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94 开门迎客
    崇祯窃听系统 作者:叫天

    边上的姜冬,对于真相其实早已心知肚明,不过皇上有旨,还不能揭穿,就懒得听他们在互相斗心眼。他让身后的番役看着,自己转身走出了房门,来到陪同吴昌时的锦衣卫这边,是一个总旗,叫潘德彬。

    周边没其他人,姜冬便问潘德彬道:“这个落水可有疑点?”

    对外面来说,厂卫就是一家。因此,潘德彬也没有隐瞒姜冬,皱着眉头说道:“当时确实是水流有点急,刚好又刮来一阵风。按理来说,吴巡按的落水,似乎没什么可疑的。不过我和手下兄弟虽然都是北方人,很少坐船,可感觉那些风浪,似乎不至于让船那么颠簸,因此我倒是怀疑船家有没有搞鬼,不过旁敲侧击,都没有发现。”

    “哦,原来是这样?”姜冬顺口回应一句,而后想着这其中的细节,忽然抬头对潘德彬建议道,“或者可以这样,你派人去摸这个船家的底,看他最近是否阔绰起来,又或者,有什么麻烦事突然就没了。如果发现船家突然有异常的地方,那很可能这个船家有问题,就可以顺藤摸瓜看看!”

    他家以前是走镖的,换句话说,就是混江湖的。因此,对于江湖上的事情,姜冬并不陌生,立刻有了一些想法。

    潘德彬一听,稍微一想,便立刻钦佩地点点头道:“还是档头经验丰富,这个法子好,回头我就安排人去暗中摸那个船家的底试试看。”

    说到这里,他略微有点犹豫,好像是在想不知道是不是该说,不过看在姜冬给他热心提建议的份上,便最终还是说道:“还有一点,当时船晃动的时候,有兄弟就在船头,看到……”

    说到这里,他往吴昌时的房子那看了一眼,而后转回头对姜冬继续说道:“看到吴巡按一开始措手不及,确实差点掉河里。但后来,他好像还是稳住了。当时我那兄弟心中就松了口气,可没想到,一眨眼,吴巡按就又掉下去了……”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对姜冬说道:“我们兄弟私下里猜,该不会是吴巡按自己想掉下去吧?不过这天那么冷,掉下去的话,就算会划水也会冻得够呛。这不,都病成这样过了。所以回头想想,好像又不大可能自己故意掉下去的。”

    姜冬听了,心中不由得一声冷笑。这掉下冷水算什么,那边还有一个自己谋划刺杀自己的,而且还抢过匕首往自己大腿刺了一刀的狠人。当时要是不注意,刺到了大动脉的话,死都是可能的。

    这么想着,他心中忽然闪出一个念头,这个吴昌石肯定也不是什么好鸟,绝对不会忠心办差。从这个情况反过去推断的话,有人想要恐吓吴昌时,而吴昌时就借此机会故意来这么一处,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当然了,事情的真相如何,姜冬其实是不操心的。八卦完了这边的事情,也给潘德彬提了几条建议。就在这个时候,就见张溥大步从房里走出,好像有点生气,自顾自地往外走去。

    于是,姜冬也不聊了,立刻告罪一声,跟了上去。

    回到驿站,张溥皱着眉头对姜冬说道:“档头应该也听到了,吴巡按已经上奏皇上,想要换地督办皇上交代下来的那两件事情。正好趁这个机会,本官也休息一下,等皇上新的旨意一到,相信旅途的疲惫也已经好了,如此便能安心为皇上办差,你看如何?”

