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59章 绝不休战!
    首富杨飞 作者:拾寒阶

    杨飞竖起食指,轻轻摇了摇,示意暂时不听电话,由宁馨自行回答。

    宁馨点头会意,说道:“匡秘书,你好,你有什么事吗?”

    “宁秘书,杨先生不在吗?”

    “匡秘书,你这话有歧义。我们老板当然在了。不过,现在是下班时间。我不在他身边。”

    “对不起,宁秘书,是我说错话了。是这样的,我们老总想见见杨先生。你看什么时候方便见面?还请你安排一下。”

    “你们老总要见我们老板啊?”宁馨看向杨飞。

    杨飞微微沉吟,在这个节骨眼,对方忽然提出来见面,难道是对方认怂了吗?

    想休战?

    没门!

    这样的价格战,杨飞可以一直打下去,现在休战,对杨飞没有好处。

    就像国内的彩电大战一样,谁能笑到最后,谁才是真正的王者。

    1996年之前,我国彩电有如意、黄河、青岛、环宇、孔雀、金凤、三元、飞跃、凯歌、西湖、长城、昆仑、菊花、赣新、星海、华日、莺歌、韶峰、春笋、双喜、山茶等60多个品牌。

    在长虹大降价之后,大多数品牌因不适应惨烈的市场竞争而凋零,在几年内销声匿迹。

    我国彩电业早期领头者是金陵城的熊猫,很多国内的彩电生产线都请熊猫作技术指导。

    和熊猫一样牛气的,还有北金牡丹、尚海金星等彩电大牌。

    但1996年之后,川省的长虹就一技独秀,成为了国内的彩电大王。

    价格战是行业洗牌最犀利的武器。

    想到这里,杨飞便轻轻摇头。

    “匡秘书,我刚才想起来,我们老板最近比较忙,行程都安排满了。你们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我再转告老板。”

    “宁秘书,我们老总觉得,价格战是两败俱伤的行为,几个月打下来,我们双方都没有落到好处。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们两家公司的高层,可以坐下来谈判,商量出一个对双方都有利的解决办法。”

    “两败俱伤吗?我没有觉得啊,我们过得很舒服啊。怎么了?你们宝洁很受伤?打不起就退出嘛,这么简单的事,还用得着两家商量?”

    “……”

    “还有啊,匡秘书,就算没有你们宝洁,我们也会促销回馈消费者。”

    “……”

    “所以,我现在就可以代替老板回复你:这个会议,可以不开,开了也是浪费大家的时间。你们撑不住就恢复原价吧!”

    “……”

    “匡秘书,没其它事,挂了啊,再见。”

    宁馨一番话,无比霸气!居然说得对话哑口无言!

    杨飞哈哈大笑,朝她竖起大拇指:“你太牛了!有霸道总裁的风范!”

    宁馨扑哧一笑,问道:“杨飞,你说这场价格战还能持续多久?”

    杨飞道:“这是未知之数。”

    宁馨道:“我知道竞争是肯定存在的,而且也是企业经营中必不可少的。可是,我有一些想法,也不知道对不对?”

    杨飞饶有兴趣的道:“哦,你说来听听。”

    宁馨道:“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必须不断提高自身的竞争力,思考如何比竞争对手做得更好,而不应老琢磨如何让竞争对手不能做好。在企业经营中存在投机因素,但我觉得,要在竞争中长盛不衰,主要应该依赖自身竞争力的提高和对手的相对落后。”

    杨飞笑道:“真知卓见啊!你这话,说到了企业经营的精髓和软肋!就像两个国家,如果是美国和一个小国家,那就像你说的,美国自身有竞争力,而对手相对落后,这种情况下,不用打,小国家也不敢和美国硬碰硬。你敢碰我,我就敢灭你。可是,如果是俄国和美国这样的大国对垒呢?谁也不服谁,除了打,还是打。”

    宁馨想了想,笑道:“还是你想得更深入、也更周到。美丽集团和宝洁之间,就是两个超级日化企业之间的竞争。除了打,还是打。”

    杨飞道:“这场战火,是宝洁主动挑起来的,我们如果不应战,只就有死路一条。幸运的是,我们拥有绝对的成本优势,以及价格优势,不然的话,我们早被打趴下,甚至关门大吉了。”

    宁馨道:“那就不必谈判,也不必妥协?”

    杨飞道:“所有的谈判,都是为了下一场战斗做准备。宁馨,你也成长起来了,学会自己思考问题了,这是好事。”

    宁馨嫣然一笑:“跟在你身边这么久了,我要是还学不会一点什么,岂不是太辜负你的栽培了?”

    车子驶过外滩,杨飞看着外面的景色,问道:“你来尚海很多次了吧?每次都是陪着我,行色匆匆,都没有好好浏览尚海的夜景吧?”

    “你不说,我还没有感觉到,嗯,好像真是的。尚海有什么好玩的啊?”

    “外滩啊,东方明珠塔啊,步行街,城隍庙,动物园。”

    “你说的这些,我都没去过。等哪天有空了,我再去逛吧。”

    杨飞笑道:“别等,一等又成空。耗子,靠边停车。”

    宁馨秀眉微动:“怎么了?”

    “走,我带你去玩。”

    “……”

    晚上的外滩人格外的多,江上的轮船来往穿梭。

    杨飞和宁馨并肩散步,耗子不远不近的跟着。

    晚风习习,凉爽宜人。

    宁馨穿着商务正装——职业套裙,嫩白的手臂和长腿,被凉嗖嗖的江风一吹,寒意顿生。

    杨飞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肩上。

    “谢谢。”宁馨也没有客气,穿上了他的外套。

    “那就是东方明珠,看到没有,三个球。”杨飞指给她看,“漂亮吧?”

    “在我印象中,世间最漂亮的东西,是那一年除夕夜,你为我燃放的烟花。”宁馨抿嘴微笑,陷入回忆中。

    杨飞偏过头来,看着她。

    宁馨也望着他,然后羞涩的低下头去。

    杨飞道:“过去那么久了,你还记得呢?”

    宁馨抬头,轻声道:“是啊,转眼间,五年过去了,时间过得好快啊!”

    两人四目相对,都想到了这一路的陪伴,那些欢喜的过往。

    “杨飞?真的是你,我还以为认错人了呢!你回国了啊?怎么不联系我?”陈纯欢快的声音,像精灵一般跳进杨飞耳朵里。

    杨飞一转头,就看到陈纯那张纯纯真真的笑脸,在她身边还有两个女生。

    杨飞摸摸鼻子,笑道:“你说的,叫我回来收购百雀羚公司啊。所以我就回国喽。你们在逛街啊?”

    “有你,我就不逛了!”陈纯很自然上前,跟女儿在爸爸面前撒娇似的,挽住杨飞的胳膊,半边身子都挤在他身上,俏皮的笑道,“你就不想我吗?”

    宁馨看到这一幕,尴尬的扭过身去,拂了一下被风吹乱的秀发。

    不知道为什么,她秀丽的双眼,忽然之间有些酸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