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彩鳞步步陷深渊 第二章、彩鳞的危机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0'1'B'z. 第'一;'*小'说*站

    ");

    ('  加玛帝国,炎盟。

    一间空旷幽静的大房间里,一个一身宽大睡袍的的妖娆女子正梳理着头发,只是一个慵懒的背影就极尽妩媚。

    这样妖艳动人的女子,除了大名鼎鼎的美杜莎女王,又能有谁具备如此姿态呢?可细细一看,惹火无比身材却又一些异常,原本平坦光滑小腹处,如今却是高高的隆起,显然是已有数月身孕。

    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没有一丝瑕疵的脸上露出一些忧愁。

    “哎,他究竟什么时候回来,最多再压制两个月,孩子就不得不生了。”

    彩鳞叹了口气,突然感到一股斗宗级强者的气息向这里快速逼近。她连忙拢好睡袍,站了起来。

    “谁在门外!”让人酥到骨子里的声音此刻警惕无比。

    “吱嘎……”

    一道红色身影推开了房门,妖娆气息与彩鳞交相辉映。

    “彩鳞姐姐,是我啦。”一个服饰诱惑的女子甜甜的喊道。

    “小医仙?”

    彩鳞松了一口气,但看到气质大变的小医仙,女人的敏感使彩鳞此刻对她无甚好感。

    “彩鳞姐姐快生了吧?”小医仙扭了扭细腰。

    彩鳞当做没有看到,目光向着远方的天空看去。

    “萧炎呢?”

    “是问天魂融血丹吧,嘻嘻,他让我带回来了。”

    “我问他人呢?”彩鳞提高了语调,丝毫不因为肚子大了而影响气质。

    “他很忙的嘛。”

    “知道了,拿来吧。”彩鳞狭长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失望,随即冷冷的说道。

    “哎呀,彩鳞姐姐别这么冷艳嘛,都要当妈妈了,诺,给你吧,你炼化它需要不少时间,萧炎让我给你护法呢。”小医仙秀手一挥,一个红色的玉盒出现在屋内的桌子上。

    “过几日,我就闭关,你也歇息几日吧,不送。”

    彩鳞说完,默默的转过身去。

    “那记得通知我哦,我先走了。”小医仙笑了笑,离开了此地。

    “哼。”

    待小医仙离开,彩鳞才轻轻冷哼一声,缓步走向桌上的玉盒。

    “你居然不回来。”

    彩鳞嘀咕一声,缓缓的开启玉盒,顿时一股使人沉醉的药香弥漫而出,七品丹药霸烈的气息冲进了她的口鼻,使她一阵恍惚。

    “果然是七品丹药,好浓郁的灵气。”

    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小腹,彩鳞嘴角扬起一丝疲惫的微笑,拿着丹药快步走向了房内,几息之后,房间表面浮现出一层近乎实质般的能量层。

    不远处,小医仙浮现在空中,玩味的笑着。

    “彩鳞姐姐啊,果然是不放心我的呢,那么戒备。”

    能量层升起后,彩鳞走到卧室,转动了床头一下,随着墙板的移动消失在房间内。

    密室里只有一方石台,这是由蛇人族工艺打造的温养台,可以帮助身体吸收药效,稳固气血。

    彩鳞解开衣袍,褪得精光,露出妖冶的身躯,虽有身孕,精致的胴体却依旧惑人心神。

    盘腿坐上石台,彩鳞拿起玉盒中的丹药服了下去,顿时大股精气在她体内散开,使她感觉五脏六腑都在燃烧。

    “啊哦……”

    彩鳞咬牙,催动斗气炼化药力精华,她知道这种丹药,要母体先行吸收,再由血液运输滋养胎儿,效果才最好。

    无尽的养分在彩鳞体内游走,在石台的作用下快速的被吸收着,同时也已经开始滋养胎儿。

    几个时辰之后,彩鳞感到身体渐渐酥麻起来,丹药中仿佛有特殊的东西开始发挥作用。

    那是一种燥热,从灵魂深处改变着一些细微的东西,似乎可以引发自己这么多年以来不曾波澜的心绪,体内的丹药中有中物质不断的在催化着身体发生某些美妙的变化。

    彩鳞猛的有种不祥的预感,却又想不通哪里不对,而且自己的神识仿佛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只得感受着酥软而不断的继续催动斗气炼化丹药。

