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68 自己打自己脸了
    崇祯窃听系统 作者:叫天

    “怎么可能!”多尔衮听得异常暴躁,厉声回道,“不可能,我大清崛起,从无到有,直到占据辽东建国,势不可挡,万族臣服!我大清,乃是天命所归!”

    听到这话,底下那些总兵都听不下去了,贺人龙当即冷声讽刺道:“敢情你还不知道你是阶下囚?”

    “就是,难道昨晚一战,你们建虏也是势不可挡?”虎大威咧嘴嘲笑道,“该不会是势不可挡地丢盔弃甲,拦也拦不住吧?哈哈……”

    曹变蛟也乐得刺这奴酋几下,便也跟着说道:“还有天津之战,敢情你眼睁睁地看着我明军把你的前锋都杀了,也是势不可挡了?”

    “……”

    多尔衮听得满脸通红,转过头厉声喝道:“都是非战之罪,要不是有贼人通风报信……”

    说到这里时,他自己忽然就愣住,脸色红得和猴屁股有得一拼了。

    因为他忽然反应过来,他自己刚才就是想说明,大清乃是天命所归,万族臣服,以此来驳斥明国皇帝说得没人真心臣服大清,都想背叛大清。可话题一绕之后,变成了他自己所说得话,就是证明有人背叛了大清……

    看到他这样子,中军帐内的所有人,包括总兵、监军、锦衣卫和内侍等等,全都哄笑了起来。这个奴酋,自己打自己脸了!

    崇祯皇帝也跟着笑了下,而后伸手摆摆,让中军帐内安静下来,而后看着低下头的多尔衮,冷声说道:“朕之前放你镶白旗的固山额真,那个叫英俄尔岱的回去,告诉那皇太极,让他无条件投降,否则你们建州女真就等着灭族的下场。这一次,朕就再放一次,你且回去后,告诉那皇太极,朕的耐心是极其有限的。再不无条件投降,他就等着成为建州女真的罪人吧!”

    多尔衮听得又是愣住了,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明国皇帝要放自己回去?

    难道他是没搞清楚自己的身份?自己可是大清和硕睿亲王,是大清皇帝之下最有权势的亲王之一啊!自己有这么重要的身份,明国皇帝不拿自己做点文章,反而要放自己回去?这……这是真得么?

    中军帐内,各路总兵和监军等人,也都有点惊呆了。要知道,这个奴酋是爱新觉罗家的,如果换成大明的说法,那可是皇家的人,还是握有实权的亲王。虽然这一次是一败涂地,可他过往的战绩也足以说明,这个人是有本事的,并不是那么容易抓得,这都要把他放回去?

    这么想着,他们都转头看向崇祯皇帝,有点怀疑皇上是不是口误说错了?

    不过,他们发现,皇上目光清澈,盯着多尔衮在看,似乎并没有说错话!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性了,皇上是真不把这个奴酋放在眼里,别人觉得抓他会很难,但对皇上来说,应该是容易的事情,因此才不在意这个奴酋的身份,想放回去就放回去。

    这么想着,这些总兵和监军想起皇上运筹帷幄之中,一战而定塔山,一次消灭了建虏军队上万之多。这种料事如神,神机妙算的本事,要想做到想抓奴酋就抓奴酋,想放奴酋就放奴酋,似乎也并不是不可以。至少对于皇上来说,就有这个底气在!

    想到这里,他们一个个看着崇祯皇帝,都为自己皇帝的英明神武和魄力而感到自豪!

    多尔衮还不敢相信,看着崇祯皇帝,有点怀疑地说道:“你的意思是,要放我走?”

