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彩鳞步步陷深渊 第三章、生死大战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0'1'B'z. 第'一;'*小'说*站

    ");

    ('  彩鳞的浴室装饰华丽,多处不乏有宝石装点,特别是高出地面半个人的大型玉制浴池,充满了蛇人族的异域风情。

    缓步泡进温水中,彩鳞才稍微放松,但心神还是紊乱,她失神的擦洗着自己的身体,怎么也回想不起来昨晚发生了什么。

    待彩鳞洗漱完成,穿戴完毕出来,却发现屋内坐了另外一个人。

    “大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萧鼎不过斗王级别,自己居然没有发现他进来了,这样的怪异使彩鳞心有防备,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起。

    “嘿嘿,我的好弟妹,二弟的大鸡巴是不是很舒服啊?”

    彩鳞闻言,若闻雷霆,惊得心中一片冰凉。

    见彩鳞不说话,萧鼎大手一挥,一颗“捕影石”浮到空中,一片光影出现在二人之间。

    画面中,正是彩鳞自己躺在床上,双腿被萧厉架在肩上,粗壮的鸡巴猛烈的出入着小屄。

    “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彩鳞淡淡的问道,突然素手一抬,一道斗气匹练击向“捕影石”,可萧鼎更是眼疾手快,将其收回。

    “好弟妹啊,别这么急嘛,这玩意儿又不止这一块,事情你自己都做了,还怕泄露出去吗?”

    萧鼎一脸戏虐的看着故作平静的彩鳞。

    “那应该只是一场意外罢了,大哥你如此做是什么意思?”

    “嘿嘿,弟妹说得真是轻巧,你这可是乱伦啊,萧炎知道了会多伤心?这样吧,本来我们兄弟三人就不分彼此,现在二弟和三弟都享受过你了,我这个做大哥的还没尝尝你的滋味呢,反正都出轨了,再多和大哥亲近亲近没问题吧?”

    “这是你们早就设计好了的?”彩鳞的脸色越发冰冷。

    “这话说得可不对啊,你和二弟怎么弄到一起的我不知道,可我只是不小心发现了你不贞的行为而已。”

    “胡言乱路,你不要以为是萧炎的大哥我就不敢杀你,请你自重。”

    “哈哈,你威胁我?单不说我一句话就能让你浪荡的形象公之于众,就是论实力,你也不见得能打过我啊。”

    斗宗巅峰的气息突然爆发而出,隐约透露着斗尊的威压。

    “你不是萧炎的大哥,你到底是谁!”

    “怎么不是了?我得到了大机缘,修为突飞猛进,不可以么?”

    “哼,这种话谁信呢。”彩鳞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是与不是,一会儿你试试我鸡巴的滋味和二弟一不一样就知道了!”

    “无耻,你要找死那就别怪本王不客气了!”

    彩鳞一把拍碎桌子,同样爆发出斗宗巅峰的气息,几息之后又突然上升一大截。

    “半步斗尊!”萧鼎瞳孔一缩,感到略微有些棘手:“没想到炼化了‘天魂淫血丹’之后,你竟然有这么大的突破。”

    “原来丹药被你做过手脚,本王一应要杀了你!”彩鳞调动斗气,催发出一道绿色斗气柱直袭萧鼎,其中包含了恐怖的能量,根本不怕打碎这一方天地。

    萧鼎双臂一震,徒手凝聚出一块火盾,幻化成大半个球形护住了自己,和飞击而来的斗气柱碰撞在一起。

    狂乱的能量四散,将周围的东西全部冲击得粉碎,直至临近墙体才被一股灰色的能量抵消,一个与房间形状相吻的护罩显化出来。

    “准备得还真充分,房间都封住了。”彩鳞冷笑,双手勾动奇异的印发,用秘术将突起的腹部暂时隐藏,恢复了傲人的身姿,将身体调整到最佳战斗状态。

    “我这不是还不想人尽皆知你的真面目嘛。”萧鼎满脸淫笑。

    “呸,死到临头了还这么满口污言秽语。”

    彩鳞身后腾起一道蛇形虚影,连连出掌,一道道凝实的斗气呼啸着打出。

    萧鼎则是在头顶上聚起一个大火球,垂下道道火焰,被牵引成一道旋风。

    互攻几次,火球终于是和蛇形虚影剧烈的碰撞在一起暴烈的能量在房间这点空间里肆虐,差点将这里打成炽热的虚空。

    待能量平静下来,两人的衣衫都有些不遮体了,彩鳞狭长的眸子冷冷的盯着萧鼎,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淫秽之徒,如果你技止于此,那你可以去死了。”

    刚才的碰撞虽然是旗鼓相当,但是彩鳞的斗气更加凝实,消耗得少,这是境界略高的优势。而萧鼎此时却依然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目光不住在彩鳞隐约露出的躯体上肆虐。

    “哈哈,你以为你是半步斗尊就吃定我了吗?动手吧,仙儿!”

