不对劲。大家不可能是这样的。完全不对劲。
    她悄咪咪偷看了李久成一眼,正撞进对方满怀期待又盛满喜欢的眼底,心头一慌,低头吭哧吭哧的扒拉碗里的吃的,显得多饿似的。太吓人了……在飞机上的时候,大家对着Hurt不还是一个个瞪眼的瞪眼炸毛的炸毛吗,怎么这会儿就好的跟一队的似的……在她不知道的时间里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啊?
    付星伦比她还要更食不下咽。他这会儿都没从贺翰音说的那几句话里面走出来,那薄短的几句话利刃一般剖开了他的大脑和心脏,神经一并切断,好一会儿才一波一波的涌上疼来。到底算什么呢?他是这么这么的喜欢她啊……明明她亲口承认的,只是哥哥而已啊……为什么他欢天喜地正铆足了劲儿想往前冲的时候,眼前却是深渊断崖呢?
    还有Hurt。从中午的那番质问之后他再没收到过Hurt的消息,这会儿对方还出现在了TNT的饭桌上,他哪还不明白他们俩这同盟土崩瓦解了。只是他实在不明白,凭什么他们对待他声严色厉不假辞色的,对Hurt就这么温柔?还还还……还给他拿吃的!
    付星伦又一次酸成猪皮。
    对这样十七八岁一根筋的少年,讲道理往往是讲不通的。父母还天天告诫你好好学习呢,几个听了?都是牛一样死犟的性子,不撞南墙不回头,撞到南墙了,还非要撞碎不可。
    周崇明,宋远洲,韩厌欢,Hurt,贺翰音。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他默默想。他当然不知道还有许多他想不到的人的,少年一往无前,光是数出来五个就觉得已经是极限了,他一只手就五个指头。
    也许深究起来,他自己也不会明白为什么当初在比赛场馆男厕里看到她那一眼就让他那么喜欢。但这世界上的好多好多爱情故事都是一眼误终生的,同样多她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他默默想:
    我要到那深渊里去。
    ————————————————
    让姐妹们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最近大病了一场(发了很高的烧)并且面临了工作调职的问题,等工作稳定下来应该就会慢慢恢复日更了!姐妹们等我!
    zρò18.cò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