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24 满清后宫惨案
    崇祯窃听系统 作者:叫天

    当然,在这其中,崇祯皇帝是亲自盯着大明皇家银行系统的。因为在这过程中,就有官员曾有提议,不让那些商人把银子兑换出去,又或者,多印一些银票出来,反正库房里已经有好多银子存在哪里了。如此等等,崇祯皇帝全都没有同意。

    这个时候的银票,其实就真得只是银票而已,还不是纸币。从银票到纸币的转变,其实就是朝廷信誉的培养。崇祯皇帝还没幼稚到,就只是这么一两年的时间,就能把负值的信誉值给培养起来了。

    因此,在这培养的过程中,任何可能影响朝廷信誉的事情,他都盯着,绝对不能干。

    这次借着盐政革新的东风,崇祯皇帝相信,这个银票向纸币转变的过程,会大大缩减,但还是会有一个漫长的过程。

    就在崇祯皇帝忙着国内这事的时候,辽东半岛上,新一轮的战事又即将开始。

    皇太极让老成持重的代善为统帅,领满清八旗和汉军共两万人,出征金州。这一次出征,蒙古人少,因此那块狭窄的地方,骑兵并没有多少用处。

    说实话,这一次出征,皇太极并没有太担心。在他看来,就算明军有备而来,可旅顺城之前已经拆掉,就算不拆掉,那也只是一座小城而已,根本不能和锦州那样的坚城去比。更何况,这次的旅顺之战,甚至都不用从盛京运炮过去,在金州那边,就还有几门以前孔有德带来的红衣大炮。

    这种笨重的红衣大炮,拉去打野战,并没有多少优势,但是,摧毁小城的话,就是真正的杀手锏了!他就不信了,有红衣大炮助阵的情况下,加上大清精锐兵马,还不能把明军赶下海?

    如果真要说担心的话,他就担心水师那边不能及时截断明军在海上的退路,被明军逃走,那就不好了。也只有歼灭了这些来犯的明军,相信明国下一次再凑集军队渡海而来的话,就更为困难了。

    因此,陆地上的军队攻击,皇太极还特意交代了,不要逼迫太甚,免得明军被吓到了,不等大军攻过去,就直接坐船逃跑了。

    另外一方面,皇太极还又给朝鲜发了一道严旨,要是朝鲜水师不能在限定时间内赶到金州的话,他就要朝鲜国主自己到盛京来请罪。

    对于这支朝鲜水师,他还打着主意,调过来之后,就不准备还了。就让尚可喜去训练,成为大清水师的一部分。也只有如此,才能以最快速度壮大大清水师,从而渡海前往明国,不但能劫掠明国漕粮,还能保证江南大盐商和大清的买卖。

    这不,皇太极就在崇政殿内,看着和大盐商乐庆生的盟约副本,心中很是开心。

    自从范永斗等晋商被明国端掉之后,他其实一直是忧心忡忡的。

    说句实话,皇太极确实是个有为之君,他想要做的,是比野猪皮更强大,开创出更大的局面,而不是混吃等死,就满足于辽东现状。正因为他有这个目标,所以才格外重视和明国江南盐商的盟约。

    伍忠这一次为了尽快传回这个盟约,对于明国国内的情况,并没有详细刺探。不过多少,也带回了一些消息。

    比如说,之前由多铎和豪格所带回的消息,再次得到确认。还有,明国皇帝正在革新朝政,派钦差去江南整顿吏治,还闹出了民变,不过随即派兵镇压下去了。另外,又在兴修水利,防治天灾。

    这些消息,让皇太极很是警惕,甚至心中隐隐有点害怕。

    不可否认,明国是一个庞然大物,底蕴极强。明国皇帝要真是奋发图强,被他理清了国内矛盾,而后集中全力来对付大清的话……

    想到这里,皇太极就不敢往下想了。

    当然,他其实不知道,给他的这些消息虽然都是真的,但其实是经过崇祯皇帝允许的,特意传递给他的。

    一来这些消息不好隐瞒,二来这些消息传递到辽东之后,就能逼迫皇太极做些事情,让他整军备战而不至于休养生息。毕竟辽东的资源有限,如果皇太极把物资用于军事,那就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到民生,也就难以消化原来被掠去辽东的汉人。

    此时,皇太极忽然一下没了笑容,叹气出声道:“唉,大清的底子还是太弱了点啊!”

