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62 没有想到
    崇祯窃听系统 作者:叫天

    躲在暗处的岳托,压根没想到,大清军队和明军之间,短兵相接之下,竟然还会节节败退。这个情况,根本就没在他的考虑之中,一见之下,很是吃了一惊。

    他也算是打了多年的仗,仔细一观察,便发现了问题所在。

    这种情况,压根就没有取巧的地方,只能拼战争的硬实力了。明军因为攻势顺利,带动了士气越来越高,越战越勇。如果不能遏制住这种势头的话,大清这一战,很可能就会败了,这是他绝对不能允许的。

    好在一开始的时候,皇太极在制定这个计划的时候,就已经有所预料。因此,派给岳托的军队中,白甲兵比起其他军队都要多一些,足足有一千多人。

    有这一张王牌在,岳托心底并不慌乱。

    一声令下,作为预备队的白甲兵,有八百多人,立刻奉命出战。

    这些白甲兵,可以算是建虏中的特种作战部队,平日里的时候,只是专注军事训练,不用做其他事情,且待遇非常好。对于满清来说,白甲兵就是作为尖刀用的。

    此时,身披皮甲、锁甲和铁甲的白甲兵,也就是重型步兵,一个个都是身高臂长的壮汉,只是一个照面,还未冲到明军跟前的时候,就纷纷扔出手中飞斧。攻得正顺利的东江军长枪兵,措不及防之下,顿时就吃了一个大亏。冲在前面的明军将士,立刻就倒了一大批,攻势阵型,立刻出现了好几个缺口。

    这些白甲兵进攻都是一气呵成的,飞斧破开明军阵型,紧接着,就健步如飞地握着重型兵器,比如大斧,长刀,双手剑等等,大开大合地从缺口处杀了进去,向两边,向纵深杀了过去。就犹如凶悍的狼群,撕开了猎物的伤口,且越撕越大。

    就只是一会功夫,当面的明军根本挡不住这些凶悍的白甲兵,迎面的明军将士非死即伤。面对如此凶悍的敌人,明军将士有点慌了,不少人甚至都开始退缩。

    这也怪不得他们,这些白甲兵的防护极强,普通的刀枪根本破不了他们三层甲的防御,且这些白甲兵力气大得惊人,一刀劈过来,就算劈不死你,也能劈得当面的明军承受不住大力,不是往后倒,就是被劈倒在地。

    突然之间遇到这样的强敌,普通明军将士要能顶得住,那就真是怪了!

    看到白甲兵一派出去,战场形势立刻逆转,这让躲在暗处指挥作战的岳托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开始期待,这一战,是否能击败明军,独得灭东江军大功?

    而明军这边,前线指挥的将领是高一功,见此情况下不由得大惊。眼见着己方阵脚要乱,军令也无法传下去,他必须要稳住阵脚才行,否则这一战的败局,就是从他这里开始,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忍受的。

    “跟我杀!”情急之下,高一功立刻大吼一声,领着亲卫和身边的预备队,立刻往缺口处杀了过去。

    高一功本身就是流贼中厮杀出来的汉子,比起普通将士,自然要厉害很多。他手下的亲卫,也是明军中选拔出来的。虽然他们没有穿三层甲,在防御上有所不及,但是,他们的力气,却是足够的。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并没有那么大。建虏中的壮汉,和明军的壮汉,压根就差不多。

    而且,白甲兵这么冲过来厮杀,消耗得力气也大。如果还是对付之前的明军,那么他们攻势已起,顺势而杀,就不存在什么问题。可是此时,高一功这支生力军一杀到,兵器相碰,不再只是一面倒,这些白甲兵的攻势,便一下被遏制住了。或者说,就没法像之前那样,能摧枯拉朽般地攻打明军这边了。

    那些被白甲兵杀得节节败退的明军将士,得到了缓口气的机会,看到身先士卒的高一功,正和白甲兵杀成了一团。见到他都如此拼命厮杀,这些明军将士心中也就有了底气,上官都厮杀在第一线,难道自己还好意思退?

