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临其境(hp)第38部分阅读
    身临其境(HP)_np文 作者:肉书屋

    身临其境(hp)第38部分阅读

    背后旋转着关上了。

    哈利一眼就看到了中了石化咒,浑身僵硬地坐在一张面对着门的扶手椅上的赵临。

    ”咒立停!”哈利指着赵临喊,然后一把拉起她,”快跟我走!趁着斯nei普正好不在。”

    ”等等!”出乎哈利意料的是,恢复自由了的赵临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反手抓住了他,”哈利,你听我说,最后一个魂器就是拉文克劳的冠冕,已经被我毁掉了。”

    ”太棒了!”哈利在看到赵临把破碎的冠冕从口袋里拿出来放到桌子上的时候,高兴得跳了起来,”我们也拿到了金杯,等一会儿把它也毁掉,伏地魔就再也不能复活了!”

    ”现在我有个很重要的东西要给你看。”赵临没有接话,她跑到一旁的柜子边,把里面那个石头冥想盆搬了出来,摆到哈利面前。

    ”这是邓布利多想让你看的最后一段记忆,”她一边小心翼翼地从怀里取出一个装满了银色液体的小瓶,把里面的记忆到进去,一边说,”我都没有看过里面的nei容……邓布利多单独留给你的,在事情结束之前不可以让任何人看到。”她随手指了指挂在校长座椅后面的邓布利多的肖像。老校长此时正在里面冲着哈利微笑。

    哈利立刻就相信了,他知道邓布利多给赵临也留了遗产,虽然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不过肯定也是和他、罗恩、赫敏得到的一样需要经过一番研究才能找出其中的秘密的。而这段记忆一定就是赵临得出的答案。

    ”我们还是先离开这儿吧?”但是哈利虽然也很想尽快看看那段记忆,可是身处一个斯nei普随时都会出现的地方让他很没有安全感,”把冥想盆也带上。”

    ”不,你现在就看!”赵临说,”这很紧急!这比任何事情都重要!……谢天谢地,我终于能够及时把这段记忆交给你,总算不负所托。”她想起刚才斯nei普在发现哈利来到霍格沃茨后,回来把记忆交给她时说的话。

    ”波特信任你。我想不出怎样才能让他相信这段记忆不是一个篡改过的音谋,但是你可以。”斯nei普说,”我想,他回到霍格沃茨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应该就是冲进校长室来‘营救’你。”

    上一次斯nei普是用生命做代价让哈利相信了他,而这一次,赵临当然不能看着这件事发生。所以她立刻答应下来,并且在卢修斯找上门来,告诉斯nei普黑魔王想见他时,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臂。

    ”别去!”然后她趴到他耳边,小声说,”他想杀死你。”

    卢修斯又震惊又恐惧地看着她——在他心里,没有人能够违抗黑魔王的命令。这小姑娘明明自己都是西弗勒斯的阶下囚,凭什么阻止他遵守黑魔王的命令?她是想找死吗?可如果西弗勒斯被她说动不去见黑魔王,那么死的就是他这个办事不力的食死徒了。

    ”西弗勒斯!”卢修斯皱着眉头色厉nei荏地叫了他一声,提醒他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斯nei普深深地看了一眼紧紧抓住他衣袖不放手,眼中都是担忧和祈求的赵临。

    ”卢修斯,”他说,”可否请你先在门外等我?我和赵小姐还有一些私人的小问题需要解决。”

    卢修斯不满地瞪着斯nei普,可是斯nei普只是平静地与他对视,目光虽不凌厉但却含着不容拒绝的意味。

    ”好吧,”卢修斯最终妥协地说,”但是不要让那位大人等得太久——你知道的。”

    ”别去!”卢修斯一消失在关紧的门后,赵临就迫不及待地拉着斯nei普说,”或者让我的人跟你一起去,保护你。”虽然纳吉尼已经死了,可是伏地魔想成为长老魔杖的欲望不会改变,他想杀死斯nei普的决心也不会动摇。只不过换个谋杀工具罢了。

    ”黑魔王会看出来,”斯nei普说,”如果我带着你的人去的话,会引起他的戒心。”