    皇帝突然之间变了脸色,让边上伺候的内侍宫女都吓得不敢出声,敛声屏气的,尽量降低存在感。

    皇太极自然不会注意他们这些奴才,而是继续在想着自己的事情。

    就算大清水师强大起来了,可要想大清更进一步,就必须要做更多。而这,就要更为倚重远在江南的驸马伍忠了。

    他是锦衣卫出身,对于明国官场熟悉,收买明国的官员,没有人比他更有优势。

    明国国内必须乱才行,要给明国皇帝添堵,也少不了伍忠。

    只是可惜计划没有变化快,伍忠首要的任务,是去江南联络商人,因此他坐船离去,就不方便假装救明国郡王回去。但伍忠和锦衣卫指挥使的这条路,以后也肯定是要走的。

    皇太极这么想着想着,就越发地感觉到伍忠的重要性。再看看手中这份盟约,要是伍忠不尽心的话,也不可能这么快拿到手上。

    这么想着,皇太极忽然冒出一个想法,便立刻开口说道:“传旨,召几位公主回宫。”

    他决定办个家宴,对三女儿好一些,如此一来,以后伍忠回来,他也有话说。

    这样的事情,还真是很少见。皇太极的那些女儿一听,立刻收拾地妥妥当当,赶紧回宫来了。倒是皇太极的三女儿有点特别,似乎不想来,但去驸马府传旨的内侍得到皇帝交代过,这可是正主,不能不到的。因此,这个固伦靖端长公主不得不到。

    在皇太极还没到时,后宫主要的妃子,以及皇太极的儿子女儿都已经就位,就等着皇太极驾临。

    当然了,皇帝还没来得时候,她们肯定不会静静地坐着,什么事都不干。

    说话间,不管明里暗里,互相攀比,那是少不了的了。

    一个说,我家额驸是林丹汗儿子,黄金家族后裔,巴拉巴拉地一堆,抬高身价;

    另外一个说,我家额驸是跟随大清打天下,是爱新觉罗家最铁杆的盟友,巴拉巴拉地,显示自己的地位。

    说到后来,很自然地,都对固伦靖端长公主冷嘲热讽起来。因为她的额驸,原本只是一个汉奴而已。

    对此,这个固伦靖端长公主压根就回她们,只是低着头,好像努力在压抑着什么。

    没多久,皇太极终于来了。

    于是,该有的戏码自然是有的,这些嫁出去的女人,为了自己前途也好,还是为了夫家,都极力在皇太极面前表现起来。

    满清后宫的戏码,不要太多,就不一一细说了。

    然而,让她们所有人想不到的是,皇太极却非常关注固伦靖端长公主,甚至还发现了她脸色有点不对。

    这么一来,皇太极就担心了,别是伍忠不在的时候,没有照顾好到时候冷了他的心。

    于是,不顾固伦靖端长公主的反对,立刻召来御医给固伦靖端长公主看看身体怎么样!

    “恭喜公主,贺喜公主,有喜了!”谁也没想到,御医突然之间惊喜地反应,让所有人都一愣。

    皇太极听了,立刻大喜,没想到伍忠竟然有了孩子,那样一来,就更能牢牢地绑着伍忠,让他为大清卖命了。

    可是,紧接着,皇太极就发现,所有后宫妃子,一个个脸色古怪,看着固伦靖端长公主不说话。

    这一见之下,他立刻醒悟过来了,伍忠离开多久了?这肚子里的孩子,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是伍忠的!

