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四章 大家发财才是真的发财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作者:实心熊

    莫迪洛伯爵失踪了,还是在戒备森严的王宫里,尽管这个王宫的警戒后来看上去其实并不是那么靠谱,可至少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依旧如难以逾越的天堑,可就是这么个地方,先是有蒙蒂纳伯爵的人混进去,用威胁的方式迫使总督弗洛门萨不得不答应谈判,接着就是一直被关押的莫迪洛伯爵莫名其妙的消失,而留下的那具无名尸体也是来路迷茫,让人无从猜测。

    弗洛门萨觉得自己的脸面已经都丢光了,或者说他其实并不在意这些,对弗洛门萨来说他现在最关心的是亚历山大与贡萨洛之间究竟有着什么样的交易。

    用撒丁和科西嘉威胁的结果就是弗洛门萨开始为西西里的未来担心起来,他知道亚历山大有一点说的很对,即便弗洛门萨把他囚禁起来,可如果真如他所说那不勒斯和法国联合进攻撒丁和科西嘉,而瓦拉几亚则从陆地威胁威尼斯,那么等到奥斯曼人跟着下场的时候,用亚历山大做为人质的意义也就完全失去了价值,或许可以威胁一下那不勒斯和瓦拉几亚,可奥斯曼人是不会理会这个的,而到了那时西西里却要倒霉了。

    “我已经完全丢了面子,现在难道要让我连里子也丢个精光?”看着一筹莫展的站在面前的几个军官,弗洛门萨气愤的质问着“那个莫迪洛在什么地方,我要立刻知道他的下落,还有那个人是谁,难道没有一个人知道我的王宫里怎么会突然就多了具尸体吗?”

    总督的质问没有换来太多的答案,军官们显然已经尽力,可他们却根本不知道那具尸体是怎么回事,好在通过仔细勘察他们倒是多少看出了点端倪。

    “大人,我们猜测定那个人不是来救莫迪洛伯爵的,他的剑扔在一边,而且我们发现房门的窗户上有两道不同的血渍,很显然这个人和里面的人都想杀死地方,只是里面的人似乎更走运些。”

    “哦,你是说一个人费尽心思混进王宫只是为了杀掉伯爵,可是自己却被杀了,而且还和伯爵调换,那么莫迪洛又在哪?”

    “据厨子说,那个送货的商贩……”

    “猜测,据说,难道您们就没有一件事可以肯定吗?”弗洛门萨怒气冲冲的打断了手下,虽然也知道想要这么快就弄清楚事实真相多少有些强人所难,可是他真的已经等不及了。

    “或许我们可以找些当地人打听打听,大人您知道那些当地人总是消息灵通。”一个手下试探着问。

    “那就快去!”弗洛门萨愤怒的呵斥“把一切弄明白了来向我报告。”

    看着手下们匆匆离开,总督神色难看的瞥了眼远处还没有离开的加缪里,他不知道这个老头打算凑什么热闹,不过这个老滑头看上去精神似乎比刚才好了些,他甚至在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宫相夫人低声说着什么。

    让弗洛门萨觉得丢人的还有亚历山大似乎完全不他当成谈判对手这种令他难堪的举动,似乎从一开始他就只想与贡萨洛打交道,这让弗洛门萨心里就更不痛快。

    那几个劫持他的卫兵是巴勒莫城防军的人,弗洛门萨觉得这给了他趁机对波鸿下手的借口,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他盘算着想等这件事结束后好好收拾一下城防军,或者干脆直接把城防军完全归入自己的阿拉贡卫队。

    弗洛门萨这么盘算着,直到看到亚历山大和贡萨洛俩人再次出现。

    没有人知道两个人关起门来聊了些什么,从两人脸上是看不出什么的,而贡萨洛似乎也并不想分享这件事,弗洛门萨心里的疑团就更浓重了。

    而贡萨洛一开口,则让弗洛门萨感到更加恼火。

    “蒙蒂纳伯爵是来和平访问西西里的,在这个对双方都很敏感的时候,伯爵为了争取最后的和平不惜冒险来到西西里,总督我希望你能积极的回应伯爵的这份诚意。”

    和平访问?用劫持和火枪访问吗?

