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彩鳞步步陷深渊 第四章、数年光阴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0'1'B'z. 第'一;'*小'说*站

    ");

    ('  在加玛帝国一处山岭众多的地域,一座占地极广的别院坐落。别院周围山水秀美,宁静致远。

    在别院内一间古色古香的卧房内,一个极其妖娆的女子突然从紫檀大床上坐起,惊叫道:“我的孩子呢!”

    房内还有一个威武的大汉,肌肉虬结,品了一口茶,见女子起身后不慌不忙的答道:“弟妹别激动,一月前你生完萧潇之后又接连突破,导致元气大伤,昏迷了近一个月这才醒来。”

    彩鳞别过头,死死的盯着茶桌旁的萧鼎,冷冷的问道:“我说,我的孩子在哪儿?”

    “小医仙帮你带着呢,那小姑娘别提多可爱了,真是让人喜爱呀。”

    彩鳞感受着体内磅礴的斗气,自己已经成为了斗尊,想了想,当时确实是不受控制的突破了,再往回想,那不堪入目的一个个片段使她的俏脸迅速杀意涌动。

    “呵呵,彩鳞啊,这是我的一处院子,挺清净的,你以后就住这里吧,好好静养一些日子,我们还可以多亲近亲近。”萧鼎淫笑着。

    “我尊重你,所以叫你一声大哥,发生过的事就算了,现在把萧潇还给我,不然别怪我无情。”彩鳞说话间杀意弥漫。

    “彩鳞你怎么又想不通了呢,是不是觉得自己是斗尊了,就底气十足了?”萧鼎站了起来,一股比彩鳞还要强横的斗气破体而出。

    “三星斗尊!”彩鳞眉头紧锁。

    天火淫尊生前的修为已经接近斗尊巅峰,肉身被毁后又磨砺多年,厚积薄发,此时得到了肉体,实力恢复自然是异常迅速的。

    “我们是同时突破的,不过我运气好,接连突破了几个阶段,现在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话毕,一股强大的威压笼罩彩鳞,使她动弹不得。

    “你想怎样?”

    “又不是没发生过,我想怎样你还不知道么?对了,小医仙会好好帮你照顾小萧潇的,你不用担心。”萧鼎特别读重了萧潇的名字,威胁之意甚浓。

    “我要见她。”彩鳞语气柔和了许多。

    “当然可以,还有四天萧潇就满月了,你这个做母亲的该出场了,那时我们一同回去吧。这几天嘛,你懂的,哈哈。”

    “哼!别碰我!”

    此时彩鳞才发现,自己睡袍内未着寸缕,而且双腿间精迹斑斑,还有未干的,显然这段时间眼前这个家伙没少在自己身上发泄。

    “好,我先去洗个澡,反正不久前才爽了一把,哈哈。”

    萧鼎离去,彩鳞颓然的倒在被窝里,平静下来想想这一切,心里荡起阵阵莫名的难受,不知不觉有了泪痕。这么多年以来,萧炎丢下一大摊子事,丢下他一个孤零零的女人,在外面逍遥纵横,沾花惹草,要说没有一点怨言,可能么?

    到头来,自己持着所谓的高傲,白白为他肏持一切,打理后方,却什么也没得到。自己每日都那么辛苦与肏劳,几乎就没享受过属于自己的生活。

    想着想着,彩鳞感到心神疲惫,渐渐的睡着了。等她再醒来,发现萧鼎就躺在她身旁,安详的看着她。

    那眉宇间的一点相似,牵动了彩鳞一瞬间的柔情,一瞬间家的感觉,差点融化在这温情里。

    见彩鳞转醒,萧鼎轻轻把她搂进怀里,吻了吻她的额头,道:“你睡觉的样子真美,我怎么也看不腻,怎么不多睡会儿。”

    彩鳞轻轻挣脱怀抱,背过身去,幽幽道:“大哥,你别这样,放过我吧,我们不能……”

    没等彩鳞话说完,萧鼎前移身子,将彩鳞完美的背影融入怀中,健硕的躯体就隔着两层丝布传递着热量。

    “可以的,可以的,我们已经在一起了,我要给你女人的快乐,彩鳞。”

