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让老大的老大来
    这女的是培训过的,杨正庭不是随便选的。
    他开兰博基尼,哪怕她不认识具体的车款和配置,起码也是超跑,说明是有钱。
    他年纪轻,一看社会经验就不多,就不是狼,而是肥羊,容易入套、容易被唬住。
    现在沈掘来了,就给他们一种狼的感觉!
    开着来的也是兰博基尼,不管是不是狡辩,是不是钻空子,似乎真的讲得上法律。
    更重要的是,这家伙出手也也猛!
    所以他只是出了一脚,加上几句话,就把彪哥他们五个人吓住了。
    “你们关押他超过24小时了,对吧?还不给睡觉不给吃饭,这是间谍才用逼供手段……啧啧,我不带他走,继续呆到48小时吧!”
    沈掘这就是假的,但他前面说的话,加上一副你们麻烦大了的样子,让他们几个都瑟瑟发抖。
    他们不懂法,好像电影里警方没有足够理由和程序,也不能关押超过24小时,可能48小时更严重吧?
    “你、你……有本事冲着我们来,报警算什么英雄?”
    “你也打了我的脸!这就是证据!”
    “你还打伤了我们彪哥!”
    他们有点色厉内荏的叫了起来。
    “你看,说你们不读书没文化,还不信!我打你两巴掌,那也是治安问题,赔你两百块的事;至于你们的傻彪,你们忘记是他先动手要打我吗?”
    大家一想还真是。
    “所以别说踢伤他,就算把他踢死了,我都可以算是正当防卫,最多防卫过当。”
    “别扯那些有的没的!谁知道你说的真假?你赔十万块,现在把人带走!这事就算了了!”
    彪哥撑着站了起来,语气听起来强势,缩水90%的赔偿,证明了他的心虚。
    这是不想一百万了,能捞一点是一点的心态了。
    一直和和气气的沈掘,冷笑了起来。
    “有没有听说请神容易送神难?动了我的小弟,有那么好解决的吗?还想要十万!你个傻彪做梦吧!”
    沈掘再看着那个女的:“你不是去了北山的派对吗?到得比较晚,没有看到好戏是不是?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女子抬头盯着沈掘看,刚才她在扮演哭,根本没注意沈掘。
    这过去没多久,她很快认出来了。
    “你是飙车创纪录的车神?”
    “果然没看到前面的,我来告诉你,前面游家的大少爷得罪了我,最后都得在地上受胯下之辱!你们算什么垃圾?”
    沈掘指着彪哥:“让你老大的老大来!”
    他们都接触不到、不知道游家,彪哥还是听说过,知道游家意味着什么。
    但他不相信沈掘能让游家的大少爷胯下之辱,太离谱太荒诞了,肯定是吹嘘的。
    可现在已经不是他能解决的了,他一咬牙,赶紧拨打了一个电话。
    “强哥!控制不住了,你赶紧来一下三排七号别墅。”
    然后他指着沈掘:“我傻彪是没有文化,你尽管吹嘘!但我们强哥是有文化懂法律的,你等着,他会跟你好好算一算!”
    沈掘一愕,靠!还真叫傻彪啊!
    他冷笑一声:“你们现在全部跪下来,向我小弟磕头求饶,他如果能饶了你们,这事还好办,等你们狗屁强哥来了,就真要好好算了。”
    “杨正庭,他可不仅仅要精神损失费,还有肉体伤害费!”
    “你敢侮辱强哥!你准备受死吧!”
    “强哥是我们的老大!你侮辱强哥就是侮辱我们所有兄弟!”
    “强哥来了,不仅仅你小弟走不了,你也走不了,你的车也得留下!”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叫嚣,本来害怕的状态也消失了,因为强哥马上就到了!
    听电话也知道,强哥就在这河田温泉度假村,开车过来也就一两分钟的事。
    杨正庭这会儿则是腿脚发软……
    除了没睡觉没吃东西之外,刚刚跪着也是腿软,心理上也是害怕不已。沈掘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可这是别人的大本营啊!
    这强哥是彪哥的老大,听起来很牛逼,而且难道不会带人来吗?不会拿武器吗?
    正紧张,听到外面疾驰而来刹车的声音!
    “强哥来了!你死定了!”之前被沈掘打脸的那个,幸灾乐祸的忙过去开门。
    外面一个大佬带着两个人快步冲了进来。
    “那辆兰博基尼的主人呢?”
    “强哥!就是他,就是这个混球!开个兰博基尼拽得二五八万的……”
    强哥是一个一米八几的壮汉,进来就看清楚了里面的情况。
    傻彪正迎上去,就看到强哥猛的一巴掌甩了过去,打在了那个本来已经肿起来的脸上!
    这一巴掌把他打懵了,让傻彪他们也傻眼了。
    “沈先生大驾光临,于强有失远迎!”
    强哥毕恭毕敬的微微鞠躬,然后劈头盖脸的就往傻彪他们脸上打了过去,又大脚踢了出去!
    “全特么给老子跪下!沈先生也是你们这些垃圾能得罪的?”
    傻彪他们全部吓呆了,强哥怎么是这个态度?这会儿被打,都赶紧给跪下了。
    跟着于强进来的两个,马上帮忙,把他们五个全部按着跪成了一排。
    “沈先生恕罪!于强管教下属不严,冒犯了您……和您的朋友,我会向陆老板请罪!”
    于强把他们打得跪倒之后,这一次不是微微鞠躬,而是恭敬的鞠了一个大躬。
    他带来的两个人,不了解情况,完全是跟着老大一样的鞠躬。
    那个女的,吓得脚软,坐到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情况?
    这个车神到底是什么大来头?
    “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
    听到沈掘的话,鞠躬没有直起腰的于强满头大汗,这怎么接?
    “对不起,我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会马上调查,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不用调查,彪哥彪嫂自己说吧!”沈掘冷冷的看着跪地的傻彪。
    “傻彪”是老大们叫的,是他自称,他并不傻。强哥的剧烈反应,让他在吓呆了一阵之后,已经意识到玩大了!
    来的这个人,是连强哥都开罪不起的,或许真的是连游家都不怕的牛逼人物!
    这会儿再推脱,那就让强哥无法下台了,还能有好日子过?
    “强哥对不起!我们财迷心窍,设了仙人跳的局,坑了这位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