    先前护住房体的灰色能量罩迅速收缩,化作一团灰色光晕笼罩在彩鳞身上,虚空中一道清丽而妖娆的身影浮现出来。

    “小医仙你果然有问题。”

    “哈哈,这个斗技在‘天欲决’中的也为上等,名为‘同封圣印’,可抵消出体的斗气,除非你的出体的斗气量可以耗尽施术者的斗气,不然你就使不出任何斗技。”

    萧鼎舔着舌头,快意的看着彩鳞,等待着看她有何反应。

    “哼,旁门左道,我不用斗技一样可以杀了你。”

    彩鳞将斗气运载与皮肤上,化作一道流光,瞬息出现在萧鼎面前,玉手成拳,打在了萧鼎的胸膛上,巨大的力道冲破了护体斗气,将其打飞出去。

    “玩近身搏斗?”萧鼎定住身体,吐出一口鲜血。

    彩鳞不答话,直接以一道掌风袭去,拍取萧鼎人头。这是蛇人族炼体之术里特有的功法,斗气内敛在手掌,使筋骨皮肤极其坚韧,彩鳞玉手周围的空间都有些扭曲,这一掌若是拍实了,估计斗尊都得毙命。

    “美杜莎你好狠啊。”萧鼎大喝一声,不敢怠慢,将身法发挥到了极致。“不过论战斗经验,你可比不过我!”

    萧鼎紧盯着彩鳞飞来的身躯,算计好时间,在掌风几乎到了眼前,再无可退时,刹那间低头,背脊诡异的弯曲,抬脚踢在彩鳞的小腹上,一股磅礴的斗气带着彩鳞翻滚了出去。

    “嘭!”

    彩鳞连续撞破了两堵墙,直至飞到浴室才停下来。

    萧鼎几个大步夸至,大笑向前,见彩鳞冰冷的俏脸难得的露出痛苦之色,捂胸喘息不已,发丝散乱,衣衫褴褛,甚是狼狈。萧鼎眼睛放光,笑道:“真是个好母亲,刚才拼死用斗气护住腹中胎儿,元气大伤了吧。”

    “你这卑鄙小人,狠辣至极,我势必杀你!”彩鳞咬着银牙,恨恨的说道。

    “那就起来,来杀我啊。”萧鼎喘了两口气,刚才的一击包含太多的技巧,着实也耗费了他不少力气。

    “神蛇噬魂!”

    萧鼎刚刚话闭,地上的彩鳞突然暴起发难,眉心冲出一条七彩小蛇,攻入萧鼎眉心。

    这是七彩吞天蟒的元神之力,此蛇一出,代表了彩鳞准备拼命。

    小蛇乃极其强打的精神力化成,极为凝实,可以弱击强,专门以点刺面的攻击人的魂魄,扰乱人的心神,同阶强者一旦中招几乎是必定失去反抗能力,严重者甚至直接变成白痴。

    可是天火淫尊毕竟是斗尊级别的炼药师,虽然精神力大大受损,但也不是斗宗能够媲美的,一时间两人的精神力缠斗了起来。

    见萧鼎中招,彩鳞嘴角勾起笑意,快速起身,狠狠的劈出一掌,想直接削掉萧鼎的头颅。

    可掌到颈前时,萧鼎嘴角的一缕笑意,猛的让彩鳞心中一颤,又中计了!

    “你的小蛇暂时被我困住了。”

    萧鼎向前垮了一步,任其玉手劈砍在自己的肩膀,虎臂一伸抱住彩鳞的细腰,脚一蹬将其扑倒。

    被玉手劈砍到,纵有斗气护体也是冲击得萧鼎闷哼一声,手臂发麻。

    彩鳞惊呼一声,喝到:“闪开!”同时又是一掌击打在萧鼎腰肋,震得萧鼎气血翻涌。

    萧鼎有力的大手抓住彩鳞的双手,死死的将其压在地砖上,贪婪的嗅着彩鳞身体的如兰幽香,心动一阵神摇,再其发间深深吸了口气,迷醉的说道:“真是香啊。”

    这个姿势使彩鳞俏脸泛红,寒着声音道:“萧鼎,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我在和弟妹打斗呢,哈哈。”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冒充大哥?”