    他这个问话,其实就是告诉姜冬他接下来要做什么而已。因为姜冬是没有权力让他干这干那,只是护卫他而已。因此,姜冬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而后,就见张溥看看天色尚早,就要了笔墨开始写东西。

    对此,姜冬有点好奇,便走过去看了看。发现他是在写请帖,好像是要举办一次诗会。

    想想这张溥的身份,复社领袖,清流之首,原本在这江南就是他的老巢,这回来了,诗词会什么的,又是他以前经常做的事情,似乎也没什么不妥。

    张溥自然看到姜冬毫无避忌地过来看,想着他的身份,虽然不会阻止自己做什么,可回去之后,他却是可以直接向皇上禀告的。因此,他就暂停不写,握着笔,抬头看着姜冬解释道:“本官虽是休息,不过正事当然不会忘。这些帖子,都是本官在江南时候的同社好友,邀请他们过来,虽是诗会由头,其实还是本官想给他们讲讲朝廷如今的困境,官吏腐败决不可为,超出优免限额之外的那些,其实就是贪腐;而有钱不交,故意拖欠,更是性质恶劣,希望他们能帮本官广而告之,如果有人能幡然醒悟,那是最好了,否则本官不讲情面,按律办事的话,就不好了!”

    听他说了这么多,姜冬想想也有道理,就当他说得这个目的是真得好了。因此,他便恭维一句道:“没想到大人时时记得陛下交代的事情,真是忠心为国,皇上要是知道了,定然也是欢喜的。”

    “呵呵,那里,那里!”张溥听了,谦虚一句道,“既然领了旨意,那就得要有做事的诚意,这是本官该做之事,应该的,应该的!”

    听到这话,姜冬忍不住就在心中问道:“那你领了旨意之后,想通过假意行刺,是什么个意思?别以为皇上不知道,都在看着你怎么演呢!”

    在他心中想着的时候,张溥又开始写请帖了。真别说,他写得这个字,还真是好,姜冬自认为,这辈子都写不出这么好的字。

    张溥一直写了一个多时辰,那请帖是厚厚一大叠。

    好不容易写完了,他把毛笔放到笔架上,然后站起来,很注意形象地伸了下腰。

    能看出来,写这么多请帖,也确实很累的。

    他看到姜冬看着那么一大叠请帖有点诧异的样子,便微笑着,装作不在意地解释道:“没办法,本官和好友创办复社,以文交友以来,朋友众多,这还是捡了那些官宦家世背景的那些,至于其他,和本官这次的差事没多大关系的,都没写请帖了。要不然,真得会累死本官的。”

    奉旨出京,身边暂时就只有这些东厂番役,连个师爷都没有,还真是不方便。要不然,重要人物,他自己写,其他的,都可以交给师爷代劳的。

    他说完之后,看到姜冬有点吃惊的样子,心中得意,不过表面却不露声色,让人叫来了驿丞道:“把这些都替本官尽快送出去。”

    驿丞看到那么多请帖,也是有点吃惊,连忙答应一声,又去招呼手下过来拿这些请帖。

    张溥看到驿丞垂手而立,等待自己进一步指示时,便交代道:“你收拾一个院子出来,环境尽量好一些,一定要干净整洁,明天午后,本官要举办一个诗会之用,明白么?”

    驿丞听了,感觉了下天色之后,便有点为难地说道:“大人,能否宽限一日,小人定当挪出环境好的院子,必定干净整洁!”

    张溥一听,却是脸色一沉喝道:“要是宽限一日,这诗会传出去了,驿站哪有院子能容下那么多人?还不快去办!”

    驿丞听了很无奈,只好遵命离去。

    等他一走,张溥脸上露出微笑,对边上看着的姜冬道:“没办法,本官薄有名声,要是诗会时间拖久了,那些没有受到邀请的士子也都会拥来,到时候人多麻烦事就会有不少。”

    对于这一点,他还是有自信的。

    虽然他也考虑过,如今他奉旨出京办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对他肯定会有影响。可他的名声就摆在那里,而且不是还没有开始办差么!就算有影响,应该也有限!他估计,就算那些对他很有意见的,也肯定会来探探口风,看他到底如何办这个差事!

