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龙翼狮王!战!
    “玄阶高级灵阵——金钟阵!”
    不过桑怀长老毕竟不是常人,也是迅速稳下阵脚,磅礴灵力涌动而出,双手如同蝶舞一般在空中勾勒着阵图,随即,一枚四阶魔核从其手中飞驰而出,落在了阵眼的位置,直接是在其周身化为一座灵力巨钟。
    “这便是金钟阵么..........”江纯一看到桑怀长老使用的灵阵,不禁感叹道。
    “但是这个灵阵似乎是用与防御的啊,为何桑怀长老动用六成实力反而使出了这般防御的灵阵。”白葵看着看看这空中的灵力大钟,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个灵阵,并非是防御的灵阵!”仔细地端详了一眼这个金色的灵阵,对于灵阵有着极高的造诣的白月璃美眸一凝,他自然是看出来了这个灵阵的不凡之处。
    而看着风不动我不动的桑怀长老,江纯一也是有些沉不住气,脚下雷芒一闪,身形化作了一道奔雷,直取桑怀长老的上半身。
    咚咚咚!
    巨钟包裹着桑怀长老的身体,但江纯一攻势却丝毫未因此而停顿,暴雨攻势,疯狂的落向那钟身之上,顿时间,响亮的钟吟之声,连绵不断的在天空之上传荡开来。
    无数人都是有些错愕的望着天空上那等疯狂攻势,他们能够感觉到江纯一那一拳一脚之下所蕴含的可怕力量,眼前的战斗,火暴得令人血液沸腾。
    咚咚!
    钟吟声不断的响起,江纯一的脸庞上,也是逐渐的有着疯狂之色涌动,而在他这般攻势下,那钟身之上,竟然开始有着裂纹的浮现。
    “给我破!”
    江纯一眼神狰狞,下一瞬,拳风猛然一顿,然后以一种更为狂暴的姿态,一拳轰出,两千道灵纹径直从其身体之上呼啸而出,化为巨龙,伴随着江纯一这一拳的轰出,重重的撞在那钟身之上。
    砰!
    异常刺耳的巨声,在天空之上夹杂着极为狂暴的波动,陡然间席卷开来,那钟身,也是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轰然的爆炸开来。
    钟身爆炸,狂暴之力呼啸出来,一道身影,略显狼狈的被震飞而去,旋即在地上连踏数十步,方才勉强稳住。
    此人竟然是江纯一,没错,即便是震开了这道灵阵,但是受到反击的伤害的人,竟然是江纯一。
    江纯一看着自己略微颤抖的双手,倒射而出的身形也是强行稳住,他瞥了一眼身体之上出现的诸多白痕,那是由桑怀长老的金钟阵所留,不禁苦笑一声,原来自己是上了桑怀长老的当了。
    这金钟阵的目的并不是防御,而是彻彻底底的进攻。在每一拳轰到这个灵力金钟之上的同时,江纯一都能感觉到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力道从金钟之上反馈回来,随着金钟的破碎,这股暗劲也是彻底地在自己的体内爆裂开来,从而伤到了自己。
    众人望着天空上这等火爆战斗,一时间不少人都是暗暗咂舌,双方这才刚刚交手,但那激烈程度,已是远胜先前江纯一在内院大比之上的表现。
    “不过,能够把桑怀长老逼到使用金钟阵这种地步,这江纯一,也真是够凶残的.........”章穆长老笑道。
    “桑怀使用金钟阵的原因,难道你还不知道吗?还不是为了测试这个小子的力量是否真的达到了地魁境的水平,毕竟只有真正的地魁境的强者,才能破开金钟阵不是么?”素心长老乃是灵阵院系的负责人,自然是对着金钟阵有着深深的了解。
    “那看来,这场战斗,也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了。”古羊长老微微叹了口气,他现在已经是年逾古稀,但是他自认为天资卓越,在突破地魁境的时候也是三十岁左右,可是面前的这个少年,仅仅二十岁不到。
    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痛快。”
    江纯一咧咧嘴,扭动了一下身子,这是他第一次将肉体攻势施展得如此的酣畅淋漓,接着,他远远的冲着桑怀长老一笑,抬头望向了天空上的巨大鼎炉,经过先前江纯一纠缠着桑怀长老的时间,自己也算是摸清了这金钟阵的门道。
    “试试这开岳剑的威力吧!”
