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神性机巧
    “交换什么?”
    听到“交换”,金伯莉忽地意识到了什么.....
    这个没礼貌的小子,早就打算从她这里要些什么?
    然后,对方吐出了一句话:
    “神性机巧。”
    听到这几个音节的瞬间,饶是金伯莉也难以抑制住自身的情绪动荡,她也不由得一颤。
    machinedoll——神性机巧。
    无论是哪个势力,都在追逐的目标。
    她之所以来到这座机巧都市,来到这个学院,也是为了同样的事情。
    神性机巧。
    在魔术师协会中,有这样的一个预言。
    “神之子。”
    就和在欧洲大地上广为流传的神话传说中,创造了世界的“主”创造了人类一样,在魔术师协会中,有一个“神之子”的预言。
    神创造了人类。
    神之子,将会创造出“新人类”。
    或者称之为“神性机巧”。
    她认为将自动人偶制造成人形是一件相当无聊的事,但是,她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也正是来自于魔术师协会中,某位神父的预言。
    最完美的“自动人偶”,将会和人类一样,比人类还优秀,即是机巧,也是人类。
    这个预言,在魔法界的各个势力之中流传,有些人是为了预言本身,而有些人则是以“神性机巧”为目标,妄图制造出这件最强大的兵器。
    按耐住自己情绪的波动,金伯莉说道:
    “那你应该去德国,我这里可没有你想要的,就算有,你认为我会给吗?”
    同时,她的心中,对于眼前这个没礼貌的小子的地位认知,也有了新的高度。
    在各个势力之中,知道“神性机巧”这件事的,基本上都是各势力的高层。
    这个小子在埃及魔法界的地位......
    “也是,魔术师协会的看门狗,就算知道旁枝末节,也没有什么能够给我的。”
    秦人双手插进口袋里,然后,走到了被他用流沙封闭出的,宛如埃及金字塔中法老棺椁一般的沙棺旁,一屁股坐了上去。
    这个举动,饶是金伯莉,也没有想到。
    “那么,就这小子的命就拿.......她来换好了。”
    “虽然只是个一般的禁忌人偶,但是价值应该还蛮高的,我要了。”
    听到这句话,金伯莉伸出手,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镜:
    “金斯福特家族不会答应.......”
    “那就得看教授你的口才了,不然,金斯福特家族和魔术舔食者的关系很快就会被公布出去吧?”
    说着,秦人微微一笑。
    而金伯莉的目光也向着右侧的树篱处瞥了一眼,点了点头:“我可不能够保证。”
    “我相信你,金伯莉女士。”
    说完,秦人站了起来,右手一挥,将屁股下的砂棺材甩了出去。
    沙棺就这样落在了金伯莉的面前,然后,打开,昏倒的菲利克斯直接掉了出来,向着金伯莉倒了下去。
    金伯莉眉头一皱,魔力的障壁展开,将菲利克斯的身体撑住,似乎她也不愿意接触菲利克斯的身体。
    随后,刚体魔术动用,金伯莉抓着菲利克斯的后衣领转身离开,拖着菲利克斯消失在秦人的视野之中。
    而在这个时候,秦人看了一眼被砂砾捆缚的人偶“莉赛特”后,便挪动步伐,走向了右侧的树篱,站在树篱之前,他出声道:
    “怎么,除了魔术师协会的人之外,比劳家族也有偷听的传统吗?英国传统?”
    这句话说出之后,树篱墙中,一阵骚动传出,一个金发的女孩走了出来。
    夏洛特·比劳。
    走出的时候,她眼神复杂地看向了地上被砂砾锁链束缚的莉赛特,不,艾丽莎。
    那是菲利克斯的人偶真正的名字。
    “暂时交给你了。”秦人抬了抬下巴示意。
    “交给我?”夏洛特实在没有想到对方在她现身后说的第一句话会是这个。
    “对,帮我保管,在金斯福特家把解除契约的术式送来之前,就由你来看管她。”
    “当然,作为受害者,你也可以直接把她处决掉。”
    “受害者?”夏洛特瞪大了眼睛,什么意思。
    秦人打了个响指,在他的意志下,流沙将艾丽莎的身体带到了夏洛特的面前:
    “来,告诉她,你们的计划是什么?菲利克斯将谁作为替罪羊?谁的居所里藏着一大堆的夏娃心脏?为什么掌握了47种魔术回路,却在每一次取走夏娃心脏后,造成那种独特的破坏痕迹?”
    秦人的每一个问题,就像是一次雷声,在夏洛特的心中震响。
    她难以置信地看向了那莉赛特外表的人偶艾丽莎。
    “梦话就到梦里去说好吗?蛆虫。”
    艾丽莎望着秦人,面色冷漠。
    “不错,这个态度,我喜欢。”艾丽莎冷漠的态度,让秦人不由得挑了挑眉。
    有调教的价值。
    不过......
    因为刚才的爆料,意识到自己被菲利克斯当成替罪羊的失恋少女——夏洛特,正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西格蒙特,看来你家的小姑娘心态还是不行呢。”
    秦人手指动了动,目光扫向了夏洛特肩膀上的西格蒙特。
    “唔......”
    四翼的灰黑幼龙,西格蒙特看了一眼夏洛特,然后看了一眼旁边的莉赛特或者说艾丽莎:
    “刚刚失恋的少女就是这样。”
    而西格蒙特的调侃,立刻让夏洛特回过神来,她瞪了艾丽莎和秦人一眼,立刻转身离开。
    夏洛特当然不可能接受“魔术舔食者”和自己住在一起。
    她用各种手段挣回来的钱,用奖学金所买下的夏娃心脏,都是原属于比劳家族的人偶,那些被拆解掉的人偶都是她的家人。
    她不会接受这么危险的目标与没有反抗能力的、家人的心脏共处一室。
    看着夏洛特离开的背影,秦人扭头看向地上的人偶艾丽莎:
    “既然这样,就由我亲手关押好了,当然,你可以随时随地反抗我。”
    说完,在艾丽莎冰冷的目光下,秦人一挥手,遍地流沙汇聚,将她的身躯完全捆缚,缠绕,包裹。
    一只身躯硕大的沙黄色巨龙,出现在在原地。
    载着秦人,沙黄色的巨影向着宿舍楼的方向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