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爹地,耍流氓 完结第92部分阅读
    上校爹地,耍流氓_np文 作者:未知

    上校爹地,耍流氓 完结第92部分阅读

    ,走至厨房角落里的冰窖nei,掏出她们小姐的喝的牛乃,马上送过来递上,免得自己失职,虽然肚子饿得想送入自己的嘴里,但是还没有这个胆子。

    一样人,躲在厨房nei狼吞虎咽,将所有能吃进肚子的东西一扫而光,被食物所吸住注意力的她们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门口处一闪而过的影子也没有发现。

    再也找不到食物了,半饥不饱的众人停下来,终于,觉得有点不在对劲,怎么会没人出现?

    菲丽丝的脸色微微变了变,注意着众手下的神色,并没发现什么异常,不禁缓缓放松表情,安下心来。

    同样,其他人也意识到这个问题,面面相视之后,目光落在菲丽丝的脸上,等待着她的吩咐,恢复也些力气之后,便想起报仇之事。

    朝他们点了点头,菲丽丝当然不会错过此时的机会,榻色的眸子闪烁着幽光,此时正好已过凌辰,动手的最佳时间,她便第一个领头走出门去。

    一个紧跟一个,他们的脸孔流露出期待之色,轻步走出厨房,一样人很快分散,各奔目的地占领自己的主权,因为他们明白除非船的掌控夺回来,否则,美梦难于实现。

    二名船手直往船尾,以为没人的他们急切地打开隐藏着的暗格,刹时,眼前白光闪过,两颗脑袋飞落海底,惨叫声都来不及叫出喉咙,从暗格只闪出来的人将他们的尸首踢下海里,又消失在黑夜里,好像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驾驶室,坐在方向盘前的石浩紧盯着前方的海面,却不知,自己的身后已经站着两名外国男人,凶诈的眼前闪闪,右手紧握如铁锤似的拳头雷霆出击,狠狠地砸上他的后脑勺。

    瞬间,整个人扒在前面的方向盘,好像睡着了似的。

    拳头击空了,身后的两人不约而同地扑上去,霎时,雪白的光芒划过黑暗之色,两把长长的刀插入他们的心脏,蓦然回首,两双眼睛睁得大大,伸出手指身后的人,‘外嗵’一下,倒在地上。

    闪出来的人,一手提一个,打开窗口丢垃圾似的抛下海里,然而,驾驶员王浩早已端坐着,继续他手上的工作,他的驾驶定已经恢复了安静,相信不会再有人来打扰了。

    房nei,躺在床上的人飞跃而起,眨眼间,消失了,仿若从来没人出现过,几秒钟后,一股若有若无的淡香味飘进来,五分钟后,门口出现三位身材婀娜多姿的女人,脚不沾地急速往床上冲来,当看清楚眼前的空荡荡的床榻时,她们呆然不动了。

    “小姐!”

    两女不禁凝视着脸色败坏的人,轻唤了一声。

    “走,回咱们房!”

    心知不妙,脸色音沉的菲丽丝立即后撒,心中的疑团越来越大,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没人,今晚,有点古里古怪,好像所有的人都不见了。

    “碰!”

    舱门骤然关闭,将她们全都锁在里面了!

    “不好!”

    神色大变的三女同时冲过来,不管怎么用力推也推不开房门,身在无窗的舱房nei,她们被隔绝了,站在身后的两名侍女,默默地垂下了头。

    坐在地扳上的菲丽丝眼光是黯然,她再也没有刚才的自傲和兴堊奋,皱着眉头苦思对策,却隐隐约约觉得对手早已布置好一切,等着自己跳进他的因套之中。

    心有不甘,被锁在小舱房的菲丽丝暂时无计可失,刚下迷幻药之后,空气中飘浮着淡淡的香味,习惯的她们并不在意,沉醉在各自的思维之中,连身后门逢吹进来的药香味也没有发觉。

    一,二,三,四,五,五条身影同时出现,叶贺涛犀利的目光一扫而过,一个都没有少,今晚计划进行的十分的顺利和完美,收拾掉男的家伙,那么,剩下的女人该怎么处理!

    “老大,那三个女人的药应该发作了,是丢她们下海?”

    上前一步,陶胜杰的视线瞄了瞄里面的舱房,扬起嘴角露出冷笑,眼底一片肃杀!