    另外一个,明军的主力,乃是流贼改编。他们互相之间,都是认识的,且都是怀着赎罪的心加入到打建虏的东江军中。因此,看着认识的同袍在奋勇厮杀,自己就更是不好划水了。

    这一点,其实和卢象升之前所建的天雄军,有异曲同工之秒。

    之前的天雄军将士,多是亲戚朋友甚至干脆是兄弟或者父子兵。这种情况下,就有点类似打一个,会惹来一堆人疯狂。如今的东江军,也有这种意思。

    因此,在高一功亲自领着亲卫稳住了建虏的攻势之后,那些被白甲兵杀得慌忙后退的明军将士,全都咬着牙,又重新扑向白甲兵,和高一功一起,奋不顾身地和白甲兵厮杀了起来。

    这么一来,白甲兵数量上的劣势就又出来了。在优势明军的围攻之下,白甲兵也顶不住,开始出现伤亡,被明军杀得缓缓后退。

    不过,白甲兵也岂是那么容易被打败的。见到这种情况之下,白甲兵中的牛录额真立刻便知道战事的关键在哪里,要想扭转不利形势,他们该怎么做,心中都是有数的。

    因此,都不用岳托来指挥这种细节上的战术,就有白甲兵开始悄然行动了起来。

    在白甲兵后面,就有建虏的神箭手悄然摘弓搭箭,瞄准了正在厮杀中的高一功,瞅到了机会,开始放冷箭。

    建虏用这种招数,很是杀了不少明军将领,甚至有总兵都死于这种战场偷袭,以至于没有了指挥,对明军的打击很大,导致一败涂地。

    此时的高一功,正和当面的白甲兵在拼死厮杀,武侠小说中的所谓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那是不存在的。因此,他压根就没有防备。

    不过,高一功的亲卫却是有护卫主将之责。在卢象升训练这支军队的时候,亲卫的训练,自然不会放过。

    因此,就在建虏冷箭射向高一功的千钧一发之际,一名亲卫瞄到了,立刻举着盾牌来护高一功。

    然而,建虏神箭手对高一功是势在必得的,这样的偷袭勾当,他们也做过不止一次两次。一支冷箭当然是不可靠的,偷袭之下,那是几个建虏神箭手一起偷袭的。

    护卫的盾牌挡掉了两支箭,但与此同时,他和高一功也都中了箭。

    看着扑在自己身上的亲卫,后背插着的箭支,手臂中箭的高一功不由得痛心大喊道:“三娃子!”

    他知道,亲卫肯定不行了,因为箭支插得很深。怒极之下的高一功,不顾自己的伤势,还要再战。但他的亲卫却不允许,立刻拖着他,撤下了第一线。

    高一功这个悍将一撤,加上另外几名勇猛厮杀的明军将士也被建虏冷箭偷袭,顿时,明军这边一下压力又大了。那些当面厮杀的白甲兵也知道这是一个机会,立刻加大了攻击力度。

    于是,原本已经稳住局势的明军,又有点抵挡不住,被白甲兵杀得又往后退了。

    正在这个时候,早已看到这边情况的卢象升,已经派了援军过来,领头的正是李来亨,带着五十来人。

    赶到之时,高一功任由亲卫在给他包扎伤口,他自己则在大喊道:“火绳枪呢,给老子上,上去射杀了这些狗娘养的。”

    建虏有弓箭手放冷箭,难道自己这边就没有了!

    不过火绳枪兵到近距离开枪并不方便,第一是容易误杀,第二是火器有硝烟,会影响己方视野。但不管如何,有总比没有要好,而且火绳枪比起燧发枪,在这个时候能可靠得多。因为燧发枪有哑火的可能,在这种时候,一旦哑火那是致命的。

    听到高一功的声音,李来亨立刻大声喊道:“不用火枪兵,总督大人派我过来了!”

    高一功闻声看去,顿时大喜,连忙说道:“快上,快点上,帮老子狠狠地收拾这些鞑子杂碎!来阴招,射不死他们!”