    萧鼎靠上彩鳞的身体之后,胯下的鸡巴就缓缓抬头了。

    “可是,唔……”

    彩鳞刚张嘴,萧鼎两根粗大的手指就顺着那妖娆的脸蛋儿进入了嘴里,夹住那条鲜红灵活的小舌头,不让她再说话。

    “唔唔……”彩鳞挣扎,却掰不开那健壮的大手,舌头上的触感也似乎让她变得软绵绵的了,也许女人真的就如此,控制了身体就能控制心。

    另一只大手从光滑的大腿滑进了私密处,粗糙的手指捏住花瓣,有节奏的揉动。

    “唔……唔唔……”彩鳞扭动着蛇躯,双手按住萧鼎的手掌,似乎这样可以让他不再动作,而事实上却让他的手指伸入到了花径,触碰更加敏感的阴壁。

    手指分别在蜜屄和小口里扣挖着,萧鼎偏起头吻着彩鳞的秀发、香肩、背脊,吻得彩鳞一阵阵发抖,小屄蜜汁汹涌。

    “看你越来越湿了,是说明你很淫荡呢,还是也爱上大哥我了呢?”萧鼎极其富有技巧的说道,此话言下之意,就是心理暗示彩鳞,若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淫荡,就会默认为爱上了萧鼎。

    “唔!唔……”彩鳞想说些什么,弄的口水都流了出来。

    “想说什么呢,让我尝尝你想说什么吧。”

    萧鼎扳过彩鳞的头,张开大口就吻了上去,彩鳞上身也跟着向后扭转过去一半,形成无比诱人的曲线。两人口舌交缠,互换香津,吻得激烈无比,萧鼎知道,自己已经成功的挑起彩鳞的情欲。

    随着蜜屄的夹紧,里面的手指越动越快,不一会就将彩鳞送上了高潮,醉人的呻吟回响在房间。

    “嗯……啊……来了……喔……啊……”

    “舒服吗?”

    “嗯。”虽然彩鳞的呻吟细弱蚊声,但还是被萧鼎听到了。

    “你这么舒服了,我还很难受呢,来,我教你怎么让我也舒服。”

    萧鼎扶起彩鳞,自己大字躺在床上,指着怒起的鸡巴,坏坏的笑道:“用嘴,舔它。”

    “休想!这么脏!”彩鳞一手支撑着床,斜坐在萧鼎身旁,眉头紧蹙,满脸不快:“最多,帮你这样。”

    彩鳞脸色泛红,伸出手堪堪握住火热的鸡巴,缓缓套弄起来。真是美人素手拂,葱指缠动情。

    “这样不行啦,你知道我是很厉害的嘛,这点刺激不够的,你试试,用嘴试试嘛。”萧鼎讨好的笑着。

    “不试,本来已是苟且之事,不要提这么多过分的要求,不行算了,那你就憋着吧。”彩鳞果断收回手,起身便要下床。

    “嘿,还是不乖啊你,欠收拾!”萧鼎亦是迅速起身,将彩鳞强行摁在墙上,抬起她的一条玉腿,大鸡巴怒起冲冲的强硬插入,抽出时带着血迹,弄得彩鳞闷哼一声。

    萧鼎把脸埋在彩鳞胸前,狂乱的啃食着两个饱满挺翘的肉球,双手在其背部及臀部大肆蹂躏,强横的斗气死死压制住彩鳞的修为,任她的小手胡乱拍打。

    “混蛋,我要杀了你!”彩鳞叫嚣着,只有恼怒,没有冰冷。

    很快,激烈反抗的彩鳞在大鸡巴的攻势下,渐渐松软下来,并且叫骂声变成了若有若无的呻吟。

    “叫出来你会更舒服的,不要忍,叫床是天性!”

