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古族女神萧薰儿 第四章、天墓胁迫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0'1'B'z. 第'一;'*小'说*站

    ");

    ('  在无尽的黑暗中,萧薰儿浮浮沉沉,最终缓缓降落,她下意识的用手找寻着身边的鸡巴,真开眼,却在自己的床上扑了个空。

    萧薰儿在床榻上扭动着,随时醒了,但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

    “呼……天呐,这梦太真实了吧,我竟然……”萧薰儿吐出一口浊气,发现自己全身是汗,大腿间一片滑腻。

    “怎么会梦到那样的事情!”

    呆滞了几秒,想到那个长达七天的梦境,萧薰儿头皮发麻。整整七天,自己几乎一刻不停的和各种男人做爱,最后居然沉迷在欲望里,爱上杨皓,还给翎泉当了性奴,各种配讨好,想想就恶心。

    “就算是噩梦,也太可怕了。”萧薰儿想到自己的言行,心里仿佛被巨石压着一般难受,自己骚浪的样子,简直是不堪入目,下贱至极。

    难过了好一阵,对于梦里的绝望感,以及自甘堕落后的兴奋感,萧薰儿还是觉得记忆犹新,揪心不已。不过还好,梦中的细节伴随着清醒就慢慢淡去了,就算仔细去回忆,也记不起来。

    萧薰儿叹了一声气,心情非常低落,可来不及惆怅,突然听到外面有动静。

    “薰儿,为父来接你了。”

    古元的声音从外面响起,惊得赤身裸体的萧薰儿炸开似的弹了起来,迅速披上一件锦绸长裙,收起凌乱的床单,拢了拢散乱的秀发,红着脸走到了门口,真好撞见准备推门的古元。

    “父亲。”

    “薰儿受苦了吧,咦,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哦,薰儿高兴嘛,走吧父亲,带我离开这个地方。”萧薰儿强颜欢笑,挽住了古元的手臂。

    父女二人离开这里,出现在大阵之外。外面已经恭候了很多人,萧薰儿在其中也看到了翎泉。翎泉的目光像是已经把自己看透一般,在他的视线下,萧薰儿感觉自己没穿衣服似的,真空的衣袍里嫩穴开始瘙痒,似乎在渴求那人赐予的快乐。

    “怎么受到噩梦的影响了,我想多了吧……”萧薰儿快步离开,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最近大陆上流传着萧炎的光荣事迹,这也是萧薰儿出关以来最开心的事情,一想到自己的萧炎哥哥已经成长为这样的强者,萧薰儿心里就美滋滋的。

    “萧炎哥哥,我果然没有看错人。”萧薰儿托着香腮,满意的说着。

    自从做了那个疯狂的而又沉长的梦,萧薰儿一直苦修精神力,她想抹除梦里的细节。她不敢见到翎泉和杨皓,因为一见到他们,自己居然就会不自觉的开始火热,出关这么久以来,她一直调息,就是为了平复这种情绪。

    萧薰儿也扪心自问过,难道自己的内心深处真的是淫荡的吗,不然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梦,那梦中的滋味为什么又那样清晰,梦中沉沦的自己简直是太可怕了。

    不过最后萧薰儿还是恢复了清雅出尘的气质,出关后,调息精神力之后再也没有做类似的梦了,而且梦毕竟只是个梦而已,能持续影响一个人多久?

    近期,传说中的天墓即将开启,萧炎也是接到了古族的邀请,这么多年来一路披荆斩棘,终是进入了古界。

    刚进入古界,就听到前方的轻柔声音呼唤:“萧炎哥哥。”

    萧炎满脸惊喜的抬起头,站着几个人影,那当先一人,身着淡雅青衣,娇颜如花,清丽绝美的脸颊上挂着轻柔笑容,三千青丝被一条淡绿色的发带随意束着,如同瀑布一般的垂落而下,蔓过纤细柳腰,轻风拂来,青丝飘动,那般风采,仿若落下凡尘的谪仙。

    萧炎上前,不顾众人的眼光,将萧薰儿重重的搂住,薰儿绝美的脸颊上也是浮现一抹柔和弧度,轻轻的将脸颊靠在萧炎的肩膀上,略有些贪婪的吸收着那阔别许久的熟悉味道。

    自从上一次的分别到现在,足足三年时间,因为她身怀古族神品血脉,在未曾达到斗圣之前,根本不能随意的离开古族,为了能够最大安全的保存血脉的延续,她只能忍耐着内心那种苦思的折磨,拼尽全力的努力修炼,所为的,也仅仅只是能够达到那种境界,拥有着属于自己的自由。

    “萧炎哥哥,我好想你。”

    “薰儿,我也是。”