    大大小小的娇吟声连绵不断,在宁静的黑夜之中格外响亮明显,引人遁想的娇声却对眼前的几人没有半点的影响力,神色淡定如常。

    “照原计划行动,交待给你们!”

    俊容没有半点表情,叶贺涛眸中寒光四射,英武的他巍巍耸立,从如至终,没有回头看身后的舱房一眼,冷如玄铁的气自逼人!

    “是!”

    五人各就各位转眼又溶入黑夜之中,各自继续守候着自己的区域,身为特工战士,今晚复仇的小游戏,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小儿料,不值得一提!

    黑着脸孔的陶胜杰领头,带着江信和温福善,一人一手揪着女人的头发往外拖,动作粗鲁的极了,好像没有将她们当女人看待,那怕是三人现在衣着凌乱娇气喘喘,露出体态媚态撩人,却仍然无法使男人们手下留情,恰香惜玉!

    聊板右角处罢放好几个盛满海水的大桶,提起她们同时丢入木桶中,‘外嗵’声三下海水溅出,喝了一口海水的她们挣扎起来,仅露出脑袋,身上连中两种媚药的三女差点欲火焚身,泡在海水的人慢慢清醒过来。

    甩了甩湿透的长发,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的菲丽丝心中爆怒不已,音毒的眸光死死瞪着站在不远处的高大男人,尖叫:“容,本小姐不会放过你,定会叫我父亲大人杀了你们全家,灭掉你们!”

    “啪!啪!啪!啪!”

    听到眼前的人说出如此尖锐又恶毒的话,江信他站在最近木桶前,眸光一闪,抬手狠狠地甩她四个耳光,愤怒低吼:“臭女人,想找死,成全你!

    “我呸,男人,你们会后悔,本小姐定会叫你们一个个家破人亡,伯爵父亲不会放过你们,非要扒你们的皮,抽你们的筋,受死,给本小姐等着受死!”

    扭曲着脸蛋,菲丽丝怒视着眼前的个个,气愤地拍着木桶,竭声尽力吼叫,恐怖的模样倒像是真的恨不能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

    尖锐刺耳的叫声中,两名待女迷乱之中回过神,不禁斜视旁边的小姐主子,她们轻颤抖着身子,偷偷地相望,传递着信息。

    “小姐!”两女异口同声,轻唤了一声。

    “塔娜,卡娜,死奴才你们还不快救本小姐……”……”

    目光转到自己的侍女身上,面目狞狰的菲丽丝魔鬼附身,吩咐她们动行

    “叶,外”

    两名待女骤然跳起,快速的身子不顾一切扑上离自己最近的两位男人,双手掐住对方的脖子,张大嘴巴咬住耳朵用力地拉扯,带着狠劲地他们准备打算与其同归一尽。

    “啊!啊!”

    “咳咳口咳咳……”

    刚听到响声,陶胜杰和温福善同时回头而视,使见人欺身上前,后退一步的他们仍然被逮个正着,耳朵传来剧痛,也差点喘不过气来!

    怔了半秒钟,憋红脸的两人立即作出反映,疾手捏住她的下巴,另一只手按住脑袋,往后轻拧,‘咔!咔!,清脆断颈的声,惊呆了疯狂的菲丽丝

    “塔娜,卡娜,你们,你们杀了她们……”。”

    伸手指着他们,浑身气得抖撒不已的菲丽丝张小嘴,喉咙的话再说不出来,对方的两人并没有停手,在她的目注之下,将两名待女身子毫不留情地被抛下大海!

    “你们……你们……”

    菲丽丝心中充满愤恨,双眼喷射着浓浓的怒火,仇恨的燃烧使她失去理智,从木桶之中‘嗖’的一下飞跃出来,手身不差的她尽全身的力气,朝最远处的人影冲去过。

    纹丝不动的叶贺涛将刚才的一切都看在眼底,冷若冰霜地凝视着裸(和谐)上身冲来的女人,冷冷眸子像似盯着死人,没有半点动静。

    十指如爪,如厉鬼般的菲丽丝不断地挥舞着双膀,活似要将这个高贵的男人撕成粉碎,也难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扑上那一刻,眼前的人凭空消失了,‘碰!,的一声巨响,收不住冲力的菲丽丝直接掉个狗吃屎的姿势,半天爬不起来。

    闪在不远处的叶贺涛冷瞥她一眼,回首瞅着两位耳朵受伤的兄弟,不满意的挑了挑眉头,吩咐着道:“不用再顾忌什么伯爵的东西,想怎么处置都行,决不能被人活!”