    “才不……啊……哦……”

    “对嘛,多好听。”

    “喔……滚……唔……”

    这样抽插到彩鳞浑身都软了,萧鼎才用虎臂挽起她的双腿,抱住她柔软的身体,身躯猛的往上一顶,鸡巴猛烈戳入蜜屄中。然后缓慢退出,接着身躯又是往上一顶,同时抱着她的双臂往下一沉,鸡巴如雷霆一般,一次次发起攻势。

    如此猛烈的动作,使得彩鳞双目渐渐涣散,口中呻吟越来越不受控制。

    “啊……好激烈……啊……哦……哦……不要了……受不了……唔……唔……唔……啊……哦……”

    “听话不,给我口交不?”萧鼎趁机问道。

    “唔……那个……那个不行……哦哦……进来了啊……哦……脏……啊……”

    “这东西脏么?脏你还这么舒服?脏你怎么会让它在你的身体里射精呢?”萧鼎将彩鳞放倒床上,将她的双腿叠起来,快速迅猛的抽插起来,淫水飞溅。

    “啊……啊……啊……啊……”彩鳞被飞快的推向高潮。

    “舒服吗?”

    “嗯……哦……嗯……啊……啊……”

    “说清楚,不然我停了。”萧鼎慢慢减速。

    “呼……呼……不舒服,不舒服,你拔出去吧。”彩鳞斜视着一旁,咬着牙说道。

    “嘿,你!我,我还不信邪了,看你能装多久。”萧鼎再次高速抽插起来,在濒临高潮时停下。

    “嗯……哦……嗯……啊……啊……啊……啊……呼……”彩鳞星眸半,吐气如兰。

    “爽不爽?”

    “……”除了喘息声,彩鳞什么也不说。

    “斗尊真是硬气啊!”萧鼎有些懊恼了,因为他自己都快忍不住要射了。

    “再来!”又是一番攻势。

    “嗯……啊……嗯……啊……不行了……”彩鳞突然收紧蜜屄,本能的双腿盘在了萧鼎腰间。

    “哎呀……忍不住了!啊……”萧鼎被影响,一个没控制好阳精喷薄而出,拔出来后依然射在了彩鳞剧烈抖动的小腹上。

    高潮后的彩鳞长着小嘴,瘫倒在床上,萧鼎缓缓爬到她头边,用沾满精液的鸡巴塞满了她的小嘴。

    “唔!”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彩鳞本能的用舌头去顶出异物,却尝到了精液的味道。蛇一般灵活的舌头就这样在慌乱中,灵巧的舔舐着萧鼎慢慢恢复硬度的鸡巴。

    嘴里的鸡巴又缓缓变大,甚至塞满了自己的喉咙,彩鳞吞也不是吐也不是,喉咙因为异物感不住的收缩,带给萧鼎极大的快感。

    七彩吞天蟒,修炼到极致就是可以吞吐天地的存在,吞本来就是其最喜爱本能的行为,所以彩鳞此刻丝毫没有感到不适应,反而很惬意。这种特殊的体质,一旦被开发,单是接吻就足以让她意乱情迷。

    舒爽无比的萧鼎抱住彩鳞的头抽动起来,弄得她呜呜大叫。最后萧鼎深深一顶,浓稠的精液喷薄在彩鳞纯洁的喉咙里,拔出来时带出大量的口水。

    “用吞天蟒口爆真是爽爆了,彩鳞弟妹,我爱死你了,萧炎真是不懂珍惜啊。”萧鼎爱怜的抱住筋疲力尽的彩鳞,二人相拥而眠。

    四天后,彩鳞和萧鼎出现在了炎盟总部的大殿上。

    面如桃花的小医仙莲步款款,怀中抱着一个粉嫩的孩童。孩童粉雕玉琢,灵气天成,眉心有着一道七彩的小小蛇纹。

    “潇潇。”彩鳞见到孩子,立刻化成满脸宠溺的神色。

    “彩鳞姐姐,这段日子静养得可好?萧鼎大哥的照顾是否满意?”小医仙浅笑。

    彩鳞微微一愣,狭长的眸子中怒意一闪,而后却并不回答这个问题,朗声道:“把潇潇给我。”

    见彩鳞避而不答,小医仙也没有再自讨没趣,几步上前去将萧潇递给彩鳞:“小潇潇真是可爱啊,长大以后也必定是倾国倾城,魅惑天下。”

    彩鳞抱着萧潇,爱不释手。这时,萧鼎接过小医仙的话,很煞风景的来了一句:“是啊,到时候和绝色母女一同共享齐人之福,真乃天大的快事啊。”