    两人的亲密自然是被众人看在眼里,人群中翎泉残酷的笑着,眼中嫉妒与不屑的光芒暴涌。

    萧薰儿微微一笑,柔软的纤细腰肢轻扭,脸颊带着一丝绯红的轻靠着萧炎的肩膀,美眸微闭,呼吸着那种令得她心安的温暖气息。

    望着怀中玉般的人儿,萧炎心头也是泛起一股温馨,手臂轻轻的环住那柔若无骨的纤腰,也是将头埋于前者柔顺的青丝之中,嗅着那淡淡的清香,仿佛这些日子的疲惫,都是悄然消逝了一般。

    二人缠绵了一会,萧薰儿带着萧炎来到特意为他安排的住处落脚,在等待天墓开启的日子里,萧薰儿带着萧炎游遍了古界,那进入天墓的日子,也是终于到来。

    “天墓开启的地点,在古圣山脉的深处,那里一般算是古族禁地,寻常时候不允许人进入,只有着在天墓开启时,方才会开放。”

    “天墓之中,也是拥有着危险,那里埋葬了无数远古强者,虽然他们的灵魂早已消逝,但由于天墓之地的神奇,因此他们生前的能量,则是化为了他们以前的模样,这些能量体,都是拥有着极强的攻击力,而且他们还懂得生前的斗技,颇难对付”说起天墓之中,薰儿的脸颊也是略微有些凝重,道:“所以,若是遇见太过强大的能量体,尽量还是避开,据说,一些生前实力超强的强者,即便是他们的能量体,都是拥有着一些属于它们的智慧,甚至,它们已经能够算做一种奇异的生物!”

    薰儿的话语刚刚落下,那虚无的空间,猛的爆发出一道惊天巨响,旋即,一道足有千丈庞大的空间裂缝,直接从天空上蔓延而开,而在那空间裂缝的中央之处,一团银色光芒,逐渐的浮现,最后化为一扇百丈庞大的空间之门,而那种莽莽,古老的气息,则正是从这之中散发而出。

    在众人的注视中,萧炎和萧薰儿携手踏入天墓。进入的天墓的一个月后,萧炎陷入突破,这时,魂族来了。

    两道全身被笼罩在黑袍之中的人影踏着虚空,然后缓缓的落在距离萧薰儿不远处的地方,那领头一人微微抬头,露出一截苍白的年轻脸庞,赫然便是那魂族的魂崖!

    “魂崖,你可真是好大的胆!”

    薰儿目光冰冷的盯着魂崖,缓缓的道。

    “呵呵,这有什么有胆没胆的?你的身份对于我来说,没半点的威慑力,其实,我倒是挺想知道,若是你这位拥有着神品血脉的族人出现了什么意外的话,古族会暴动成什么样?”魂崖笑道,声音充斥着阴冷。

    “就凭你?”薰儿眸中,金色火焰缓缓跳动,声音平淡的道。

    “我知道对付你有些难度,所以我这次另有方法。”魂崖笑笑,手指却是陡然指向正在闭目突破之中的萧炎,阴声笑道:“你十分重视这个人吧,我看看你能有多喜欢她,抓住了他能让你为他做些什么呢?”

    萧薰儿冷笑:“你来试试!”

    “如你所愿。”魂崖微微一笑,苍白的脸庞上划起一抹森冷弧度:“魂厉,一起动手!”

    “嗯。”

    闻言,那魂崖身旁的黑袍人也是缓缓点了点头,手掌扯开头顶上的斗篷,露出一张布满着伤痕的脸庞,在那众多伤痕下,一对漠然无情的目光,盯着不远处的薰儿,表情丝毫没有因为后者那倾城容貌而有丝毫的波动。

    薰儿缓缓的自巨石上站起,金色火焰,一瞬间便是将其双眸所缭绕。

    “嘭!”

    在薰儿双眸被金色火焰所缭绕的那一霎,那名为魂厉的男子,脚掌猛的一踏地面,其身形直接是快若闪电般的出现在薰儿面前,弥漫着森冷寒气的拳头,直接是毫无花俏的对着薰儿修长的玉颈轰了过去。

    面对着魂厉这般攻势,薰儿眼神一冷,玉手快若闪电般的自洞穿虚空,在其拳头刚刚轰出之际,便是重重的拍了过去。

    “轰!”

