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92 满载而归
    崇祯窃听系统 作者:叫天

    崇祯皇帝其实早就知道,他是奉了卢象升之命,要来问这个问题的,因此,他一点都不意外,也早已有了准备。

    就听他对郑芝龙说道:“朕已获悉,建虏因为晋商的毁灭,因此想开通海路。如果卿把建虏的水师都给摧毁了,就绝了建虏在海路的希望,反而会迫使建虏在陆路想尽办法,对此,朕是不希望看到的。”

    说到这里,他看到郑芝龙好像还有点迷糊的样子,便再详细解释道:“就目前来说,大明陆上的军队,平心而论,如果野战的话,实力还是建虏要强一些。但在海路上,建虏水师就完全不能和大明水师比了。因此,为了减少损失,朕希望,把建虏的国力消耗在海路上。”

    郑芝龙听到这里,不由得恍然大悟道:“陛下的意思,就是能保证东江镇重建的基础上,让建虏感觉我大明的水师其实并不怎么强,只要他们努力一下,说不定能打败我大明水师,就这样吊着建虏,让建虏能把他们有限的物资耗在水师上面?”

    崇祯皇帝听了一笑,给他补充道:“不要忘记了,如果建虏有船,还能和大明不法商人交易,这也是诱惑建虏的一个大因素。另外,朕也会让建虏知道我大明沿海的海防松弛,如果建虏水师足够强大的话,说不定能跨海侵犯关内。”

    说到这里,他总结道:“只要朕给建虏有足够的理由,朕相信建虏会去搞他们的水师的。”

    “原来是这样,末将明白了!”郑芝龙一听,连忙点头道,“这叫以己之长,攻敌之短。等到建虏明白,海上其实根本没有希望的时候,他们已经挥霍了好多物资,是这样吧?”

    “对,耗掉的时间,也能让我大明军队更强一分。”崇祯皇帝微笑着说道,“朕的军队正在重建,缺得就是时间。等到建虏醒悟过来的时候,相信朕的军队已经足够强大了!”

    事实上,在这个计划的关键一个环节是,有伍忠这个因素在。

    虽然这个时候,崇祯皇帝没法知道伍忠到底有没有变节。不过这个不知道,等伍忠踏上陆地之后,他就是有孙猴子的七十二般变化,因为有窃听种子的存在,他就没法逃脱他的五指山。

    只要掌握了伍忠这个环节,就可以给辽东传回假的信息,诱惑皇太极,影响他的判断,从而达到让建虏把资源消耗在水师这上面。

    另外,崇祯皇帝其实还有一个打算,并没有对郑芝龙说,因为没有那个必要。

    他就看着江南那边,有什么人抵制官绅优免限额的核查,家里有金山银山却还想着拖欠赋税?真要有这样的人,那就让伍忠登门拜访。

    这种人为了利益,敢对抗朝廷,就肯定没法抵抗皇太极许诺的诱惑。有大生意可做,有大利润可赚,就不信这种人不上钩。

    只要上了伍忠的船,那就成了晋商第二,崇祯皇帝不介意,再来一次杀猪。

    武英殿内,君臣两人说得高兴。可忽然之间,郑芝龙的脸上又没了笑容,露出一丝担心道:“陛下,此计划虽好,可末将以为,还有细节不妥!”

    “哦,是何细节不妥了?”崇祯皇帝一听,有点奇怪,便马上露出关心地神情问道。

    郑芝龙听了,稍微有点犹豫,不过还是很快就回奏道:“陛下,末将在海上有一点薄名,因此,末将担心建虏那边的人,有人听说过末将的名声,知道是末将领着水师的话,就肯定知道,凭辽东建虏的实力,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是我大明的对手!”

    一听这话,崇祯皇帝不由得一笑。

    郑芝龙可是这个时期的海盗王来的,正是他统一了所有的海盗,纳入麾下,不服的剿灭,如此,他才能一年内光靠发令旗就能赚一千多万的银子。崇祯皇帝要是没考虑到这个细节,那就怪了!