    “我就是萧鼎啊,弟妹真的不信?不如现在就试试我的大鸡巴是否与二弟有相同之处?”

    说话间,萧鼎的鸡巴迅速充血,涨大在他和彩鳞的小腹间,跳动着,散发一阵阵火热。

    彩鳞大惊失色,惊怒道:“你,你竟敢!”

    萧鼎快速舔了一下她的耳垂,哈哈大笑道:“世人谁见了你不想?谁人不敢?哈哈哈哈。”

    “淫贼去死!”愤怒之下,彩鳞猛的抽出一只手,抬掌拍向对方头顶,想要一击毙命。

    萧鼎一声怪笑,抱紧彩鳞的腰肢,向左边一用力,使彩鳞失去了平衡,两人连续翻滚几圈,停下来后萧鼎再次擒拿住彩鳞的双手,使其放置在娇躯两侧,被连同腰肢一起紧紧搂住。

    “放开本王!”彩鳞愤恨的目光简直可以杀人,破碎的衣物下胸脯高耸,被萧鼎的胸膛压扁,不住起伏。

    “美杜莎还真是难搞定,真是辣呀。”

    彩鳞的大力挣扎使得萧鼎也是吃不消,无奈之下,只得使出一招狠招。

    萧鼎向后抬起一只大腿,然后拱起的膝盖狠狠的猛击在彩鳞的双腿间,撞击到了彩鳞柔软的阴部。

    “啊!你!”彩鳞一声惊叫,万万没想到有人可以这样无耻的攻击,挣扎的更加激烈,萧鼎几次差点脱手。

    萧鼎涨红了脸,双手青筋暴起在彩鳞腰后紧握,再次抬腿,连续不断的用膝盖撞击彩鳞的阴部,力道越来越大,最后竟撞开了彩鳞的双腿,生生的捣在蜜屄上。

    私处被如此大力的撞击,彩鳞精神一整恍惚,感觉天旋地转,身体不住的颤抖着,慢慢的下半身都麻了。

    “额唔……啊……啊……住手!”

    彩鳞一声尖叫,身体突然紧绷,妙曼的躯体强烈的扭动着。萧鼎感觉到湿润的膝盖,脸上升起一抹怪异的笑容。

    “哎哟,你竟然这样都湿了,还差点就高潮?难道你是个受虐狂?真是变态呢,哈哈。”

    “混蛋,恶贼,你,你。”彩鳞气喘嘘嘘,气得说不出话来。

    萧鼎用双腿分开了彩鳞两条无力的美腿,然后慢慢移动臀部,想要将鸡巴摆到适当的位置。

    “美人儿,你真不好对付呢,不过打了这么久,你还是要被我干进去了,都到这个时候了,我想弟妹应该不会拒绝大哥了吧。”

    “休想!”

