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角色扮演_分节阅读_84
    万嘉袂扶住了小姑娘,但是果汁却没能幸免的弄到了身上。

    小女孩吓得脸色都白了,她一下子就跪了下来,对着万嘉袂不停地磕头,“咚咚咚”的听的人都替她疼。

    万嘉袂弯下腰赶紧就要把人拽起来,布兰克斯却懒洋洋的挥手就让人过来把人拖下去砍头。

    “你适可而止吧!”万嘉袂忍无可忍,他把小姑娘从地上拉起来,看着她白皙秀美的额头上已经青紫一片甚至出了血丝,大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泪水,再看看她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万嘉袂就觉得出离愤怒。

    他有个很可爱的表侄女,也是差不多的年纪,天真懵懂又乖巧,所以对这个年纪的女孩有着一种出于长辈的疼爱。

    布兰克斯显然没想到他居然当着这么多的人对自己吼了,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阴沉沉的盯着万嘉袂看。

    周围的宫人们齐刷刷的跪了下来,四肢伏地的同时都在心里想着这位胆大的新王后看来马上要被拖出去杀死了。

    布兰克斯确实气炸了,他挥手对着伸手跪了一排的侍卫们说:“给我把人拉出去杀了喂狗!”

    侍卫们得令,然后呼啦啦的就上来抓人了。

    不过他们根本没有明白他们伟大的王命令的真实含义,误以为王室对王后不满,所以都是奔着万嘉袂去了。

    于是很快,万嘉袂就一边护着小女孩,一边跟侍卫们打起来了。

    布兰克斯看了一会儿,见他护着女孩子,气的脸色更加难看,但是当他看到有个侍卫掏出了刀对着万嘉袂比划了过去的时候,他就不淡定了。

    万嘉袂看着布兰克斯飞奔过来把那个拿刀的侍卫踹飞,然后又冷声命令所有的人都下去,静静的站在原地等着他要说什么。

    布兰克斯扭过身来,看了看满眼含泪的小女孩,又看了看护犊一样的万某人,嘲讽一样的笑着说:“你以为,你护得住她?”

    “护不住也要护,你要不要试试看?”万嘉袂瞥了他一眼,不咸不淡的说。

    布兰克斯瞪着两个人看了好一会儿,突然画风就一变,眼里就开始掉眼泪。

    我……日啊!

    万嘉袂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家伙一秒钟变脸的速度,简直比京剧脸谱还快。

    布兰克斯委屈极了,“你是不是喜欢她!”

    万嘉袂扭开脸,“我告诉你,事到如今我已经知道你都是装的了,在这里假装无辜博同情我也是不会心软的。”

    他说完就带着小姑娘转身就走,尽管小姑娘期期艾艾的不敢动,但是还是被他带走了。徒留下布兰克斯一个人在原地,他抹了抹眼泪看着两个人远去的背影,哭的再大声也没能让人回心转意。

    见人走远了,布兰克斯停止了哭泣,脸上的表情又变成了高深莫测的模样,他摸了摸下巴想了一会儿,好像哭这一招对小万来说已经用处不大了,看来他应该换条路走比较好。

    可怜布兰克斯在外头名声让人闻风丧胆谈之变色,但是实际上却是个还没有爱过人的蠢货,所以智商暂时的下线了。

    第72章 天方夜谭

    七十二

    晚上的时候,万嘉袂一个人在卧室里吃着新鲜的葡萄,一边又在心里暗自的想着自己刚才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怎么说也不能在那么多的人面前跟那家伙吵架。

    就在他东想西想的时候,门打开了,布兰克斯走了进来。万嘉袂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略一沉思,将手边的水果盘向前推了推:“吃吗?”

