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1
    调教之木马淫乱(H) 作者:佚名

    分卷阅读91

    」忍无可忍,猛然射出慾望,他瘫软下来,张口喘息。

    微张的唇被封住了,黑羽亲吻他,强迫他分享自己的味道……

    「呜嗯……」分身和浑圆仍然背黑羽握在手中,他呻吟着,接受了黑羽的舌吻。

    「乖,翻过来。」黑羽哄道。

    他顺从的翻身,任黑羽把枕头垫到小腹,尽量张大双腿。

    臀部被扳开,他羞耻的低声呻吟,把脸埋入床单。

    「裂伤了呢……」黑羽轻抚红肿带有血丝和细小伤口的穴口,「齐大人有玩弄你吗?」

    「嗯……」

    「怎麽玩?」指尖意思意思的轻轻插入,又慢慢退出。

    「用……用手指跟……道具……」

    「很粗暴,把你弄疼了?」探入的手指旋转着,挑逗他敏感异常的身体。

    「嗯……主人……」他难受的哀求。

    「我会好好疼爱你的。」

    手指离开了,他以为会被直接贯穿,紧张的等待,忍耐接下来的疼痛──

    「啊──」

    贴上後庭的不是他以为的硬挺,而是唇舌,他惊叫,菊蕾已经被灵巧的舌贯穿。

    近似蛇在钻动的感觉,却更加挑逗激烈。

    他呜咽呻吟,想爬开却动弹不得,只能接受。

    「啊……主人──」太过深入,他尖叫,颤抖的身体无法用力,只能哽咽呻吟。

    裂伤的後庭有些疼痛,但细小的刺痛盖不掉激烈刺激的快感,剧烈颤抖的身体有如风中残烛,小腹下方的枕头被流出的液体沾湿了一大块。

    窄道强烈收缩,侵入的舌头勾起挑逗,过於激情的肛吻没多久就刺激得他达到高潮。

    「又射了?你今天特别敏感喔。」黑羽笑了,趁他意识不清的时候将大量的药膏涂抹在湿润微张的菊蕾,手指侵入,沿着颤抖的内壁找到最敏感的那点,用力一拧。

    「啊!」小腹剧烈收缩,他紧闭双眼,哆嗦的忍耐这股快感。

    但黑羽可不愿意这样就放过他,灵活的手指绕着那一点按压勾起,甚至按住那点缓缓摩擦画圈,过多的快感让他无法出声,绷紧的身子颤抖,腿间再度挺立的分身摩擦着枕头,要不了多久就又射出高潮。

    「呼、呼呼……」剧烈喘息,他差点噎过气。

    「要来正式的了,准备好了吗?」黑羽放慢占有他的速度,享受随着他的喘息而收缩的窄道,不时涂抹上更多的药膏在穴口的绉折,让他不会感觉到被撕裂的伤口产生的疼痛。

    「呜嗯……」他已经没有力气了,紧闭双眼,俊美的脸庞有着情慾的潮红,趴在床上,忍受着被占有的不适。

    体内的硬物烫热,规律的抽送挺进,适度的速度让他可以慢慢体验到近似排泄感的异样快感,温和的征服他体内的每一寸。

    「嗯……啊啊……」喘息呻吟,他不由自主的轻轻扭腰。

    「想要快一点?」黑羽故意用前端去顶住他体内的敏感,刺激他浑身虚软颤抖。

    「主人……给我……」他模糊的哀求,只想填满体内的空虚感。

    「行。」不再保留,黑羽大力挺进,一手揽住他的腰,撑起他的小腹,让他微微抬起身,一手搓揉他的乳尖,同时疯狂的掠夺他。

    「啊……哈啊……」

    「啊嗯……呜……」

    双腿间的分身不停的喷出体液,他失控的投入……

    黑羽操纵着他无力的身躯,更改两人的姿势,一次次的贯穿他,一次次的逼他高潮不断,一次次的在他身上留下吻痕……

    「啊……啊啊啊……」温热的液体流满腿间,过多的高潮让他失禁,黑羽却仍不饶过他,狂热的带给他更多快感。

    「记住我……」黑羽在他耳边低喃,同时耳垂一痛,他已经戴上了黑羽专属奴隶的标志。

    意识模糊了,他努力想看清楚黑羽的长相,却昏了过去……

    @@@@@@@@

    三个月後──

    「恭喜你,由於你优秀的表现,我们顺利侦破这国际最大的色情人口贩卖集团……」以下的夸奖他没有听进耳。

    卧底任务结束,他却没有以往的放松和成就感。

    右耳仍戴着黑羽给他的耳环,明明是屈辱的象徵,他却舍不得拿掉。

    现在想来,黑羽一直都在保护他……

    与其他奴隶相比,他除了那次被另一个男人折磨的体无完肤,其他时候,虽然黑羽会让他痛苦不堪,但他并没有真正受伤,也不像其他奴隶那样常常被针刺、被打洞、被各种残酷的手段折磨到精神崩溃……

    他弄不清黑羽的想法,他常常温柔的吻他,同时残忍的用各种道具折磨他;他总是温柔的抚摸他,却又用言语羞辱他……

    最後被送上法庭的人,有调教他的人、有虐待他的人……就独独缺了黑羽……

    警察攻占时,黑羽没有逃,反而在关奴隶的地方救出他,给他衣服穿,让他在跟警方会合时不至於太过难堪……但是黑羽消失了,死亡名单中没有他,被逮捕的名单也没有他……

    很奇怪的感觉,他应该在意的是黑羽有没有伏法,但他却反而对黑羽关心挂念。

    这个卧底任务留给他两个後遗症──一个是失常的心态,因为他忘不了黑羽,忘不了那个连长相也不清楚的男人;一个是他的身体,令他难堪的,敏感的身体常常在渴望着被征服……

    为此,他把工作辞了,虽然受到强力挽留,但他还是决定放弃工作。

    以前他不在意为了卧底要付出自尊还是生命,但他现在无法确定了……刻骨铭心的调教已经深入体内,他不确定自己还能保有自我多久……

    有如行尸走肉的过了几个月,之前无数次生死交关的卧底任务得来的高额奖金和薪水够他一辈子不愁吃不愁穿,但他找不到生活目标……

    窝在床上,双手不敢放在身体上,但习惯了每天发泄的身体,无论他怎麽忍耐,最多三天不到,就会自动自发的发热……

    叹息,拉下窗帘,他走入浴室,熟练的用自购的道具清洗体内,自嘲的看着就连浣肠也会兴奋的身体。

    这样算是任务创伤心理症候群吗?但要他去看心理医生,他又做不到……

    分卷阅读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