    紧箍了彩鳞那么久,萧鼎的双臂也已是发麻了,没想到这时彩鳞迸发出一阵巨力,将他掀了出去,掷到了浴室外。

    待萧鼎刚刚稳住身形,一抹春色穿墙而出,修长有力的玉腿又踢向了他,一个措不及防,萧鼎又被放倒。重重的倒在了地上,萧鼎顺势拉住彩鳞的脚踝一扯,也将其掀倒。

    彩鳞娇躯扭转,稳住了重心,屈腿而下,膝盖抵在了萧鼎的胸膛上,脚尖死死压制住其右手关节,一只手捏住剩下的左手,另一只手扣在了萧鼎的咽喉,力道慢慢加大。

    这么进的距离,萧鼎只得运行斗气护住咽喉,然后等着彩鳞下狠手无法分心时反击。

    “去死吧恶贼!”彩鳞恶狠狠的喊着,手中的斗气疯狂的汇聚,面若寒霜,这么多年以来,还没有像今天一样狼狈过。

    突然,彩鳞感到后颈被重重的一击,然后自己眼前一片天昏地暗,斗气也险些一散。

    原来是萧鼎又是以奇异的弯曲程度弓腰,然后一脚踢在彩鳞后背,踢得毫无防备的彩鳞几乎晕厥,一阵晃晃悠悠。

    萧鼎趁机扳过彩鳞的头,张嘴封住那红润的檀香小口。顿时只觉彩鳞唇中软腻香滑,忍不住纠缠住她的丁香小舌,品尝津液。

    几息过后,彩鳞才缓过劲来,立马发现情况不对,自己竟然被先前的恶贼搂住接吻,当下收回了被吸到对方口中的舌头。

    没想到萧鼎的舌头顺势进攻,这一下竟进到了自己的口中肆虐,搅动,将口水源源不断的送进来。

    彩鳞准备一口咬断那条恶心的舌头,可萧鼎居然横过脑袋,与她的螓首形成叉状,用牙齿咬住了她的牙齿,使得小嘴根本闭不上。

    两人的牙齿咬得吱吱作响,舌头却缠绵得口水长流。这时萧鼎别过彩鳞的一只手拉住另一只,以一只手控住了彩鳞的两只手。另一只手则抚上了彩鳞的一只雪白嫩乳,搓圆柔扁。

    同时,萧鼎抵在彩鳞双腿间的膝盖有力的抖动起来,弄得彩鳞立马扭腰想要躲开。而萧鼎果断放弃了美乳,用手大力压住彩鳞的翘臀,不让她移动半分。

    “唔……唔……”

    二人扭来扭曲,渐渐都是疲倦不堪,彩鳞更是全身开始酥软。蜜汁已经流满了萧鼎的大腿。

    萧鼎用尽全力翻身而起,将瘫软的彩鳞压在了身下,终于是移开了嘴巴。因为一直咬得太用力,彩鳞的嘴巴已经无力完全闭上。

    萧鼎也是趴在彩鳞身上休息,两人都是大汉淋漓,喘气如牛:“呼呼,你真是难对付。”

    “我要杀了你。”彩鳞声音已经很小。

    萧鼎气血旺盛,恢复的快一些,又渐渐在彩鳞身上摸起来,从彩鳞的脸颊、颈脖开始亲吻。

    突然被这么温柔的对待,彩鳞感到一阵电流从被亲吻的地方流过,酥麻到心里。

    “不行……大哥,不可以的!”彩鳞也恢复了一些,推让着。

    “彩鳞你听我说,其实我第一次见你就爱上你了,可听说你将是我的弟妹,我只得忍耐。等了这么久,萧炎一直没娶你,我忍不住了,大哥我也单身这么多年了,知道什么是寂寞。而且最近我得到上古传承,实力大进,哪里比不上萧炎了呢?”萧鼎一改之前的态度,仿佛变回了那个谦逊稳重的大哥,但细细看去,眼里闪过一丝玩味的精光。

    彩鳞被萧鼎紧紧抱住,听闻此言也是突然一愣。

    “这……你是我尊敬的大哥,我们真的不能这样,萧炎知道了怎么想?”彩鳞幽幽的说道:“之前的事我都不计较了,你快起来吧。”

    “不!彩鳞,我爱你啊,萧炎消失这么多年,已然是辜负了你,他不光辜负了你,还辜负了小医仙,你不要想着他了好不好。”萧鼎语气哀求,演得十分逼真。

    “大哥不要乱说,我知道他有很多红颜知己,可是我已经怀有他的骨肉,不可再与他人欢好,否则哪来的威信,炎盟的部下作何感想?”

    “彩鳞你何苦呢,要不这样,我们偷偷的做夫妻,不让他人知晓,我们两人尽享欢愉,让你尝到做妻子真正的滋味,岂不两全其美。”

    “不行,我说了不行了!你在不放开我,我们势必生死相向了。”彩鳞语气坚定。

    “那你事后杀了我吧,我宁愿死在你手上也不要再受这相思之苦了,二弟都碰过你了,我为何碰不得,我一定要得到你!”萧鼎表情悲愤,疯狂的亲吻着彩鳞的躯体。

    彩鳞再度挣扎起来,心中也是挣扎不已,想起已经失身于萧厉,一阵失神,泪水不由滑下。

    她就这么静静的躺着,与萧炎的一幕幕闪过脑海,相识、喂食、追杀、寄身、分离、思念、失望、释然。渐渐的,自己的灵魂好像飘了起来。

    “我爱萧炎吗?”

    不知过了多久,恍惚的彩鳞被下体传来的一种充实感激得清醒过来,感到全身凉飕飕的,显然被舔了个遍,而玉屄中,萧鼎的鸡巴已经没入了一大半,自己也是流水潺潺。

    “不!”彩鳞一声大叫,想推开萧鼎,却是使得萧鼎迅速的齐根插入。

    “啊!”蜜屄里一丝血丝涌出。

    “彩鳞,鳞儿,我进来了,我好幸福,享受这销魂一刻吧。”萧鼎激动的说,眼中闪着的泪花。

    彩鳞惨叫道:“不!这不是真的!不可以!”

