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66 竟然睡了?
    崇祯窃听系统 作者:叫天

    不管如何,火炮数量总是有个定数的。明军这些携带的火炮,各类火炮一共有多少,多尔衮心中大概有数。

    就是因为如此,他才惊恐地发现,明军好像是把绝大部分火炮都调来这边了。这要不是事先埋伏在这里,他绝对不信。

    可是,这……这不可能啊!多尔衮心中一万个不相信,明军怎么可能知道自己今晚会突围,而且还是从西门突围!要是自己不从西门突围,主力就是从东门突围的话,这么多火炮,几乎全部都在西门,那东门那边突围的压力就会非常小了!

    明军主帅,不,是明国皇帝,他凭什么把绝大部分火炮都集中到了西门这里,还刚好被自己给撞上了?

    他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觉察到什么。好像在轰轰的火炮声中,还有大量的马蹄声传来。

    大清这边的骑军,因为陷马坑的存在,都不敢再骑马冲锋,根本没有什么奔马声音了啊!

    闻声看去,多尔衮马上发现,就见在塔山西门的左右两侧,在火光照耀下,正有大量的骑军身影闪现,在包抄大清军队的后路。并且,在骑军的后面,还有无数人影跟着,应该是明国步军,借助骑军开路,向大清军队的后路冲过来了。

    这一看之下,多尔衮脸上的冷汗,那是一个劲地往外冒了。

    这个时候,他都不用再去推算火炮数量,就已经能百分之百的肯定,明军在西门这边早已埋伏了重兵,自己掉到明军的包围圈内了!

    想明白了这一点,多尔衮不由得厉声大喊道:“谁,是谁出卖了大清?是谁出卖了本王?”

    明军要是没有事先得到消息,就绝对不可能在西门布置重兵!这绝对是有人走漏了风声!

    有点歇斯底里地大喊了几声之后,多尔衮明白,这个问题,在此时是不可能有答案的。更为重要的是,如今大清军队陷入了巨大的危机中,必须要先应付这个危机才行。

    然而,黑夜之中,军令原本就很难传达。如今又是陷入了明军的包围,在多重打击之下,队伍就更乱了。这种情况下,传达军令,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多尔衮就算有天大的本事,面对这样混乱的场景,他也不可能去挽回什么。

    一切,只能靠天有命了!

    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建虏军队,确实还是算精锐的。

    虽然遭受了巨大的打击,又是火箭,又是火炮,地上有陷马坑,还埋有引火之物,军制也已经乱了,但建虏军卒并没有四散而逃,而是互相之间,不管人数多少,开始结阵应对。

    此时的西门城外,火光照耀下,就能看到建虏军队一堆又一堆的,有着无数堆。并且,慢慢地各堆之间,还在互相融合,并成更大的一堆。

    不过,明军当然不会只是在看着的。

    从建虏后路包抄,断了他们退回城里可能的骑军,打头的是虎大威的重甲骑兵。蒙着马眼,借助月光和火光的照耀,就犹如重型坦克一般撞向一堆堆的建虏。

    这在建虏军队后面的,并不是建虏精锐,之前做到如此慌乱场景下还能互相结阵,就已经是非常不错了。但不过不管如何,他们心中的惶恐绝对是不少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重甲铁骑的冲锋,压根就没有任何防御的可能了。

    这些建虏军阵,就如同纸糊地一般,被明军的重甲铁骑一冲,就立刻分崩离析了。没有被撞死杀死的建虏,知道了是重甲铁骑在冲锋,就再也没有去重新结阵,而是四散而逃,再也没有了抵抗的意志。

    跟在重甲铁骑后面的勇卫营步卒,则是以小旗为单位,结阵向前追杀被重甲铁骑冲散的建虏。并且勇卫营用得,还是戚继光的鸳鸯阵,最适合眼下这种场景的杀敌了。

    中军附近的多尔衮,就眼睁睁地看着己方的后路,就犹如纸糊的一般,对明军的攻击,压根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败退逃命的大清军卒,有不少人都是逃往中军这边,一下也把中军这边给冲乱了。