    拳掌相碰,可怕的劲风,直接是令得两人脚下的巨石嘭的一声爆裂开来,而魂厉的身形,也是蹬蹬的连退了两步,但虽说略占下风,但这魂厉不仅不怒,脸庞上反而划起一抹病态般的笑容,身形一闪,再度状若疯狂般的扑了上去,恐怖劲风,连这片空间都是被震得急速扭曲了起来。

    可就在萧薰儿与魂厉缠斗的一瞬间,魂崖动了,他运转全身的斗气,瞬息而至萧炎身边,一把扣住萧炎的脖子,手中一把药粉拍向不能分心的萧炎,多半是使用了“封尊散”。

    “魂崖,你敢伤他,这天墓,便是你葬身之处!”萧薰儿转身,心中慌乱,杀意暴涌。

    “你这女人,好强的实力,若是单打独斗,我还真不是你的对手。”就在萧薰儿分心的时候,魂厉掠到了萧薰儿身后,一把环住了她的双臂。

    萧薰儿也不挣扎,眸中金色火焰暴涌,体表泛起强横的斗气波动,带着丝丝金火,瞬息间烧得魂厉凄惨的大叫,想挣脱都挣脱不开。

    “住手,除非你想他死。”魂崖提起萧炎,手上力道加重,斗气被封印的萧炎无力抵抗,口中渗出丝丝血迹。

    “萧炎哥哥!”萧薰儿心中一疼,连忙降低了些火焰的温度,因为她知道,若是魂厉死了,魂崖一定会杀了萧炎。

    可她并没有一下子放走魂厉,而是故作镇定,冷声道:“你放了萧炎哥哥,我就放了魂厉,若是你再有迟疑,那这魂厉必将烧成灰烬,然后我会追杀你,你绝不可能活着离开天墓。”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关系,你现在有多啊担心他,我可是都猜得到,你不乖乖就范的话。”魂崖话说到一半,突然一掌排在萧炎胸口。

    “哇!”萧炎一口鲜血喷出,然后四肢垂落,被魂崖提在了手里。

    “你!”萧薰儿美眸止不住的泛起泪花。

    “放开魂厉!”魂崖又是一声厉喝,作势要拍死萧炎。

    “住手!”萧薰儿声音有些颤抖,“别伤害萧炎哥哥,我放了他。”

    金色火焰停止,魂厉已经被烧得衣衫全无,若不是几乎拼尽了斗气来阻挡,怕是肉体都要被焚烧得破破烂烂。

    “小贱人。”魂厉一脱困就立马紧紧抱住了萧薰儿,见萧薰儿本能的又要运起金色火焰,连忙在其耳边说道:“你再动,萧炎就一定会死哦。”

    听到这句话,萧薰儿一愣,随即冷冷的看向魂崖。

    “放了萧炎哥哥。”

    “嘿嘿,现在是我说了算,萧炎死不死,就得看你的表现了哦,你要是敢挣脱魂厉,我就立马毙了萧炎。”魂崖阴笑着说道。

    魂厉则是将萧薰儿紧紧抱住,赤裸的男性躯体贴着妙曼的曲线:“古薰,我们魂族可没有你这么美的公呢,你都把我衣服脱光了,是不是也该我表个态了呢。”

    魂厉边说,边吐出一口药粉,喷在了萧薰儿的脸颊,萧薰儿一个不注意就吸入了体内。

    一瞬间,萧薰儿觉得自己体内的斗气全部无影无踪,“混蛋,你做了什么!”

    “古薰你太厉害了,我不封住你的斗气,怕是仅仅用那个小子威胁你是不够的啊。”魂厉冷冷的说道。

    “卑鄙!”萧薰儿不屑的冷哼。

    “那无所谓,我们现在擒住了你,你们两个都死定了,不过你嘛,我们得先尝尝古族神品血脉明珠的滋味,不知道这小子是否已经尝过?”魂崖一把将萧炎丢在地上,一脚狠狠的踩在他的背上。

    “你敢!”萧薰儿怒急,疯狂的挣扎起来。

    魂崖又加重了几分力道,笑呵呵的说:“你刚才放弃抵抗,换到的仅仅是他暂时不用死,哈哈哈哈,代价就是你们过一会儿会一起死,而且你会被奸杀。”

    魂崖说话期间,魂厉伸出舌头舔了舔萧薰儿的耳垂,涨大的鸡巴在其臀部磨蹭,一只手也肆无忌惮的握住她的酥胸。这般无礼轻薄,简直是将萧薰儿当成了掌中逃不掉的玩物。

    魂崖看着空中赤身裸体的魂厉挺着粗壮的鸡巴把玩萧薰儿,露出了胜利的笑容,他一脚踢开半死的萧炎,飞向空中旖旎的二人。

    “萧炎哥哥!”萧薰儿一边挣扎一边惨叫。

    “还没死呢,不过要是我不开心了,随时杀了他。”魂崖飞到萧薰儿面前,用手抬起她的下巴,舔了舔嘴,说道:“真是个大美人,要是你能乖乖做我的玩物,我真舍不得杀你,你说你一个女人能有多强呢,一直都是看起来强而已,遇到更强的对手还不是只有乖乖失身,一会儿让你欲仙欲死。”