    “可以的,这不是已经发生了吗,接受现实吧。”萧鼎按住彩鳞白皙的肩膀,慢慢撕下剩余的几块破布。

    狭小的蜜屄吞下了整只鸡巴,清晰的感受得到火热的跳动。彩鳞惑人心神的躯体全部展现,萧鼎吞了一口口水,鸡巴舒爽得涨大一圈又一圈。

    “为什么会这样……”彩鳞泪水涌出。

    传说中的绝世尤物美杜莎女王就在身下,萧鼎兴奋的挺动鸡巴大力抽插起来,彩鳞紧咬下唇,不时发出低沉的闷哼。

    “在我面前就放开自己吧,展现出淫荡的一面我会更喜欢。”萧鼎俯下身,在彩鳞耳边循循善诱。

    彩鳞失神的眸子突然闪过一道光,坚定了起来,心中想到:“不,不可以这样下去,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我打晕大哥再说吧。”

    萧鼎约莫抽插数百下,起身把她身体侧卧,抬起一条腿,挺身飞快在她股间抽插不停。过程中彩鳞并不挣扎,只是蹙眉忍受,带萧鼎手伸向傲人的双峰,她才弯曲美腿,勒在萧鼎的颈子上一钩,将萧鼎的头钩到身前,一掌狠狠的击打在其后脑。

    “嘭!”

    “我就还防着你呢,为什么!彩鳞!”一击得手,可是萧鼎居然一直用斗气护着关键部位。

    “别叫我彩鳞,住手吧,这是乱伦。”

    “做都做了,不可能!彩鳞你不要冥顽不灵了。”

    “别说了,我……”彩鳞话说到一半,突然眉心一整剧痛,感应到小蛇有了巨大的危机。

    忍住疼痛,彩鳞一拳打向萧鼎,被萧鼎单臂幌开,夹在腋下。萧鼎顺势袭胸,大手覆盖住了彩鳞饱满的雪乳。虽是一阵舒爽,但彩鳞还是一把撩开了大手,一掌轰在萧鼎胸口,打得萧鼎心神晃动。

    “啊!”

    萧鼎用力一扭,将彩鳞被擒住的手翻转,疼痛使彩鳞不得不跟着翻身,背对萧鼎,却也不忘玉腿用力,将萧鼎也绊倒在地。

    由于一只腿在萧鼎的颈子上挂着,一只腿在刚才侧身时就一直被压在萧鼎腿下,现在彩鳞双腿大大分开,穴中鸡巴也只退出一半。但是自己却被扭曲的姿势固定住,香艳旖旎又难堪。

    萧鼎挺动下体的动作,除了不能全部插进去以外,丝毫不受影响,在这个奇特的姿势下,肆无忌惮的抽插起来。

    “混啊……混蛋……喔……停下来……”彩鳞拼命的用力,关节咯咯作响。

    萧鼎扭头舔舐着钩在自己颈子边的大腿,空出的一只手轻抚彩鳞未经人事的后庭,强烈的电流如晴空霹雳般的刺激着彩鳞,她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就快沦陷了,因为她已经在快感中极度克制扭腰追求。

    彩鳞的眼神渐渐涣散,她咬着牙,体内斗气快速沸腾,冲击着体表的灰色光幕。很快,斗气不如她雄厚的小医仙就脸色苍白,摇摇欲坠。

    “嘭!”

    体表灰色光幕破碎,强横的斗气冲出,打破了二人的姿势,彩鳞双手获得自由,美腿一蹬想要爬出去。

    “你的斗气刚才消耗的差不多了吧,还怎么强撑?”