    多尔衮见此,拔出刀来,带着亲卫怒吼着去砍那些败卒,试图稳住这败退的趋势。

    然而,就算这城外火光冲天,照亮了整个战场,但和白天还是不能比的。你多尔衮就算砍翻几个,也不可能让其他慌乱逃命的败卒能注意到,或者吓到而不逃了。

    特别在他们的后面,明军的重甲铁骑驱赶着他们,还有无数步军在掩杀,根本就不会给他们重新集结的机会。

    “主子,没用了!”多尔衮护卫知道完了,便大声喊着,提醒多尔衮道。

    然而,多尔衮狰狞着脸,还在疯狂砍杀败卒,好像就没听到。

    其他亲卫也都停了下来,互相看了一眼,就又大声提醒道:“主子,趁着天还没亮,快突围吧,要不然,就走不了了!”

    大部队绝对是突围不出去的,但是小股建虏,还是有可能突围出去的。

    然而,多尔衮还是不管不顾,依旧在疯狂砍杀败卒,就似乎他这么做着,能挽回败局一般。

    他的亲卫互相看看,最终一个人上前,一下抱住了疯狂的多尔衮,抱得死死地,而后大喊道:“主子,没用了,快撤吧,您是一定要突围出去的!”

    大清有史以来,从来没有一个亲王在和明军的战事中败亡。不管天塌不塌,至少多尔衮不能死在这里,更不能被明军俘虏。

    被亲卫抱着,又在他耳后那么一吼,疯狂中的多尔衮终于回过神来。

    他环视整个战场,看着几乎是一面倒的屠杀,大清军队,压根就没发挥出该有的战力,就那么死在了明军的刀枪之下,他不由得心如刀割,也是绝望之际。

    亲卫刚放开他,就见多尔衮一声大吼,而后倒转刀柄,就往自己的脖子上抹去。很显然,他无法接受眼前这么稀里糊涂战败的事实。

    不过多尔衮的亲卫都在看着他,等他拿主意的。因此,一见他要自杀,当然是立刻阻止了。

    “哐当”一声,多尔衮的刀被击落掉地上。随后,他被亲卫架着,不再管其他建虏,尝试着突围出去。

    这一仗,建虏彻底败了,神仙都救不了。

    终于,东边的天空,露出了一丝鱼肚白,新的一天到来了。

    这个时候,塔山城外的战事,也已经到了尾声。

    西门外的主战场,基本上已经结束了战事。火势基本上也已经熄灭,炊烟袅袅,还提醒着这里曾有大火。

    明军将士们,都是三五一伙地在打扫战场。虽然一夜没睡,可一个个都非常地兴奋,全然没有那种熬夜加战斗之后的疲惫。

    “我真是做梦都没想到,和建虏的战事竟然会轻松到这个份上!”

    “是啊,当初天津之战,你们是不知道啊,为了阻止建虏过河,真是用上了浑身解数,当时,我都差点以为挡不住建虏了。可这一次的战事,这些建虏完全就是刀板上的鱼肉,任由我们宰割,真是太痛快了!”

    “我不怕告诉你们,这一仗,我绝对能吹一辈子了!这可是建虏啊,实实在在的建虏,可不是蒙古鞑子,竟然杀得如此轻松。看着他们丢盔弃甲地逃跑,你们真别说,我心中就比吃了蜜还要甜,还要爽!”

    “……”

    打扫战场的这些明军将士,在最先痛快了嘴之后,就立刻开始总结这一仗的关键了。哪怕只是小兵,也都有自己的看法不是!

    “这一仗,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要白折腾一个晚上了,结果没想到,竟然逮到了如此大的鱼,哈哈!”

    “是啊,这一仗我们能这么轻松地赢下来,就是因为事先重兵埋伏,建虏怎么都想不到,结果一头撞进了埋伏圈内,哈哈!”

    “之前的时候,听骠骑营那边的同袍说皇上如何料事如神,运筹帷幄,怎么轻松地把河套鞑虏给灭了。我给你们说啊,说句大逆不道的话,我当时是不怎么相信的,总觉得骠骑营的同袍说得有点过头了。不过如今我是信了,皇上这打仗的天赋,真是太厉害了,绝对料事如神,比诸葛亮还要诸葛亮!”