    “不!”萧薰儿已经慌乱起来,这里没有任何人可以救他们,萧炎半死,自己斗气被封,家族无法支援,已然是绝境,更可怕的是,擒住自己的人,竟然要玷污自己,一直以来都强势而自信面对一切困境的萧薰儿终于是怕了。

    “以前垂涎你的人,是不是都死了?”魂崖问道,他的嘴唇慢慢靠近萧薰儿的嘴唇。

    感受到魂崖嘴里喷出的热气,萧薰儿厌恶的回击道:“对我无礼人,都唔……”

    就在萧薰儿张开嘴的说话的时机,魂崖一口吻住了她的檀口,舌头闯进充满芳香的嘴里。

    “唔!呜呜……”萧薰儿挣扎,却控制不了魂崖的舌头在自己嘴里游走,舔舐着自己的口腔。

    魂崖扳过萧薰儿的脑袋,激烈的吻,另一只手迅速地撩起她的裙摆,插进修长的两腿之间,大拇指按在那私密的地方。

    萧薰儿如遭雷击,她记忆中从没真正被男人碰过的地方竟然被可恶的魂族之人触摸。

    同时,魂厉扯下萧薰儿的渎裤,使之下体完全暴露,一时间,近乎完全赤裸的臀峰,无知地向已全面占领着它的大手展示着丰盈和弹力。

    萧薰儿只是异常鲜明地感受到那只好象无比滚烫的手,正肆意地揉捏着自己赤裸的臀峰。有力的五指已经完全陷入嫩肉,或轻或重地挤压,好象在品味美臀的肉感和弹性。

    突然,一根炽热的鸡巴刺进自己的臀瓣,拂过菊花,抵住阴唇,来回磨蹭在自己胯间,似挑逗,又是挑衅。萧薰儿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难道自己的处子之身就要送给身后的人渣?

    恶心的鸡巴来回触碰着自己神圣的下体,萧薰儿不由产生一股厌恶之感,可以斗气被封,她除了像个小女人一般扭动,激发他们的兽欲,还能做什么呢?

    就在萧薰儿大脑恍惚之时,魂崖放开了她,捏住她的一只手伸到自己裤裆,用薰儿柔软的小手将自己坚硬的鸡巴掏了出来。

    “对,就是这样,把它拿出来,这就是一会要让你欲仙欲死的东西。”

    几秒之后,萧薰儿才反应过来,惊得一下甩开了手中的鸡巴,素手推着魂崖健壮的身体。

    “该死,催情散吸收了这么久了,这妮子下面怎么还是干干的,和那些女人的贱屄不一样啊。”魂厉探着萧薰儿的颈脖,说道。

    魂崖眼中涌起一抹兴奋,“那是自然,神品血脉的女子,斗圣之前都不能破身吧,估计她还是处子,我们可占了大便宜了,可以通过交转移她的血脉之力,让我施展一门淫宗的小技巧吧,估计这功法能让她彻底失去防御。”

    话毕,魂崖用额头抵住萧薰儿的粉额,他脑后符文浮现,精神力交织成一把刀。

    “矜持破灭刀!”

    瞬间一股精神力击穿了萧薰儿薄弱的防御,将她变得浑浑噩噩。恍惚间,萧薰儿感到自己还在和魂厉战斗。

    “去死吧,休想动我的萧炎哥哥!”萧薰儿一手金光,化作一杆金色战矛,向前推送而去。

    而在魂厉魂崖面前,却是看到被放开的萧薰儿动握住了魂厉的鸡巴套弄起来。

    “哇,这要是被古族的人看见,谁都得发疯吧。”魂崖坏笑道。

    魂厉屈身,想去爱抚萧薰儿的阴部,却只见萧薰儿放开鸡巴,反腿一踢,钩在了魂厉的脖子上。魂厉当然也不客气,张口便是含住了眼前的美穴。

    “唔!”

    萧薰儿只感觉小腹被魂崖击中,一阵气血翻涌,她不甘示弱,向魂崖推出一掌。

    魂崖只见萧薰儿玉手划来,握住了自己的鸡巴,他舒坦的挺动起腰部。

    魂崖示意魂厉挽住萧薰儿的手臂,他自己则抬起萧薰儿的双腿,将之大大分开,坚硬的鸡巴就抵上了萧薰儿的阴蒂。

    迷糊中的萧薰儿以为自己被魂崖抱住腰肢,拼命扭动起来,其实则是在魂崖的鸡巴前挺腰摆臀,用蜜屄磨蹭着龟头。

    魂崖紧抓萧薰儿白嫩的大腿,用力将龟头挤进紧窄干涩小屄里,想直接粗暴的破了她的身,越向里面进发,越是感觉到炽热。

    “啊!”

