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角色扮演_分节阅读_106
    ……

    万嘉袂古怪的转头去看身边的人:“所以,决定内容的人是你?你都这么大了,还喜欢看儿童故事?”

    布兰克斯脸色有点不太好看,他想起了那天晚上,那个故事最开始的那个晚上,他确实是在洗完澡之后舒服的窝在床上翻童话书,看完后就塞进了枕头下面睡着了。

    而那个故事的名字,就叫做白雪公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明白了事情缘由的万嘉袂毫不客气的笑起来,“亏你长的人高马大器宇轩昂,原来背地里喜欢像个小姑娘一样的抱着本童话,那你是不是晚安前还要喝一杯牛奶再得到一个妈咪晚安吻才会睡觉啊?”

    布兰克斯的脸色很难看,因为……除了没有妈咪晚安吻,他真的是每晚睡觉前喝杯甜牛奶的。

    被喜欢的人毫不留情的嘲笑了,而且还发现了自己不可告人的羞耻秘密,布兰克斯在心里暗暗地盘算着把人关起来的可行性。

    笑完了以后,万嘉袂擦擦眼角流出来的泪,把话题扯回来:“我们最近没有再做那些梦了,是不是意味着魔法已经终止了?”

    玛莎想了想说:“这个我也没法告诉你,孩子。我们当初做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到这么多,不过这个灯既然被命名为‘情人灯’自然是有他的原因的,等到你们真心相爱,彼此之间没有嫌隙的时候,也许这个魔法就会消失了。”

    “你知道,爱情这种东西时很奇妙的存在,它能改变一个人,由内而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玛莎的脸上露出了一个陶醉的表情,这让她看起来年轻了十岁。

    “神祝愿你们,将来能够平平安安的走过一生。”

    ——————

    从玛莎姨妈那里出来,两个人坐上了回程的车,万嘉袂扭头看着那栋城堡一样的别墅距离自己越来越远,直到看不见了,才依依不舍的转过头来。

    “我们以后还会来这里吗?”

    布兰克斯在开车,闻言腾出一只手来摸摸他的头:“如果你想的话。”

    汽车越来越远,万嘉袂坐在副驾驶上看着眼前一片开阔的平地,突然伸出一只手握上了布兰克斯放在方向盘上的手,一字一句的说:“我们就这么过下去吧,谁也不分手,好吗?”

    布兰克斯轻声一笑,“你想离开我也不行,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我会杀了你。”

    万嘉袂沉默不说话,“把我杀了,那你呢?”

    “我?”布兰克斯诡异的笑了一下,“我杀了你以后,就跟着你一起死,这样咱们就永远在一起了。”

    这回答尼玛真血腥啊……

    万嘉袂脑子有点疼,本来挺温馨的情话时间硬生生变成重案六组画风,他叹口气,也不指望这家伙说什么好听的了。

    “走吧,咱们回家去。”

    越野车飞速的在荒野外疾驰,载着两个彼此相爱的年轻人,奔向了一个更加,明亮美好的未来。

    ————end————

    第92章 番外一

    叶书倒在血泊之中,眼前满是一片猩红,呼吸间也满满的腥甜味,他知道那全部都是自己身上流下来的血。

    他狼狈的倒在地上,而那个那人,那个带走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的那个男人,则像是一个天神一样站在那里,用一种胜利者的姿态看,面带着蔑视的看着他,看他的表情和眼神就知道,他甚至不屑于杀死自己。

    六颗子弹……硬是避开了可以直接打死他的部位,却每一枪都足以让他痛的死去活来,但是他始终是没有如愿的发出一点声音。

    “呵呵,你认为,你自己有什么资格和我抢人呢?”

    那个金发的男人这么说着,像看一只蝼蚁一样的看着他,“你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能给,甚至连他的感情都没有得到,你认为你凭什么跟我斗呢?”

    叶书沉默不语,他想张嘴说些什么,可是又发现什么也说不出来,因为他说的是对的。

    那个男人笑了笑,掏出皮衣里的墨镜,随手在皮以上蹭了蹭戴在了眼睛上,好看的唇角扬起一个笑来:“那么,再会了,小朋友。”

    “希望十年之后再看到你,你已经足够强大了。”

    他说完以后,头歪了一下,看起来似乎是有点天真无邪的样子,“哎呀,差点忘了……”

    在叶书惊惧的目光中,布兰克斯掏出了那只打伤了他的黑色微型手枪,对着自己的身上开了一枪,然后抬起头来对着他眦牙一笑:“看,这样我也受伤了,小万会很心疼我吧?”

    叶书就这么看着他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努力了半天,只能勉强支起自己的身体,他愣愣的看着自己正汩汩的流出来的鲜血,感受着生命正在一点一点消失,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干什么。

    他就这样静静的坐着,像一只惨败的灰老鼠。

    身后似乎是了什么人的喊声,可惜他大概是失血过多,模模糊糊的根本不能分辨来人是谁。

    在这种时候,他又一次的被所有人抛弃的时候,还有谁会来呢?

    他迟钝着想着。

    “哥——!”声音越来越近,他也渐渐地能听得清了。

    哥?谁是哥哥?我?

    叶书越来越迟钝,眼皮子也越来越沉重,在来人飞奔到他身边之前就倒了下去,没有听到女孩那凄惨的叫声。

    啊对了……原来是婷婷那个丫头啊,这世上,除了她,没人会再叫自己哥哥了。

    可是,也不对,他和婷婷早就已经生分了,彼此都恨不得杀死对方才好,怎么可能还会听得见呢?

    叶书闭上了要死了,脑海里开始自动的回忆起以前许许多多的事情来。

    二十多年前的某天,有一对豪门世家的金童玉女喜结连理,婚礼举办的十分盛大豪华,男的帅气女的美丽,原本是世人都很看好的一对璧人。然而在所有人祝福的背后,是两个人的一纸契约婚姻。

    一年多以后,叶书和叶婷出生,更为王子公主的童话故事写了一个很美好的结局。

    然而童话毕竟是童话。

    叶书八岁的时候,那对世人眼中的金童玉女终于是撕破了最后一张面具,用一种堪称毁灭的方式宣告了自己婚姻的结束。而叶书,就在无措中,看着自己那美丽优雅的母亲,看也不看他,只是洒脱的带走了他同样美丽优雅的妹妹离开了他们的大宅子,只留给了他一个决绝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