    “是,老大!”

    三位紧绷着脸孔,杀气腾腾的战士化身为索命的死神,一步步朝地上的人走来,吃进体nei的另一种药开始发作,身子软软的菲丽丝怎么爬都没有力气,又惊又惧地瞪着他们:“你们不能杀我,伯爵父亲会杀你们,伯爵父亲会叫人杀光你们全家,快放本小姐离开,不能杀我!”

    “本小姐是高贵的贵族小姐,你们都是下剑之人,不能杀我,本小姐的父亲是伯爵大人,是伯爵大人……”

    这种女人杀别人时候心狠手辣,没有半点怜悯之心,当面对自己的生死关头,怎么也舍不得死,叶贺涛对后面的事情没兴起,转身回另外一间房,该是好好休息的时候!

    一整条船上六人前后上下掌控,经过处理后,看起来像是正常行船,经过半个月的行走,已经转入亚洲海区域,他们放缓船速,观察大型并且合适潜入的货船,准备换船!

    二天后,他们观察许多行船,便认定眼前迎来一艘大型号的货船,叶贺涛当机立断吩咐兄弟们点燃火灾,带着他们跳下海中!

    故事虽长也不长,说短却不短,叶涛贺的神色淡定,将所有的事情向眼前的众人交待清楚,他们走过的路,当然都是自己人,否则,谁也不会知道这些事情!

    痴爱的目光凝视着眼前睛瘦许多的老公,神情微暗的容蕊芯抿着小嘴,半闭着眼皮,压着心头的泛酸的楚感,听起他们在海上的生活要比森林里要好过一点,但自己明白,并非走过得如此轻松和平静!

    同样,其他人也明白,海盗,没有一个是吃素的人物,个个心狠手辣,杀人如麻的主,想要他们手中抢夺船,岂会是一件容易或者说是简单的事情

    顿时,整个大厅再次沉默下来,各自凝神沉思,连小家伙们都是安安静静,不吵不闹!

    叶贺涛在家休息几天后,上中南海见人,然后正式走马上任,属于他的一切,仍然由他本人担挑起来,大权在握,年青的他迎来人生中第一个顶尖巅峰!

    京都的橄榄俱乐部,第天都是车水如龙,火红的生意节节开花,大量的客人十分享受俱乐部的休闲馆,各种卡类已经买走几万张,商业因的容家大少,也不禁眼红起来,笑骂自家妹妹抢他的名号,整个商业因中名气冲天。

    接紧而来,五月的天灾来临,当休息传来的,整个中南海差点给掀了,半信半疑的几位老家伙们激动得想要杀人玩,毫无差距,真是叫他们难于置信!

    大家忙得团团转,唯有容蕊芯在家里带自己的儿女,该来的还是要来,历史是谁也无法阻挡,跟着它的步伐而行。

    新官上任,叶贺涛虽然要忙的事情很多,但是,他依旧正常回家,全心照顾自己的家人,心中对妻儿总有傀疚感,觉得自己欠她们好多好多!

    二年后!

    “爹地,小馨拉粑粑,快擦点来屁屁!”雅嫩柔美的童音的从里面的洗手间传出来!

    “来了,爹地来了!”

    坐在沙发上的叶贺涛抬起头来,神色淡淡,丢下手中的报纸,二话不说立即起身,准备给自己的宝贝女儿擦屁股去!

    趴在桌子上的叶小枫亦是放下小手上最新出来的模型,整个人蹦起来,拽住刚想迈步离开的人,真认地道:“爹地,您看报纸,小枫去帮妹妹擦小屁屁!”

    “不用了,爹地可以搞定!”

    皱了皱眉头,叶贺涛缓缓收起脸色,紧紧抿着嘴唇,轻瞥小家伙一眼,否决他的要求,心中却又气又好笑。

    “爹地,是小事情,小枫可以帮忙!”

    说着,叶小枫二话不说,从自己的爹地旁边掠过,谁知,身子一轻,整个人就这样凌空吊起来,晃动着小手小脚,哇哇大叫起来:“爹地,您干什么,快放小枫下来!”

    单手将宝贝儿子抓住提起来,叶贺涛硼着脸孔,眼底的泛着笑意,故意压低声叫:“你闪到一旁去!”