    江纯一一笑,用地魁境的实力使出的开岳剑,威力定会让自己惊喜的。
    “咻!”
    伴随着江纯一脸庞上笑容掠过,天空之上,焚天火海中,瞬间收敛,而一抹强大的重力,掌控了全场!
    “千机变”
    “剑三”
    “开岳”
    轰!
    桑怀长老脚下的提速灵阵瞬间破碎,而他显然没有料到,江纯一这一招居然可以直接将他脚下踩的灵阵直接轰碎。
    而桑怀长老的身形,也在这一恐怖的重力压制之下,猛地一歪。
    重力压制,可谓是一招阴招了,你想想看,假如是在进攻的途中,身形被一股无形的压力直接震歪,恐怕就会因此而露出极大的破绽!
    桑怀长老此刻正是陷入了日此等的困境,其双手甚至都按到了地上,若是真的出现这一幕,桑怀长老定是成为笑柄了。
    “小东西,我承认你确实有了地魁境的实力,你也确实没有服用禁药。”桑怀长老缓缓地站起了身,其身旁的灵力波动越来越强大。
    “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以长老堂的身份决定,提前对你进行毕业测试!”
    此言一出,全场震惊。
    按照江纯一来到道院的时间来算,他的毕业测试明显是还要到一年之后啊,虽然江纯一如今的实力已经到达了地魁之境界,但是所有人心照不宣的便是,此人的实力已经完全获得了长老堂的认可。
    但是此时事关重大,毕竟对一个学生进行提前的毕业测试,乃是史无前例,恐怕是刑宸,当年长老堂对他都没有这种打算。
    “桑怀这老头,看样子是输不起啊。”古羊摸着胡子笑道。
    “没错,以他地魁境九重的实力,面对自己的学员只能处处留手,想必这般放不开手脚的测试,肯定也是不够尽兴的。”
    “没想到这桑怀长老竟然也直接要对江纯一进行了毕业测试!”
    道院的广场之上,围观的学员越来越多,甚至不少外院的学生也是浑水摸鱼,溜进了内院之中。
    花浮生面色艳羡的望着天空,旋即看了一眼身旁的花浮仙,他们花家在元荒城中也是有着不低的身份,但是像江纯一这种天才,真是的举世罕见。
    “希望当初和他起冲突的事情,这个变态没有放在心上。”花浮生看着远处的那道白衫人影,不禁有些心有余悸。
    若是让自己现在对上他,他没有半分胜利的可能。
    “此人只能拉拢.......”一旁的花浮仙也是轻声道。
    “好!”江纯一持剑傲立。
    “不知通过这道院的毕业测试,有什么好处?”江纯一突然贱兮兮的问道。
    “额,这个。”桑怀长老怒目圆睁,没想到,这个小子还没有进行毕业测试就在考虑毕业测试后有什么好处了,旋即只能歪着头想了想,说道。
    “通过了道院的毕业测试,你可以选择留在道院成为一名导师,也可以云游四海,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只要不要作奸犯科,道院将成为你永久的后盾!”
    桑怀长老此言不假,道院护犊子的事情也是有目共睹的,在许久之前,一名道院的学子在通过了毕业测试之后,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家乡,但是却受到了欺凌,道院一怒之下派出了一位长老直接将那一处的城主府化为了齑粉,以此警示后人。
    在这八荒之内,没有人敢在道院的头上动土!
    “请问桑怀长老,这次毕业测试,究竟是什么比法?”江纯一问道。
    “纳灵何在!”在观战席上正在沏茶的古羊长老大喊一声!
    纳灵?为何古羊长老此时要召唤纳灵,这个纳灵不是道院的纳卷阁的守护者吗?
