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再次上门
    “行了!”
    沈掘冷笑:“我缺你们一点顾问费吗?”
    大家沉默,虽然不知道沈掘的来历,但听南境竹的消息,他拥有一辆价值几千万的纪念版兰博基尼,关键还不是价格,是能有人割爱让出这车,是全国独一份。
    这就意味着人家根本不差钱,甚至国际上的人脉,都远不是他们能想象的。
    “起来吧!”
    沈掘扫视了一下:“我没招惹你们,今晚是给南境竹面子,过来吃顿饭而已。”
    都是精明的大佬,这么一句话,已经听出了其中的含义。
    不主动招惹,是懒得理会你们,别以为会抢你们势力!
    给南境竹面子,不跟你们计较这一次,也就这一次!
    南万钧暗暗苦笑,女儿年纪轻轻,办事无往不利,无非大家都是冲着他的面子。没想到今天,是女儿面子比他们大!
    而他也很遗憾,意识到自己失策了!
    如此强大人物,哪怕儿子被砍、靠山被灭,游伟民都能抛开一切,果断跪下抱大腿。他女儿先成为了朋友,本来近水楼台,他却走了一步臭棋。
    认识不过两天,给了这一次面子,人情就用完了!
    他们三个站了起来,南万钧代表大家做出表态。
    “是我们太傲慢唐突了,再次向沈先生道歉。以后沈先生有什么用得上我们的,只要吩咐小竹一句,我们绝对办到!”
    南老板开始挽回臭棋的影响,把女儿和对方的关系绑牢固一点。
    刘辟也忙说:“对、对,有任何需要,我们都不会推辞。如果小竹来不及,可以直接吩咐我!”
    老家伙马上腆着脸拿出手机,求加好友。
    他不是要取代南境竹,但南境竹更多的是代表南万钧,他们不能被撇开了啊,当然亲自取得联系比较靠谱。
    “求加个联系方式,我们不会打扰沈爷的。”
    怕被说“你配吗”,陆栖陪着笑,“加好友”都不敢用,只是说求联系方式。
    汪悦琳也爬起过来了,亲身体会过生死危机的她,对沈掘的恐惧更甚。
    看着城中最强的一群大佬们,在他面前唯唯诺诺的样子,沈掘不想被他们缠着,便拿了手机让他们添加。
    南万钧看做不到让女儿独占联系人,当然也赶紧添加了。
    南境竹吩咐上菜当然很快,后面就在外面候着,一直担心里面打起来。
    等得到父亲通知上菜,进来却是非常的惊讶,不仅仅他父亲,刘辟、陆栖和汪悦琳,各个都对沈掘很尊敬客气,甚至有点讨好的表情。
    尤其是汪悦琳,向来对于小鲜肉都会露骨调戏,这次对着沈掘却是正正经经,很少见了。
    中午沈掘可以赶走游伟民父子,这顿晚饭,就不好赶走其他人了。毕竟南万钧是南境竹的父亲,只愿意他们两个相处,必然有所误会。
    既然如此,他也没有光吃饭,随便乱问,他们都会如实回答,也让他对于星市深层次的格局,有了更加清楚的了解。
    饭后南万钧没有安排司机,就让女儿亲自开车送沈掘回去,甚至暗示可以带着去散散步之类。
    “抱歉,我不知道我爸叫了他们。”
    等到车上独处,南境竹才有机会跟沈掘道歉。
    “不关你事。”
    “我感觉他们……似乎想要考验一下你,或者说……下马威之类,结果前倨后恭,你是怎么做到收服他们的?”
    南境竹非常好奇,中午她没有看到游伟民父子的戏,今晚的戏又没有看上。
    沈掘笑而不语。
    游伟民父子,他可以直说,今晚事关南万钧呢,难道说你老爸给我跪下求饶了吗?
    她冰雪聪明,也就没多问了,准备回去问父亲。
    回到状元一品的时候,想起父亲的暗示,南境竹主动开口。
    “不请我去你家坐坐?”
    沈掘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怕你到时候又脱什么东西给我,把持不住啊!”
    “……”
    南境竹顿时脸上滚烫:“滚!那是赛车输的,跟你没关系!”
    沈掘调侃了一句:“滚什么,这次的经验,让你赢了一百万呢。”
    南境竹想想是这么一个道理,如果不是因为输得这么羞耻的深刻印象,还会有所不服,就赢不了游海龙一百万了。
    “我看……你是还有两个美女等着陪你,所以不方便吧?”
    想起来时的语音信息,她马上转移了方向。
    楚墨涵后面说她和程欢吃饭去了,之后他就没发信息。是不是真会等着他呢?
    他们不是情侣,普通朋友角度,这点小误会,是犯不着等着解释的。
    但他现在是董事长,又是不计成本帮了她们,出于惭愧和感谢,都是有可能再上门解释一下呢。
    想起程欢以为他图谋楚墨涵,而楚墨涵又开玩笑说他是不是在房间歪歪程欢,沈掘决定带南境竹回去!
    得让美女们明白,他沈董事长身边不缺美女,不至于馋她们,也不会舔狗。
    “你要这么说,我还非得请你上去做客,证明一下我是多么的纯洁无瑕。”
    “你纯洁?”
    “比菊花葵花还纯洁!”
    “……”
    地库回去,看到楚墨涵的卡宴在,不知道是已经回来了,还是坐程欢的车。
    电梯上到三十六楼的时候,沈掘有意脚步大了一点,看看楚墨涵听到电梯、脚步声会不会过来。
    南境竹却是安静不说话,她想起上次在这里的窘迫,可不想再碰到隔壁邻居了。
    上次过来才刚认识不久,又带着脱的赌注任务,又紧张又局促,赶紧就离开了。
    昨晚凌晨,再今天几乎一天都在一起,又经历过一起对付游海龙、游海夔他们,熟悉很多关系也感觉亲近很多。
    这让南境竹放松了许多,转悠参观了一下,“两个美女呢?”
    “你说呢?”沈掘扔给她一支矿泉水。
    “人家是叫你老板,看你吊儿郎当也不是那种老板。不会是你叫的上门服务吧?一次两个,不愧身体好!”
    “……”
    沈掘无语,“思想都这么污的吗?那上次邻居看到我拿着你内内追出去,会不会以为你也是我叫上门的?”
    “呸!”
    正说着,门铃响了!
    看样子楚墨涵真的在家,而且不方便催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便留意着电梯。
    “呃……我要不要先回避一下?”南境竹看真的有美女找上门来了,认真了起来。
    “避哪里?等发现你在洗手间、房间,岂不是更加有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