    “这丹药好生厉害,竟然能牵引我的斗气运转。”

    在惊叹中,彩鳞清晰的感觉到一股股暖流在小腹内流窜,那种舒爽,仿佛是那一次地心里令人疯狂的旖旎到了最后关头。

    “这……唔,好奇怪的感觉。”

    迷人的肉穴泛出丝丝水光,在浓密的阴毛里微微颤抖。

    这时,在萧厉的房间内,小医仙伏在一具精壮的男躯上,丝质浴袍里隐约透出两条撑在床上的玉腿,双腿间的玉屄吞吐粗壮的鸡巴,阴唇翻进翻出。

    “仙儿,你好美。”

    “厉哥哥你好厉害啊,美死仙儿了,唔……嗯……”小医仙低头吻,与萧厉纠缠在一起。

    萧厉双手隔着丝袍在美妙的身体上迷乱的摸着,仿佛要把身上的人儿揉进自己的身体。

    房外一个大汉紧张的通过一个小洞看着二人激烈的缠绵,吞着口水,下体隆起一大片,这人便是路过此地的萧鼎。

    小医仙将美乳送到萧厉嘴边,压向萧厉的头,然后美目一瞟,盯住了萧鼎的眼睛,几息之后随即继续投入到与萧厉的性爱中,嘴中浪叫:“哎哟厉哥哥咬死人家了,大鸡巴好烫啊。”

    房外的萧鼎惊出一身冷汗,虽是惊讶于这个女人的美丽,但却不敢再多看,刚才那一眼仿佛击中了自己的灵魂。

    “二弟是在哪里遇到这样的绝色的呢,而且好像很厉害呀,真是好福气。”

    萧鼎惺惺的离开,迅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脱下裤子,握住自己雄伟的男根,套弄起来,脑海中满是小医仙的身影。

    不知过了多久,房中幽幽地出现娇笑之声。

    “呵呵……”

    “啊!”

    突如其来的笑声惊吓得萧鼎睁开了眼睛,发现眼前尽竟然就站着刚才的女子。

    透明的丝质浴袍凌乱的挂在肩上,秀发披散,修长的玉腿间缓缓滑下乳白的精液。

    “你……”萧鼎一下子愣在椅子上,说不出话。

    “不是做梦哦,我叫小医仙,初次相识,见笑了。”甜美的声音魅惑着萧鼎的意识。

    小医仙双肩一晃,浴袍滑下,一具香躯展现,萧鼎握着的鸡巴颤抖起来。

    “嘻嘻。”

    小医仙向前走了两步,蹲在了萧鼎面前,嘴唇缓缓印在了萧鼎的龟头上。

    “仙子你,啊哦!”

    触碰的一瞬间,萧鼎兴奋到极点,没忍住射了出来,喷了小医仙一脸。

    小医仙站起来,香舌舔过嘴唇,笑着对萧鼎道:“萧鼎哥哥的味道真是好呢,嘻嘻,两天后人家再来找你吧。”

    还不等萧鼎有反应,小医仙的身影已消失在萧鼎眼前,只留下萧鼎愣愣的握着自己的巨根,喃喃念道着:“仙子……”

    一个时辰后,小医仙房中,她咬着下嘴唇跪爬在床榻上,任翘臀后的天火淫尊淫玩着自己。

    “你这小淫妇,和萧厉那种普通人做爱已经满足不了你了是吧。”

    “没有……啊……萧厉哥哥的东西还是很大的呢,哦……火爷爷……当然还是您的最舒服……啊……饶了仙儿吧……啊……烫死了……”

