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苟活巫门
    沈掘顺着竹林小路往山上过去,一路上他都有那种被狙击锁定的危机感!
    这不是看到、听到,是冷锋枪林弹雨训练出来的敏锐感知。当狙击手躲藏在树木、高楼上面,靠眼睛是发现不了,训练出了这种感知,才能关键时刻保命。
    普通人走在外面,被陌生人带着敌意紧盯着,哪怕不做什么,也会感觉不舒服。
    虽然没有袭击,但沈掘也是不时的快速移动,避开给锁定的状态,但对方很快又锁定了他。
    这让他加快了上去的步伐,经过第一个亭子后,全神戒备了。
    山鬼当时是轻慢托大,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东君则不一样,这是来报仇的,完全可能偷袭!
    在这短短一段山路,沈掘爆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临战状态!
    黄飞鸿叶问的宗师武功,冷锋实战训练出的环境观察力、危险感知力,还有迈尔斯赛车时的精细操控力,以及……艾沙的冰系魔法也时刻准备着!
    山鬼的实力,跟其他的敌人不一样,如果不是对方大意轻敌,是没那么容易干掉的。
    游家这样的墙头草,是绝对靠不住的,如果他和东君交手重伤了,游伟民不会帮忙,只会趁机干掉他!
    距离上面亭子还有几十米的时候,沈掘已经看清楚了,亭子里面没有人,人是矗立在亭子上面!
    从亭子上的角度,能俯瞰整个云湖山庄,这一种被锁定的感觉,或许就是这东君的目光!
    “你找我?”
    沈掘在十几米外路边停下。
    沿路和亭子周围都有小灯,基本可以照亮,但东君人在亭子上面,却是藏身在阴影之中。
    而且他在上面,是一个俯视的姿态,占据着气势之优。
    “我是山鬼的师兄东君,月市陈家的供奉。”
    东君在暗影之中开口,自我介绍了一下。
    沈掘以前星市本地的游家都不清楚,更别说月市的什么陈家了,不过肯定也会是游家一个级别的。
    “有文化!可惜了。”
    他竖起了大拇指,又叹息了一声。
    “怎么说?”
    东君有点奇怪,“可惜了”说的是山鬼的陨落,“有文化”是什么含义?
    “你说山鬼的师兄,我第一反应是山妖、山魈之类,没想到是东君。看来你们的名字,是取之于《楚辞》的“九歌”。”
    沈掘轻轻鼓了鼓掌。
    东君微微点头:“年轻人还知道楚辞,你也有文化。我巫门本源自于上古楚地!”
    “污门?有多污?”
    “嗯?”
    沈掘笑笑不解释:“可惜了……看你说巫门源自于上古楚地,颇有荣耀感,可你们一个在游家,一个在陈家,说好听点叫供奉,其实就是看家护院的打手。”
    “……”
    东君从亭子上面跃下,可以看清楚他的脸,明显有挂不住的尴尬。
    他们自己觉得是扶持一个大家族兴盛、能影响一城一市格局幕后人物,结果被说成打手!
    可仔细想想,可不就是大户人家高级别打手吗?
    “你是谁?你从哪里来?”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你是要哲学三连击吗?”
    “……”
    东君皱起了眉头,只觉得这个年轻非常的不简单,说话的跳脱跨度太大了,往往让他跟不上节奏。
    这也让他更加的小心、重视。
    “我感知到山鬼陨落,特意寻了过来。按游家的说法,是被你杀了?”
    “是的。”
    “……”
    东君眼皮一睁,这么干脆的?推搪辩解都没有一句?
    “为什么?”
    “他对我动手。”
    “他对你动手,你就杀他?”东君有点难以置信。
    你说他想要杀你,或者你想要抢他游家供奉,都还好理解。就因为对你动手,所以你就干掉他?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生猛的吗?
    沈掘微笑回应:“你要对我动手,我也会杀你。”
    “……”
    东君一时无语。
    他是要来为山鬼报仇的,可是游家知道的信息有限,为了稳妥,他没有直接动手,多了解一点信息。
    可越是了解,越觉得看不透这个年轻人。似乎……信心十足的样子。
    “你是来杀我的吗?”沈掘追问了一句。
    东君郁闷,不敢回答啊,他现在一点把握都没有啊!
    如果说是,岂不是马上就要干仗了?
    如果说不是,又显得太怂了……
    “山鬼的尸体呢?我来把他带回巫门。”
    他避开了直接报仇的问题,等以后再说。
    沈掘张开了双手。
    “什么意思?”
    “到处都是。化作春泥更护花!”
    “……”
    东君的老心肝不由得为之一颤……还有心情吟诗!
    他刚来就追问过游伟民,但游伟民说搜查过,完全找不到。而战斗没有什么大动静,很快就结束了。
    现在这个答案,等于说直接把山鬼粉身碎骨了!
    山鬼实力别人不清楚,东君还是了解大概的,跟他基本相当。如果这个年轻人,能轻松把山鬼碾压成碎末,那与其想报仇,不如先想着逃命吧。
    “也好。生于尘埃,归于尘埃。”东君苦笑轻叹。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他们作为供奉,不会随便出手,但出手也是灭东家的强敌。
    杀人者,人恒杀之!
    弱的被他们碾压,遇到更强的,被别人碾压,愤怒也没有用。
    “你找我来,就是问我这些吗?”
    听到这话,东君一怔。
    什么意思?
    我不追究报仇,你倒要怪我找你跑一趟?
    年轻人,欺人不要太甚啊!
    “斯人已逝,随风去吧!”东君严肃的感叹,然后迅速说道:“我其实找你合作!”
    “合……作?”
    沈掘差点笑出来。
    这东君师兄,是苟活至上啊,看打不过,丝毫不提报仇也就罢了,竟然还要说合作?
    “你弱,会被山鬼杀;你强,杀了山鬼,道理都是一样的。我巫门看淡生死,不会计较这些!”
    沈掘暗暗好笑,这是你没把握对付我,如果能碾压,看看还会不会这么好的姿态!
    “东君老兄说的合作……?”
    虽然这里就他们两个人,东君还是张望了一下周围。
    “我辈本非俗人,屈于供奉,岂是贪图财与色?无非为了流金。”
    “不、不,我们不一样。你是色不动了,我还没有好好享受呢!”沈掘纠正了一下。
    东君点头:“老弟年轻,对于财和色,还是状态满满。我们就只要流金增强修为了。”
    说到这里,他眼睛一亮,“对啊!老弟还年轻,应该享受生活,我们老了才求修为。这就正好合作!你可以用流金跟我交换,金钱、美女、地位,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