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报仇来了?
    沈掘以前单身汪,有点饥不择食,现在对于林秀智是没有特殊感觉。
    如果不是苏群一再的拱他,也不会买百达翡丽,也不会刚刚让苏群下不来台。
    买完他就走了,深藏身与名,不再与林秀智有什么纠葛,就像刚刚巧遇一般,相忘于江湖。
    约定的还是上次那个餐厅,沈掘到达一报杨小姐预定,就被恭迎了进去,然后发现……
    杨佩蓉竟把整个餐厅包下来了!
    这让他有点无语,包下餐厅再大,他屁股也只能坐一个位子啊,这多浪费啊!
    虽然这样似乎挺有诚意的,不过他更喜欢折现发红包哇。
    身为震宇集团ceo,杨佩蓉日常的行程安排,甚至精确到分钟。她不仅非常准时,时间敏感性也强,哪些路段需要的大概时间,都有记住。
    没有让沈掘久等,只是玩了一会儿手机,她就准时出现。
    看着杨佩蓉出现,沈掘眼前一亮,也有一点惊讶。
    他之前见过杨佩蓉,都是ceo职业装的一面,本以为她回去换衣服,又把餐厅包场了,是准备隆重晚礼服出场,没想到竟是一身休闲的装扮。
    “我是把沈先生当成朋友,换了身比较随意的衣服,还望不要介意。”杨佩蓉打了一个招呼。
    其实她现在这样装束更平易近人点,但风格气质却不是一下能改变的,还是无形中有拒人千里之外的冷傲。
    “我的荣幸。”
    杨佩蓉已经提前安排了,挥挥手示意可以上菜了。即便专门的宴请沈掘,她也是珍惜时间,不会慢慢聊、慢慢等。
    “杨总为我包下整个餐厅,实在太破费了,让我受宠若惊啊。”
    “我喜欢安静一点,也不想被人看着。”
    沈掘暗暗撇嘴,现在是没其他的客人了,服务员们却更加专注这里了。
    “你是我弟的好朋友,我们也算朋友,就不要互相客气,我叫你沈掘,你叫我佩蓉好了。”
    杨佩蓉换上休闲衣着,就是想朋友一样的轻松一点,一口一个杨总,让她还是觉得在谈公事。
    “好。”
    “开车了,我就以水代酒,再次感谢你的大力帮助!”杨佩蓉又正式的道谢。
    沈掘举杯微笑,接受了她的道谢,懒得再去客套。
    餐厅逐一上菜,两人也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
    说是当朋友,也随意不了。两人又不算熟悉,杨佩蓉也缺乏社交习惯,沈掘抛的很多话题,她都接不上,或者没兴趣。
    要谈工作、商业什么的,沈掘又毫无兴趣。
    “对了,我给你带礼物了。”
    “你从我家离开特意去买的?太客气了……”
    杨佩蓉以为是什么小礼物,准备接受了,当看到百达翡丽的包装,马上摇头。
    “这太贵重了,不合适。”
    看她拒绝得很干脆,沈掘笑道:“放心,我不是要讨好你,这钱……是你爸的。”
    “……?”杨佩蓉有点惊讶。
    “杨董事长觉得我有意接近你们,目的是想要追你,所以他砸一笔钱,让我离开你,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
    杨佩蓉无语,她上楼换衣服的时候,还有这么一幕发生啊。
    “我如果不收,他肯定觉得我要纠缠你;我把钱给你,你肯定也不收。所以就买了两块表,算是我的回礼吧!”
    沈掘把手表拿了出来,“这个给你,这个给杨董事长。”
    单据什么的都在袋子里,倒不是为了展示价格,而是得证明这是专柜正品,也是保修保养的凭证。
    杨佩蓉不是苏群林秀智能比,就算不看单据,见到两块表,她也能估计到相差不远的价值。
    她觉得老爸应该是给的两百万,沈掘就全部买奢华礼物了,或许还添了一点零头。
    “你真是一个好人,那我就不客气了。我不会揭穿让他尴尬,借花献佛,就当我送他礼物了。谢谢你!”
    沈掘含笑摇头:“不客气。”
    他还赚了一千八百万,还能送得一个人情,超值了。
    她的宴请,一方面是感谢,一方面也是拉近关系,大家至少能保持朋友身份,以后才能有更多合作。
    但杨佩蓉各方面安排得太满了,为沈掘挤了几个小时,已经是非常隆重了,但吃饭也就预备了一个小时。
    沈掘饭后也没有主动约她什么,各自离开。
    他准备去一趟医院。
    吃饭的时候,收到了卓灵的道谢信息,说已经成功完成了手术,她最大的担心去除了。
    但考虑之后,还是决定不去了。帮助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会儿去探望,免不了又让人当面一再道谢,等会儿卓灵又说他的人……
    来到车库的时候,沈掘收到了游伟民发来的信息,让他立即去一趟云湖山庄,说有非常紧急、非常重要的事。
    这让他有点无奈,毕竟是收了游伟民一个亿年薪的“顾问费”,不能刚过一天两天就不予理会啊。
    这正是他不想再收陆栖他们“顾问费”的原因,免得屁事太多。
    就当吃饱消食吧!
    沈掘开着毒药,直奔到了云湖山庄。
    这次晚上过来,发现又别有一番风景,灯光布置得非常好,不是那种亮如白昼,而是在清楚照亮的同时,保留了黑夜该有的韵味,还有一份隽永雅致。
    刚刚下车,沈掘马上瞳孔收缩!
    获得冷锋的技能,让他有着兵王的敏感,此刻有一种被狙击手锁定的危险感!
    游伟民及时的迎了过来。
    “有一位贵客,点名要见你,在上面的亭子候着。”
    他没有之前跪舔的态度,而是普通而平静,伸手指向了竹林通往的山上方向。
    但在后沈掘眼光交错的那一刹,他又眨眼示意沈掘看手机。
    沈掘会意,他说的亭子,就是干掉山鬼的地方。
    不用说也清楚,这是山鬼的什么人找来报仇了!
    游伟民两边都不敢得罪,或许又同时两边押宝。
    沈掘边走边拿出手机,游伟民在几分钟之前,给他发了一条信息。
    大意就是说,游家是坚定支持他的,但山鬼的一个师兄来了!
    游家对山鬼情况也不了解,要不然不会迅速倒向沈掘。今天一个自称东君的人找上门,说是山鬼的师兄,常住月市陈家。感知到山鬼在星市被杀,特地赶来了解情况。
    游伟民不敢对抗,只能如实相告,并把沈掘找过来。
    但又怕东君也不是沈掘的对手,所以又通过信息的方式,向他先透一个底。这样双方谁输谁赢,游家都还能墙头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