    ”那你就干脆别去!”赵临说,”我们可以暂时先避一避……等我找机会把你的记忆交给哈利之后。”

    斯nei普微笑着叹了口气。

    只剩下这一件事,只要他再做这最后一件事。以后他就算是完全还清了欠莉莉的债和欠邓布利多的情。

    然后他就能开始新的生活——和临一起——他们会幸福快乐地直到永远。

    斯nei普忽然挥了挥魔杖,把毫无心理准备的赵临推到扶手椅上石化了。

    ”等我回来。”斯nei普说,深深地看着她,”你不是喜欢戈德里克山谷吗?我们可以在那里买一幢房子……就我们俩。”他俯下身,在她唇上温柔地亲了一下,”等我回来。”他重复道。

    赵临一下子泪流满面。她动不了,也开不了口,只能用眼神哀求地看着他,在心里呐喊:”不,不要走!不要……死……”

    但是斯nei普快直起腰来,转过身去,披上他的斗篷。她只能看到他微红的耳朵。他直到离开校长办公室,都没有再看她一眼。

    赵临在那张扶手椅上等了很久很久,久到她都以为自己会忍受不了这种等待的煎熬直接死去的时候,才终于盼来了哈利。

    她多么想一获得自由就冲到尖叫棚屋去看看斯nei普现在是否还活着啊!可是,她必须先把她应该做的事情做完——让哈利尽快看到这段非常重要的记忆。

    而当哈利终于一头扎进冥想盆里那银白色的记忆中去的时候,赵临松了口气,再次检查过自己的魔杖,开门走了出去。

    她已经完成了对斯nei普的承诺——让且仅让哈利一人看到那段最重要的记忆——现在,没有什么能够再阻挡她去援救她的未婚夫了。

    过了很久,哈利才慢慢地从冥想盆里升了上来。片刻之后,他躺在校长办公室的地毯上,就好像斯nei普刚刚把房门关上。赵临早就不在那里了,但是他现在关心的已经不是这个。

    终于,真相大白。哈利躺在办公室的地上,脸贴着脏兮兮的地毯,他曾经以为他是在这里学习胜利的秘诀。哈利终于明白他是不能幸存的。他的任务就是平静地走向死神张开的怀抱。在这条路上,他还要斩除伏地魔与生命的最后联系。这样,当他最终冲过去直面伏地魔,并且不用魔杖保护自己时,结局才会干净彻底,早在戈德里克山谷就该完成的工作才会真正结束:谁也活不下来,谁也不能幸存。

    想清楚了这点的哈利只放任自己沉沦在伤心、绝望和恐惧中很短一段时间,就重新鼓起了勇气。

    ——鼓起了慨然赴死的勇气。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多值得他为之战斗的人。

    哈利站了起来,心脏狂跳着,但是他还是步履坚定地走了出去。在关上办公室的门的时候,他也像之前从这里离开的那两人一样,没有回头再看一眼。

    第十四章 惊吓

    赵临在霍格沃茨漆黑的夜里飞奔。

    她感觉到心脏在胸腔里剧烈地跳动,恐惧朝水般袭来。他还活着吗?她还来得及吗?

    突然,一个似乎近在咫尺的高亢、冷酷的声音开始说话了,赵临一个踉跄,几乎绊倒在地上。

    伏地魔的声音在空中回荡,霍格莫德村的居民和城堡里仍在战斗的人们都能清楚地听见他的声音,如同他就站在他们身边,他的呼吸就喷在他们脖子后面,他一出手就能让他们毙命。

    ”你们进行了勇敢的抵抗,”那个高亢、冷酷的声音说,”伏地魔大人知道如何欣赏勇气。”

    ”但是你们蒙受了沉重的损失。如果继续抵抗,你们一个接一个都会死去。我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巫师的血,每流一滴都是一种损失和浪费。”

    ”伏地魔大人是仁慈的。我命令我的队伍撤退,立即撤退。”

    ”给你们一个小时,体面地安置死者,治疗伤员。”

    ”哈利.波特,现在我直接对你说话。你听任你的朋友为你赴死,而不是挺身出来面对我。我将在禁林里等候一个小时。如果一小时后你没有来找我,没有主动投降,那么战斗还将继续。这次,我将亲自上阵,哈利.波特,我将找到你,我将惩罚每一个试图窝藏你的男人、女人和孩子,一个也不放过。一个小时。”

    ——不!

