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童贯来了
    许世秋并不清楚林杼的打算,这种事也没提前沟通,是以一愣,余文亮多解释两句,这才让他有些恍然。
    当听到林杼打算走梁师成的路子时,许世秋不怎么看好。
    梁师成现在确实有影响力,而且影响力还很大,因为他是宦官,经常伺候在徽宗皇帝身边,他的言行能直接影响官家,而且这个家伙还自称苏轼之后,留下千古谜团。
    抛开这些不说,梁师成这个家伙也不是条好路,因为他是个宦官。
    文官与宦官,天然对立,大宋朝以文为尊,走这样的路子会让人天然瞧不起,他不相信林杼不清楚,但还是这么搞,只能说这家伙想升官想疯了。
    抛开双方身份,还有一点,王甫与梁师成的事情即将爆发,到时候恐怕林杼也要沦为炮灰。
    “县尊,你怎么会走梁相的路子?”
    许世秋问的有些不大礼貌,尤其是他年纪还小,在对面两个人的眼中就是个小孩子。
    林杼也有些不大开心,脸色拉下来,道:“本官自有分寸。”
    余文亮急忙打圆场:“此事乃是当初就定好。”
    许世秋叹息,这帮子人,看到了纸张能赚钱,要不然也不会巴巴地给梁相送礼,但却没看到产业链的威力。
    现在造纸中心在南方,造纸不知道养活了多少人,那么为什么不在北方也搞出来一个造纸中心呢?而且,北方的大变就发生在今年,倘若能因此产业造福太原城,或许能改变北宋的结局也说不定。
    许世秋斟酌片刻后,道:“县尊,我多句嘴,你把纸送上去,未必有什么大的影响力。”
    林杼嗤之以鼻,“哦,我倒是想听听你有什么高见?”
    “高见谈不上,”许世秋笑了笑,“倒是有些浅薄见识。县尊的意思我明白,也是寻常惯例,只是拿这几张纸上去,恐怕没什么用。确实这个东西能赚钱,但梁相怎么赚钱?这个工艺还是依托本地楮木原料而发明的,换种材料,恐怕就不灵了。所以梁相势必还要在本地投产。”
    许世秋舔舔嘴唇,道:“而且,这么点钱,梁相也未必会放眼里,他想要钱路子多了,何必巴巴地挣这个钱呢?而且梁相无后,挣下来这份家业谁来继承?”
    林杼呆呆地定住,半晌没说话,他们确实没考虑那么多,就是看着这纸够先进,够完美,所以本能地觉得喜爱文化的梁师成会喜欢。还真没考虑过这玩意献上去后,会有什么用。
    许世秋继续忽悠,“林县尊,说句不好听的话,梁相想要的东西,你根本给不了。”
    林杼疑惑:“你怎么知梁相想要什么?”
    许世秋嘿嘿笑道:“我听说梁相有个习惯,总是喜欢挂些名人字画在中堂,然后请人题跋,谁的题跋合他的意,他就提升谁,不知道是不是有这事?”
    这是他看的历史逸闻趣事,真假他自然不知道,因此紧张地盯着林杼。
    林杼脸色略有些尴尬,看了余文亮一眼,之后迅速地点点头,许世秋松口气,“梁相需要的,就是认同,而且是有一定名望的人的认同,这一点你不能否认吧?”
    虽然名词略有些新鲜,但意思表达清楚,林杼闻言还是点点头。
    “那不就结了,你送上这些纸,或许会让梁相高兴,但送礼也要投人所好不是?否则送纸跟送铜钱,也没什么区别。”
    林杼颇有些恼羞成怒,说不请是因为自己玩这些小花招被看穿后的恼怒,还是因为自己考虑的不如一个孩子而恼怒,他吐一口浊气,道:“那这怎么办?我难道要开个造纸作坊?”
    许世秋嘿嘿笑起来,道:“我问下县尊,这多少人造纸?”
    “大约有十几家吧。”
    “那就联合这么十几家,我说县尊,既然咱们有这么先进的技术,完全可以把造纸作坊搞大,容纳员工数千人的,这么一来就算谁想巧取豪夺,也不好下手不是?而且还能扩大规模。”
    这套就是后世的资本主义,其实不能说资本主义,只能说自由市场下企业的天然职责,当然这么多年的差距在这儿放着,县尊与余文亮能不能理解也是回事。所以说完后,许世秋就专门留出时间给两个人思索,没想到他们依然让许世秋先回去。
    看来这中间的差距太大,他们需要费点工夫才能理解。
    从县衙回来,许世秋一身轻松,到了家把这事跟许文颖说了,许文颖有些担忧,他说的话实在太得罪人,以后还是不要这么鲁莽。
    许世秋满口答应。
    五月中旬很快就到了,关于造纸作坊余文亮与林杼也没拿个主意出来,他们的顾虑很现实,就是怕被某些人盯上。
    许世秋也不能怪他们。
    这一日,许世秋照例去师爷那取经,到了县衙,却不见师爷,就连县衙里都空了,只剩下几个老书吏当值。
    跟这些人许世秋也比较熟悉,于是连忙问怎么回事。
    “童郡王来了。”
    童郡王?许世秋很疑惑,“哪个童郡王,怎地还有姓童的……童枢密?”他不由惊呼。
    老书吏笑起来,“小哥儿怕是最近读书读傻了,都没听到消息么?童枢密收回燕云两州有功,官家遵了祖训封王。”
    许世秋当然知道,历史上童贯通过贿赂把幽、云二州十六县买下来,大金将土地上面的人口、财富全部掠夺一空,这才封了郡王,成了历史上唯一一个太监封王的特例。
    “郡王来这儿了怎么?”
    “郡王总督北方战事,来此巡查也是应有之意。”
    历史的车轮滚滚而过,不以任何个人的意志为转移,该来的还是来了。
    许世秋一路忧心忡忡回了家,即将进门的时候抹了把脸,这才进了门。
    童贯来了,那太原之战就不远,靖康之变近在眼前,这是大宋一系列骚操作所导致的。如今的这场只是一系列灾难的开始,随后而来的才真正是灭顶之灾。
    许世秋想要往南逃,却不知该如何跟许文颖开口,毕竟在这里好好的为什么要跑呢?说不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