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误会?
    程欢没有先跟楚墨涵说,让她也是惊讶,为什么不先跟她约时间,为什么会去沈掘家里。虽然是她的邻居,但对于欢姐,那完全是陌生男人啊,而且单独一个,不怕安全问题吗?
    所以她是加速赶回来,直接按了沈掘的门铃。
    结果开门的是程欢,没有见到沈掘。
    “欢姐,你怎么跑陌生男人家里等我?不怕人家把你咔嚓了?”她小声吐槽了一句。
    程欢笑道:“沈先生是正人君子。”
    “正人君子个鬼!你这样的成熟大美女,是男人都把持不住。”
    她昨天才亲眼见到沈掘剥了一个女孩的内……那画面不敢想像!
    还恬不知耻的、正大光明的拿着跑出来!
    “有一说一,他人长得可以、身材好,人品也不错,但这方面,我是保留看法的。”
    沈掘批评了程欢,这算下属,不需要亲自陪客,便到房间去了,显得孤男寡女。
    此刻听到楚墨涵进来,刚从房间出来。
    “这么夸奖我啊,让人有点不好意思啊。哪方面保留看法?”
    “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程欢看到沈掘出来,马上拉楚墨涵过来。
    楚墨涵哪需要她介绍?瞪了沈掘一眼:“一个大美女客人在这里,你躲房间里干什么?不会是做什么……”
    程欢忙干咳了起来。
    沈掘满脸问号,我有心避嫌,你却以为我躲在房间幻想着她……挊?
    “小楚,你的思想有问题,程总得教育一下她。”
    小楚?
    楚墨涵刚刚想笑,就听到程欢恭敬的说:“是,您说得对。”
    “什么情况?欢姐,他这是招待你什么了,让你态度这么好?”
    “墨涵,沈先生现在是橙欢的董事长,你以后要保持尊敬。”程欢严肃的说。
    “等等……橙欢什么时候有董事长了?不就你是老板吗?”楚墨涵不解。
    “现在有了。从今天开始,沈先生作为大老板,是新的董事长,我是执行经营的总经理。”
    楚墨涵看看沈掘,看看程欢,一脸的不可思议。
    他们怎么勾搭到一起的?
    不是来我家没人,到邻居家暂坐一会儿的关系吗?
    “沈先生入股了我们橙欢,是控股的大股东。”程欢摸了摸她的肩膀:“合同没到之前,只能委屈你继续在橙欢,不能进入百代了。”
    楚墨涵睁大了眼睛。
    这当然是一个好消息,说明欢姐已经拉到新投资,橙欢能继续下去。
    “不委屈,我当然愿意继续跟着欢姐。只是……”
    她一下盯着沈掘:“是不是你趁火打劫?百代要收购橙欢,至少要拿出高价的真金白银,你入股多少就想谋夺了欢姐的心血?”
    沈掘自顾自坐下,示意程欢回答。
    “墨涵,你别乱说话,董事长是按百代的溢价,而且不是全部收购,只占股70%,他真是好人。”
    “……”
    “我是来董事长家里签合同,顺便看你的。”
    “……”
    楚墨涵顿时有一种被出卖的感觉!
    橙欢卖给百代,约等于卖她这个最优资产,但那是她知道的,所以能理解。
    现在根本一点风声都没有听说,突然之间,欢姐就和她邻居达成交易了,都完成了才告诉她。
    “原来如此,恭喜两位老板。”
    她误以为沈掘趁火打劫谋夺欢姐心血,马上挺身而出维护,结果发现自己是被瞒着的一个,情绪巨大落差。
    程欢和她熟悉,感觉到了,忙抱住了她。
    “我没有先跟你说,是想要给你一个惊喜。”
    楚墨涵勉强一笑:“我只是一个员工,不用跟我说什么啦。你们聊,我先去换一下衣服。”
    说完她转身便出去。
    沈掘也看出了不对,让他有点不解,好心办坏事吗?程欢明明很满意啊。楚墨涵希望得到百代的资源?
    “我先走了……”程欢招呼了一声,忙跟着楚墨涵一起离开。
    “也不请董事长吃饭……”沈掘嘀咕了一句。
    她们走了,他还乐得清静。
    想了一下,就算楚墨涵没兴趣,程欢可能还会来请他吃饭,至少离开也会来跟他打招呼。
    本来是要帮楚墨涵一把的,结果适得其反,让她情绪低落。他也没什么兴趣应付程欢了,便自己出门吃晚饭。
    当他来到车库,准备这次开那辆奔驰出门时,接到了南境竹的信息,说南万钧想要请他吃饭,问他赏不赏脸。
    南境竹还是比较聪慧的,是发的文字信息。这样可以弄好措辞,也给对方考虑的时间,如果电话、视频,那就要当场表态了。
    沈掘爽快答应!
    正要找饭吃呢,有人买单白吃大餐,何乐而不为。
    “你确定吗?没有顾虑?”这么爽快,反而南境竹有点不敢相信。
    “发地址过来。”
    “你现在出来吧,我来接你了,在你们小区门口。”
    “……”
    沈掘暗暗吐槽,虚伪!人都过来了,就是等着我答应呗,还矫情什么顾虑。
    南境竹回去肯定就说了,南万钧考虑了一下午,必然是做出了什么决定才约他。
    所谓顾虑,是指游家。
    顾虑毛线!他又不是靠游家吃饭,是游伟民跪地求罩!
    他出来小区门口,正寻找南境竹的路虎,一辆奔驰s级轿车过来了他面前。
    “上车!”南境竹在后排开车招呼。
    “哟!”沈掘进入车内,不由得笑了。
    这次不仅仅是更成熟商务的奔驰车,有司机开车,南境竹竟然换了一身贴身的旗袍!哪怕坐着,也把身材凸显。
    “看什么!”南境竹微微白眼,然后转向了一边,让司机开车。
    这两天见她好几次,从叛逆少女到女大佬,现在又是大家闺秀的风格了。
    本想要开玩笑一下的,南境竹低头发信息过来了。
    “司机是我爸的亲信,注意一点。”
    “……”
    沈掘有点汗,他并不怕南万钧,就算误会他和南境竹有一腿,也无所谓。
    问题是……万一南万钧巴不得呢?
    就像杨正庭想着要送姐一样,到时候南老板热情撮合女儿给他,就头疼了。
    男人太优秀,还是别让人误会了啊!
    不开玩笑,那就玩手机了,正好新加好友的程欢发来了一条语音信息。
    “老板,等会儿我和墨涵陪你一起吃晚饭吧?”
    程欢应该是说正事,沈掘没有放耳朵旁,直接点开了,播放出来大家都听到了。
    老板?
    这是女人的声音,另外一个墨涵,肯定也是女的。
    朋友约吃饭不会叫“老板”啊!
    南境竹不方便看,司机是专心驾车,但都有点浮想联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