    布兰克斯站在原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默不作声的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半晌不说话。

    屋子里的气氛顿时有点沉闷起来,万嘉袂起初还能忍受,过了一会儿他就有点受不住了,轻叹了口气说:“你也别再闹脾气了,我刚才虽然说话有点重,但是你确实做得不对。”

    布兰克斯几不可闻的轻哼了一声,显然是不服气的,只是却还是一句话都不说。

    万嘉袂又开始头疼了,他觉得自己现在面对的就是一个蛇精病,而且这个蛇精病脑子还不正常。并且精分的特别厉害,一会儿这个性子一会儿那个性子,他再次的怀疑起自己到底是不是很欠虐。

    不过,说真的,看布兰克斯那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死德性,他还真的有点不忍心,于是又过了几分钟后,他终于是认输一般的无奈说道:“好了好了,我先给你道歉行了吧?我听说你中午到现在一直没吃饭,这样对身体不好,你先吃饭行不行?”

    布兰克斯听到了他的话,明显感觉到了小万语气里的心疼和担忧,眼珠子转了转知道这是自己争取机会的好时候,于是故意赌气一般的背过身去,就是不打理他。

    他这是明显打算不配合了,万嘉袂揉揉脑袋压下心里的火气,勉强自己开口说:“我跟你说,我已经做了最大的让步了,你要是再不识好歹,我一会儿就揍死你信不信?”

    一听说小万还要揍自己,布兰克斯扭过头来,一张漂亮的脸上满是嘲讽,说话的语气藏不住的讥讽:“揍死我?那正好,我死了你不就能跟那个女人在一起了?”

    听到他这句话,万嘉袂拍案而起:“你就是存心了的要跟我找不痛快是不是?行吧,你就作吧,我不管你了!不吃就不吃,吓到谁了!”他从座位上站起来怒气冲冲的推开了内室的门,“嘭”的一声大力关上了。

    布兰克斯见人走了,也不做戏了,慢条斯理的倚在桌边,伸出一只白皙纤长的手摸过盘子里颜色十分漂亮的葡萄,三两下的剥了皮塞进嘴里,他可不会真的亏待自己的身体。他一早就知道了,小万是个十分容易心软的孩子,对付这种人绝对不能来硬的,否则会取得相反的效果,前面几个梦境就已经很明显的体现了这一点。所以今天上午他的做法当然不恰当,不过没事,布兰克斯的本事大着呢,哄小恋人这种小事简直分分钟就能搞定!

    于是,等到万嘉袂夜半时分口渴醒来的时候,一翻身才发现身边依然是空荡荡的,他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起来,伸手挠了挠头发想了半天,突然一个激灵的想到,难道布兰克斯那家伙还在外头屋子里?

    他走下床去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下去,然后犹豫着是不是要出去看看。

    左思右想,他还是往门口的方向走去,在手即将触碰到门把手的时候又缩了回来,想着那人随意打杀别人身后的不经意态度,又转身往回走去。管他的,不给他点教训这日子没法过的。

    可是脚还没到床边的时候,他又顿住了。

    虽说那家伙不是好东西,但是既然自己选择了他,那就是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的,这个时候逼着他接受自己的观念,一时半会儿肯定是不行的的。况且,他从中午到现在滴水未进,正常人就算撑着,也不能安然睡觉吧?

    他这么想着,又是转身开门去了。

    外室果然是一片漆黑的什么也看不见,应该是侍女们过来把所有的烛灯都熄灭了。他将在墙边的几只蜡烛点燃,结果一转头就发现桌边隐隐绰绰的似乎有一个人坐在那里。

    他先是吓了一跳,继而发现那大半夜的不睡觉直挺挺的坐那里的人不是他家那不省心的畜生还有谁?

    “布兰克斯?”他轻声的问道,想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还醒着。

    下一秒,布兰克斯就轻声的“嗯”了一声回应,听声音看完全没有半点睡意,显然是一直清醒着的。

    万嘉袂心里一咯噔,快步的走了过去,就见布兰克斯保持着晚上他离开时候的坐姿一动不动,即使是在昏暗的灯光下也能看得清他眼里的血丝和苍白难看的脸色。

    “你怎么不去睡觉!”万嘉袂生气的说。

    布兰克斯瞥了他一眼,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