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上门杨家
    于强狠狠的甩了他一个耳光,一脸的痛心疾首。
    “傻彪啊傻彪啊!你让我怎么说你呢?现在好好的有工作,为什么要去做这种坑蒙拐骗的事?就这点出息吗?”
    “我错了!”傻彪再次郑重认错。
    “向沈先生和被你们坑骗的这位先生道歉!”
    “对不起!”
    傻彪和其他几个人都一起跪着,对沈掘和杨正庭道歉。
    于强又上前握住了杨正庭的手,一脸愧疚痛心:“对不起,是我管教不严,所幸没有酿成大错!我一定再登门拜访、负荆请罪!”
    沈掘冷眼旁观着他们的表演。
    傻彪几个要是普通混混,他直接就碾压了。敢索要百万,才让他们喊出背后的老大。
    不管是谁的人,无非南万钧几个幕后大佬。昨晚之后,他们肯定会交待好,只是傻彪不够资格而已。
    于强是陆栖的人,也没有见过沈掘相片,但陆栖描述过大概,还有那辆独一无二的兰博基尼毒药。
    他要比傻彪醒目多了,一看到毒药,就分析到了,果断的先殴打一番。
    沈掘看得出于强是在表演,只是现在撇清,让傻彪背黑锅。
    于强也知道他能看出,他也知道于强知道……
    不过于强已经姿态放到很低,给足了面子,沈掘也要给个台阶,否则把陆栖叫过来,也不过训斥于强一顿。
    “不用登门、不用负荆请罪……”杨正庭连忙摇头,他就怕家里知道呢。
    “不愧是沈先生的朋友,心胸广阔宽宏大量!”于强一下拍两个马屁。
    “我会严惩他们,也会向陆老板请罪。但也一定要为您送上十万块,就当请您喝茶赔罪。”
    于强拿出了手机。
    他非常的聪明,沈掘是让陆老板都忌惮的人物,那要给足面子,而不会在意十万八万的赔偿。
    只要把这个当事人哄好了,沈掘应该就不会追究了。
    杨正庭这会儿感觉很梦幻!
    本以为傻彪的老大带人过来,很可能刀光剑影,哪怕沈掘很能打,大家也危险了。
    没想到沈掘这么牛逼!
    简直霸气外露,让强哥一看就竟然毕恭毕敬,让傻彪等人跪地道歉,还主动赔偿。
    他已经很满意了,怕夜长梦多,就想要赶紧离开,赔不赔都无所谓了。
    “十万块?强哥就这手笔?傻彪可是关了他一天半,不让吃喝不让睡,开口索要的是一百万!”
    沈掘冷笑,直接表示了对这个结果不满意。
    于强也是一个试探,如果杨正庭答应,那当然好,不满意他也有心理准备。
    “竟然这么严重?我都不知道!这些混球实在该死!”
    说着他回身就踹了傻彪一脚,以显得他什么都不知道,为杨正庭的遭遇而愤怒。
    “我觉得至少三十万,才能弥补精神损失!”
    他又堆着笑:“他们也没有什么积蓄,三十万是凑光他们所有了。”
    面对他进一步的试探,沈掘哼了一声:“我要给陆老板面子,你又这么会来事……”
    听到这话,正以为三十万可以达成和解的于强,听到了另外的答案。
    “六十万吧!”
    于强的笑容当即僵住了。
    十万块肯定解决不了,这是他有心理准备的。三十万是他心理价位的试探,再加多说十万,也还是能接受的。
    可是沈掘开口,连五十万都不是,直接加倍到六十万,这就有不小压力了。
    想到老板昨晚连夜开会的严厉叮嘱,于强马上继续让笑容绽放。
    “多谢沈先生赏脸!我御下不足,就算他们拿不出,这钱也应该我出!”
    怕沈掘再咬到一百万,他赶紧催促杨正庭,把六十万打了过去。
    “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我不留下来看你教手下了。”
    沈掘搀扶了杨正庭出门。
    “多谢沈先生高抬贵手!您慢走!”于强还是毕恭毕敬的鞠躬,送着沈掘出去。
    等到毒药咆哮而去,于强马上黑脸,对着傻彪他们拳打脚踢!
    “一群没脑子的废物!办事之前,就不动动你们的猪脑子吗?开兰博基尼的,会没有一点能量吗?”
    “都怪你这贱人!在现场没看到他和大人物关系好吗?”傻彪又迁怒那个女的,一巴掌甩了过去,打得她真的哭了……
    杨正庭没吃东西还是次要的,一天多没吃饿不坏,饿过头了现在也没太难受。
    但前晚炮了几发就快天亮,再被抓着一直到现在都不让睡,那就非常的难受了。
    “姐夫,你送我回家吧,帮我想一个理由,我现在急需要睡觉。”
    “姐你个头啊!”
    “我是认真的,你这么优秀,这么牛逼,才是我姐需要的男子!我扛不住了……”
    他精神熬到了极点,此刻一放松,说了他家地址,下一秒就沉沉睡了过去!
    沈掘一阵无语。
    送到杨家大别墅时,已经不早了。
    在车上睡足一小时的杨正庭,被叫醒回血了一点,但越睡越想睡,哈欠连天,只是又感觉到渴和饿了。
    “姐……不,哥!你不能走啊,我这样回去会挨骂,你得帮帮我。”杨正庭拉住沈掘不让他离开。
    “关我屁事!”
    “我是你小弟啊,是你未来小舅子啊!不能见死不救。”
    正争执着,一辆车停靠了过来。
    “沈先生?你是来接我的吗?杨正庭!你这两天跑哪里去了!”
    杨佩蓉晚上要请沈掘吃饭,特意早一点下班回来换衣服。看到沈掘,还有点惊讶。再看到杨正庭,又着恼起来。
    “姐,我……呵——!”
    他还没有说完,就打了一个打呵欠。
    沈掘只能帮他圆了一下:“他跟我打赌,输了,被我要求在图书馆泡了一天一夜。”
    “……”图书馆?杨佩蓉怎么也不相信老弟能在图书馆泡一天一夜。
    “对!我和沈哥赌他赛车,他赢了,我只能听他的,他说我不学无术,让我在一个二十四小时的图书馆学习,到现在才允许我出来。”
    杨正庭感觉这个理由太好了,哈欠连天实在太像他看书时的状态了!
    “那真的太感谢沈先生,还是你有办法收拾这猴子。到家门口了都不进去吗?”
    杨正庭本来就不让沈掘走,杨佩蓉再热情邀请,沈掘只能跟着进去了。
    进去就见到了他们的父母,杨妈妈自然埋怨了一通,听得解释是在看书,又是心疼不已,她当然是相信的。
    杨天庆则是一脸的严肃,这位是震宇集团的董事长,沈掘以前也是远远见过的。
    而在刚才,他就注意到杨天庆在楼上关注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