    弗洛门萨很想这么直接驳斥回去,可看着贡萨洛把这种好笑的谎言说的那么认真的样子,弗洛门萨意识到自己或许不该在这个时候毫无头脑的与这个人硬碰硬,虽然他带领的阿拉贡军队不会跟着他干出什么可怕的事来,但是如果他在那不勒斯对西西里发动进攻的时候故意拖延,甚至回避作战,那弗洛门萨可就要倒霉了。

    弗洛门萨这么想着,脸上就挤出了一丝难看的笑容,这时候他已经更加肯定国王派贡萨洛远征意大利有着更深的目的,很显然这个人是斐迪南的眼中钉,在这个铲除异己的关键时刻,斐迪南绝对不希望他成为那些卡斯蒂利亚贵族们的主心骨。

    “为了和平是必须要有所牺牲的,”亚历山大接过话茬,他同样不理会弗洛门萨瞪过来的暗含恶狠狠的目光,而是向那些显然对这突如其来的转折还没有转过弯来的贵族和主教们说“哪怕是再危险,只有还有一丝希望我们也必须要为此而努力,我很高兴这也是尊敬的骑士团长的愿望。”

    “是我们两个人的愿望,我的朋友。”

    厅里很安静,看着商业互吹的两个人,人们的眼神不由变得有些奇怪起来。

    西西里灯塔守护者,如今的蒙蒂纳伯爵忽然造访西西里的消息一夜之间在巴勒莫传开了,对于那个曾经参加过染血之夜的年轻人,有些人还有着印象,有些则完全不知道他是哪一个。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当听说蒙蒂纳伯爵亲口许诺会与包括那不勒斯在内的各个港口商会协商解除对西西里的商业封锁之后,西西里的商人们不禁高兴的走上街头好好庆祝了一下。

    只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西西里的市场就变得一片狼藉,物价飞涨,货物紧缺,大多数人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而多少了解内情的人则对弗洛门萨干的蠢事愤怒不已。

    一直以来,至少是迄今为止,最强大的商会联盟展示出的威力莫过于当初汉萨同盟利用强大的财力组建的军队一举推翻了曾经不可一世的丹麦国王阿尔弗雷德二世,那也是商人们第一次向世界展示金钱的力量。

    但是即便是决定了一顶王冠归属的汉萨同盟,他们更多的也只是想通过金钱的力量影响一个国家的走向,但是这一次自由贸易联盟的做法却并非只是这样,虽然那不勒斯人同样也准备发动战争,可他们的军队却始终没见踪影,而只是贸易联盟却已经让西西里的市场遭遇到了一场巨大打击。

    根据有人猜测,只不到一个月当中,西西里因为航运停滞,市场萎缩造成的损失已经达到十几万弗洛林,更糟糕的是为了弥补这些损失,西西里必须投入更多的钱才能挽回这突然出现的颓势。

    这就意味着自由贸易联盟只是用最简单的方法,就让西西里损失了高达几十万弗洛林。

    资本真正的屠刀,首次在西西里斩下了血淋淋的伤口。

    商人们对这个变化是感触最深的,很多人已经死攥着手里的金币不肯花出去,可这样的结果则是市场的颓势势必无法得到缓解,哪怕是亚历山大已经许诺会与那些港口协商解除封锁,可商人们小心翼翼的观望态度已经注定西西里的经济短期内是无法挽回了。

    弗洛门萨并不是很懂这些赚钱的把戏,看到在亚历山大许诺后得到的却只是商人们的欢呼而不是积极配合,弗洛门萨也终于开始有点慌了。

    西西里无疑是斐迪南很重要的钱袋子,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地中海东岸最大的岛屿,阿拉贡宫廷才能那么大方的大把花钱,而一直到不久之前,西西里的一切都还很正常,在弗洛门萨担任总督的这两年当中,他甚至因为较之以往历代前任都更强硬的征税,得到了斐迪南的嘉奖。

