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海夔公子?
    跑什么?
    沈掘真的很莫名其妙,你不是很能打吗?有什么高手啊,你加上我还不够?
    不过……挣脱美女小手停下来打架,也太煞风景啊!
    他还是配合的让南境竹牵着跑。
    南境竹反应很快,从侧面冲向了楼梯间,顺着楼梯下到了地下停车场。
    后面开门、呼叫和脚步声紧跟着,但楼梯间的视线阻挡,还是争取到了时间。
    南境竹带着沈掘跑到了一个靠墙角落,躲在了一辆大型suv后面。
    他们刚刚蹲下来,那些人已经冲到了地下停车场,然后分头搜寻。
    “怎么回事?”沈掘凑近她耳朵边小声问了一句。
    南境竹稍微的欠身拉开一点距离,也松开了他的手。
    “游海夔。”她对着沈掘的耳边说了一个名字。
    “……”
    沈掘怔了怔。
    刚才一见那些人,南境竹就拉着他跑,他自然以为是她的敌人,毕竟少女大佬。
    现在听这名字……是冲他来的?
    这一听就是游海龙的兄弟,出现在医院,冲他们两个过来,还能是砍南境竹吗?
    看他不解,南境竹凑近一点,手掌笼着,悄声快速解释了一下。
    游海夔是弟弟,能力很强,还不到二十就参与家族产业,数年下来,已经颇有根基。
    纨绔的游海龙被衬托得很无奈,自己也越发不求上进。本来这也没什么,但涉及到将来家族接班,就微妙了。
    游伟民是长子,是现在游家的中流砥柱,正常是栽培他的长子为未来继承人。现在两人都不小了,游海夔得到重用凸显才能,这个问题就敏感了。
    虽然并没有明文指定,但基本是培养游海夔,可游海龙长房长孙。
    游海龙已经没想争了,他是担心会被干掉!
    他如果意外身亡,游海夔就名正言顺,没有障碍了。
    所以他怀疑心很重,处处小心。比如他放浪形骸,和年轻一起北山喝酒把妹,但这几年自己不飙车,以免被人制造撞车意外。
    他也尽量拉拢功夫好手,充实自己的力量。
    昨晚游海龙出事,南境竹能猜到可能跟沈掘羞辱他有关,但外界更多人阴谋论的指向游海夔!
    游海夔收到风,岂不借这个机会动手?毕竟游海龙死了,他是受益者。
    南境竹看他们冲过来,认出游海夔的人,便拉着沈掘避其锋芒。
    沈掘很多也自然想通,能来得这么准,应该是老七汇报的;游海龙刚才的变脸,就是想拉拢他这个高手。
    “他们兄弟相争,关我屁事啊。”
    “游海夔要抓你证清白,你背景强,和谈解释;你背景不强,杀了你成全他们兄弟和睦!他做事狠辣,游家更不是严志雄可比!”
    沈掘嗤之以鼻:“我管他!而且……躲不了了。”
    他们悄声说话的这会儿,那些人已经把停车场附近都搜寻过,确定了两人所在的角落,正围拢过来。
    沈掘先从脚步判断到,南境竹随后也发现了。
    “躲在这里啊!”有人冲到了墙边,冲着他们叫了起来。
    两人站了起来,南境竹冷冷的扫视了一下他们。
    “躲开镜头在这里约会,有问题吗?”
    “……”
    这霸气的话,让他们噎了一下。
    “南小姐您好,我就杨峰,这件事跟您没有关系,是我们游老板海夔公子有事找他。”
    带头的人认出南境竹,客气的先自报家门,以免冲突。
    南境竹黛眉轻蹙。
    对方抬出游海夔,除非她自认是沈掘的女朋友,要不然是不便为沈掘出头的。
    沈掘往前:“文明点,别碰人家车了。出来外面说吧!”
    他们有六个人,看他过来,马上围住了他,也隔开了南境竹。
    出来过道上,杨峰马上说道:“有什么要说的,等见了我们老板说吧!南小姐,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打扰了。”
    “谁说跟我没有关系?他是我的朋友,你们当着我的面把人带走算怎么回事?”南境竹沉声开口。
    他们几个皱起了眉头,南境竹的身份都知道,如果她要插手会比较棘手。
    “您别为难我们,我们尊敬南老板,但也不怕事!您有什么问题,可以和我们老板沟通。”杨峰对南境竹还是比较客气,但语气已经硬了。
    对沈掘就不予理会,挥手让人先把他押送上车。
    “你们要把我带走,不问我的意见?把我当什么了?”沈掘插了一句。
    但他们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大家关注的还是南境竹的态度,有两个人抓住了他的手,另外几个护在了边上。
    “有监控为证,也有南小姐人证,你们这是对我动手了,我出手就是正当防……”
    “闭嘴!”
    “少啰嗦!”
    “再废话那么多,打烂你的嘴!”
    身边的几个已经忍受不了了,对沈掘态度恶劣。
    “砰!”
    “砰!”
    “砰!”
    他们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已经一个个的飞了出去,还没有落地已经是晕了,笔挺的重重摔在地面!
    “五坨垃圾,没有撞到一辆车,我太有公德心了。”
    沈掘无影脚连续踢飞了五个,然后一只手抓住了杨峰的脖子。
    杨峰一手本能的去拉他的手,另外一手则插向他的眼睛!
    沈掘直接抓住了他的手指,运劲一掰,马上全部断裂。
    随着一声被卡住喉咙的惨叫,杨峰放弃了反抗。
    “老板是吧?”
    “海夔公子是吧?”
    沈掘一边说一边扇耳光!
    “他算什么狗东西?”
    “你们这些蛆虫来抓老子?”
    “你们去吃翔吧,让他也吃翔去!”
    他继续说,手也没停的继续扇,飞快扇了二十几个耳光!
    他控制好了力度,没把人重伤打晕,让他感受着手指断裂的钻心疼痛,体验火辣辣的刺痛打脸,很快半边脸已经肿得不成样子了。
    这一幕让南境竹看呆了……
    事发突然,出手太快,而且态度也极其的嚣张,让她圆场都没有机会了。
    沈掘还不满意,搜出杨峰的手机。他半边脸猪头了,无法识别解锁,还好可以指纹进去。
    当断的的手指被抓着去指纹解锁,痛得杨峰直抽搐,差一点休克!
    “那个人渣抓到没有?”老板的电话拨通,传来了游海夔的质问。
    “游海夔,你今天是吃了屎?还是满脑子都是屎?”
    “你是谁!”游海夔的声音变了,从来没有人敢这样骂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