    想明白了这一点,皇太极当场大怒,指着固伦靖端长公主,那手都是在抖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随后,皇宫内很快有消息传出来,据说有宦官宫女失礼,惹怒皇上,当天伺候皇帝家宴的那些宫女内侍,一共三十多个人,基本上全部被当场杖毙!另外,再加上一个御医。

    皇太极的心情非常不好,虽然杀了人灭口,可那些后妃皇女什么的,那就没法杀的,又是这么多人,虽然下了封口令,可纸包不住火,将来肯定会传出去,这让他不得不担心,这事伍忠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对大清不利的。

    如果皇太极要是知道,伍忠压根就没把他女儿当回事,之所以要娶,就是因为他女儿不把汉人当人,还要追着他打,是故意报复的。

    皇太极更不知道,他所谋划的那些心机,其实一点用都没有,伍忠一回明国,就立刻坦白一切,继续履行他那锦衣卫密探的职责。

    正当他心情不好的这当口,又有急报到了,说塔山祖大寿所部,有攻打海州的迹象,派出的夜不收非常活跃。

    这一下,皇太极怒了,自己不去打他,他竟然敢来招惹自己?

    不过生气归生气,如今金州方向,已经开始战事,物资粮草,都拨给那边去了。以大清的实力,没法两线开战。于是,他就只好写了一份信,让人送去塔山。

    没多久,在塔山总兵府,祖大寿一目十行,就看完了皇太极让人送来的信,脸上先是惊讶,随后就笑了。

    “大哥,这信上写什么?”祖大成有点好奇地问道,“我们派出的夜不收,都去海州城外晃荡了下,他就不生气?”

    祖大寿听了,笑着说道:“我们这是藐视建虏,他怎么可能不生气呢!”

    “那大哥为什么看着这信,竟然还笑?”祖大成有点好奇地说道,“搞不好就发兵来打我们,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祖大寿站了起来,走到兄弟面前,直接把信递了过去,同时笑着说道:“他没出兵,只是恐吓我而已。如此看来,洪总督所说确实不假。卢总督已经重建东江镇,牵制了建虏的兵力。因此,他只能是恐吓而已,并没有出兵。”

    说实话,洪承畴的军令刚来之时,祖大寿是不信的。因为东江镇重建,在他想来,是非常难的事情。就算卢象升派兵渡海过去辽东金州那边,能不能打下来,损失多少,能不能站住脚跟,有没有足够的实力威胁到建虏,这些可都是未知数。

    不过,祖大寿和皇太极也算是打了多年的交道,一看这封恐吓书信,他就知道,登陆金州的明军,让皇太极费心了。

    如今大明这边,东江镇不再属于关宁这边管,也就不存在从关宁分去军饷粮食的问题。

    如果属于保定总督麾下的东江镇能在金州站住脚跟,能让建虏感觉到威胁,那无疑能减轻关宁这边的压力。认识到这点,祖大寿才会这样高兴。

    看着那封皇太极的信在他兄弟手中传递,祖大寿走回自己的座位坐下,忽然感慨说道:“亏得我们当初没有选错,照这样下去的话,建虏那边,以后有得是烦恼,辽东局势,会有变化了啊!”

    “是啊,大哥,我这都替皇太极担心了!”祖大成看完,有点幸灾乐祸地说道,“要是卢总督那边,往金州那边派出像我们关宁军这样的精锐,以后皇太极估计睡都睡不安稳了!”

    “这应该是没可能!”祖大寿听了,当即摇头道,“大明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精锐?皇上总不可能把御马监辖下的三大营派去金州那边吧!所以说,希望金州那边,能坚持住吧!”

    “我觉得有点难,皇太极肯定要拔出这颗钉子。”祖大弼此时也看完了,当即摇头说道,“那里又没有坚城可守,难啊!”

    听到这话,祖大寿也是点点头,认可自己兄弟的这个话。

    他想了下,就对自己兄弟说道:“这封信,转交给洪总督。另外,夜不收再多派点,不过要注意,一旦有动静,就立刻撤回。”

    他的这些兄弟,自然不会有意见。

    之后,他们就把目光转向了辽东半岛的那个尖尖上。不出所料的话,那里即将发生一场激烈的战事。

    明军胜,则能在那里站住脚跟,以后建虏的日子就会难过。

    建虏胜,则一切恢复到以前,辽东还是建虏的辽东。

    事实上,也不止祖大寿等人关注,包括满清那边,以及大明这边,都在关注这场即将开始的战事。

    叫天说

    感谢道法自然成心魔的万赏,感谢大爱赤血长殷的打赏!明天肯定有三更,后天要加班,应该只有两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