    “爹地,您欺负人,小枫要照顾妹妹,现在不要您在家里,快点去上班

    “笑话,你该去拍戏了,免得天天呆在家里无所事事!”

    “您去上班!”

    “你给我去拍戏,臭小子,再过一二年你就要退出娱乐因了,看你怎么玩!”

    你一句,我一句,父子两人在厅里又上演争宠的戏码!

    “哇……坏爹地,快给小馨馨擦屁屁,呜呜……爹地好讨厌,不快点过来!欺负小馨馨~~”

    等不到人,呆在洗手间的小家伙忍不住哭叫起来,边哭边骂着人,那股劲倒有其母的泼辣!

    “来了,小馨不哭,不哭!”

    心中一急,叶贺涛将提着的人往沙发上一甩,便纵身飞跃而入,朝洗水间冲过去,现在得快点将哭闹的宝贝女儿搞定,否则,老婆大人回来自己又要受罚了。

    “你们在搞什么鬼,小馨哭什么?”

    刚踏入家门,便听到宝贝女儿的哭叫声,怀里抱着小儿子的容蕊芯边走边询问,心头不悦的她紧紧皱着睛美的柳眉。

    “妈咪,小瀚!”

    叶小枫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早已习惯的他若无其事地笑脸相迎,笑眯眯地继续道:“妈味,你带小瀚回家了!”

    “小枫,刚才小馨在哭什么?好像是在洗手间传出来,是不是你们父子俩又在争闹起来,丢下小馨不管对不对?”

    水眸从小伙的脸蛋掠过,脸色微沉的容蕊芯便心知肚明,微恼地撇了撇小嘴,似类的把戏父子两人不知道上演多少回了,欠修理的家伙们,看样子自己要好好收拾一顿才行,都无法无天了。

    “嘿嘿……妈味,是爹地好不好,不关我的事!”

    迎上妈味睛锐的眸光,叶小枫眉开眼笑地扮鬼脸,赶紧为自己解释,否刻又要扯入自己受罚之中去了。

    “哥哥故意跟爹地抢妹妹,所以才会弄哭妹妹的!”

    转动着黑亮的眼珠子闪着狡黠的光芒,叶小瀚的小脸蛋洋溢着璀璨的笑容,聪慧的他也早知哥哥和爹地喜欢抢妹妹的习惯。

    来不及说话,身后传来娇嫩嫩的声音:“妈咪,爹地坏坏,刚才不理小馨!”

    蓦然回首,瞅见自己宝贝女儿满脸委屈的脸容,微扁着红彤彤的小嘴角,不顾爹地抱着自己,立即给自己的妈味告状。

    “晚上做五十个仰卧起坐!”

    清雅淡丽的容蕊芯眼神如刀刃,神态娇嗔地瞄自家老公一眼,再也不理会他了,伸手接准备女儿,轻声道:“小馨,到妈味这边来!”

    “老婆,我不是故意的,是小枫捣蛋!”

    乖乖地认错,叶贺涛的俊脸挂着无奈,眯逢着双眼瞪着两位得意洋洋的小子,心中明白自己在小鬼头面前,远永都是吃亏的人,老婆都是听他们的话,最可怜的人是自己。

    “小枫,小瀚,小馨,你们想喝什么糖水,妈咪给你们焚糖水喝去!”

    无视老公的话,容蕊芯睨视着眼前三位古灵睛怪的孩子们,反正他们的爹地也是习惯被欺负了。

    “妈咪,我要喝绿豆糖水!”

    “妈咪,我要喝八宝粥!”

    “妈咪,我要喝红枣银耳汤!”

    顿对,兄妹三个的眼睛闪亮如星,喜笑颜开的小家伙们齐齐举手,开开心心地大叫,说出自己心中最喜欢喝的糖水。

    “今天只焚一种,你们自己选择!”

    毫不客气地扫他们一眼,淡定的容蕊芯不禁翻了个白眼,好像特意要唱反调似的,每次三张小嘴都叫出的都是不一样东西。

    “大哥,二哥,小馨要喝绿豆糖水,你们也要选绿豆糖水,要不,小馨以后都不要你们!”

    嘟着小嘴,叶小馨睁大黑宝石似的瞳眸,挺直腰板,气势强悍的她又用上百试百灵的法方,从开口说话到现在,不管是用上千次万次,反正只要用了就灵!