    “敢打潇潇的注意,我绝对跟你拼命!”彩鳞抬头,杀意暴涌。

    “你若能长久满足于我,我有你和小医仙,自然不会对个小孩子下手的嘛,嘿嘿。”萧鼎谄媚的笑着。

    彩鳞不再说话,专心看着萧潇。旁边的小医仙走到萧鼎身旁,偎依着他,撒娇道:“人家好久没尝到你的大鸡巴了。”

    “好好好,马上就给你。”萧鼎搂过小医仙,当即就开始解她的衣衫。

    “你们!这是炎盟大殿啊,你们不怕被人撞见么!”彩鳞无比震惊,眼前这二人居然想要在这种地方行苟且之事。

    “殿外我们都吩咐了不许放人进来,放心吧,一会儿我们三人好好乐呵,我让仙儿先教教你该怎么讨好男人。”

    “混账,孩子还在这里呢。”彩鳞愤怒。

    “这有什么,她这么小,不懂的,再说了,你被自己女儿看着肏,多刺激啊,你要学会寻找这种心里快感。”说到这,小医仙已经被拨了个光,只剩下玉腿上裹着长达大腿根部的白色丝质袜,紧紧的裹在浑圆的美腿上,别具风味。

    小医仙甩了甩青丝,缓缓跪在了萧鼎脚下,小手熟练的剥开裤子,寻找到粗大的男根,嗅着从马眼散发出的雄性气息,幸福吻上了龟头,渐渐眼神迷恋的舔舐着这个男人的鸡巴。

    不远处的彩鳞心不在焉的摇晃着孩子,忍不住偷偷瞟了几眼,心中暗道:“那臭臭的东西,有那么好吃吗?小医仙这个样子真是贱啊,但是为什么我会吞口水,不可能吧,我对这种事感兴趣?”

    小医仙吞吐了一会儿,便急不可耐的推倒了萧鼎,将自己的玉体,重重落坐在萧鼎的鸡巴上,下身幽径深深吞下大鸡巴,同时牵引萧鼎的手揽住她细细柳腰。

    彩鳞只见小医仙妙曼的身躯不由自上下耸动起来,一具白皙的少女玉体,在一健硕大汉身躯上不停地动作,口中发出销魂的喊叫。

    “喔……好粗……啊……啊舒服……啊……嗯……啊……好激烈……啊呀……爽死仙儿了……升天了啊……仙儿爱死大鸡巴了……啊……”

    听着小医仙不堪入耳的淫秽呻吟,彩鳞妖娆的脸蛋上尽显红晕。美妙的呻吟刺激着彩鳞,淫声浪叫听起来是那么舒服,勾动起她身体本能的对云雨之事有所回忆,不知不觉见乳头立起,小屄微湿了。

    彩鳞夹了夹大腿,相互磨蹭扭捏着,这一切都被萧鼎看在眼里。

    “彩鳞啊,放下孩子一起来玩吧。”

    “不,不了,我,我要去后院走走。”彩鳞慌乱的离开正殿,走到殿后的花园,此刻已是俏脸绯红,呼吸沉重了。

    “不可能的,我不可能这么淫荡,看见那么下贱的事情怎么会有感觉呢。”彩鳞自言自语到,立刻运转斗气,平息燥热。

    半个时辰后,彩鳞回到大殿,却见到更加惊人的一幕。

    绝色出尘的小医仙此时被萧厉与萧鼎两人夹在中间,一前一后的被两只粗壮的鸡巴抽插。

    “啊……弟妹!”萧厉发现抱着孩子的彩鳞,被吓了一跳,赶紧从小医仙后庭拔出鸡巴,捡起衣物尴尬的挡住身体。

    “二弟莫害羞嘛,以后彩鳞就和小医仙一样,我们兄弟共用。”萧鼎依然干着欲仙欲死的小医仙,不缓不急的说着。

    “这可是三弟的妻子啊,这……”萧厉还是手足无措。

    “又没正式成亲,再说了,她自己也需要嘛,不信你问她。”萧鼎看向彩鳞。“萧潇真可爱,这些日子舒服吧,彩鳞。”