    说话间天火淫尊扣住小医仙的细腰,鸡巴腾起一股火焰,冲击着小医仙湿滑的小屄。

    “别嚷嚷了,我知道你喜欢,哈哈。”

    这一晚剩下的时间,都在小医仙毫不掩饰的浪叫中度过了,直到天色微白,小医仙才瘫软的倒在被窝里,靠在天火淫尊近乎实质化的灵魂体里。

    “累死人家了,好期待以后彩鳞姐姐来分担一点,和我一起伺候您。”

    “嘿,小妮子我还不了解你么,我的精神力远高于你,洞悉你的一些小心思很轻松的,你吃醋了,就是想把萧炎的女人拖下水而已,真是个贱货。”天火淫尊邪邪的看着小医仙,讽刺的笑着。

    “你……人家明明没有!”小医仙脸上略有些不自然。

    天火淫尊都看在眼里,思了一会儿随即答道:“好好好,我开玩笑呢,你对我这么死心塌地,帮了我这么多,真是个好姑娘,哈哈哈哈。”

    “哼,坏老头!”

    “别撒娇了,再挑逗我,我拉你到炎城上空去肏哭你。”

    “总是这样不爱惜人家,不理你了。”小医仙转过身去。

    “好了,说正事,大概两天之后美杜莎就能吸收完药力了,就到了我们动手的时候了。”

    “嗯,其实仙儿一直想知道,您重新炼制了‘天魂融血丹’,会有什么效果呢?”

    “这是我们这一脉的独门手法,名为‘化丹解药’,可以在不改变丹药品色的基础上,重塑丹药的药性。这次我加入了‘窦阴草’和‘上古淫蛇胆’,专门针对美杜莎冰冷的肉体,足以让她这种难以被驾驭的躯体变得充满欲望。”

    天火淫尊得意的笑着,对自己这门手艺充满了自豪。

    “美杜莎一脉,从上古以来都是最优秀的玩具,可是并不是天生的。她们的特殊体质使她们都很难产生欲望,即使是御女圣手都难以挑逗,她们仿佛没有产生快感的神经一样。可是她们的高傲气质与美艳容貌,都是对男人致命的诱惑,所以不乏不世高人一直在研究对付她们的方法,后来终于研究出来几位药材,可以让她们的身体变得和正常女人一样,甚至更加敏感。这样,调情圣手就有了征服他们的可能性。至此之后,性情冷傲的美杜莎就成了各路强者的目标,终于是被各种高超的手段调教成了玩物,连淫帝都饲养过,并且被淫帝称赞为最完美的玩具。”

    看天火淫尊向往的神色,小医仙嘀咕着:“怪不得您不直接上她,我还以为是因为打不过呢。”

    “我也曾是斗尊级别的高手啊,而且底牌众多,怎么会打不过呢,而且只要是对付女人,我可是没有政征服不了的,这还没成为斗尊的美杜莎我会搞不定么,你看不起我?”

    天火淫尊一手搂过小医仙,另一只手用力捏着小医仙的**,玩味的盯着她,一股火热笼罩了小医仙。

    “没没没,您床上床下都是最厉害的,仙儿怎么可能怀疑您呢。”

    小医仙连忙反手搂住天火淫尊,将自己的娇躯贴到了他身上。

    “嘿嘿,女人这种生物啊,身体和感情是相互控制的,被控制了其中一样,就会渐渐被控制一切,信不信?”

    说完天火淫尊一个翻身压住了小医仙,小医仙被天火淫尊压在身下,心中突然泛起一丝异样的感觉,还来不及细细品味,随即被天火淫尊分化出的两根鸡巴二穴齐入。

    “是不是渐渐爱上我了?”

    “啊……仙儿爱死你了。”

    “哈哈哈哈……”

    一日之后,密室里的彩鳞已是香汗淋漓,皮肤都蒸腾成了粉红色。

    “唔……好奇怪啊,这么会有这种功效。”

    彩鳞咬着牙喃喃自语,满脸通红,因为石台已经被她的蜜汁打湿了。

    作为高贵的女王,彩鳞的高傲一直压抑着自己去思考欲望,从未激发过女人的本能和蛇人族的淫性,这么多年来从来没发泄过一次,除了当和萧炎意外发生关系,其余时间连自己都没有碰过自己,可这一日私处竟然前所未有瘙痒。

    “难道是融药性的时候化开了我压抑多年的欲望?”