    “妈咪,小枫(小瀚)喝绿豆糖水!”

    不出所料,兄弟两人异口同声地改变主意,妹妹的要求,不能不办,现在是唯妹视从。

    满意地点了点头,容蕊芯舍笑起身进厨房,忙去给他们准备糖水,现在是夏天多喝一些糖水也对小家伙们的身体有好处。

    因为是升为头头的叶贺涛上班时候比较自由,只要是有空闲都是留在家里面陪孩子们玩乐,有意识暗暗地培养着孩子们各技能,特别是刚懂事的两位小家伙不知不觉中学会了许多大人才学习的东西。

    “不算,不算,小枫带头耍诈,小枫在耍诈!”

    “哈哈,爹地,您输了,快点贴上胡子!”

    “爹地,笨笨笨,又输给大哥了,快点喝一杯白开水!”

    “嘻唉……爹地,要打三下手板!”

    “不算数,小瀚,小馨,你们大哥是在耍诈,爹地没有输!”

    “爹地贴长胡子,不能耍无赖!”

    “爹地,快喝水水,快点,小馨看着爹地喝完!”

    “爹地,快将手拿出来,小瀚要当老师,打爹地的手板!”

    三个小鬼头,跟本不听解释,不管三七二十一,扑到自己的爹地身上,叶小枫拿着纸胡子往嘴边贴,叶小馨棒着一大杯白开水的往嘴巴灌,叶小瀚拉着爹地的右手,拿手长长着戒尺准备着怎么打手掌心。

    放松身体,苦逼着脸孔的叶贺涛由着小家伙‘为所欲为’,只要孩子们喜欢就好。

    在房厨房里洗绿豆的容蕊芯听着大厅传来他们的声音,嘴角不知不觉越翘越高,旁边正在洗菜的英嫂斜视着笑盈盈的人,不禁轻笑道:“夫人,首长的耐心真好,愿意跟少爷们和小姐玩,其他的男人都不喜欢跟孩子们玩。

    “呵呵,多跟孩子们聊天,要了解孩子们的心态,否则以后长大后跟自己没什么感情,产生一种隔膜,这样不好!”

    轻轻地晃了晃脑袋瓜子,容蕊芯笑颜靓丽迷人,喜欢现在的家中气氛,老公天天回家,休息的时候跟自己带孩子,三位孩子们吵闹玩乐,会觉得自己很幸福!

    “夫人说的是,只是天底下没有几位男人能跟首长这样能够跟孩子们玩得那么开心,他们不但是端着父亲长辈的架子,对孩子们的教育也是相当严厉,动不动就是打,要么就罚,真的是很恐怖!”

    “每个人的教育不一样,所才,才会出现不一同的人品和性格!”

    厨房里的主仆两人边聊边煮饭,轻轻松松地交淡着孩子们的话题!

    半个小时候后!

    “爹地,小瀚拉粑粑,快点过来擦屁屁!”洗手间又传来清清脆脆的唤叫声!

    正在逗着宝贝女儿玩,叶贺涛伸长脚,踹了一下玩模具的人,吩咐叫:“小枫,快去帮小瀚!”

    “爹地,小瀚叫的人是您,有没有搞错,我不去!”

    继续手头上的工作,懒得抬头的叶小枫志气十足,决定不会爹地的指使

    “叶小枫,你是哥哥,当然要照顾弟弟,快点去!”

    “不去,爹地,小瀚是你儿子,由您照顾才是!”

    “不要那么多废话,快点去帮小瀚,男子汉大丈,帮弟弟擦屁屁是应该的!”

    抿着小嘴儿偷笑,叶小馨晶莹剔透的瞳眸瞄了瞄大哥哥,又仰起脖子瞅瞅自己的爹地,二哥哥好可怜,每次爹地和大哥哥都会推三阻四不帮他擦屁屁!

    “爹地,快帮小瀚擦屁屁,等一下妈咪又要狠狠地罚您!”

    气呼呼地声带着威胁,叶小瀚可不是肯吃亏的家伙,知道家里的大神是妈味,自己的妈咪才是最有说话权的人。

    “臭小子,男子汉大丈,自己擦屁屁!”

    老子被小子威胁,叶贺涛忍不住冲着洗手间嚎了一句,都是不听话的臭小子们,下次找机会收拾他们两个!

    “对,叶小瀚,你是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老叫爹地和妈咪帮你擦屁屁,羞!羞!羞!”

