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0章节
    夏自盛溪_御书屋 作者:习正

    分卷阅读30章节

    夏自盛溪_御书屋 作者:习正

    分卷阅读30章节

    一阵叹悟。

    原来,原来啊……

    这么小一个窃听器,粘在这么隐蔽的位置,如果不取下来,还真发现不了。习正的手机与手机壳不是相同型号的,壳偏大,壳身与壳盖连接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空隙,窃听器,就塞在那空里。

    壳扔了,手机也一块扔了,谁知道手机里还有没有别的什么,还有房卡,一并扔了。

    习正知道自己今天是着了道了,不,是早就着了道了,今天恐怕只是个结果。

    习正是被药给弄糊涂了,但狐狸再糊涂那还是只狐狸。

    趁着还清醒,习正赶紧往外面跑,才出了厕所,看见几个人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一边打牌一边看电视,看着挺眼熟,是跟着黄胜一起来的那几个人。他们怎么还在这儿?

    习正暗暗思忖,这要硬闯出去,铁定被拦下来,以他现在的状况,扶回房间谁也不会反对,但一回去,什么屎盆子都可以往你头上扣了。

    那些人一见习正,问道:“习正任,不出去玩啊?”

    习正笑着摇头:“不去了,不太舒服,回去休息一下。”

    “没事儿吧,要我们扶你回去吗?”

    “没事儿。”说着就往楼上走。

    那几个人又坐下继续打牌。

    门是出不去了,转个身儿,拐了弯拔腿就往楼上跑,腿都是软的。

    房间是万不能回的,谁知道回去了还出不出得来。

    习正的房间在二楼,路过二楼时他停都没停一下,不歇气地往三楼冲。

    三楼基本上没住人,楼道里冷冷清清的。习正绕去了外廊,外廊风大,吹得他清醒了些,这才摸出手机给年夕打电话。

    他只想听听她的声音,这样能让他最大程度地保持清醒。

    至于手机是哪里来的?这还得感谢年夕。前儿不是说了吗,为了存年夕的照片,也为了方便联系她,习正买了个超大nei存的手机,手机卡是离开a市时才办理的。这个手机他通常都放在家里,不会带在身上,只有年夕见过,号码也只有年夕知道,虽然现在不一定了,但这至少意味着,手机没有离过身,也就没有被人暗中动过手脚。

    至于被扔了的那个手机,唯一有机会能让人动手脚的,也就只有那次了……

    果然防不胜防啊。

    习正让年夕扶着,一步一步从楼梯上下来。习正只希望老天助他一把,这么长时间了,楼下那几个人也该走了。

    但是老天爷又调皮了,走了两个,还有一个坐在大厅里百无聊赖地低着头看手机。

    习正一边不动声色地拖慢脚步,一边想着该怎么出去。习正一直在狠狠地压抑着自己,就算她就在自己身边,也绝不能动她分毫,这趟浑水,不能让她蹚。再不走,习正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控制得住自己。

    所以说习正会晕过去,不止是药的原因啊,还有他自己憋的吧。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突然,那人收了手机站起来,径直往卫生间走去。

    习正顿时松了口气,天助我也啊。

    危机解除。

    另一边,监控室。

    “诶,这怎么回事儿,又是要往哪儿走?”黄胜指着监控录像上的一男一女问道。

    电脑前坐着的一个人,小心翼翼地说:“可能是怕出岔子,换了个地方吧。和习正一起来的那些人基本上都住在一层楼。”

    黄胜点点头,忍不住在心里冷哼。这个习正,中了药,还这么能折腾。本来是不用监控的,听他手机上的窃听器就知道是哪般情况了,结果这家伙大概把手机忘在厕所里了,害得他还得来监控室调监控录像。

    以为跑到三楼就没事儿了?不过垂死挣扎罢了,这不再怎么挣扎,被女人摸了几下,受不住了,还不就晕晕乎乎地跟着走了。

    “进房间了吗?”黄胜问。

    “进了。b204,要通知廖副所了吗?”

    “通知吧。”

    到底是心太急了。

    第一次心急,成了事儿,第二次心急,只能坏事儿了。

    过了会儿,两个人急匆匆地跑进了监控室。

    为首的黄毛大着胆子开口:“老板,习正……他现在在哪啊?”

    “在哪?你们看的人你们问我在哪?”黄胜一下就被问出火来了,“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一双睛滑的小眼拧成两个三角,“这事儿交给你们就是白交,三个人都不顶用!”丢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还是回答了刚才的问题:“习正不是进去了吗?”

    进去了?

    分卷阅读30章节

    分卷阅读30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