    身体各处敏感的传来对快感的渴望,可是彩鳞只能保持打坐的姿势炼化丹药,欲弄不能的难受,深深折磨着只有一次性经历的美杜莎女王。

    “唔哦……不对啊,本王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渐渐的,口水已经不知不觉的从彩鳞口中流出,涣散的眸子有些迷乱,她不时发出一声声娇喘,蜜汁的气味使得整个房间都淫靡起来。

    “她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能量层外,一身白衣的小医仙对着身边近乎实质化的灵魂体说道。

    “这个情况是正常的,太古时就有大能记载过,服下‘天魂淫血丹’之后,孕妇就会被药性牵引,不可逆转的改变血脉,连同腹中的胎儿,都会成为无欲不欢的淫物,并且身体性器官还会得到活性增强的特质,连处女膜都可能会被不断修复。”天火淫尊在一旁笑道。

    “那彩鳞姐姐以后可是要不断的痛并快乐着咯,呵呵。”

    “哈哈,美杜莎自古本就是淫帝饲养的玩物嘛,好了,你过来给老夫吹一炮,老夫得开始着手破解这些能量层了。”天火淫尊笑道。

    闻言,小医仙嗔怪的瞥了天火淫尊一眼,但还是乖乖的跪到了天火淫尊的胯下,张口吸住了那条火热的东西,一只素手习惯性的移到自己胯下,顿时唔唔不止。

    第二天晚,神情恍惚的萧鼎泡在浴池里,这两天以来,萧鼎可谓是茶不思饭不想,度日如年的等待着再和她见面的日子,期间无数次忍住了去询问萧厉的冲动。

    “萧鼎哥哥。”

    突如其来的美妙声音,使得萧鼎一扫恍惚,立马抬头寻找,果然在门口看见了魂牵梦绕的身影。

    “仙子妹妹你终于来了。”看见小医仙的同时,萧鼎的鸡巴几乎瞬间充血。

    “哼哼,萧鼎哥哥满脑子都是人家的身体吧。”小医仙掩嘴,美眸泛光。

    “额不不不,没没没。”萧鼎尴尬的辩解着。

    “可是人家就是喜欢萧鼎哥哥一直想着人家呢,哥哥不想插进仙儿的肉穴吗?”

    说着,小医仙走向萧鼎的浴池,姿态撩人。

    萧鼎语塞,只是双眼直直的盯着小医仙若影若现的胴体,眼中瞳孔不断放大。

    “萧鼎哥哥,人家都湿了,快插进来嘛,人家喜欢粗暴一点的哦。”

    进入水中的小医仙,动靠上萧鼎,长腿跨开,将玉屄送到鸡巴旁边。萧鼎闻言顿时疯狂起来,扳过小医仙靠在浴池壁上,撕扯开那薄薄的衣衫,急切的插入了她温热的淫穴。

    “对,就是这样,呵呵,好舒服,哦,在粗暴一点。”小医仙揉着萧鼎的头发,双腿盘住他的虎腰,淫媚的欢叫着。

    几乎失去理智的萧鼎向公牛一般在小医仙身上发泄着两日的思念,殊不知莫大的危机已经降临。

    在最后爆发的瞬间,也是一个男人最脆弱的瞬间,这时候人体的心神最为恍惚。

    “萧鼎哥哥,射进仙儿的浪穴吧,把人家狠狠的填满。”

    感觉到萧鼎到了最后关头,小医仙用力夹紧双腿,细腰摇摆,努力套弄。

    “啊!射了……仙子!”

    “夺舍!”