    突然,魂崖一声惨烈的大叫,抛开萧薰儿的美腿亡命飞逃,没飞出多远就跌落在地上,从鸡巴开始,被逐渐升腾的金色的火焰所吞噬,快速被烧为了灰烬。

    “魂崖!”魂厉大惊失色,没想到美事到头,竟然发生这种变故,魂崖还因此丧命。

    激发的金帝焚天炎焚毁了萧薰儿体内的封尊药粉,失去魂崖影响而清醒的萧薰儿迅速转身一脚,重创了分神的魂厉。

    “淫贼,纳命来!”萧薰儿娇喝一声,手中威势滔天的金色战矛形成,直至受伤的魂厉。

    魂厉见状,心中惶恐,电光火石之间,将一道雄浑的斗气击向萧炎的头颅。

    这下轮到萧薰儿花容失色,如果执意击杀魂厉,那么萧炎也死定了。

    思考间萧薰儿只来得及用身体挡住了那一击,斗气爆炸,余波萧炎掀翻出去,头部撞击在石头之上。萧薰儿被击中气海穴,跪坐在地,一时间斗气混乱,难以运转。

    爆炸几乎炸毁了萧薰儿全部的衣物,只有残破的裹胸衬托起两只饱满的酥胸。

    魂厉本想借此逃走,可是眼角一撇,见到萧薰儿萎靡的媚态,一时间色念难以自拔,加之感应到她气息混乱,决定冒险一试。

    看见露出精壮男躯的魂厉挺着兴奋涨大的下体飞至而来,萧薰儿神色一凛,强行运转斗气,裹着萧炎向反方向逃去。

    魂厉见状冷笑,对方斗气混乱,强行逃离只会加重伤势。他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直至一处峡谷,才从天而降骑在了萧薰儿的美臀上,将她和萧炎压入谷底。

    “啊……”

    跌落的萧薰儿一声惨叫,原来是魂厉在落地的一瞬间将鸡巴插入了她的后庭。

    魂厉残忍的笑着,抓住两片丰盈的臀瓣,强行抽插起来,在萧薰儿干涩的直肠里刮。

    “好痛,不要!”

    萧薰儿紧紧抱着身下的萧炎,眼泪都痛了出来,她斗气在这里彻底溃散,受伤的身体也不是一个强壮男人的对手,只能被人压在身下,而自己被蹂躏的同时,生死不知的萧炎就在身下,这才是极致的屈辱。

    “痛……啊……萧炎哥哥……呜呜……”萧薰儿被魂厉死死压住,大力的撞击着丰臀。

    被其他男人压在心爱之人的身上肏弄,萧薰儿想死的心都有了,这样的无助,只有在那些梦里才有过,这般淫邪的遭遇,没想到却是变成了现实。

    魂厉压下身子,撕开萧薰儿残破的胸衣,抓住萧薰儿的大奶子,近乎残忍的揉捏着,同时故意吼道:“屁眼真是松啊,给不少人干过吧,贱货,你害死了魂崖,我要你最痛苦的死去。”

    “没有……没有……唔……啊……”

    听着萧薰儿的痛苦的微微抽泣,魂厉觉得非常解气,他按住萧薰儿的香肩,将浓浓的精液贯在了萧薰儿的直肠里。

    “啊!”

    初次被人射进了身体,萧薰儿被火热的精液唤醒了梦中的记忆,那些疼痛,丝丝转化成了别样的快感。

    抽出鸡巴,魂厉拉起萧薰儿,将鸡巴地在她的嘴唇,指着昏死的萧炎:“给我舔干净,不然我马上弄死他。”

    萧薰儿跪坐在地,精液从后庭缓缓流出。她伸出舌头,朝眼前的鸡巴舔去,正当魂厉得意的时候,萧薰儿飞快起身,一掌手刀劈砍向魂厉的左臂。

    “你果然有强行聚气的秘法!”魂厉冷笑。

    手刀撞击在魂厉的小臂上,震得他后退一步,魂厉右脚勾起罡风,狠狠的踢在萧薰儿的细腰上。

    萧薰儿细腰横测,偏移出去一点,最大限度的减轻了脚力,但还是被踢得气血翻滚,骨骼阵痛。她吃下这一脚的同时手上也没闲着,双手捏印,连连轰在了魂厉的胸口。

    “哈哈,这点力道。”

    魂厉抓住萧薰儿轰在胸口的双手,轻蔑的嘲笑,然后往两边一拉,一口咬在白嫩的乳房上。

    “呀!无耻!”