    “包在我身上!放心好了!”李来亨立刻答应一声,随后便领着他的手下上了前线。

    “不用管,只要那些白甲兵,瞄准了杀!”李来亨看着正在大杀四方的白甲兵,不由得厉声对身边的手下大声喊道。

    于是,他的手下立刻分散在明军将士之中,用脚上了弦,端着硬弩,瞄准了白甲兵便按下了扳机。

    在其他明军中,或者硬弩已经被火器淘汰,但是在卢象升的军中,他却是比较推崇的。当初他围剿流贼的时候,手中没什么兵力,又没怎么训练的明军,于是,就监造了一批硬弩,杀得流贼落荒而逃。

    卢象升的一贯主张,就是兵在精而不在多。他曾上奏崇祯皇帝,要求组建专门的骑军,用于狂飙突袭,而硬弩的配备,自然也是顺其自然的事情。

    这一次,卢象升的东江军中,就有一百硬弩兵。看到高一功这边的战况之后,他便第一时间让李来亨领着五十张硬弩前来助战。

    这种短兵相接的偷袭,硬弩毫无疑问要比火器来得好。

    于是,白甲兵正杀得起劲的时候,忽然,眼前什么东西一闪,人都往后飞了出去。硬弩射出来的弩箭,近距离的动能之强,根本不是火器能比的。白甲兵哪怕穿了三层护甲,也挡不住硬弩的近距离射击。

    只是一会功夫,当面厮杀中的白甲兵,就倒了三四十个。这个损失,就非常大了,就算是白甲兵,也抵不住明军的趁势反扑,当即被明军杀得节节败退。

    这一下,躲在暗处的岳托不由得又看傻了。什么是精锐?眼前这支明军就是精锐!

    所谓精锐,不是装备精良就是精锐。不但军卒要敢战,而且还要能战。军队的精锐,特别体现在前方的战事细节中。如果任何事情,都要主帅来指挥,那么这支军队就不可能是一支精锐之军。

    眼前的这支明军,不但敢战,而且精通战术,在白甲兵的攻势之下,几次稳住战线,而后短时间内竟然还开始反攻,这在大清军队和明军多次交手中,实在是不可多见。

    如今,连派出去的白甲兵都抵挡不住明军的攻势,难道仅仅就一战而已,自己就要被明军打败了?

    想到这种可能性,岳托终于有点慌了。他的任务,是一定要拖住明军,等待援军的到来,一起围歼明军的。可是,实在没想到,明军的攻势竟然如此犀利,简直可以说是攻势如潮,哪怕有不少伤亡了,都还在凶猛攻击,这实在是明军中的异类。

    怎么办?怎么办?岳托急得额头上都出汗了:难道把留下不多的白甲兵继续派上去?可就算这样,能有用么?

    心中慌急之下,岳托扫视整个战场。

    如今的大营,已经被明军攻占了一半左右,如果就这么打下去的话,估计等天黑之前,明军就能打下整个大营。等到那个时候,自己就只有领军撤走了。

    到处都是喊杀声,还有火器的声音,硝烟弥漫。战事之激烈,甚至连朝鲜军队都从两侧包抄过来,他们虽然没有和大清军队正面短兵相接的勇气,可他们就躲在明军两侧,用火绳枪偷袭大清军队的侧后方,给了大清不少伤亡。

    “这群胆小鬼,狐假虎威,真他娘的不是东西!”岳托见此,不由得怒骂出声。

    不过,他一骂出口之后,不由得脑海中灵光一闪,顿时一个主意冒了出来,心中顿时大喜。

    有办法了!

    想到就马上去做,岳托立刻传令给剩下的白甲兵,还有他手中的预备队,面授机宜,而后火速派了出去。

    而此时,在平壤城头上,金尚宪已是仰天大笑:“天兵果然厉害,这都不用半天时间,就打赢了对面的建虏,以后朝中要是谁还敢说建虏野战无敌,老夫喷他一脸口水!”

    他当然不会知道,为了打赢这一战,卢象升是把所有的底牌都亮出去了,可以说,是存了破釜沉舟的决心,一定要打赢这一仗的。至于原因,就是他之前就已经解释过的。

    可是,有的时候,战事并不是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这一点,不光是建虏那边,明军这边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