    “朕相信已经说得够清楚了吧?”崇祯皇帝听了,带点嘲讽之意说道,“小小叛贼而已,你以为你是什么重要人物,朕想放就放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一刻,多尔衮忽然感到有一丝悲哀,没想到自己堂堂大清和硕睿亲王的身份,在明国皇帝的眼里,竟然只是小小叛贼而已。

    不过仔细想想,好像也是。大清原本是明国辽东都司下面的一个附属部族而已,对于明国来说,确实是叛贼。

    确认了自己能活着回去,多尔衮并没有因此感到高兴。反而是失魂落魄起来,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了。

    他们所有人自然都不知道,崇祯皇帝之所以要放多尔衮回去,就是因为他的身份够高。

    昨晚的塔山一战,明军大胜,系统非常高兴,在崇祯皇帝睡醒的时候,就已经有提示,这么干脆利落的胜利,奖励了崇祯皇帝两颗甲级窃听种子。

    因此,崇祯皇帝的真正目的,就是把多尔衮身上的丙级窃听种子换成甲级窃听种子,然后放他回去继续探听建虏高层的决策消息,这可是相当重要的,远比把多尔衮要杀要剐,要有用得多!

    当然了,也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这个多尔衮打了如此大的败仗回去,皇太极不会再饶他,把他给咔嚓了,那就会损失一颗甲级窃听种子。

    虽然有这风险,可相对于收益来说,还是值得把他放回去的。

    这个事情就这么定了,多尔衮被带了下去,当然不是现在就放走,而是要有适当时机。

    等多尔衮被带出中军帐之后,崇祯皇帝转头看了伍忠一眼,心中很是满意。

    伍忠的身份,他是故意暴露的,因为建虏都没有了水师,传递消息回辽东也不方便。如今大明一切都走上正轨,对付建虏也不再像以前那么吃力,就没必要去想方设法地再用伍忠的身份去忽悠了。

    这么做,也算是给伍忠正名,为他在辽东的潜伏经历盖棺定论,是立下了大功的。

    另外还有一点,在多尔衮面前暴露伍忠的身份,加上崇祯皇帝刚才所说得那些话,就有另外一个用意:就是让建虏开始怀疑那些投降他们的汉奸有问题,会不会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还有其他各族,是否也有这个问题?

    只要建虏有了怀疑,那必定心生间隙。一旦人心散了,那队伍就不好带了。如此一来,不用通过打仗,就能进一步削弱建虏的实力了。

    想着这些,崇祯皇帝看着底下众人,开口吩咐他们道:“今日中军帐内有关伍卿的事情,诸卿知道就好,不要往外传。”

    底下的这些总兵和监军听了,立刻明白皇帝是指伍忠把德王妃给睡了的事情。

    这种事情,就算大家都知道,也理解伍忠是中了建虏的奸计,可要是广而告之,变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那影响也不好。

    因此,所有人都立刻领旨,表示不敢多言。

    虽然如此,这个事情肯定还是会传出去,只要不是刻意摆到台面上,搞得满城风雨,那就不会有什么影响,最多是让德王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顺口这么交代了一句之后,崇祯皇帝便言归正传,开始说朝鲜战局那边的事情了。

    只听他对底下众人说道:“塔山之战已经结束,原本朕答应过你们,是要班师回京的。但是如今,事情很顺利,为了策应朝鲜战事,朕决定,营造出攻打辽东之势,围魏救赵,让建虏主力不敢再去朝鲜。”

    说到这里,他看到好几个人脸色似乎是想劝自己,便伸手一摆,阻止他们说话,而后断然说道:“你们放心,朕可不会得意忘形。没有把握的事情,朕是不会做的。刚才朕已经说了,是营造出光复辽东之态势,并不是真得要光复辽东。朕有的是时间,多磨一磨建虏,把建虏的利爪,尖牙都磨掉了,再收拾建虏,光复辽东也不迟!”

    听到皇帝的这番话,底下众人都是明显松口气。他们最怕这一仗打得太轻松,皇上骄傲了,头脑一热,就想着要直接收复辽东。那样一来,就真得危险了!

    于是,他们一起抱拳回应道:“谨遵陛下旨意!”