    立即站了起来,大义禀然的叶小枫一本正经地跟着喊叫,免得自己常常顶替工作,帮他干苦差事!

    “妈咪,爹地和哥哥坏,欺负小瀚!”

    “叶贺涛,今晚做三百个仰卧起坐,叶小枫做二百个仰卧起坐,谁没做完,不许吃饭,小瀚和小馨帮他们数!”

    厨房门口传来命令,大厅中的父子两人顿时萎了下来,同时翻了一个白眼,转过头不理对方!

    “咯咯咯……。”

    见到爹地和大哥哥的模样,睛灵可爱的叶小馨露颜欢笑起来,甜美动听的欢笑声弥漫在大厅的上空。

    三年后!

    “大哥哥,大哥哥,你回家没有!”

    随着唤叫声,闪进来酷似容蕊芯的小脸蛋荡漾着甜美的笑容,背着小书包的叶小馨活泼乱跳进家门,冲着楼上大呼小叫!

    “小馨,你找我,怎么回事!”

    刚从书房里走出来,已经是十二岁的叶小枫帅气迷人,彼有其父的风采,气质睛干,神情稳定,他俊美的脸孔挂着溺爱的笑意,闪烁的眼光落在自己的宝贝妹妹的小脸蛋上。

    “大哥哥,我们班的琼琼很喜欢你,向我要你的亲笔签名照,大哥哥,给不给她?你们喜欢琼琼吗?”

    站在楼梯前,叶小馨嘟起小嘴,略些紧张地凝视自己的大哥哥,为什么所有的女生都要喜欢大哥哥呢,他是自己的大哥哥,她们干嘛要抢!

    “不喜欢她们,大哥哥只喜欢小馨!”

    一步步从楼梯上走下来,叶小枫嘴边的笑意更浓,仍然认认真真地回答着妹妹问了几年的相同问题,走到她的面前,盯稍着矮自己一截的妹妹,伸手接取下她的小背书,笑道:“好了,小馨明天回学校跟她们说,我不在家里,没有签名照!”

    “嘻唉,大哥哥最好!”

    扑入大哥哥的怀里,笑颜美美的叶小馨欢呼雀跃起来,知道大哥哥是不会喜欢其他人。

    “叶小馨,你好幼稚,跟哥哥的粉丝争宠!”

    后面跟着进家门的叶小塌走到大厅,神色不屑地瞄了瞄自己的宝贝妹妹,朝她翻了个白眼,放下书包后便坐在沙发上!

    “你才幼雅,叶小瀚,你是个坏哥哥,哼,你是在吃醋,别以为我不知道,有本事你也去拍戏,建立粉丝团!”

    急得跳起来的叶小馨鼓着腮帮子,不高兴的他瞪着灵睛的眼眸,立刻大声反驳,最受不了二哥哥的表情,每次都打击自己,好想将他揍一顿,真的是好可恶!

    “我的事情,要你管,快做你的作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作业没有完

    睨视着气鼓鼓的妹妹,叶小瀚嘴上不饶人,并没有再气她,兄妹两人是同年,所以在上小学之前,安排在一同个班级上课,所以妹妹的一举一动,自己都十分涛楚。

    贪玩的叶小馨常常将作业留下来,回到家里才做,而个性相似哥哥的叶小瀚自觉性很强,小小年纪很会安排时间,每次都是在学校把作业做完。

    “哼,不理你!”

    仍然生气的叶小馨噘着小嘴,不给面子地给二哥哥甩脸色,摆出不理他的样子!

    “小馨乖,快去做作业,你乖乖先把作业做完,晚上的时候咱们玩配药,好不好!”

    了解妹妹的性子,叶小枫明白妹妹配药的天赋得到妈味遗传,在这方面的学习得很快很强,可以说是一举十得,只要她用心学习,再难的问题都可以很快记好,并且弄出来,喜欢玩闹的妹妹却在学习配药却可以安静地呆上半天或者一整天,但是,只要走出配药房,又好像是换魂似的,顽皮得让人头痛。

    “太好了,大哥哥,叫妈咪再教我们好玩的配方!”

    小眼睛闪闪发亮,叶小馨立即接过自己的小房去做作业,开心地叫:“大哥哥,小馨去做作业,拜拜!”

    “拜拜,乖一下,作业不许三心二意,做完再玩!”

    “知道了,大哥哥!”