    另外一个,他是复社领袖,手中握着很大的权力。哪怕是从官面上来说,他是钦差,巡按地方,这权力也是够大,总有人会来讨好他。

    姜冬倒没有考虑这么多,见他这么自信,想着他还是庶吉士,没有真凭实学也不可能当,便钦佩地恭维了一句。

    天黑之后,驿丞还带着手下,打着火把,清理一座符合条件的院子。当然,也不敢多晚,免得影响驿站内的钦差休息。第二天早早地起来,又开始忙碌了起来,好不容易才在午时之前忙完了。

    张溥背着手,亲自巡视了这处院子,不置可否。

    倒是姜冬有点看不过去,因为这处院子,和他所听说那些文人士子聚会的场所,大相庭径。

    一般来说,大明这个时候的文人士子聚会,要么选风景上佳之所,携美同游,吟诗作赋;又或者,干脆就在那风月场所,好酒好菜,美人相陪,同样吟诗作赋。

    可看看如今这个院子,根本就没有什么风景可言。至于美人,这是驿站,自然不可能有。

    或者是看出了姜冬心中所想,张溥有点不在意地,看似随意地说道:“本官这诗会,不同别处,是真心以诗词会友,互相指点,提高他们的学识。且本官毕竟已是过来人,说不定还能指点一下他们在科举上的经验,因此,他们是不会介意此处的简陋!”

    姜冬一下听出来了,什么互相指点,提高他们的学识,其实就是说他自己指点别人,提高别人的学识吧?

    隐隐地,他能听出张溥的自负。对此,姜冬没有任何感觉,毕竟他又不是文人。

    然而,有的时候,事情往往就不按照所想的走。

    午后,时间慢慢地过去,张溥一直没有听到动静。就有点急了,便叫来驿丞问道:“如今来了多少客人了?”

    他想着,交情非常好的那些,如果来了的话,应该会到他这个院子里来先打个招呼;交情一般的那些,又没有官位在身的,就会去到那处布置好的院子,等他出去会见。

    可是,他没想到,驿丞却回答他道:“尚无一人到场!”

    “什么?”张溥听了,有点失声问道,“一个都没到?”

    “一个都没到!”驿丞心中也不知道该不该幸灾乐祸一下,让你催着把院子打扫出来,如今没人来,丢脸了吧?

    不过表面上,他当然不敢表现出来,只是又立刻回答道,“如果有人来,小人立刻向大人禀告。”

    张溥抬头看看天色,感觉时间已经过去很久,离他在请帖中所定的时间,也所剩无几了,这都还没来人,那到时候时间到了,还能来多少人?

    这么想着,他有点不淡定了,转头看看姜冬,虽然姜冬没有任何反应,可他总觉得姜冬的脸色有点怪,心中就更不高兴了。

    要是姜冬是他仆人,估计就会被他找事训了。但姜冬是保护他的东厂档头,他可没那个资格撒气,只好装出淡定的样子,又背着手走了回去。

    倒是姜冬看着他背影,抬头看看天色,而后叫过一个手下,低声吩咐道:“你带几个兄弟,换了便衣,到来驿站的必经之路转转,看有没有什么情况?”

    不管怎么样,张溥的身份摆在这里,是钦差;他的才气也是毋庸置疑的,是庶吉士。这样的情况下,绝不可能没有一个人来!这当中,必有蹊跷!

    随后,张溥不断地看天色,还能看出他时常有侧耳倾听的动作,可是,不管怎么样,最终他还是失望了。

    请帖中约定的时间已到,但是,过来他这边的,就是驿丞而已,他是过来禀告说,时辰到了,但还是没有一个人登门。

    这一下,张溥就沉不住气了,当即厉声喝道:“该不会是你的手下偷奸耍滑,没有把本官的请帖一一送到?”

    “大人,冤枉啊!”驿丞一听,不由得立刻喊了起来道,“这是大人的请帖,小人的手下都是混口饭吃而已,怎么敢偷这个懒,这是万万不会的!”

    他这个回答,却让张溥更是生气了!因为这个答案,不是他想要的。相比较而言,他更愿相信,就是这里的驿卒偷懒,没有把请帖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