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9
    他财大器粗 作者:笋子王

    他财大器粗 作者:笋子王

    同样也被她刺激的畅快不已,他气息不稳的催促着:“喜不喜欢,我干你干的爽不爽?”

    “呜呜…喜、喜欢……嗯!”她眼角滴出一点泪水,只觉浑身发麻,像被抽空一般,连头发丝都在颤栗,巨大的愉悦让她再次达到高潮。

    孟白亦感到狂喜,热血沸腾,而简清兮又因被干到敏感点而夹得格外紧,媚肉层层叠叠的包裹上来,死死的吸吮着他的棒身,他已经干了近半个小时,终于感到了一股射意袭来。

    两人交合所散发出的淫靡的气味逐渐变浓烈,他喘着气:“夹得这么紧,我都快射了……嗯……”

    简清兮被他操弄地有些晕晕乎乎一个奇异的念头突然跳进了她的脑海里,她呻吟着:“射给我……嗯啊……射给我……”

    听到这里,孟白亦几乎是一愣,他清楚的记得以前简清兮声色俱厉的不想吃避孕药,不想让他射进来的样子。

    “想什么呢,我没戴套……一会儿你得怪我……我也不会让你吃避孕药了……”这样

    的话语令他惊得一时都忘了动作,明明已经快到了紧要关头,可却猛然刹车,滚烫的肉棒就这样直挺挺插在她的小穴里,但却在不甘寂寞的跳动着。

    “那、那就不吃……”简清兮感觉体内一阵瘙痒难耐,受不住地紧紧掐着他的手臂,暗示的催促。

    “你、你的意思是……怀孕也没关系……”孟白亦有些恍惚。

    不知是不是因为被情欲冲昏了头脑,她希望他射进来,而且她也不想吃避孕药,甚至觉得就算怀上他的孩子也没关系。

    简清兮现在太想要了,她重重点了点头,小穴一阵阵的收紧,期待着男人的猛烈抽插。

    孟白亦一咬牙,再一次地捅向深处,此时的他就像发了狂的野兽一样,凶猛的操干着,粗长的肉棒在她的身体里肆意妄为,啪啪啪的交合声不绝于耳,简清兮舒爽的一声一声叫着他的名字,浑然忘我。

    如果有人靠近,肯定会发现这里的异常,然而,两人沉浸于其中,无暇顾及

    其他。

    狭小的空间里,空气有些燥热,两人的身体更热,简清兮浑身都渗出缕缕细细的薄汗,而一直在她身后狠操猛干的孟白亦,衬衫更已经快湿透,额前的发丝也被濡湿。

    简清兮爽得媚眼如丝,眉目中浪态隐现,脸上泛红一片,嫣红的的嘴唇间娇喘不已:“嗯……啊…”

    孟白亦抱着她的雪臀,几乎狂乱的耸动着,听着身下女人低低的轻吟,全身的血液都往身下涌去,几十下后,一阵阵酥麻从龟头传遍全身,精液从他的马眼处猛射而出,强劲的喷洒在她的子宫深处。

    灼热滚烫的精液烫的她浑身一软,浑身的力气都像被抽干一般,跪在了地上。

    孟白亦还在射精的大鸡巴随着她的动作,而从小穴里脱落,而红了眼的他,也屈膝跪了下来,将还未疲软的肉棒再度插进去。

    此时,简清兮小穴里有节奏地收缩着,而他还在射精,这射精持续了大约半分多钟,当孟白亦将最后一滴精液射进她的身体里后,他也感到有些精疲力尽,扶着门板轻轻喘息。

    身后的男人缓了一会儿劲才将肉棒抽出来,没了大鸡巴的堵塞,精液源源不断的从那粉嫩的秘洞里流淌而出,滴落在白瓷地板上,形成一个小水滩。

    这一切都映在孟白亦的眼底,只让他感觉呼吸一紧。

    他恨不得再抱着简清兮狠狠的来一次,将她小穴里还没有完全流完精液再干回去,将他们干成泥浆,并且将她操哭,让她在自己的身下哭喊求饶,最好叫到别人都知道这里有人在做爱,让别人知道他在干她。

    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这点只能在脑子里想想。

    “臭流氓!”事后恢复清醒的简清兮当听到男人脑子里的幻想时,气鼓鼓的瞪他。

    她的脸还泛着情欲的红光,整理好衣物后,她直接将手里的那张还粘了精液

    的纸巾朝着他身上一丢,推了门也不管他就往外冲去。

    身后孟白亦闷闷的笑,一双深邃的眼眸更加幽深不见底,对自己一个男人还

    待在女厕所的事情好像无所畏惧似的,慢慢悠悠的跟在她后面走出去了。

    Hdτ⒐⒐.Πёτ——

    写了两小时我去,写肉好难,

    61.意乱情迷

    他倚在门边,看着简清兮气鼓鼓的坐在自己的靠椅上,心情有些飞扬。

    他走过去把她抱坐在自己身上,揽住她的腰,语调温柔:“宝贝儿,你之前那意思是要给我生孩子吗?”

    “你、你当我没说……”简清兮想起之前的激情画面,脸上就一阵发烫,很是窘迫,“那只是脑子不清楚时说的胡话……”

    虽然孟白亦有些失落,但还是不正经的取笑道:“没想到我这么厉害,竟然能把你干得脑子不清楚了?”

    然而这调侃粗鄙的话语并未惹来简清兮的嗔怪,反倒感觉怀里的人身子僵硬起来,他想到什么,立即有点儿心疼,便连忙正色道:“这样一来,你是不是又得吃避孕药了?”

    “嗯……”简清兮讷讷点头,总不可能不吃,好像又不是安全期,万一怀孕怎么办,令她浑身紧绷的便是这一点。

    “可不可以不吃,如果怀孕了,就生下来,我养着。”孟白亦不知怎么的,脱口就道。

    简清兮瞪大眼睛侧头看他,漂亮的小脸儿上全是惊异。

    可他说完也不后悔,还仔细思考了一下,点点头:“生吧,我会负责的!”

    “你这思想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不说我们两才多久,而且你爸我妈知道会怎样想?”简清兮撅嘴,似乎有些不高兴。

    他怎么也糊涂了,现在又不是那种意乱情迷的时候,怎么还能这样说胡话呢。

    “认识也快一年了,对彼此有感情的时候怕早就不是这一天两天,哪里短了,至于家长那边,正好亲上加亲,我爸快六十了,他也想早点抱孙子呢。”孟白亦一听有些急了,连珠炮似的说着。

    简清兮却不为所动,抬起白皙细嫩的小脚踢了踢孟白亦:“现在要孩子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就是不可能!”

    “你就那么不愿意给我生孩子?”

    “不是不愿意,只是现在还没到那个时候,我才多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