    但是突然的西西里的市场就好像要崩溃了,这是谁都不能想象的,虽然一个月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如果这样继续下去的形势会变成什么样,就真的很难说了。

    正是在这个时候,亚历山大出乎意料的向弗洛门萨伸出了温暖友谊之手。

    以等待伯爵下落的名义留下来的亚历山大这一次公开住进了奥斯本裁缝店二楼原来自己的房间,而他手下则也纷纷租下了裁缝店附近的几座房子。

    对亚历山大的公开露面,西西里人开始显得很谨慎,毕竟弗洛门萨的残酷统治让他们心存忌讳,可是随着一些与那不勒斯有生意往来的贵族因为不堪损失不得不冒险拜访,观望逐渐的被打破了。

    人们开始频繁的出入裁缝店,当然理由都是来做衣服的,这让奥斯本很是大赚了一笔。

    随着拜访的人越来越多,奥斯本的裁缝店俨然已经成了蒙蒂纳驻西西里的大使馆。

    可是这并没有改变西西里经济依旧颓势不起的局面,而亚历山大对莫迪洛伯爵下落的催促更是让弗洛门萨懊恼不已,有几次他甚至有着想让士兵冲进裁缝店把亚历山大抓起来的冲动,可最终他还是压下了这不切实际的想法。

    只是弗洛门萨没有想到,就在他为西西里的现状焦头烂额的时候,那个引起这一切麻烦的贡布雷却主动伸出了援手。

    来自裁缝店的邀请让弗洛门萨犹豫了一阵,不过从一些打听消息的手下那里他听到的是那些商人都从亚历山大那里得到了某种许诺。

    这从他们就像打了鸡血似的信心十足的开始活动起来就可以看出来。

    这原本是件好事,可很快弗洛门萨就愤怒的发现那些商人似乎有信心的是那个贡布雷而不是西西里的市场,所以接二连三的弗洛门萨手下的官员们开始向他报告,很多商人似乎正在变卖手里囤积的货物或是一些用不着的房产,然后这些人大有收拾收拾捐款跑路的迹象。

    这让弗洛门萨终于坐不住了,而裁缝店的邀请在这个时候到来,让弗洛门萨在暗暗松口气之后变得更加多疑起来。

    而接下来的会面也并非多么愉快,就在弗洛门萨以向亚历山大通报关于寻找莫迪洛伯爵的消息为借口刚刚走进裁缝店二楼的房间,亚历山大就给他来了个当头棒喝:

    “只要投入足够多的资金就可以挽回眼下的局面,总督我们都知道时间很紧迫,相信阿拉贡宫廷应该已经期待用1499年下半年的税收缓解一下他们的财政麻烦了。”

    亚历山大的直接让弗洛门萨满心厌恶,可却又不能不承认这话恰恰击中了他的要害。

    西西里需要迅速恢复经济,更需要在后面不多的时间里把之前的损失弥补回来,这需要的资金数目庞大到让弗洛门萨感到绝望。

    “我们可以向西西里提供贷款,当然利息也许还会稍微高一点,但是请相信绝对合理,而且总督您认为在这个时候您能从威尼斯或是其他地方得到这样的帮助吗?”

    最后一句话刺到了弗洛门萨。

    威尼斯使者已经离开了,就在亚历山大公开露面的第二天,在离开之前使者跑到裁缝店和亚历山大密谈了好几个小时,出了裁缝店后就直接上船离开了西西里。

    很显然弗洛门萨的冷漠引起了威尼斯人的强烈不满,而亚历山大展现的威胁也让威尼斯人觉得或许和更有用的人打交道可能更好些。

    对威尼斯使者的离开弗洛门萨感触不多,他原本就对援助威尼斯兴趣不大,只是当那些商人紧紧捂着钱袋子就是不肯往外掏钱的时候,他才发觉似乎是自己亲手赶走了个财神爷。

    只是从这个贡布雷那里借钱?

    这让弗洛门萨立刻警惕起来了。

    “利息很高吗?”

    “稍微高点,你知道大家都要赚钱,不过与恢复西西里的市场比较起来你会发现这点代价是完全值得的。”

    “还有什么附加条件吗?”