    赵临的眼睛红了。伏地魔开始向哈利宣战了,这是他在解决双生魔杖之间的问题之前绝不敢去做的事。可现在他是从哪里来的信心,认为他一定能打败哈利?难道说伏地魔已经……西弗勒斯……不,他不可能就这样被杀死……他说过要陪我在戈德里克山谷过完这一生的!

    赵临的泪水模糊了视线,她抬起手背狠狠地擦去,脚下往打人柳那边跑的步子却更快了。

    终于,她看到打人柳了。四周静悄悄的,单从外表看不出这里是不是曾发生过什么。

    赵临用了个悬浮咒戳了戳柳树上的疤,从树洞里钻了进去。这里比她想象中狭窄逼仄多了。隧道的顶很低,差不多她只能匍匐着前进。赵临点亮魔杖,不出声地往前爬去。强烈的担心、狭小的空间和几乎无止尽的甬道让她好多次都差点崩溃地大哭大叫起来,但是每次她都成功地忍住了。

    终于,隧道开始向上升,赵临看见前面有一道狭长的亮光。她睛神一振,低声说了声”诺克斯”,熄灭了魔杖的亮光,然后继续手脚并用地往前爬。她知道伏地魔此时不会再回到这里,所以并不在乎自己是否弄出声响来惊动别人。

    她很快就爬到隧道尽头的豁口,推开挡在前面的一个旧箱子,钻了进去。

    那边的屋子里光线昏暗,但她还是一眼就看见了躺在地上的人形物体。

    赵临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脸色变得惨白,颤抖的手几乎抓不住魔杖。

    ”荧光闪烁。”她努力了半天才从战栗的双唇里迸出这个咒语,魔杖头亮了。

    现在她可以清楚地看到,斯nei普仰面倒在冰冷的地上,脸色煞白,黑黑的眼睛睁得老大。那一双黑眸深处的什么东西似乎消失了,它们变得茫然、呆滞而空洞。

    他死了。

    ”不!”赵临双膝一软,无力地跪在尸体旁边。魔杖”啪”地掉在地上。

    ——还是……还是不能吗?

    赵临无声地哭泣着。她做了那么多,改变了那么多事情,最后仍然没办法让他逃脱剧情之力的毒手吗?在他们已经两情相悦,马上就能迎来幸福快乐的未来的现在?

    ——不!不要慌!一定、一定可以改变的,她不是成功地救了小天狼星吗?如果小天狼星的结局可以改变,斯nei普的也一定能!

    要想想,好好想想……

    赵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当时她是怎么做的?……她救了小天狼星……他没有死……死的是本来命不该绝的秋.张……

    ”对了,没错!一定是这样!”赵临睛神一振,手也不抖了,一把捡起丢在她腿边的魔杖,”改结局应该是可以的,如果满足一命换一命的条件的话。”

    魔杖在她右手中无声地变成了一把锋利的小刀。

    她原来以为伏地魔用她的血复活是瞎胡闹,可根据她初朝来后进入赵氏圣地,在那里所看到的典籍记载来看,凤凰后裔的血液的确有活死人、生白骨的奇效。其实大部分赵氏子孙都没有遗传到这种特性,连赵临的生母赵听水都没有。赵临这一辈的孩子中,除她之外也仅仅只有一位表兄也继承了这种血脉。

    伏地魔在得到她的血之后还要摆足阵势,找了好多道具才能复活,是因为他已经失去了身体。而斯nei普现在的情况就简单得多:他肉体尚在,灵魂应该走得也不远。只要能将血液灌进腹中,他自然就能复活。