    “可不是,反正诸葛亮多么厉害,我不好说,当我们皇上,那绝对是神机妙算,算无遗策的!”

    “……”

    在明军将士兴高采烈地边讨论边打扫战场时,各路总兵以及监军,也一个个全都喜笑颜开地往中军大营而去。

    陈宝庭就站在中军帐外,看到这些总兵监军过来,便同样笑呵呵地拦住他们道:“诸位大帅和监军请稍等,陛下还没起床。”

    “啊,什么?你说陛下睡觉了?”贺人龙一听,顿时吃了一惊,连忙问道。

    周遇吉听了,不等陈宝庭回答,就理解地给贺人龙解释道:“这么大的战事,陛下一夜未睡,如今战事已经结束,当然是要休息一会的。”

    其他总兵听了,都是微笑着点点头。皇帝要休息,他们很能理解。这个时候,让他们等着,他们也是心甘情愿。毕竟一场大胜仗,后面也没什么紧急的事情了。

    不过陈宝庭却是微笑着摇摇头道:“不是,昨晚西门处的战事一起之后,皇上便安寝了!”

    一听这话,顿时,这些总兵和监军互相看看,全都是一脸的惊讶,还有佩服。

    他们没想到,皇上竟然在战事一开始就去睡觉了。这绝对是料定此战必定大胜,所以才会放心地去睡觉!

    这么一想,他们就又想了起来。是皇上料定塔山的建虏会在昨晚从西门全军突围,并且还猜出了建虏会用声东击西之策。正是根据皇上的这个预料,有针对性的布下重兵埋伏,才会有昨晚的大捷!

    皇上,真是神了!

    如果说,之前河套消灭土默特部的战事,崇祯皇帝只是折服了骠骑营的部分将士的话,那么这一战下来,御马监辖下这三大营,就全都被他的英明神武,神机妙算给折服了!

    想着这些,这些总兵和监军,全都是一脸敬佩,而后就在中军帐外,默默地等候,就怕吵到了崇祯皇帝。他们如今能做的,能对皇帝表达内心地崇敬之情的,就只有如此了。

    正在这时,中军帐的帘子掀开,蓝天保从里面走出来,微笑着对他们说道:“陛下已经醒了,精神很好,传诸位觐见。”

    听到这话,曹变蛟等总兵和刘元斌等监军,全都互相看了看,而后下意识地开始整理自己的仪容,发现一切都没有问题之后,才郑重地进入中军帐觐见。

    中军帐内,崇祯皇帝刚从后帐转出来,就见所有总兵和监军,立刻见礼,齐声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其实,在一开始的时候,这些总兵和监军都是想着,一定要向皇上报捷,要恭喜,这是大捷啊!

    可是,在中军帐外,他们得知皇帝如此淡定,料定大胜而去睡觉之后,他们就觉得,直接开口恭喜啊大捷什么的,就显得有点多余了。千言万语,抵不过一句“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反而更能表达他们的心情。

    崇祯皇帝果然精神奕奕,没有熬夜后的那种疲惫。就见他微笑着伸手示意,让他们都平身,而后笑着说道:“怎么样,都给朕说说战果吧!”

    得皇帝吩咐,卢大先开始,全然没有了非常兴奋的那种神情,而是规规矩矩地,就如同平时奏事一般给皇帝禀告了起来。而后,是虎大威、曹变蛟、周遇吉等其他总兵。

    东门外的汉军旗军卒,一开始还是很拼命的,不过等到西门那边爆发出巨大的动静之后,又有卢大让人喊话,说他们被抛弃了,最终大部分军卒都选择了投降。

    而在西门这边的八千多建虏,最终被明军俘虏的,大概在两千人左右。其中还包括一半左右的伤卒。至于其他建虏,都在昨夜被明军干掉了,包括火烧,炮击,重甲铁骑的攻击和明军的掩杀等等。

    至于明军这边,伤亡一千多人,其中战死的,其实就三百多人而已。就战损比来说,是真正的少有的大捷!

    禀告了这些,孙应元作为御林军中的老资格总兵,在看了其他总兵一眼之后,就向崇祯皇帝禀告奴酋的情况。

    叫天说

    感谢一个呆木头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