    接下来的军议,又花了半个多时辰才散会。

    这个时候,整个塔山,可以说是欢乐的海洋,到处都是喜气洋洋的人群,真得比过年还要喜庆。

    不但是明军将士,就是从锦州征调过来的民夫,那也是高兴地很。没想到才到一天,工事都不用修了,因为建虏已经被消灭了。

    对于这些民夫来说,他们是锦州或者附近的百姓,长年累月,都被建虏的威名所吓。说句实话,他们出发的时候,哪怕知道是御驾亲征,可心中还是一点底都没有的。也不知道这一次随军出来,还有没有命活着回去。

    因此,这个时候,现实和预想得巨大反差,让这些民夫比起明军将士,甚至都要再高兴一分。

    “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该把钱都分了。这下好了,回去要把钱从我那几个兄弟手中再收回来,估计难了!”

    “你这算啥,我出门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回不去了,把媳妇和儿子都托付给了隔壁老王帮着照顾了!”

    “……”

    “没事,没事,我们很快就能回家了,你老婆孩子不都还在,你的钱拿不回来也没事,这一次,听说皇上会有赏赐的!”

    “真得么?你从哪里听来的消息?皇上的赏赐,什么时候会有消息?”

    “你们不知道?大帅们刚从皇上那边回来,我隔壁邻居的小舅子他二姥爷的儿子,就给曹大帅当亲卫,亲口跟我说的,名单都报上去,只要这次随驾出征的,全都有赏!”

    “赏什么知道么?”

    “是啊,快点透露透露,这一次随驾出征,还真是值了!”

    “听说啊,这一次,所有人都是赏赐粮田,当兵的多一些,再按军功另外奖励;我们这些民夫,就只有基础的粮田奖励而已。”

    “什么?这是真得么?我们终于要有自己的田了?”

    “我觉得应该是真的,辽东这边,不知道有多少粮田,因为建虏肆虐,都已经荒废了。如今皇上英明神武,肯定能光复辽东。到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粮田可以赏赐,这个真是最实在了!”

    “……”

    汉人对于土地,有一种天然地执着。听说皇上要赏赐粮田,虽然还是要交税,可毕竟是自家的田了,心中的喜欢,就更是不用说了。这个时候,他们都恨不得自己的婆娘孩子什么的,全都随驾出征,那该多好!

    与此同时,塔山这一战,也给了他们极大的信心,觉得只要皇上在,那么大明光复辽东,最终消灭建虏,并不是很遥远的事情。

    为了即将到手的粮田能有安全的保证,几乎所有的民夫,都有一种渴望,希望王师早点灭掉建虏。为此,如果他们能帮上什么忙的,就绝对会帮忙!

    等到了午后,就如同那些八卦消息所言,皇上果然传下旨意,所有出征的将士以及征调的民夫,全都有粮田的奖励。而有军功的将士,可以积功升迁,也可以用来换粮田。他们的粮田,是锦州附近的无主田地。

    这份旨意一下,顿时,所有人都吃了一颗定心丸,万岁的喊声,真是响彻塔山上空。

    崇祯皇帝另外又下了一份旨意,全军休整一天。毕竟通宵战事,虽然打赢了,可人的体力还是有限的,不可能如同机器人一般立刻投入下一次行动中。

    第二天的时候,一万多骠骑营的将士,奉旨出击。如雷的马蹄声,从塔山城外军营,迅速远去。

    与此同时,从锦州征集的民夫,开始返回锦州。勇卫营和车营也开始收拾,准备班师回京。

    当然了,崇祯皇帝也给京师发去了一道捷报,免得他们事后知道自己调转方向,领军前来辽东而被吓到了。

    事实上,正如他所料,在大军调转方向去了山海关之后不久,京师这边就知道了,皇帝原来不是去征讨草原之敌,而是去打辽东的建虏了。

    顿时,朝堂上下,全都慌了。

    要知道,建虏可不比蒙古鞑虏,而皇帝又只领了五万人马,怎么可能打得过辽东建虏呢?

    慌神之下,那奏章就犹如雪片一般飞进宫去。不少朝臣也纷纷找到首辅薛国观,让他赶紧联系司礼监,一起向监国太子和皇后进言,把皇帝给劝回来。要是迟了,怕是会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