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2章 接媳妇回家
    荒原闲农 作者:醛石

    到了镇上,雪就已经小到了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了,苍海卸下了防滑链,扔到了后箱之后,开着车子继续往县城去。

    到了县城老丈人的家门口,发现小舅子的车也在,于是把车子照样停到了路边靠着小舅子的车。

    来到了大门口,抬手准备敲一下,发现大门并没有锁于是直接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爸爸!”

    正在院中玩的伯麒和仲麟两个小东西一看到老子来了,立刻大叫一叫一声,双双向苍海扑了过来。

    苍海开心的一手一个抱在的杯里,狠狠在两个儿子的小脸蛋上亲了一下。

    “想爸爸了没有?”苍海问道。

    “想了”

    “哪里想?”

    伯麟伸手指了一下胸口心脏的位置,仲麟这小子先是指了一下脑门子,然后又学着哥哥的样子指向了心中。

    “唉,我的乖儿子!”

    苍海那叫一个开心啊。

    老丈母娘王真珍笑着推开了堂屋的门走了出来,看到苍海爷仨这边正亲热着,于是笑着说道:“怪不得人家说外孙是姥爷家的狗,来了吃饱就走,听说你要来接他们,两个小东西就坐不住了!一直嚷嚷着要在路边等爸爸,我们这边好说歹说的让他俩在院子里等这才安生下来”。

    说完伸手在两个小家伙的小脸上轻轻的拧了一下,嘴里笑着骂了一句两个小没良心的东西。

    王真珍嘴上这么说,不过看两个外孙的眼神却是充满了溺爱,王真珍和师薇的母女关系并不是太好,这种太好不是说水火不容的那种,而是师薇的性子独立,王真珍呢又有点儿小矫情,母女俩相互看不惯,到了师薇结婚这才慢慢的变好了一些,但是就算是这样也不如一般母女间亲密无间。

    对两个外孙,王真珍那是打心眼里疼的,甚至还超过了自家的小孙女。

    伯麒和仲麟这边见外婆来到了旁边,纷纷扭过头来让外婆抱,王真珍笑眯眯的接过了仲麟,抱在了怀里向上托了一下,这才抱稳当了。

    “好了,下来吧,外婆累了”苍海说道。

    虽说王真珍的身体还好,但是自家的两个娃子可不轻了,这才两岁的娃子,个头都有别人家四岁的娃子高,小体重那是蹭蹭的往上涨。

    苍海这边一板着脸,两个小娃子便老实了,因为他们知道爹妈一但板起了脸,不听话的下场那是明摆着的。

    望着两个小家伙在院子里继续闹,苍海小声的问道:“妈,怎么突然间师薇要回了,不是说多过两天么?”

    王真珍回头望了一眼堂屋,小声的说道:“薇薇他舅过来了”。

    “哦!”

    苍海这下明白了,家里来的打秋风的。

    这个舅舅还不是什么亲舅舅,而是王真珍的堂兄,现在在省城做酒的生意,其实就是开上小门市。

    原本两家也没什么联系,但是老话说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这边师镇邦家的日子过的好了,这位堂兄也就上门了。

    这位到也是有点儿心眼,时不时的来坐上一坐,看看弟妹什么的,还带点小礼物啥的,来了几次之后,真面目就露出来了:借钱!

    什么儿子上学,做生意周转,女儿大学学费贵什么的,反正各种各样的借口都有,师镇邦两口子呢除了王真珍嘴上厉害之外,其实是个老实巴交的人,堂兄来了也不能拒之门外啊。

    开始时候收点小礼物,等着借钱的时候就有点儿不好意思了,加上老两口子现在真的不缺什么钱,也不缺吃喝,女婿苍海每隔上四五天的都会让张久生的运输队经过县城的时候送点东西上门,所以退体工资什么都攒了下来。

    开始时候三五千的借,后来慢慢越来越多,成了一两万,旧债还没有还又张口借新的,前前后后的借走了八万多块。

    这时候两口子再老实巴交的也知道这家抱着什么心思了。

    正聊到这里,堂屋里走出来一个六十左右的妇女,看到苍海眼睛一亮:“侄女婿来啦?”

    “嗯,二婶,您什么时候来的?”苍海面带笑容的说道。

    女人对于苍海的态度很满意,笑着说道:“路过,,正好过来看看弟妹两口子,都经过了不来看看也不好”。

    苍海明白了,这两口子是打了老丈人一家一个措手不及,正好把师薇一起堵在家里了。

    “哦,那吃过了没有?”苍海继续没有营养的客套。

    “吃过了,吃过了,上午就到了”妇人笑道。

    王真珍这边扯了一下嘴角,眼中露出一点儿不屑。大家其实心里都明白,王真珍知道这两口子来干啥,这两口子也知道自己这边有点儿惹人厌。不过对于两口子来说,只要是能借到钱,什么脸不脸的都不重要,钱才是亲爹。

    “进屋去吧,外面冷!”妇人冲着苍海一脸关切的说道。

    苍海冲着人家点了点头,抬脚和丈母娘还有妇人一起进了屋。

    一进了屋里,顿时苍海觉得有点儿不适应,因为屋里净是烟味儿,那个便宜二伯现在正跷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呢,师镇邦和师杰爷俩正陪着聊天。

    “苍海来了啊!”

    沙发上的汉子连屁股都没有挪一下,就这么老神在在的坐着摆起了长辈的谱。

    苍海也不在意,和这些没脸没皮的人真不好计较这些,因为跟本计较不过来,这要是计较了都能烦死。

    “嗯,二伯,您好!”