    虽然赵临不知道要用多少血才能达到这个效果,虽然失血对她自己来说也是很危险的事,最有可能的情况是斯nei普被救醒了,她自己却因失血过多而死去了。

    但是,她一点儿都不在乎。

    赵临先给自己加了一个提神咒,避免自己在救人的半途中就因为失血而昏厥,然后扬起那把用魔杖变成的小刀,毫不犹豫地往左手动脉处割去。

    突然,从旁边伸出一只手来,一把将她握刀的手腕紧紧擒住。

    ……

    与此同时,伏地魔正和抱着必死的信念到禁林找到他的哈利互相对视着。过了一会儿,伏地魔把脑袋微微偏到一边,打量着站在他面前的这个男孩,没有嘴唇的嘴巴扭动着,露出一个古怪而音郁的笑容。

    ”哈利.波特,”他说,声音很轻,像是一簇嘶嘶迸溅的火焰,”大难不死的男孩。”

    围在他们周围的食死徒们谁也没动,他们都在等待,一切都在等待。被他们捉住绑在一旁大树上的海格在挣扎,贝拉特里克斯在喘息,哈利的脑子里飞速地掠过他这一生中所经历过的那些最美好的记忆片段——

    伏地魔已经举起魔杖。他的脑袋仍然偏向一边,像一个好奇的孩子,想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哈利直视着那双红眼睛,希望那一刻立即到来,越快越好,趁自己还能够站立,还没有失去控制,还没有暴露出恐惧——

    哈利看见那张嘴在动,绿光一闪,一切都消失了。

    ……

    ”为什么?为什么!”赵临泪流满面,使尽吃乃的力气捶打着这个抱着她的男人,拼命地想要挣脱他的怀抱。

    ”我错了,临。”但是那个男人只是更用力地抱着她,一动不动任她愤怒的拳头雨点般砸在他身上,一边努力回忆他从那本好书里看到的nei容,”但我必须得解释——我没有事先告诉你,是因为我最初并没有安排这个计划,这完全是根据突发情况采取的随机应变措施。”

    落在他肩头的拳头力道弱了一点,可是赵临仍是红着眼睛愤怒地喊着。

    ”我几乎被你吓死!你不懂,你不明白……我刚才看到你……就这样躺在那里……我……我……”她已经泣不成声。

    斯nei普的回应是把她更紧地贴在自己胸前。他们脚边还躺着一具”尸体”,只不过如果认真检查的话,会发现这具”尸体”的皮肤底下不是血肉,而是冰冷的石头。

    只是一个高超的变形术的产物,加上斯nei普从齐缕那里学来的一点障眼法和”金蝉脱壳”的小法术,居然成功地骗过了黑魔王。连斯nei普自己都没有预料到效果会这么好。

    当然,其中很大的原因也是伏地魔太过自负,不相信世界上还有另外一个人能够在他的阿瓦达索命咒下逃得性命,因此根本没有检查那具”尸体”的真假就离开了。

    ”你应该相信我,”斯nei普搂着渐渐平静下来的赵临说,”我说过会回来,就绝对不会食言。”

    ……

    ”西弗勒斯.斯nei普不是你的人,”与此同时,哈利当着所有霍格沃茨师生、凤凰社成员和食死徒们的面大声对伏地魔说,”斯nei普是邓布利多的人,从早在你开始追捕我母亲那时候起,他就是邓布利多的人。你一直没有发现,因为那种事情你不理解。因为他曾经爱过她几十年,从他们孩提时代就开始了。其实你应该发现的,”他看到伏地魔的鼻孔突然张开了,又说道,”他请求你饶我母亲一命,是不是?”

    伏地魔没有回答。他们继续对峙着转圈,像两匹随时准备把对方撕成碎片的狼。

    ”从你威胁我母亲的那时候起,他就是邓布利多的密探了,后来一直在反对你!邓布利多已经奄奄一息时,斯nei普才结束了他的生命。”

    ”那不重要!”伏地魔尖叫道,他全神贯注地听着哈利说的每一个字,这时突然发出一串疯狂的大笑,”斯nei普是我的人还是邓布利多的人,他们想在我的路上设置什么小小的绊脚石,统统都不重要!我摧毁了他们,就像摧毁你的母亲——斯nei普的所谓伟大的爱一样!哦,不过这倒说明了问题,波特,但你是不会懂的!”

