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八章 马超带兵攻交趾(四)
    他们肯定是一致对外,同仇敌忾,没说的,必然啊,可不就是。还是那话,曹操和孙策,他们都是和马超争天下的,当然了,他们彼此其实也是,不过有马超凉州军这个大敌在,他们就得联合联盟,那却是必须的。可这个和北方异族大举南下相比,就成了小事儿,他们还是很能分清楚事情的轻重缓急,就是所谓的“兄弟阋墙,而外御其侮”,那可一点儿没错啊。

    所以说只要北方异族大举南下了,那么曹操和孙策他们是当仁不让,就说全力来抵挡,那都并非不可能。毕竟马超凉州军都得那么做,那么曹操也不会说自己和己方就比马超还有凉州军差多少,在这个上面。而孙策要看到凉州军和兖州军都那样儿,他还能怎么做?所以说

    这个也是注定的。不尽全力的话,能挡住北方异族?至于说想胜了人家,这个并非不可能,但是在实力差距很大的时候,这个基本上就不要多想了。除非真就说实力上差距没那么大,这个可以啊。看兖州军都赢过凉州军,当然了,北方异族比他们实力,和凉州军比兖州军的

    实力,显然他们和北方异族实力上的差距更大,哪怕兖州军一样儿是和凉州军有不能说小的差距,但是他们和北方异族现在实力上的差距更大啊,那可不就是。所以说这个事儿也是,如果不那样儿都好了,那是。可现实就是兖州军不如凉州军,而凉州军也不如北方异族,甚至说他们三路诸侯加一起,在实力上面,确实也不如北方异族,那没错。所以说这个就是最

    大的那个问题,没错。马超可一直都致力于让己方的实力和北方异族的实力缩小很多,那样儿最好,可不就是。一直都致力于如此,不过就是一直也都没成功罢了,那没办法。不管如何努力,只要最后老天不站在你这边儿,那么一切就都白费,真的。马超不是一个绝对的

    宿命论者,可他相信不少,有时候这个也许就是命运,那都正常。反正命中注定了,那也都如此。好的不好的,确实都有啊,正常。他是想着一堆好事儿,都是好处的话,那是好,但却不可能。无非就只是好的不好的都有,说哪个更多罢了,那没错,所以这个确实是……

    再说龙编,凉州军休息了一晚后,第二日自然是马岱带着几万人的试探进攻,那是必须的。凉州军如此,可以说全琮一直都等着呢。知道郁林彻底失守了之后,他就知道,马超会很快就来交趾龙编。比自己预想还晚了点儿,从探马那儿的情报看,是对方等着他们益州的援军,所以是晚了,也正常。毕竟真正他们拿下了郁林后,还能拉出来的人马去进攻交趾的,其实

    已经没多少了,所以这个……因此,马超从益州调兵,那也正常。全琮可是知道,之前马超从荆州已经调兵一次了,那地方是防范己方和兖州军的重要州,怎么都不可能抽调太多的人马。确实,可以说益州那地方,抽调个十万人马,那都轻松,而且都无所谓,没大影响。

    但是那地方路太不好走,这个从牂牁调兵来郁林,都走了那么多时日,全琮还是知道的,毕竟江东军探马探查了点儿情报,而且其人也是有点儿头脑,还猜测出来了些东西,那是。所以说他也庆幸,马超就只能说是从牂牁调兵来,却不从益州其他的郡调兵。要不来个十万,基本上就一走一过,自己这交趾可守住不了几日啊,真的。现在的话,他们没那么多人马,

    自己都不敢说能守住几日,更别说是人马更多了,那可是十万,这个自己主公叫周公瑾带交州来的援军也不过就是十万罢了,是啊。反正全琮的话,他怎么都不会认为十万人马少了,那是。如果说他这个交趾要有十万人马,确实依旧守不住,可却能让凉州军损失不少,那可没错。所以说十万人马啊,自己哪有那些部曲?实际上全琮的部曲,是没到两万,听着好像

    是不少,可和江东军那些元老还没法比,并且他的部曲可都是交州本地的土著士卒,没那么强的战力,确实和扬州那边儿比不了。所以说这个也是,人马数量上是不如人家了,那都不假,而这个战力也一样儿是不如人家了,也都没错,确实不怎么样儿,全琮觉得那都牺牲

    了吧,自己再拿钱粮在扬州新招募一批部曲,哪怕新兵,可训练之后,再见过血,那没准就比交州本地的土著士卒强,真的。而且可以说全琮的部曲全军覆没后,他逃回扬州,那么孙策是肯定要补偿他一点儿的,多了没有,可五分之一肯定能拿出来,那没错。这五分之一

    不是人马,而就是他折算之后的钱粮数的五分之一。是啊,别看是五分之一,可每个从交州败退,全军覆没的将领,孙策都补偿这么多,加一起可真心是不少了,真的。就说之前孙策要补偿的,凌操和凌统父子俩、宋谦还有吕岱,这都已经多少钱粮了,真心不少了,没错。再加上全琮,加上了其人,孙策就至少要拿出来两万人马折算成的钱粮,这还是最少呢,那

    是。真多了的话,那不知道多少,反正比这个多啊,那没错。毕竟他们虽说都在交州当太守不假,可他们的部曲数量可不同,那也是。从这个数量来说,凌操人马多点儿,凌统就少,他别说不如他父亲,都比不上宋谦、吕岱和全琮。后三人可都比他多,并且后三个的部曲数

    量差不多。吕岱肯定是最多的那个,宋谦和全琮基本上都差不多,不过他们没比吕岱少多少,那也是,所以说他们几个就是那样儿的情况。凌统本事可以,但是他在江东军的资历什么的,也不可能说一下就有好几万人马。凌操部曲是最多的那个,倒是不如说他这么多年在