    郑芝龙看到皇帝的笑容,还以为皇帝有点不以为然,觉得自己在替自己吹嘘,就连忙解释道:“陛下,是真的。末将手下的船队中,甚至都还有朝鲜人。凡朝鲜、倭国等地,他们的船想南下做买卖,就必须要得末将同意才行。这个……末将的意思,建虏虽在辽东,可有可能还是会听说过末将的名气。就算末将保证水师这边没有泄露的可能,但要是东江军一旦上岸参战,就很有可能会泄露风声,是末将领着水师了。”

    “郑卿误会了!”崇祯皇帝听了,呵呵一笑道,“朕当然相信你这个说法,不过没关系,等到东江军参战的话,那个时候建虏就算知道了,也没关系的。”

    说到这里,他想起一事,便又笑着对郑芝龙说道:“走,随朕去三大营,让卿看样东西。”

    皇上的想法,天马行空,刚还在说建虏这事,怎么一转眼,就要带自己去三大营看东西去了?郑芝龙有点纳闷,不过皇帝既然已经说了,他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便立刻随着御驾去了三大营。

    御马监辖下的三大营,在之前济南府的时候,他并没有仔细去看。因此,这一次,随御驾走进了军营,自然是好好地看上一看了。

    不用说,三大营的精锐,郑芝龙一眼就看出来了,地方军队就不用比了,比起卢总督麾下正在练着的流贼军队,都要好得多。

    按常理来说,这是肯定的。毕竟那些流贼,就是被三大营给围歼俘虏的。

    但是,郑芝龙在登州待着的这段时间,亲眼看着那支流贼军队在卢总督的训练之下,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因此,他一开始想着,应该和三大营也差不多了。

    不过没想到,结果还是比不上。很明显,流贼官军在训练进步的同时,三大营也没有歇着,同样是在进步。

    郑芝龙一边走着,一边默默地观察着,还被他发现了好几个不常见的,至少在福建那边,是没有见过的。

    就是磐石营的将士正在训练的车子,各种造型,上面还有火炮,有的在快速推进,有的在快速把车连接起来,做出防御姿态。骑兵和车兵,步兵相混合,让第一次见到的郑芝龙大开眼界。

    在骠骑营的训练场地,又是在福建很少见到的,一队队的骑军进行编组,或者冲锋,或者骚扰,或者在练骑射等等。

    最后,他随着圣驾到了勇卫营的训练地方,这里大都在练远程武器,一队队地军卒,哪怕是枪兵,都有配弓箭,就见他们把长枪插在地上,就在短短的一点时间内,把箭壶里的箭都射出去。没有讲究准确性,只要求速度。

    郑芝龙看到,真有那种箭雨覆盖了太阳的感觉。看着这些将士面前一箭之地插满了密密麻麻的箭支,他都能感觉出来,要是敌人想冲进这支枪兵的话,至少要承受很大的伤亡。

    不过这一路看来,郑芝龙也能估算出来,就这样的训练,每天都要消耗不少物资,看来,皇上为了训练出一支能和建虏真正野战的强军,也是花了不少本钱的。

    看着看着,他都差点没有意识到,皇帝已经停下来了。

    顺着皇帝的目光,他看到大概有十队勇卫营的将士,每队十个人,正在“呯呯呯”地射击。

    一开始,因为硝烟弥漫,郑芝龙有点看不清楚。不过他总感觉,有哪里不对。

    忽然,一阵风吹过,把那些冒起的硝烟吹开了一些之后,他忽然一下明白过来了,确实不对,因为这些将士手中拿得不是火绳枪,而是自生火铳!

    说起这个自生火铳,郑芝龙作为大明的海盗王,自然有人给他进献过。

    他也把玩过,不过觉得不实用,且成本太高,因此他也没在意。

    可郑芝龙此时看到,就立刻觉得这个自生火铳,和他玩过的不同。这十队永为将士,轮流射击,几乎达到了不间断的射击。可以想象一下,要是这自生火铳的威力和精良火绳枪的威力一样大的话,那对面的敌人还怎么冲过来?刚才那边的箭雨,总有停住的时候,可是,这自生火铳的射击,却可以做到很久都不停止的!