    萧鼎所剩的斗气此刻堪堪胜于强如之末的彩鳞,稍微压制住了她的行动,几个扭打之后,彩鳞耗尽了最后一丝斗气吗,萧鼎终于将彩鳞面朝地板的压在了身下,从后面重新进入了蜜屄。

    “唔……呜呜……”

    彩鳞竟然哭了起来,双手无力的拍打着地面,从未有过的屈辱感与挫败感袭来。

    “认命吧,我们才是一对。”萧鼎揉搓着彩鳞柔滑的臀瓣,大力的奸淫着身下的女王,觉得十分的享受。

    待彩鳞已经累得完全不动,萧鼎又变换姿势,将她拉起拦腰抱在怀中,下体向上耸动。彩鳞被他抱于怀中,巨大的鸡巴一刻不停地在蜜屄中抽插,刺激着娇嫩的阴壁。

    “为什么这样……我竟然这么有感觉……为什么我无法反抗……我明明不想的啊……”彩鳞心中大喊。

    完全松弛了全身,无奈的也松弛了神经,此刻如海一般的快感才侵袭而来,彩鳞觉得自己像在海洋里漂浮,随着浪花一上一下,似乎愿意永远都沉浸在这样的起伏中。

    “看我们身上打得一身灰,去浴池里洗洗吧。”

    萧鼎边肏边走,弄得一地水渍,终于进入了温暖的水里。他让彩鳞坐在怀里,温柔的帮她擦洗着身体各处,顺便大肆淫玩。

    萧鼎握住两只浑圆挺翘的玉兔,两指在乳尖上磨蹭,进一步开发着彩鳞的敏感。

    “喔……好麻……”

    温水使得彩鳞全身不再那么酸痛,意识也不再那么迷糊。

    萧鼎坏坏的笑着,双手环在柳腰上,将彩鳞全身缓缓浸入水中。一刹那,窒息的感觉刺激的彩鳞猛的挣扎起来,蜜屄更加紧凑,大力的吮吸着鸡巴,萧鼎满意的抽插起来,弄得恐惧感和快感交替在彩鳞身体中徘徊。

    “哈……呼呼……嗯……喔……呼呼……”一出水面,彩鳞就大口喘着粗气,水里大鸡巴一刻不停的冲击也使彩鳞的呼吸夹杂着呻吟,这种来不及呼吸而又要叫喊的感觉使她看起来十分痛苦。

    第一次见到这异域风情的浴池,萧鼎将池中的水放掉,把彩鳞放在池沿上趴着,玉腿分开,吊在池壁上,自己从身后进入嫩穴,双手前伸揉捏住柔软的娇乳。

    渐渐回神的彩鳞紧咬下唇,体内肆虐的鸡巴,每次都要顶到她柔嫩的花心才罢休,并且还要研磨一番,弄得蜜屄里那种无比酥麻。

    萧鼎一边干一边道:“彩鳞弟妹,大哥干得你舒服不舒服?”

    彩鳞不语,面颊憋得通红,螓首乱摇。

    萧鼎纵身一插,拉起彩鳞的双臂,使她前身抬起,道:“那我就再卖力些,让你知道我有多爱你。”火热的鸡巴迅速出入着小屄,粗糙的龟头在娇嫩的肉壁上几乎摩擦起火花,然后每一次都重重顶在子宫口的软肉上。

    “啊!”彩鳞脱口而呼,再也按捺不住婉转娇啼:“啊……唔……太刺激了……停……喔……停啊……哦……”

    “对嘛,叫出来。”

    听着彩鳞噬魂灼骨的绝世呻吟,驰骋已久的萧鼎渐渐忍耐不住射精的冲动。

    最后关头,萧鼎将彩鳞翻转过来,摆成最经典的常规姿势,握住她的两只脚腕大力冲刺。

    “彩鳞……我的好弟妹,我快忍不住了……呼……太爽了!太过瘾了……你果然是最完美的尤物,我就要射给你了。”

    “不,这个不行啊!”彩鳞突然想起了自已正有身孕。

    此时似乎是为了配彩鳞的突然疯狂,秘法的时间到了,怀胎的小腹重新显现出来,场景变换为一个孕妇被人挽起长腿肏弄。

    身下吞吐自己大鸡巴的绝世女子是个孕妇,这样异常的风情使得萧鼎更加兴奋,濒临爆发前感觉神魂都要离体,大喊道:“肏死你!骚货,我给我侄女喂喂奶,灌满你们母女!”

    “啊……喔……啊……”一阵尖叫,大量的炽热的精液灌入了彩鳞的子宫,彩鳞瞬间达到了人生第一次和男人的高潮,小屄水流不止,整个子宫都在痉挛。

    精液同时也淹没了子宫内的小生命,而且被小生命全部吸收了。一滴都没有流出来。

    刚刚高潮完正瘫软无力的彩鳞,突然又激动起来,小腹一股庞大的生命力爆发开来,她几乎是带着哭腔喊道:“要,要生了!”

    ')

    The file was saved using Trial version of ChmDepiler.

    Doiler from: (结尾英文忽略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