    江东军混,那是真积攒了不少家底儿,一点儿没错。哪怕部曲基本上都全军覆没了,但是他的家底儿还能拿出来一点儿,哪怕是很少很少,可也有啊,可不是,确实。凌操别看还有个儿子,可凌统也算是在江东军里混好几年了,所以说他在这个钱粮上面,其实用不着凌操

    太多,那是。所以说凌操那样儿的,仅次于几个元老的人,他那家底儿不说是如何如何丰厚,

    可确实,超过了吕岱,超过了全琮。宋谦其人实在是太懒,这么多年也没经营太多,所以说他就只有够自己部曲的钱粮,什么家底儿要他确实是没有的,和吕岱和全琮都不能比,所以更别说和凌操比了,真心不如啊,没错。所以说是这么个情况,他们哪怕都全军覆没了不

    假,可却还有那么点儿家底儿啊,那是。宋谦那样儿的实在没有也没办法,确实比较无奈。别人看,都觉得没办法,可他自己真是不觉得有什么,真的。毕竟在宋谦看来,部曲那东西,实在要是没有了,也真没办法。是,自己不希望那样儿,可都全军覆没了,自己能如何?不过肯定也是带来点儿好处,那就是说自己部曲都全军覆没了,那么一时间自己主公却也不会

    说让自己带着部曲去跟着他出征了,是啊。这个自己主公的性格作风,宋谦还是相当了解的,那是。如果说他不了解的话,当初也不会主动要求说自己来交州了,那是。其实宋谦早就想到了,基本上凉州军只要来,交州就肯定守不住,而自己部曲也不会剩下,这个太正常了。不过之后自己也是,能休息不少时日了,那可一点儿不假。说休息个半年,那都是有可

    能的。其实以己方来说,确实还不缺一个将领什么的,尤其比自己强的,那更多了去了。但是自己主公不会带自己出征,却不会说他就不会让自己干别的,那是。毕竟想在己方一直就无所事事,那肯定是不成。宋谦虽说也知道,自己部曲甚至半年都未必能全征到了,可说

    实话,这个自己主公是不可能让自己半年什么都不做的,所以……宋谦能想到,自己主公到时候会让自己做什么。也许就是给他练兵,这还算是最轻松的。自己主公部曲多不假,但是练兵的却不是说就只有自己一个,那还有好几个将领好吧,所以这个也是,那少不了啊。

    是,其他的不说,就说凌操凌统父子俩,加上吕岱,最后还得有全琮和谢旌,这都几个了。他们部曲不可能一下就全都征到,那么在没有部曲的时候,就没多少的时候,自己主公能让他们做什么?最基本的,就只是练兵了,没错。而让他们给其他的将领、谋士练兵,这个显然不现实,那么也就只有说是自己主公部曲,给他们训练,那没说的。至少自己主公要下令

    说让他们给其他的将领、谋士练兵,那么没谁就真没意见,但是给自己主公练兵,这个确实就变了,那是没谁有意见了,就是。是啊,毕竟他们虽说知道,有的将领和谋士,那肯定比自己强,那都没错,可要是让他们一点儿想法没有,给他们练兵,这个确实,就不要多说

    了。没想法不可能,不过多少而已,就是。但是换成孙策的话,那就不同了,真的。哪怕江东军的组成形势属于加盟店类型,可确实,他们老大就是孙策,这个从孙坚被咔嚓了之后,就一直是了,他们都是跟着孙策混饭吃的,一点儿没错。别看他们是能赚点儿钱粮,可除了

    说是世家大族的子弟,还有豪强地主子弟外,其他寒门的,那都是要靠着跟孙策混,他们才有饭吃,那没错,就像张辽,属于一个跟孙策和江东军混的,哪怕其人对孙策确实,还不服呢,但确实,改变不了这个本质。因为张辽在江东这儿,可以说其人基本上是没什么根基的,毕竟他保护着吕布妻女不假,可后者嫁给了孙策,而张辽反而是看不上其人,这个就是

    问题了,没错。而吕玲绮从嫁给孙策有了孩子之后,她除了在家之外,其他地方她也不怎么去,也不会管什么事儿,那真没错。所以说张辽还能有什么根基,是,有不少世家大族,豪强地主,那都向他抛过橄榄枝,真心想让张辽加入他们,那真不假。但是其人的性格作风,

    尤其是张辽早就看透了世家大族和豪强地主的嘴脸,基本上这辈子也不会说加入他们,真的。别看他是在江东军中不假,可部曲什么的,那都是他自己的好吧,那没错。他是对江东就有那么点儿归属,可不是忠心孙策什么的。当然了,其人也不会背叛,那绝对不会就是了。

    所以说就保持这么个状态,孙策觉得也并非不可以,自己还是能接受的。张辽和关羽不同,后者的话,就是觉得自己报恩够了,那么就可以离开兖州军了,但是张辽可不会离开江东军啊。而且曹操会想着咔嚓了关羽,但是孙策除非说张辽谋反什么的,要不然的话,其人绝对不会想说咔嚓了张辽,真心不会。而马超对张任,他就更不会咔嚓其人了,别说这么多年其

    人也算是为了己方做了不少,就冲他是童渊的徒弟,赵云的师兄,马超就不可能咔嚓了其人,真的。当然了,如果说汉人也谋反什么的,那么马超就只能说是对不起了,没办法。不过显然,就凭马超对他的了解来说,张任那个人,哪怕说自己归隐了,也绝对不会谋反什么

    的,那是。可以说其人那个年纪了,那是不假,但却依旧是非常看重自己的面子,那没错,所以对世人的看法他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