    苍海随意的拉了一个板凳就这么坐下来,并没去坐空的沙发。

    “姐夫,正好有事情找你商量,我那边生意上缺点钱,你借我一些,我给利息”师杰一看苍海来了,立刻站起来说道。

    一提到利息两字,这一男一女老两口子脸色瞬间不那么自然了。

    二位不喜欢听到什么利息不利息的,可能是觉得这两个字窝心吧。

    “这怎么一家人还算利息?”妇人忍不住说了一句。

    “二娘,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姐夫的钱是姐夫的,我借一下也是做生意,当然要给利息了”师杰笑眯眯的说道。

    苍海看着师杰的模样,顿时觉得小舅子这也成长了,如果这事搁以前,师杰在脸色早就不好看了。

    但是现在你看,直接拐弯抹角的怼起人来了。

    “兄弟之间借还提利息,乱弹琴,这亲情就不要啦?”男人板着个脸冷冷的说道。

    苍海在心中给这位直接竖了一个大拇指,瞧人家,完美的解释了什么叫既想当那个啥还要立那个啥的。

    “现在这是咱们县城里的规矩,以前高利贷满天飞,现在谁还敢乱借钱啊,别说咱是姐夫小舅子,就算是我和我爹拿钱,也要打欠条给利息呢,二十万还的时候多三万。对了,您和二娘借的钱虽说不要利息,但是正规的还是打个条子吧,您给我,我正好用条子问别人拆借一些”师杰笑着说道。

    “……”

    这么一怼,男人的脸上有点僵了。

    他们两口子是来借钱,而且还是没打算还的那种,用网上流行的一句话来说就是我凭本事借的钱为什么要还?又或者他两口子家里钱都用不掉,我借来花花怎么了!这种贱人思想在很多人的脑子里都存在,可不光是这两口子,现在不是有个词叫老赖么,讲的就是像这样的人。

    说完师杰示意苍海跟着自己出去。

    苍海这边冲两位笑了笑,站起来跟着小舅子走出了门。

    一边向楼上走,师杰一边小声的抱怨:“没脸没皮的东西,真情我们家是他们的提款机了!”

    苍海笑道:“死要面子活受罪,我看爸妈这边还是抹不开面儿”。

    师杰转头瞅了苍海一眼:“你到是不受罪,但你的名声可不怎么样!”

    “我要那玩意干什么,我一不准备造反,二不准备当圣人的,没有兴趣脑门上顶个及时雨的名号,自己过的舒服就行了”苍海不以为意的说道。

    苍海知道自己的名声在县里是两极的,无数人在羡慕他有钱的时候,心中同时在鄙视苍海不顾亲情。

    所谓的亲情就是指苍海那个几乎就没有出现过的老舅,不得不说,苍海那位血缘上的老舅一家日子过的一般,别说和四家坪村比了,就连普通的县城家庭也不如,日子过的虽说谈不上清苦,但是苍海的光可一点没有沾到,所以有些圣母表认为苍海该拉老舅一把。

    苍海从来不理什么圣母表,凡是站在道德至高点上指责别人的人,在苍海看来都不是玩意,这些人上蹿下跳的不是想要发泄对于现实的不满,要不就想着借此出名,最多的还是获利,如同那些爱狗人士一样,圈上一百条狗,然后就开始四处表演诉苦,然后骗人捐款捐物,狗有没有享受到损款不知道,但是钱和不明真相的爱心的确是喂了狗。

    师杰听了顿时不无语了,冲着苍海伸出了大拇指:“姐夫,你可以啊,这都能解释的理所当然的,小弟佩服”。

    “本来就这样,一家人过一家人的日子,我又不欠他什么,凭什么帮他,你想让别人帮忙,首先摸着良心问问自己,有没有帮过别人,有没有在别人困难的时候伸过手,你要是没有帮过,凭什么别人就一定要帮你?这就像是让座一样,让是情份不让是本份”苍海笑眯眯的说道。

    上了楼,苍海发现师薇房间的门敞着,站在门口一看发现媳妇正的整理东西呢,大包小包的五六个箱子。

    “哪来的这么多东西?”苍海问道。

    来的时候就是两个箱子,这回去的时候凭空多出了好几个来。

    “爸妈给濛濛还有两孩子买的衣服两箱子,还有别人托我带的尿不湿什么的”师薇说道。

    苍海道:“不是和爸妈说过了么,衣服别买那么多,孩子长着快着呢,穿上一回就不能穿了”。

    师杰笑道:“这话说了不管用,别说你家了,就我们家那个,现在从一岁到五岁的衣服都有了,姐夫你也别抱怨了,现在给孩子买衣服也算是爸妈一点爱好了,老两口子乐意,钱什么的都是小事情”。

    “嗯,这话不错”苍海点头说道。

    钱现在对于师镇邦两口子真没什么大用,女儿一家日子就不说了,儿子师杰现在日子也过的火火红红的,宠物店的生意一天好过一天,自己买了车马上又准备在省城买房了,要老两口操心的地方真不多,老两口在家也没什么事,可不得想着仨孩子么。

    师薇此时收拾好了东西。

    “回家!”

    苍海道:“现在?”

    “你还准备吃晚饭?吃的下去么?”师薇问道。

    苍海听了笑了笑:“行,你说了算!咱们回家!”

    反正苍海也不太想搅和进老丈人家的事情里去,还是回家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