    ”邓布利多阻挠我得到长老魔杖!他想让斯nei普成为长老魔杖的真正主人!但是我抢在了你的前面,小毛孩儿——没等你下手,我就拿到了魔杖,没等你醒过味来,我就明白了真相。三小时前我杀死了西弗勒斯.斯nei普,现在,长老魔杖、死亡棒、命运杖真正属于我了!邓布利多的最后一个计划泡汤了,哈利.波特!”

    ……

    ”你刚才是想做什么?”斯nei普皱着眉头看看落在他们脚边的那把小刀,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

    ”……没什么。”赵临下意识地一缩脖子,随即醒悟过来,恼怒地说,”我还没跟你算完帐呢,不要转移话题!”但是话语中的底气已经不足了。

    ”割脉自杀?不,我想赵小姐不会选择这么痛苦的死亡方式,”斯nei普没有理她,继续嘲讽地说,”难道说是为了让这个石头人站起来?我看,需要打开你的小脑瓜清扫清扫里面的杂草,否则你的智商就要降到跟巨怪同一水平了,我恐怕。”他抱着她温软的身体一阵阵地后怕——如果不是他忽然觉得心神不宁、焦躁难抑,临时决定回到尖叫棚屋看一眼——他本来应该去关注哈利和黑魔王的决斗,而且本来也一辈子都不打算再进入这个令人生厌的地方的了——恐怕这个连真假”尸体”都不分的小傻瓜就要把自己的血都放光了吧!

    当然,斯nei普承认自己很感动,也为此更爱赵临了。可即使那躺在地上的不是替身,而真的是他自己,他也宁可自己死去,也不想她用这种方式救他。

    斯nei普的确是想好好跟赵临谈谈这个,可是话一出口就成了他惯常的那种讽刺的腔调。他的心又缩起来了。无论是谁,在打定主意舍生救人之后,还被她打算救的那个人冷嘲热讽,只怕都是会伤心的吧?可他真的无意……看起来他又把一切都搞砸了……

    ”还不都是因为你不好!”赵临虽然看起来又羞又怒,却一点儿也没有把他的话往心里去的样子,瞪圆了眼睛,狠狠一口咬在斯nei普肩上。

    斯nei普心中音翳尽去,满怀感激地抱着兀自很有睛神地在他怀中挣扎不休的赵临。此时此刻,黑魔王、哈利、战争、莉莉……似乎都已离他远去,他只觉得自肩上那疼痛处牵出了一条细线来,一直痒到心底。

    第十五章 尾声

    ”除你武器?”斯nei普后来听说哈利居然用这样一个妇人之仁的咒语跟伏地魔决斗的时候,不屑地冷哼一声,”这可真是全托了长老魔杖的福。”言下之意,如果不是长老魔杖不愿杀死它的主人,如今战争的输赢就要颠倒过来了。不过他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此刻正站在他身边的赵临暗暗捏了一下他的手,然后亲切地对着围在他们身边、兴奋又崇敬地望着她男朋友的人们露出得体的微笑。

    斯nei普现在不得不开始注意起自己的言辞来了——他如今也算是个公众人物。作为一个训练有素的斯莱特林,斯nei普当然知道在公众面前保持形象的重要性,也就默许了赵临对他的建议和提醒——反正自从真相大白于世之后,所有人都认为斯nei普校长曾经表现出的对小救世主的不友好,都是他伪装出来的了。

    哦,是的,斯nei普现在仍然是霍格沃茨的校长——自从哈利、赵临成为他的人证,邓布利多、菲尼克斯等画像成为……物证……,在世人和威森加摩巫师法庭证明了他的清白之后,斯nei普就成了除哈利.波特之外的第二个战斗英雄。

    斯nei普因此获得了梅林一级勋章,他在霍格沃茨的职位也得到了保留。

    斯nei普其实只是不喜欢给小巨怪们上课罢了,而作为校长他并不需要这么干。除了处理不多的校务,还拥有优先使用霍格沃茨先进的魔药实验室、稀有的魔药材料和广博的图的权利,平时没事还能给格兰芬多学院找找茬扣上几分,然后随便找理由给斯莱特林学院加分。更不用说每年三次的寒暑假、优渥的薪水和受人尊敬的社会地位了。这么轻松愉快的工作,哪个傻子会放弃?