    “如果一定要说有倒是有一个,我能提供的不是弗洛林和杜卡特而是拉迪亚,相信你应该见过,一种足量而又信誉良好的的货币。”

    “这听上去似乎不错,但是伯爵我想知道你的真正目的,”弗洛门萨想了想实在想不出来这其中的勾当,于是决定干脆直接挑明了说我们“我们都知道你不会这么好心,而就在几天前我们还是敌人,所以我不信任你伯爵,除非你能给我个足以说得通的理由。”

    看着弗洛门萨从开始就只有怀疑的眼神,亚历山大想了想点头表示同意:“你说的没错总督,我这么做更多的还是为了我自己,我向你提供拉迪亚为的是获取更大的利益,大概你想象不到我在低地地区的生意是什么样子,而那里已经是迄今为止我所有产业中不可忽视的一部分,所以我贷给你的是拉迪亚,因为这种货币已经成了那里最值得信赖的货币之一。”

    “你在其中会赚到很多吧,”弗洛门萨脸色不忿的看着亚历山大“你在利用西西里赚钱,而我不知道你将来会发生什么。”

    亚历山大看着依旧面露怀疑的总督轻轻摇头。

    弗洛门萨是个疑心病很重的人,他的经历让他注定对别人难以信任热闹,这一点亚历山大从没忽视过。

    “总督我记得摩尔人有句话,金子就是金子,请不要忘了这对你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你有什么可担心的,担心我同样可以赚更多的钱?可是,”亚历山大顿了下,看着弗洛门萨神情不定的脸,他慢悠悠的说“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我的确可以在其中赚上一笔,但是别忘了对你来说,西西里现在的麻烦才是关键,那么你是以为自己的疑心而宁愿放弃一个难得的机会,还是应该,”亚历山大伸出手做了个抓住什么的手势“然后一切问题都这么解决了。”

    弗洛门萨脸上阴晴不定,他显然动心了,可却又担心这可能是个阴谋,毕竟他们至少现在在名义上还是敌人。

    对弗洛门萨的小心和戒备,亚历山大并不着急,当知道这个人在西西里以一个酷吏的形象出现时,他就知道是这个人轻易不会上当的保证,可也是多疑或许在有一天的也会成为他的致命伤。

    “总督或许贡萨洛将军可以证明我的话,”亚历山大没有急着催促弗洛门萨表态,他给出了个让弗洛门萨很在意的线索“或者你不奇怪那些西西里商人都准备做什么吗,他们筹集大批的钱肯定是要做一件大事,那么你不想知道是为了什么?”

    弗洛门萨脸色更难看了,他当然想知道,从一开始发现那些商人似乎要捐款跑路的时候他为了以防万一就已经派人打听,但是让他意外的是得到的回答居然是:“要为贡萨洛将军的军队筹集军费。”

    弗洛门萨是肯定不相信这个的,但是所有被询问到的商人给出的都是这样的答案,而他们会这么做的原因,居然是亚历山大许诺可以在不久的将来给他们至少三成的回报。

    西西里商人疯狂了,他们似乎看到了发财的机会,而贡萨洛的强大更是给了他们“这波肯定不亏”的错觉。

    “去问一下贡萨洛,然后你会知道自己正在错过什么。”亚历山大看了眼出现在门口的谢尔,隐约露出了送客的意思。

    弗洛门萨心事重重的走了,虽然对贡萨洛同样满怀疑心,可弗洛门萨还是想着从他那里打听些事情,只是听到的究竟是有多少是真的,他觉得很没有把握。

    “什么事?”等弗洛门萨离开,亚历山大向谢尔问着。

    “大人,有人送来了这个。”谢尔把一个用布抱着的不大的东西送到亚历山大面前,做为亚历山大身边的侍从官,他自然提前已经确定这个东西没有危险。

    只是他脸上的神色让亚历山大意识到事情可能不太妙。

    果然布包里的血腥气息证明了他的推测,当看到里面一根戴着个名贵戒指的短指之后,亚历山大不禁脱口骂了句这个时候还没人会用的脏话:“法~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