    不顾胸口一痛,萧薰儿左腿发力,伴随稀薄的斗气,直袭魂厉下体。魂厉右腿屈起,膝盖上抬,刚好截住萧薰儿的小腿,这时他小腿划了半圈,用膝盖关节夹住萧薰儿的小腿,往身前一拉,萧薰儿就扑倒在他怀里。

    魂厉将萧薰儿的双手扳倒身后,紧箍着她的腰肢,嗅着萧薰儿的体香,从她的乳房一直舔舐到脸庞。萧薰儿激烈的扭动,就是挣脱不开。

    萧薰儿皱着眉头,秀目间一缕杀气游走,双臂力道不断增加,在魂厉的禁锢咯咯作响。

    魂厉用牙齿含着萧薰儿的下唇,模糊不清的说着:“放弃吧,你就是把自己的手拗断了也挣脱不开的。”

    萧薰儿突然侧脸,用力扯出被含住嘴唇,不顾红唇被咬出血丝,冷喝一声:“去死吧,淫贼。”

    然后淡淡的金色的火焰出现在体表,迅速提升着周围的温度。

    “哈哈,你把守护阴穴的异火调动出体外了?”魂厉岁承受着烘烤,但兴奋不已,大叫着:“这点温度与刚才相去甚远,烧不死我!”

    他猛地跳起,另一只脚勾住萧薰儿唯一支撑身体的右腿,用力锢得弯曲起来,两人就完全肢体相交,扭曲在一起。待落地,萧薰儿重重的摔在下面,被震得七荤八素。

    魂厉兴奋的下体乱顶着萧薰儿的臀部,但是这个姿势就是让他进入不了蜜屄里,对于可能已经失去防护的女神美穴,魂厉渴望到了极点。

    “我要杀了你!”萧薰儿咬牙切齿,用这般难堪的姿势与敌人赤裸相缠,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你这个被我玩残了的躯体,有这个能力吗?我倒是要上了你,我可有说这话的能力哦。”魂厉邪笑,肢体绷紧,给萧薰儿的玉体带来极大的压力,仿佛要碎掉一般。

    雄伟的龟头在调整了一番之后,又一次挤进了萧薰儿的后庭,接着精液的润滑,一溜到底。

    “唔!”

    魂厉疯狂的肏动起来,仿佛要把萧薰儿干到散架。后庭遭到如此蹂躏,萧薰儿痛苦不已,短短的时间,被同一个敌人连续两次强迫爆菊,她真想一死了之。

    屈辱只是让萧薰儿痛苦,而后庭产生的酥麻快感才是击溃了她强烈自尊心,这种情况下,自己被强奸居然有了快感?

    鸡巴在萧薰儿的菊门顺畅的抽插着,玉臀被“啪啪”撞击,萧薰儿精神濒临崩溃,屈辱无助,让她心中某一种坚持碎裂了。

    “停啊,不要!”

    萧薰儿内心的呐喊,不管是对于魂厉,更是对自己的身体呵斥,可是渐渐的菊门越来越火热,清晰的摩擦感影响着蜜屄瘙痒起来,逐渐泛出蜜汁。

    这一点当然逃不过魂厉的眼睛,盯着萧薰儿微微分开的花瓣变得晶莹起来,他发狂的大笑:“居然湿了,被仇人干着屁眼,你这婊子居然有感觉了,果然是假清纯的贱货啊。”

    “没有!”

    “还他妈狡辩,烂骚货!”

    想到自己兄弟被这样的女人害死,魂厉突然发怒,他丢开手脚已经酸麻的萧薰儿,狠狠的几拳打在她的小腹上,萧薰儿“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贱货!”魂厉辱骂着,又是一巴掌甩在萧薰儿脸上,将她打倒在地。

    “镇魂印!”

    魂厉结起魂族精神斗技印法,带着强横的斗气将萧薰儿轰飞出去,瘫软在一滩淤泥中,滚得娇躯泥迹斑斑。他缓步走向奄奄一息的萧薰儿,每一步都结着萧薰儿的心跳,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好啊……杀了我……”

    魂厉走到萧薰儿身边,捏住她的颈子将她提了起来:“想死,没那么容易。”

    受伤更重的萧薰儿萎靡不振的跪在地上,魂厉抓着她的头发,将她的脑袋移到胯下,鸡巴甩来甩去的来回击打在萧薰儿狼藉的脸上,又抵着她的鼻尖:“闻着爽不爽,是不是又湿了。”

    萧薰儿狠狠的瞪着魂厉,魂厉眼睛一虚,又是一巴掌,打肿了萧薰儿的左脸,他狂暴的大吼:“舔!”