    赵临对他这个决定也表现出了极大的支持,不过她只是单纯地认为,凭斯nei普为保护霍格沃茨学生所做的一切,他的画像在将来完全应该被挂在那间椭圆形的校长室里,和历届前校长一起,永远受后人瞻仰。但如果他中途辞职,当然就没有这个权利了。

    赵临和哈利、赫敏、罗恩一起,都赶上了战争结束之后的那场s考试——虽然后三者在最后一年根本没有来上课,不过考试委员会认为,他们只要觉得自己能够达到通过的水平,就有权利来参加考试。

    赵临拿着五张成绩为”o”的魔药学、草药学、变形学、魔咒学和黑魔法防御术的s证书顺利地毕了业,很快申请到了圣芒戈的实习生职位。而哈利、赫敏和罗恩则如愿以偿地进入魔法部的傲罗办公室,每天都很有激|情地抓捕仍然在逃的那些食死徒。

    说起来,哈利和斯nei普在打败伏地魔的战争所作出的贡献有目共睹,但若说如今魔法界的人们最感激的人是谁,那还真是非赵临莫属。

    最开始的时候,只是弗雷德.韦斯莱在对所有感兴趣的人夸张地描述着。

    ”……当时我不留神踩到一片腐烂的枯叶,脚下一滑,正想着‘倒霉,这次要出丑了’!谁知就在下一刻,我脑袋上方就被魔法炸成了碎片!真幸运啊!我得承认当时我的确有那么一瞬间被吓到了——如果不是那一跤,被炸的就会是我的脑袋了。当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他强调说。

    他的双胞胎兄弟乔治哈哈大笑着拍打着他的背。

    ”你是没有看到珀西当时的脸,兄弟,他看起来比你还白,就像一个没出过家门的小姑娘!”

    通常这个时候,如果珀西在场的话,就会恼羞成怒地追打他的弟弟们,而乔治和弗雷德就像往常一样嬉笑着反抗,从没有让他占过上风。

    紧接着,卢平和唐克斯夫妇也面带后怕地表述了他们脱险的神情经过——也是因为一个意外,一点失误,居然正好避开了致命的咒语,让他们只是受了伤,但却都在战后幸存了下来。

    ”真是非常幸运。”卢平夫妇双手互握,感慨地说。

    ”幸运”——人们并不怎么费力就都联想到了赵临在战前为他们准备好的那一大瓶福灵剂。

    于是更多参战的人员开始回忆起他们战斗的经过,越来越多的人坚信他们是受了幸运药水的保护才躲过战死的结局的。

    记忆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东西——不管是不是真的,只要记忆的主人自己愿意相信,那么就算是没有发生过的事,在被重复了上百遍之后,看起来就跟真的一样了。

    尤其是当人们最后发现,己方最后战死的人数不足十个,远远低于食死徒那边,而且都是那些被送出学校之后自己又偷偷溜回来,或者是在福灵剂已经被分光之后才匆匆赶来加入战斗的人。

    无数个家庭给赵临寄来了感谢信,感谢她娴熟的魔药技艺和卓越的先见之明拯救了他们的儿女、爱人、亲戚、朋友……

    魔法部在经过一番研究和争论之后,做出了也奖励给赵临一个梅林二级勋章的决定——作为一个外国人,获得这种荣誉相当不容易。

    斯nei普在赵临毕业之后就立刻再次向她求婚。他们在中国和英国都举行了盛大的婚礼。赵临凤冠霞帔也穿了,婚纱也披了,嫁的还是她最心爱的西弗勒斯.斯nei普。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幸福的吗?

    ——十五年后——

    ”雷吉诺德.斯nei普。”麦格教授拿着新生的名单,从她的老花镜上面注视着这个在听到自己的名字后走上前来,表现得镇定自若的小男孩。但凭借她几十年跟学生相处的经验,麦格教授还是在小雷吉诺德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紧张。老格兰芬多院长善意地笑了。果然还是个孩子啊——

    ”斯莱特林!”分院帽一沾到雷吉诺德的头发就高声叫道。

    教师席上,斯nei普校长的唇角得意地向上弯曲着,骄傲地鼓掌。虽然妻子在他们出发前郑重地对孩子说:”无论你进哪个学院,爸爸妈妈都爱你。”斯nei普并不反对这一点,不过他心里还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进斯莱特林的。