    随着古羊长老的话音落下,纳灵前辈就已经飘飘然地出现在了广场之上,手中拿着的,正是一个圆形的神奇物体。
    “所有人,推开百丈之外!”古羊长老的声音在天空之中悠然响起。
    听闻此话,众人的心中虽然震惊,但是也是听从古羊长老的吩咐,退开了百丈之外。
    随着古羊长老大手一挥,一道防御护盾将江纯一和纳灵前辈直接笼罩而进。
    “难道古羊长老是想让我和纳灵前辈对战,这未免有些太过于不靠谱了.......”江纯一的心中想道。
    “小子,和你对战的可不是我哦,而是.......它。”
    随着纳灵前辈举起了手中的圆形物体,口中念念有词道。
    “唤兽天核.........启。”
    在注意到这个唤兽天核上所散发而出的波动时,江纯一的心中也不禁有些失言。
    这......地阶的灵器!
    “没错,这就是为了你所设置的专属的毕业测试,江纯一,就让我看看,面对一只残暴嗜血的魔兽,你究竟能做到哪一步.........”古羊长老笑道。
    “另外,此次毕业测试,我们长老堂将不会伸出任何的援手和援救,全程只能靠你自己!”素心长老提醒道。
    “最后说一句,这只召唤出来的魔兽,可不是想道兽结界里的那样,这可是货真价值的召唤阵法。”
    “五阶巅峰魔兽——龙翼狮王!”
    魔兽的脑袋,是一颗长相颇为狰狞的狮头,血红中泛着奇异红光的的兽瞳,布满獠牙的巨嘴,狮头之上,还有一只火红色的螺旋尖角,一簇簇红色火焰,在角尖上缭绕盘旋,巨大的狮身侧面,生有一对饱含着龙气的翼翅,龙翼扇动间,一簇簇恐怖的波动犹如喷火器一般,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出,四只粗壮的脚爪,同样被包裹了一层锋利的倒刺,每一次踏下,都将会让得虚空为之一颤,难以想象其力量究竟有多大。
    “竟然是龙翼狮王.........”小青看到这天空中的魔兽,心中也不禁有些咋舌,毕竟这龙翼狮王身上的真龙血脉也是不低,但是却未能加以好好运用,这才导致他们种族的实力只能停留在六阶的巅峰,
    随着狮吟的响起,其身体之上地红晶,光芒大盛,眨眼之间,汹涌的红色火焰,猛的从其体内腾烧而出,红色火焰逐渐袅袅翻腾,最后汇聚成巨大的红色火柱,直冲天际,炽热的高温,即使是间隔上上千米距离,也依然让得下方的江纯一有些大汗淋漓。
    “好恐怖的阵势。”江纯一抹了一把额头上滚流而下的汗水,震撼的望着遥遥天空上地巨大龙卷与火柱,口干舌燥地道。
    但越是这样,越能激发他心中的斗志。
    龙翼狮王巨嘴中发出一声轰鸣般的哼声,双翼一振,身体之上那足足两三丈巨大的冲天红色火柱,也是离体而出,然后对着风暴撞击而去武动乾坤。
    “姐姐,你说他们谁会胜啊”白葵再次抹了一把汗轻声询问道。
    “到了这一地步,若是没有太强的底牌,一般都难以击杀对方,至于谁会胜,谁会败,我倒也说不清楚,一切,等打完自有分晓,”白月璃笑道,“但是我相信他。”
    “来,战!”江纯一看着在空中振翅咆哮的龙翼狮王,竟然不退反进,直接是踩着踏雷阵冲上了云霄。
    “千机变,三剑。”
    “来!”
    三柄长剑从江纯一的背后呼啸而出,围绕在江纯一的身边,就像是三尊守护神一般。
    问鼎剑上的黑色火焰比当初在内院大比之上更加雄壮,而焚天剑的火焰,依旧是那边热烈,最后在开岳剑气势的镇压之下,三柄剑都显得特别圆融而富有特色。
    “难怪这家伙能够成为道院年轻一辈中的翘楚,竟然是有着三柄超强的灵剑的加持,真是不公平!”扶风略微有些不太好看,忿忿不平的道。
    身后的老人望着忿忿的扶风,不由得有些无奈,只能冷笑道:“殿下,无需愤愤不平,如今站得越高在,只会摔得越惨而已.......”