    萧鼎怀中的小医仙达到了高潮:“啊……嗯啊……又插到里面了……哦……大鸡巴……好……啊……啊……好棒……啊……来了……出来了……啊……”

    彩鳞面色潮红,低下了头,没有回答,也不反驳。

    “大哥,这……”萧厉也是一脸尴尬。

    萧鼎打断萧厉的话,放下小医仙,说道:“诶!二弟,莫以为我不知道,弟妹怀胎时你就已经上过她了,现在装什么正经。”

    “那是意外。”萧厉辩解道。

    “那你和小医仙呢?我们一起玩了小医仙也是意外?这本就是人生畅快之事,我们兄弟两人应该一起享受才是嘛。”萧鼎说着,又拍了拍正在穿衣的小医仙的**。“去,吧小潇潇抱回房间去。”

    看着走来的小医仙,彩鳞有点不知所措:“不,我这是我的孩子,我要和她在一起。”

    “她需要休息了,难道你希望一会儿有精液沾到她脸上吗?”小医仙低声说着,从微微失神的彩鳞手中拿过孩子,迅速离开了大殿。

    “两个人……不可以,我已经对不起萧炎了,不能再做这么无耻的事。”看着逼近自己的萧鼎,彩鳞倒退着,口中念道。

    “你又不是没我我们任何一个做过,来吧,三个人很好玩的,别装了。”

    萧厉吞了吞口水,还是说道:“大哥,要不算了吧。”

    “女人说不要就是要,懂不懂啊!”萧鼎大喝。斗气暗涌,压制住了彩鳞的斗气,几个箭步冲上前去,搂在怀中上下其手,激烈交吻。

    见彩鳞身体一下子软了,也没有任何反抗,萧厉定了定心神,也走向了那具垂涎已久的身体。

    “二弟,彩鳞就是喜欢被征服,喜欢粗暴一点的,你直接上吧。”萧鼎松开彩鳞的小口后,迅速将鸡巴顶了进去,坏笑道。

    感到下身的衣物被扯开,彩鳞扭动起来,但还是难以改变什么,萧厉的刚才未发泄的火热鸡巴噗嗤的贯穿了彩鳞恢复的处女膜。

    “唔……唔……”

    “果然已经湿了,诶,怎么还是处子之身?”

    “这美杜莎的体质特殊,恢复力强,哈哈,以后有得爽。”萧鼎拍了拍萧厉的肩膀。

    “嗯,真是太紧窄了,舒服无比……进出都是如此困难……这才是真正的享受……呼……呼……肏死你……装冷艳的弟妹……”

    不知过了多久,大殿之上,渐渐传出愉悦的呻吟,醉人蚀骨,酥麻慵懒,高低不断,以及偶尔的几句男女对话,内容淫乱。

    直至傍晚,萧鼎萧厉两兄弟并排躺在地上,彩鳞齿痕斑斑的娇躯伏在二人中间,双手一边握住一只鸡巴套弄着,不断交替为二人口交,又被满满射了一脸。

    此后,表面上彩鳞冷傲如常,带领着炎盟不断壮大,吸收各方强者,暗地里,却时常被迫与萧鼎、萧厉、小医仙交替淫乱。

    五年后,炎盟周年大典在炎城举行,各方强者汇聚。

    大典将进行阅兵式,展示炎盟的实力。会场前方,有一个阅兵的高台,用朱红色的巨石筑成,宛如城墙,旌旗猎猎。

    彩鳞站于高台的墙垛之后,只露出了半截身躯,配华贵的大袍,整个人宛如君临大地的女王。

    在冷傲醉人的叫喊声中,大典开始,下方经过一对对整齐有力的方阵,五万斗灵,四千斗王,一百斗皇,三十二位斗宗,以及八位斗尊,将相继出场。

    在城垛的后面,下方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彩鳞的裙袍被掀起,萧厉正蹲在其胯间,捧住浑圆的雪臀,不住啃啮,嘴中嗞咂有声。