    萧鼎爆发的瞬间,天火淫尊从小医仙体内冲出,进入了萧鼎体内,瞬间燃烧尽了萧鼎的灵魂,在毫无反抗的情况下,完美的夺舍了萧鼎的身体。

    “啊唔……噢,又来了……哦……”

    小医仙被射的一个激灵,精液冲击完后那句雄壮的身体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插。

    “终于恢复了肉身,嘿嘿,不愧是有稀薄帝者血脉的身躯啊,这般强健,哦,好久没有享受过肉体这么实干的快感了,真是美妙啊,仙儿,让老夫好好疼爱你吧。”

    天火淫尊搂起小医仙走向床上,一番激烈的大战要在那里展开。

    到了午夜,密室内已是雾气弥漫,随着最后一丝药力的吸收,彩鳞终于是得以收工。

    “呼呼。”

    此次闭关,彩鳞明显感受到腹中的生命体血脉强大了很多,还没待高兴一番,腹中胎儿小脚一动,踢在了她的子宫口。

    “啊……喔啊……”

    就这么一踢,彩鳞居然达到了高潮,蜜屄汁液飞溅,一阵激烈的抖动,筋疲力尽的彩鳞就这么倒在水渍中,娇美的躯体上沾满了自己的蜜汁。

    体内孩子每一次的动作都由内而外的刺激着彩鳞敏感的身体,使她在情欲中大脑越来越昏沉,她稍作休息,彩鳞托起疲惫的身体,开启密室,走进自己的房间,摸向自己的床。

    恍惚间,她感受到一个温热的躯体,和一根坚硬的物体,然后全身无不舒爽,前所未有的感觉。

    第二天正午,萧厉迷迷糊糊的醒来,感受着自己怀里赤裸美人的嫩滑肌肤,胯下之物又是迅速变大,刺进女子的股沟。

    萧厉坏坏的将手伸到女子胸前,捏住那丰满的乳房揉搓起来,下体的龟头已经找到蜜屄入口,他微微起身,想要去含住女子的耳垂,却看到半张令他窒息的妖艳脸蛋。

    女子受到刺激,转醒过来,翻身睁眼,一时间气氛极其平静。

    “啊!”

    “啊!”

    看到女子隆起的小腹,萧厉和女子同时绝望的大叫了一声。

    “二哥你!”

    “这么会这样!”

    两人还保持着暧昧的姿势,却都搞清楚了现在的情况。萧厉顿时发现自己身在弟妹的房间,而身边睡的,也居然就是弟妹彩鳞。

    而彩鳞也是羞怒的发现,挑逗着自己躶体的男人,居然是自己丈夫的二哥,而昨夜明显不会是幻觉了,因为蜜屄的异常感觉告诉自己,里面还有未干的精液。

    一股杀气爆发而出,又顿时收起,眼前这个亵渎了自己忠贞的男人,是萧炎的二哥啊,杀不得。

    “我也不知道,我记得昨晚迷迷糊糊的应该是和小医仙在做,弟妹,这,这……”萧厉趁机迅速抽身,翻到一旁,床上没有被子等任何遮羞之物,他只得用手捂住那根无法软下去的鸡巴。

    “小医仙。”彩鳞咬着牙,对这个名字又惊又怒。

    复杂的情绪与猜想在彩鳞脑中充斥,两人一时无话,可怕的沉默持续了一会儿之后,还是那惑人心神的美妙音调先开了口。

    “二哥,我知道了,这事应该不怪你,我们都着了道了,你快走吧,这件事别说出去。”

    说完,彩鳞平静的起床,走向衣柜,取出萧炎的衣物丢给萧厉。

    “我还要沐浴,不送二哥了。”

    忍不住看着那道怀孕也不破坏美感的迷人的身躯消失在浴室门口,萧厉才缓过神来,一阵揪心,这可是自己亲生弟弟的妻子啊,自己居然做出这么禽兽的事情,真是混蛋啊。

    痛扇了自己几个耳光,萧厉便快速穿上衣物,离开了彩鳞的房间。

    ')

    This file was saved using UERED version of ChmDepiler.

    Doiler at: (结尾英文忽略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