    这一刻,他立刻想起,要是在战船上也装备这些自生火铳,像这样这种的话,那跳帮战的时候,岂不是能一下子就给予敌人大量杀伤,而后再进行跳帮战的时候,就能轻松很多了。

    正在训练的这些将士,都是勇卫营总兵卢大手下的。崇祯皇帝冲他点点头。

    于是,卢大立刻传下军令,让那些正在射击的将士停止训练,列队站好。远处的靶子,也有专人拿过来。

    崇祯皇帝微笑着对郑芝龙说道:“这些是兵仗局毕卿改良后的自生火铳,朕称之为燧发枪。威力已经达到了《纪效新书》中的要求,且不用火绳,点火率在百分之八十左右。这个燧发枪的威力,卿可以自己过去看看。”

    毕懋康的改进,主要是在枪机上。事实上,燧发枪最主要的部分,也正是枪机。

    郑芝龙看到的这个燧发枪,和他以前别人献给他的,已经有不小的区别。他观看的结果都不用说,自然是大大吃惊了。

    欣喜万分之余,崇祯皇帝却给他泼了一盆冷水道:“这种燧发枪,最困难的是这枪机上的主弹簧,必须要有足够的力道,才能保证击发之后产生火花的可能。朕宁愿这种燧发枪打造地慢一些,也要保证击发产生火花的成功率。因此,目前这些燧发枪的产量,还很低。”

    听到这话,郑芝龙不由得有点失望。因为他知道,这产量不高的话,那肯定不会配备给他的水师了。

    果然,就听到崇祯皇帝接着对他说道:“不过,朕可以拨出三百把自生火铳给卢卿那边,其中一百把用于训练,另外两百把用于战事。等将来这燧发枪的产量提升上去之后,朕不管是陆军,还是水师,都会统统装备的。”

    听到这话,郑芝龙心中一喜,还没来得及说话,崇祯皇帝就又说道:“朕就是缺少时间,只要能拖住建虏,给朕多点时间,那这种燧发枪就能多造一些,我大明军队的实力就能更强大一分。”

    郑芝龙听到这里,终于明白,皇帝把他带来这里的目的,不是说为了给卢总督三百把燧发枪,而是要让他亲眼看到,多给一些时间,明军战力会有多大提高。

    想明白了这点,郑芝龙立刻表示,一定会给建虏以希望。

    事实上,这一点,确实要他深刻体会到才可以。也只有这样,他日和建虏水师打仗的时候,这其中的分寸,郑芝龙才能把握住。

    之后,崇祯皇帝又让人拿来一个东西,用藤框框着的一个球。郑芝龙看了下,大概看出来,这也是一种火药武器。不过,他并不知道这是什么。

    就听崇祯皇帝给他介绍道:“这个东西,是开物司宋卿在《天工开物》中记录的万人敌,在北方守城战中非常好用。朕让他们给卿试验一下。卿且看看,是不是可以同样用于战船靠近之后的跳帮战?”

    郑芝龙一听还有给他的好东西,心中立刻期待起来,等看完这个万人敌是怎么回事之后,立刻大喜,向崇祯皇帝奏道:“陛下,这个万人敌确实可以用。两船靠近之后,让力大之士,点燃这万人敌之后,投掷到对方船上,必能扰乱对方,不但杀伤敌人,还能大大降低敌人的士气。”

    “哦,这样就好!”崇祯皇帝一听,也是高兴地说道,“那卿再想想,针对卿所想的情况,是否需要改进这个万人敌,朕让兵仗局给卿改改,回头拨给卿一些试用。”

    这就是背靠大树好乘凉了,要是自己当海盗的话,那可能去做这些事情。郑芝龙大喜,连忙答应下来。

    于是,等郑芝龙回登州的时候,就带了三百把燧发枪、五十个万人敌,还有十名燧发枪教官,也就是勇卫营的将士回去了。

    等他回到登州的时候,已经是崇祯十三年二月中旬了。这个时候,崇祯皇帝通过窃听种子了解到,辽东的伍忠,带着他的手下细作,乘船离开了金州,往大明而来了。

    对此,崇祯皇帝不由得在心中想着,这个伍忠,到底变节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