    “唔……嗯……”彩鳞轻哼,傲视下方的挥手致意,面色如常。

    萧厉双手不住在彩鳞大腿内侧龙游蛇走,抚摸得她渐渐娇喘吁吁。胡渣唏嘘的大嘴,和娇嫩敏感的阴唇唇舌交缠,吮咂有声,并且舌头不断突破封锁侵袭进去,翻江倒海。

    “嗯……哦……二哥轻点……太激烈了……嗯……唔……会被看出来的……”彩鳞腰臀扭摆,想要减轻这等刺激,无奈蜜屄还是汁液横流,蜜液潺潺,不少汁液顺着萧厉的嘴角流下。

    “鳞儿的美穴甚是太好吃了。”萧厉大力吮吸。

    “哦……不要……哦……二哥……我不行了……唔……”彩鳞强咬着银牙,固定住上身,小腰摇摆,翘臀疯狂的抖动,蜜屄一股股汁液喷出。

    “鳞儿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高潮很兴奋吧,居然喷了这么呢多。”萧厉舔舔嘴,意犹未尽,屈身到彩鳞身后,将涨大已久的鸡巴抵在了彩鳞湿漉漉的蜜屄。

    “你干嘛,现在不行啊,你胆子太大了,会被发现的,啊!”彩鳞晃臀,有些恼怒的呵斥到。

    萧厉根本不理会,自顾自的插了进去,“不会的,下面看不到你身后,而且炎城有禁空令,我这里是视线死角,你只要忍住不要大声浪叫就行了,这样玩好刺激不是吗?比以前的野战都要刺激。”

    彩鳞只得将慵懒舒爽的呻吟低低的压在喉咙里,素手紧握,脸色渐渐红润,喉咙里“唔唔”个不停。

    萧厉不停的大力撞击彩鳞的美臀,似乎毫不在乎被发现似的,脸几乎贴在了彩鳞背上,磨蹭着秀发,撞击得彩鳞发抖。

    虽然很远,但目力好的人,自然可以看到高台上的美杜莎女王面色微红,身躯晃动。所幸大家都被炎盟的实力所震惊,不住的看着一批批强者经过。

    突然一股浩荡的气息弥漫,四千位斗王齐齐展出斗气翼,整齐的飞上天空,不断的变换队形,壮观至极。

    “快停下……唔……斗王飞起来了。”

    彩鳞惊慌的喊道,萧厉还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配的蹲下。彩鳞连忙一摆大裙,将萧厉笼罩在裙摆之下,隐藏了起来,心脏还是“咚咚”的跳个不停。

    此刻在萧鼎的别院内,有着乌黑的大眼睛的萧潇透着一种让人有些爱不释手的灵气,竟然让得人有些沉迷其中,待得回过神来时,方才会暗自凛然,小小年纪便是拥有着这等诡异魅力,若是长大成人,岂非比其娘亲还要更加的妖娆妩媚?

    萧潇漂浮在萧鼎的身前,小手居然是捧着粗大的鸡巴套弄着,小舌头一下下的舔舐在龟头上,饥渴的品尝着马眼分泌的汁液。

    “大伯大伯,快给潇潇好喝的牛奶啊,潇潇想喝。”潇潇抬起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萧鼎。

    “潇潇用力亲它,就会有好的多,慢慢来嘛,像以前一样。”

    萧鼎得意的笑着,没想到这个小家伙,因为出生前吸收了他的精液,现在居然对精液这么渴望,觉得无比美味,从半年前开始尝过一次后,每天都缠着他要喝。当然,这一切萧鼎肯定是瞒着彩鳞,他知道,唯有萧潇,彩鳞是绝对不会妥协的。

    待炎盟大殿落幕,彩鳞和萧厉二人飞快的找到一无人处,疯狂缠绵,发泄之前中断的激情。

    炎城的一个旅馆里,小医仙舔干净了手里疲软鸡巴的最后一滴精液后,乖巧的偎依到那个男子怀里。

    “天古伯伯,说好了人家以后让你干,你就加入炎盟哦。”

    “那是自然,仙子相邀,不敢不从。”男子答道。

    这是小医仙通过身体,招揽到的第三位斗尊强者。

    ')

    This file was saved using UERED version of ChmDepiler.

    Doiler at: (结尾英文忽略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