    萧薰儿艰难的张开嘴,魂厉迫不及待的猛插了进去,和着萧薰儿吐出的鲜血,在她鲜红的嘴里“吧唧吧唧”的抽插,鲜血沾满了萧薰儿嘴角。

    “呜呜……唔……”

    萧薰儿斜着眼睛可怜楚楚的望着发狠的魂厉,含住了那根出入自己菊门的肮脏之物,被龟头一下下顶得脸蛋隆起,小舌头被迫舔舐着令人作呕的精液。

    待精液被舔舐干净,魂厉拉起萧薰儿跪倒萧炎身边,自己从她身后穿出手掌,握住两只被蹂躏得红肿的乳房。

    “低头,看我玩你脏奶子!”魂厉的声音在萧薰儿耳里简直是魔音。

    “你在说些什么!”萧薰儿扭过头,虚弱的表示拒绝。

    “嘿嘿,敢不听话,我就杀了这小子。”

    “别!”萧薰儿立马反应。

    “别?那就低头看!”

    萧薰儿无可逃避遵从这命令,看着自己白嫩的雪乳在魂厉的魔掌中扭曲变形,揉面球似的被揉搓得一片潮红。这变态的屈辱立刻化作另一个快感的闪电,在萧薰儿的全身每一个毛孔炸响。

    “你在看什么?说……”

    “我……我在看……”

    “说啊,古薰小姐……”

    乳尖被力捏的发痛,双腿间的一火热的鸡巴刺进,恐吓般地向蜜洞深处刺入。

    “我……我说不出口……求你……饶了我吧……”

    战抖的性感红唇屈服地祈求,绝望的美人更显楚楚动人,可是却更燃起魂厉的高涨欲焰。

    “哈哈,求我?一会你求我的地方还多呢,三息之内不说,萧炎立马毙命。”

    “啊……我……我在看你……你……玩我……我的奶子……”

    屈辱地说出从来没有说过的下流的话,巨大的羞耻让萧薰儿恨不得立刻从世界上消失,羞辱的泪水充盈着美丽的双眼。

    魂厉这时又将手指插入萧薰儿的蜜屄,带着些肮脏的泥沙疯狂的搅动着:“我现在又在干什么呢。”

    本就有些感觉的小屄,瞬间适应了粗糙的手指,像以前被萧薰儿爱抚一样,迅速爆发出滔天的快感。

    “唔……你……你在玩我的……嗯……我……我的……”萧薰儿支支吾吾。

    “说贱屄,这是你的贱屄!”魂厉咬在萧薰儿的粉肩上。

    不受思想控制的敏感蜜屄溅出不少蜜汁,萧薰儿羞愧万分,带着哭腔顺从着魂厉:“在玩……唔……我的贱屄……”

    啃舐着萧薰儿的玉颈,魂厉下体一挑,粗长的鸡巴又插进萧薰儿的菊门,反正是玩弄,先干着也不亏。

    “啊……不要……进……进来了……不要动……啊……唔……啊……”

    魂厉臀部紧贴娇俏粉臀,划着圈的摩擦着萧薰儿直肠的敏感带,顶得萧薰儿阴部前挺,都快到了萧炎的脸上了。

    在魂厉手指的挑拨下,萧薰儿前后受力,渐渐魂情欲陡升靡,情欲陡升,淫汁飞溅到了萧炎的脸上。

    “唔……萧炎哥哥……不要看……唔……薰儿不是自愿的……啊……”萧薰儿神智不清,重伤的精神力在快感的冲击下逐渐支离破碎。

    她的脑中出现自己含着杨皓鸡巴的样子,又出现自己夹着翎泉鸡巴的样子,最后是魂厉的鸡巴出入着自己后庭的样子,每一根都让她沉沦不堪。

    “鸡巴……”

    “你,你说什么!”魂厉一个激灵,不敢相信萧薰儿呢喃出这个词。

    “唔……不行了……鸡巴……”

    “哈哈,想要鸡巴吗,让我肏你前面,可比这样舒服多了,骚妹妹。”

    “唔……薰儿……想要……”

    魂厉“噗嗤”一声从菊门拔出鸡巴,扶着萧薰儿的肩膀让她前倾一些,鸡巴划过萧薰儿的下体来到阴唇中间,龟头沾着不断滴落的淫汁,欲进不进。

    “求我肏你。”

    萧薰儿如梦中一般摇摆腰臀,可就是吞不了花瓣中的鸡巴,她吐着舌头,哼哼不断:“给我……给我……”

    “说‘求你肏我’。”魂厉不依不饶,刺进去一个龟头后就再也不动了。

    “求你……肏我……”

    “是吗,萧炎就在你身下哦,真的要让我在他身上肏你吗?”

    听到“萧炎”二字,萧薰儿真开眼睛,鸡巴的幻觉似乎消散了不少,她发现自己撅着**,双手撑在萧炎的胸口上,刚才似乎还在求魂厉干自己,吓得立马大叫:“不,没有……没有……”

    魂厉见又出变故,神色一恶,拔出龟头,当机立断又狠狠的插入萧薰儿后庭:“骚货,你到底是有多爱他,明明都求了我了,我非要玩到让你现原形不可!”