    天空之上,巨大的火焰龙卷风暴,在江纯一的挥手之间,携带着狂暴的风啸之音。
    四象烬天书——白虎印!
    火焰风暴所过之处,下方的石砖,尽数被扯成了一道黄土之地。
    而那龙翼狮王也不是什么善茬,双翅一震,一道恐怖的烈焰火柱也从它的背后瞬间成型,径直朝着江纯一冲来。
    两尊庞然大物,在空中闪电对撞,在相撞的那一霎,空间几乎为之一静
    “轰”一声雷鸣,凭空在晴朗的天空上炸响。
    火焰风暴与火柱凶猛对撞,彼此疯狂的释放着恐怖的能量,在两者交接之处,空间似乎都在微微荡漾着
    “嘭”风暴与火柱,在互相僵持了几分钟之后,也终于是因为能量的告竭,在一道响彻山脉的闷响声中,凭空湮灭。
    在风暴与火柱消散之时,手持焚天剑的江纯一,终于是有所动作,只见他脚下雷芒一闪,身体便是犹如化为一抹闪电,瞬间穿越了能量动荡的地带,然后出现在了龙翼狮王身后,手中焚天剑瞬刺而出,剑尖之上,竟然形成了一圈高速旋转的火刃。
    “叮叮”
    “叮叮叮!”
    长剑携带着风刃劈砍在龙翼狮王的身体表面上,半空中响起了一连片的清脆声响,然而,长剑的闪电疾刺。却仅仅是在那层红晶体上留下道道白痕。而且白痕只是存在了片刻时间,便是完全消散。
    毫不在意对方的这般普通攻击,龙翼狮王巨头一摆,头顶上的红色螺旋尖角,便是急射出一道半米粗壮地巨大红色火焰。
    但是江纯一的攻势怎么可能仅仅于此,刚才焚天剑之上完全没有灌注灵力,这一剑只是诱饵而已。
    “快看,杀招已经来了!”剑痴紧紧握住了身旁的天海大师的手,吓得后者一哆嗦。
    问鼎剑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江纯一的右手之上,无数的燃灵火从江纯一的周围喷涌而出,化成了一道淡淡的火轮,而在这个火轮之中,似乎是有着一朵瑰丽的黑玫..........
    空气中的灵力已经被这柄剑焚烧的一干二净,甚至连古羊长老的护盾,都有着隐隐破碎的迹象。
    “真是恐怖的剑招!”古羊长老惊叹道。
    随着那声清脆的轻声落下,一卷狂暴的黑色火卷在其身前涌现而出。旋即呼啸而出,一剑便将那龙翼狮王的左翼斩下。
    吼!!!!!
    龙翼狮王的痛呼声震耳欲聋。
    见到自己受了这般重伤,龙翼狮王兽瞳中红光骤然大盛,巨大的掌爪,猛的带起一股艳丽的红芒。对着江纯一怒砸而下,掌爪所过之处。竟然撕破了空气的阻碍,一缕尖锐的声波,在天空之上刺耳的尖鸣而响。
    望着龙翼狮王的攻势,江纯一脸颊上微微凝重。
    问鼎剑,切换。
    开岳剑域,起!
    随着一道恐怖的重力施加在龙翼狮王的背上,其庞大的身躯好似被一记重锤命中!
    “咔!”
    红光大盛间,清脆地咔嚓声响,顿时将龙翼狮王身上的鳞片砸成了满天碎片,随风消散。这一剑的攻击,竟然强横如斯。
    自己的防御被破,身躯重重地坠落在了地上。
    龙翼狮王巨嘴中响起低沉的咆哮,巨大的身体微微扭动,狂暴得有些骇人。
    但是令得江纯一震惊的是,受了这般重伤,但是龙翼狮王的身上所燃起了一点点若有若无的气息却几乎将它的伤瞬间治愈。
    “终于引动了体内的龙气了么.........”小青眼中的一抹骇然,也是逐渐涌了上来!
    (请大家支持正版塔读app)
    【作者题外话】:不要说我更新少哦,我一章能有五千字,各位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