    斯nei普校长和临.斯nei普夫人在十一年前有了长子雷吉诺德.西弗勒斯.斯nei普。这孩子长得像母亲,但是由于混了欧洲人的血统,显得鼻子更高,眼睛也更深邃。这使得他在父母的朋友圈nei成为了大家一致公认的美人。

    ”作为一个男孩子,漂亮成这样不太好吧?”罗恩在单独面对已经成为他妻子的赫敏的时候,偶尔会忍不住发出这样的感叹。

    赫敏的反应从来都是拿看白痴的眼瞅他一眼,然后继续顾自去做手头的事。

    罗恩这个时候就会讪讪地摸摸鼻子,嘟囔一句:”可惜nei里一点都不像临——以后肯定是个小斯莱特林。”

    罗恩的断语果然实现了。雷吉诺德摘下分院帽,暗自松了口气,露出和他爸爸一模一样的得意的假笑。他向教师席上坐着的父亲看了一眼,就骄傲地抬起头,大步向斯莱特林的餐桌那边走去。

    ——爸爸是最厉害的战斗英雄,我是爸爸的儿子,当然要和爸爸一样进入斯莱特林!至于妈妈的格兰芬多……就让妹妹进去吧!

    雷吉诺德一面带着贵族式的矜持的假笑与他的同学们打招呼,一边想到了此时正和妈妈一起待在戈德里克山谷的家中的妹妹。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父亲作为校长会留下来和师生们一起吃晚餐,并在饭后做一番例行的开学发言。但在以后的日子里,斯nei普先生会像往常一样通过壁炉上下班,每天晚上都和妻子、女儿住在一起,周末也不会来学校。

    小斯nei普先生想到以后见到他最崇拜的父亲的机会就大大减少了——这比吃不到妈妈做的好吃的中餐和不能经常跟妹妹玩更令他失落,不由暗地里叹了口气。

    ——四年后——

    ”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

    ”格兰芬多!”

    格兰芬多席上响起一片欢呼声。

    ”好样的,弟弟!”詹姆斯.西里斯.波特夸张地一把揽住刚刚跑到格兰芬多餐桌旁的弟弟的肩膀,故意凑到他耳边说,”幸好你没有进斯莱特林,否则爸爸一定会取消你的继承权。”

    ”他才不会!”阿不思憋红了脸,一边挣扎着抗议说。

    ”别听詹姆斯的,”坐在他们对面的一个女孩儿不赞同地看了詹姆斯一眼,然后微笑着对阿不思说,”无论你进哪个学院,你爸爸妈妈都是爱你的。”她是在一年以前被分进格兰芬多的艾琳.临.斯nei普。阿不思感激地看了她一眼。

    艾琳的长相随父亲,虽然没有哥哥漂亮,但她像妈妈一样阳光的笑容、开朗的性格和好脾气却让她比她毒舌又挑剔的哥哥受欢迎多了。

    哈利就曾经悄悄跟罗恩说:”没想到斯nei普那样的大鼻子居然也有看起来那么可爱的一天!”

    罗恩深表赞同地点头。不过他们可都不敢把这种想法告诉他们的妻子,否则肯定会挨骂的。

    ”嗨,艾琳,”詹姆斯立刻不笑了,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这个周末有空吗?我最近在湖边发现了一个好地方——跟我一起去吧,怎样?”

    艾琳意外地睁大了眼睛。她偷偷看了眼教授席和斯莱特林餐桌,发现父亲和哥哥都面带不善地瞪着她对面的詹姆斯。而詹姆斯虽然在最开始的时候瑟缩了一下,但却很快又挺起了胸膛,勇敢地看着她。

    ”不去!”虽然知道隔着那么远的距离,父亲和哥哥未必听得到詹姆斯在说什么,可是艾琳还是脸红了。

    您下载的文件来自txtroushuwu糯米社区(珑月黄昏)为你制作!

    【糯米社区txt论坛】立志要做最新最全的txt文本格式电子书下载论坛!

    roushuwu

    身临其境(hp)第38部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