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角色扮演_分节阅读_40
    辛德瑞拉已经好几天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了,即使能吃到也都是冷冰冰硬邦邦的剩饭,当他把温热的面包塞到嘴里的时候,立刻就控制不住了,很快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万嘉袂看着他吃得太快,很担心这家伙会不会把自己噎死,只好动手给他倒了杯热牛奶递过去,强硬的把他嘴里的那块牛排扯出来:“先喝杯牛奶,不然会噎到。”

    嘴里香喷喷的牛肉被拿走,辛德瑞拉有点不满,可是看着眼前同样冒着热气的牛奶,他沉默了几秒,还是乖乖地接过来喝了。

    看着他乖巧听话的抱着杯子喝牛奶,万嘉袂觉得自己真是要被他萌到了,忍不住伸手把还在喝奶的家伙的毛给揉乱了。

    果然颜好就是不一样,干什么都觉得是种享受。

    辛德瑞拉很快的就把牛奶喝完了,然后又眼巴巴的看着牛排,万嘉袂好笑的拍拍他:“吃吧,小心点。”

    “对了,你多大了?”

    “十九。”辛德瑞拉吃得头也不抬。

    万嘉袂点头,十九岁啊,比自己小了一岁。

    “少爷,我吃饱了。”就在他走神的时候,辛德瑞拉终于是放下了吃得干干净净的盘子。

    万嘉袂无语的看着面前空空的盘子,在心里狠狠地吐槽了,这尼玛不是猪吧!他为了让这个家伙能够有更多的选择权,所以每样饭菜的种类都拿了很多,基本上算是三个人的分量啊!

    他沉默着伸手摸了摸辛德瑞拉的小肚子,鼓鼓囊囊的,不由得又开始操心,吃这么多到底会不会积食啊?

    第35章 灰姑娘

    “首先,给我把头抬起来,跟我学——抬头挺胸收腹提臀!”

    下午的时候,万嘉袂就在卧室里给辛德瑞拉开小灶,务必要让他更加的有自信,反正就是不能这样畏畏缩缩的,看着就让人火大。

    “少爷,我这样难受……”辛德瑞拉照着他说的去做,没一会儿就觉得不舒服了,这样贴着墙站真是一种折磨。

    “不要叫我少爷!你也不是下人,知道吗?你才这个家真正的主人!”万嘉袂伸手微微的踮起脚尖敲了一下他的脑袋。

    没错,就是微微的踮起了一点脚,虽然只有一点点,但也还是让他不爽的承认,这家伙依然比自己高的事实,原身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有那么一点的紧绷。

    辛德瑞拉揉了揉脑门,疑惑的说:“不叫少爷的话,那要叫什么?”

    万嘉袂想了想,然后回答他:“这样好了,你看我不是叫你小辛吗,你可以叫我……小万。”

    “小汪?”

    “小万。”

    “汪?”

    看着辛德瑞拉眨着眼睛一脸死也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的表情,只好挫败的挥挥手:“行吧行吧,你爱叫什么叫什么,小汪就小汪,只要不叫少爷,你叫什么都行。”

    “小汪!”辛德瑞拉试探的叫了他一声。

    “干嘛?”万嘉袂转头看他,妈蛋的小汪小汪,怎么听怎么像是狗的名字,早知道还不如让他叫家妹算了。

    “小汪。”辛德瑞拉又叫了一声。

    “都说了干嘛啦!”万嘉袂怒目而视,“我警告你啊,你再这样我揍你啊。”

    辛德瑞拉似乎没听见他的话一样,眯着眼睛笑着喊道:“小汪小汪小汪小汪!”

    妈的你叫唤狗呢!

    万嘉袂翻了个白眼,要不是估计到这家伙身上那么多的鞭痕,他早就动手揍人了。他这半天相处下来算是看明白了,这家伙就是个黑莲花的主,一旦确定自己不会真的伤害他之后,就开始各种作了。

    辛德瑞拉看他翻白眼却并没有真的生气的表情后,嘴角的笑容扯得更大了,他突然间从墙角的地方扑了过来,将毫无准备的万嘉袂直接扑到了身后的床上。

    就算是有软软的床垫在身下,可是辛德瑞拉可是个身高最起码一米九的壮汉啊,虽然如今骨瘦如柴,但是也绝对不能忽略他的体重,于是万嘉袂差点被压到吐血了。

    “艹,给老子起来!”他伸出手来揪着辛德瑞拉的两只耳朵威胁道,感觉自己肺都要被挤爆了。

    “不要!小汪身上是热的。”辛德瑞拉摇头,身子还往他身上蹭了蹭。

    “废话!要不是热的那早就死了!”万嘉袂拍拍他的脸:“给我起来!”

    辛德瑞拉低头看着他的脸好一会儿,美丽的蓝眼睛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嘴里喃喃自语着:“小汪的眼睛是黑色的……真漂亮……”

    “你在说什……”他的话还没说完,剩下来的句子全部消失在了辛德瑞拉的唇齿间。

    万嘉袂僵硬在了床上,呆呆的忘记了反抗,竟然任由辛德瑞拉那个混账肆意亲吻自己的嘴巴。

    他没想到辛德瑞拉居然突然间亲了自己,以前就算是塞西尔那个混蛋,最多也就是亲亲脸蛋和额头,从来没有在嘴巴上停留过。可是到了辛德瑞拉这里,居然直接就奔着嘴巴来了,而且还企图把舌头伸进来!

    “小汪都不张嘴。”辛德瑞拉不满的嘀咕,嘴唇却一直没舍得离开万某人的嘴巴,“张嘴嘛,小汪。”

    张你大爷!偷亲老子你还敢唧唧歪歪的这么多要求!

    重点从来抓不住的万嘉袂火了,一把将人推开,然后抹着嘴巴就坐了起来,脸色不善的盯着被推倒一边去的人,心里琢磨着要从哪里下手揍死他。

    那可是我的初吻!初吻!

    “小汪,疼……”辛德瑞拉抚着自己的后背趴在床上,抬起头来眼泪汪汪的看着他。

    万嘉袂看他眼泪都出来了,这才想起来他后背有很多伤,于是善良的他就立刻紧张的询问:“是伤口疼吗?我刚才,是不是推你不小心碰到了?”

    “疼……”辛德瑞拉见有人关心了,眼泪就更厉害了,不知道还以为他受了多大的委屈。

    万嘉袂一脸汗,都说了他最不擅长对付柔弱和装柔弱的人了,一般情况下只要人家一哭,他基本上什么都能妥协。

    具体可以参照刘婷婷和安东尼安德烈。

    “你快把衣服脱了,我给你看看伤口有没有裂开。”万嘉袂焦急的对他招招手,然后跳下床去又开始翻箱倒柜的找东西。终于过了好半天,才在房间的犄角旮旯里翻到了已经蒙了很多灰尘的药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