    “啊……不是啊……唔……啊……你逼我……啊……”

    “我逼你了,肏你妈的!”魂厉被气炸了肺,俯下身恶狠狠的抓住萧薰儿晃动的两个奶子大力揉搓,下体猛撞,干得萧薰儿支撑不住身体,一下垮在了萧炎的身上,泪水滴落在萧炎的嘴里。

    这不是因为疼痛,这是萧薰儿的自责,她知道,刚才分明是自己分不清梦境与现实,差点做了一回堕落的荡妇,做出后悔一生的事情。

    可是明明被凌辱着,明明被插入的是肮脏的后庭,可萧薰儿还是感觉全身都兴奋起来。

    “难道我真的是淫乱的女人,难道我喜欢被凌辱?”

    现在的境地,与平日所受待遇,简直是云泥之别,但就是这种从云端掉落的感觉,让她心中产生伴随着绞痛的快意,太可怕了。

    下半身渐渐酥麻起来,在粗糙手指抠弄下,萧薰儿的蜜屄不断收缩蠕动着,产生着让她迷乱的感觉。

    整整半个小时,魂厉使出浑身解数挑逗着受辱的萧薰儿,终于是把她干得迷糊不堪,浪叫不已。噙着邪笑,魂厉再次故技重施,把龟头移到萧薰儿屄口磨蹭,问道:“要不要给你止痒,要就求我肏你。”

    “唔……嗯……”萧薰儿努力控制着颤抖,要紧下唇,想着坚持一秒是一秒。

    “不要吗,不要我现在就放了你算了。”魂厉刺入龟头,又拔了出来,这样反复着悠闲的等待着萧薰儿的回答。

    “要……”

    “什么?听不懂。”

    “要你肏我……”萧薰儿还是没忍住,说出了想都不敢想的脏字,羞愧得想哭泣。

    “怎么肏,我听你的。”魂厉抱住萧薰儿玉臀,揉捏着弹力十足的臀瓣。

    “把……把鸡巴插进来……”萧薰儿脸红得快滴出血,可身体的空虚或许令人发狂。

    “说大鸡巴。”魂厉大手游走,从柳腰推上嫩乳。

    “……”沉默了一会,萧薰儿闭上眼睛,爆发似的喊了出口:“求你用你的大鸡巴肏我!”

    “哈哈哈哈,真想让这小子醒过来听听啊。”魂厉兴奋的发狂,眼中流转欲望的火焰,提枪就要一鼓作气的干破萧薰儿处女膜,彻底征服这个高高在上的古族公。

    “是吗,你真的想吗?”

    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传到魂厉的耳朵里,想死从地狱回归的死神在宣判死刑,让他心中一凛,冷汗直流,再一寻找声音来源,吓得插进萧薰儿迷人美穴里一小节的鸡巴都软了。

    本来昏死在地上的萧炎,此刻睁开了眼睛,恐怖的气息流转,让魂厉感受到了死的威胁。

    萧炎在昏迷中冲破死关,因祸得福,体内异火进一步融,令他破茧重生,他醒来之时只听见魂厉说着“真想让这小子醒过来听听啊”,再睁眼一看满身污迹、嘴角沾血的心爱之人被魂厉赤裸的挟持着,他一瞬间明白了一切,暴怒无比。

    “啊!”魂厉惨叫着冲上天际,燃烧斗气提升速度。萧炎暴怒而起,就要死追,可这时萧薰儿又咳出一口鲜血,凄美而妩媚。

    萧炎不得不落在她身边,取出一件袍子披在她身上,温柔而怜惜的问道:“没事吧,薰儿?”

    “只是受了很重的伤,萧炎哥哥你没事就最好了”,萧薰儿带着泪痕疲惫的靠在萧炎怀里,感到安全感十足,她顿了顿,又急切的解释道:“我的神品血脉,在成为斗圣之前都不能破身,父亲将金帝焚天炎放在我体内,所以没人碰得了我,他只是占了我表面上不少便宜,还差点杀了我。”

    萧炎知道以萧薰儿的实力,要逃走是轻松无比的事情,她明显是为了守护自己,甚至是受到自己什么安全的胁迫,才不敌魂厉的。

    见萧薰儿解释得点到即止,又并无慌乱的神色,便安下了心。她怜爱的搂着萧薰儿,只是关切的安慰着她,而后又淡淡的说了一句:“魂厉,他必死。”

    ')

    The file was saved using Trial version of ChmDepiler.

    Doiler from: (结尾英文忽略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