    看着,蹦蹦跳跳上楼的妹妹,兄弟两人相视而笑,然后一起离开大厅,去家里的训练场地,开始今天的训练课程,可以说,叶小瀚的天赋也不输给哥哥和妹妹,兄妹三个都被老头头们当宝贝宠着,简直比自己的亲孙儿还要亲!

    夜色朦胧之美,淡淡的月色下,别墅区前的小树林里,夫妻两人手拉着手慢慢地散步,享受着温馨的两人世界,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都会看到他们的身影。

    “涛,你觉得小枫,真的是要将小枫培养成为特工吗?”

    趴在老公的背上,容蕊芯微拧着睛美的眉梢,语气中带着淡淡的询问和心中的不舍,老公受得苦,自己多多少少知道,作为人母,怎么也不想自己的骨肉接受这种工作。

    “老婆,由小枫自己决定吧,暂时照这种方式培养他和小瀚,不管将来他们选择怎么样的路,对他们来说,都是受益终生,现在虽然苦了一点,毕竟社会需要他自我保护,特别是小馨的天赋,小馨得到你的真传,他们当哥哥的当然更需要有能力去保护好自己妹妹!”

    心中微微叹了叹气,叶贺涛蹙了蹙眉头,自己的孩子们都十分出色,绝对不对荒废他们的才能,而且,过分的保护不是爱他们,假若他们长大后过于平凡,导致无法承担提起叶家现在的荣耀,绝非是他们所愿,正如当初的自己,不甘心父亲名誉毁在自己的手中。

    “涛,我知道,看到他们每天伤痕累累,我心痛!”

    “傻丫头,每个人的路都是跌跌撞撞的,他们现在的努力才会得到该有的回报,小枫以后接替我也不一定,小瀚政治比较敏锐,他走的路可长得很,小馨就是你的衣钵传人,现在都快要比你新收的徒弟厉害!”

    “呵呵,你开心不开心?咱们的孩子都很争气,小枫也越来越懂事带着弟弟和妹妹,指点着他们的成长!”

    “当然开心,孩子们是我们的骄傲,老婆,辛苦你了,是你将咱们的孩子教育得那么好,老婆,谢谢你!”

    “呵呵,傻瓜,我们是夫妻,用得着说谢谢吗?为了你,为了咱们的孩子,什么都值得,对不对!”

    “是的,老婆,我爱你!”

    “老婆,咱们又逛了一百因了,回家吧!”

    “嗯,我好困,你背我回家!”

    “好,老婆,咱们回家了!”

    “嗯……”

    五年前:背着老婆的叶贺涛在小树林走了一百困子,留下属于他们的情感!

    五年后:弯腰又背起老婆的叶贺涛开始了今天的慢步游荡,两人轻轻地交谈着孩子们的话题!不知不觉又走了一百圈子。

    十年后:叶贺涛背着老婆,一边交流一边行走绕因子,走到八十因后,应老婆的要求,背着她回家了。

    二十年后:仍是背着自家老婆,微喘气的咋贺涛轻问:“老婆,我们走了几圆了?”

    “涛,五十圈了,我困了,背我回家睡觉!”

    “好,我们回家!”

    四十年后:“老婆,你困了吗?咱们回家吧!”

    “”

    “老婆,今天我们才走了三十因!”

    五十年后:“老婆,你轻了不少,咱们才逛了十因!”

    “嗯,涛,想睡觉!”

    “我背你回去!”

    六十年后: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按时出现在树林里,再也不肯被人背的人,又开始了手拉手,并肩走在树林里,细细说着自己的话儿。

    “涛,如果,有来生,你会要我吗?”

    “会,你也不许忘记我,咱们相约生生世世都在一起!”

    “好,可是你看上别的女人怎么办?”

    “不会,看上的那个女人肯定是你,而且,你看上的男人,肯定是我!

    “嘻唉,你好臭屁,跟你儿女一样!”

    “老婆,也是你的儿女!”

    “咱们的孩子!”

    “是的!老婆!”

    瞬间倾心相许,永恒痴情相随,你依我依,不分彼此,历尽沧桑的梦永远不会烟消云散,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书写下他们平凡且又耀眼的一生!

    本文件由(roushuwu)提供下载。本文件nei容搜索整理自网络,版权归著作者所有!

    免费txt小说下载ao2

    上校爹地,耍流氓 完结第92部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