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58 余贼之议
    崇祯窃听系统 作者:叫天

    258 余贼之议

    崇祯皇帝看到这里,不由得为图尔格的命运担忧,不知道这厮回到辽东后,皇太极会怎么处罚他?断送了土默特部,送给大明那么多牲畜,特别是战马,更是难得的军用物资,这“功劳”也是够大的!

    希望皇太极手下留情吧,要不就可惜了图尔格身上的那颗“甲级窃听种子”了。

    看完这个之后,崇祯皇帝又扫了一遍其他人身上的窃听种子。他发现,驻守山海关的蓟辽总督孙传庭,在平和了几个月之后,似乎开始动手推行他的施政措施,也就是“清屯充饷”之策。

    之所以等了这么久才开始,孙传庭似乎是有点顾忌祖大寿为首的祖家势力。没关系,让他继续搞着吧,反正有自己给他撑腰,看祖大寿还能怎么样!

    崇祯皇帝这么想着,便又去看卢象升那边。

    这边倒没多少事情,卢象升一直在忙造船厂和训练兵卒这些兵事上的事情,民事上面,则大多交给了他的副手,也就是登莱巡抚陈弘绪。

    看到这里,崇祯皇帝有点郁闷,不知道郑芝龙那边怎么样了,如果他真不识相的话,那自己肯定是要打的,只是如此一来,又会耗费无数钱粮,且耽搁重建东江镇的计划。没有东江镇这边牵制满清,搞不好等到了冬天,他们又可能绕道蒙古草原入侵关内了。

    虽然如今基本上平定了流贼,军队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并不怕和满清军队好好地打上一战。可是,这战场要是在关内的话,对关内的民生恢复,还是非常不利的。特别是满清军队要是避开三大营主力不打,专门去攻击其他地方的话,对关内民生的影响就更大了。

    要是有可能,崇祯皇帝是绝对不愿意战事再次发生在关内。

    在心底推算了下,如果郑芝龙接到自己密旨之后动身,就算再晚,应该也要在一个月内到达登莱了吧?

    这么想着,崇祯皇帝便决定再等一个月再说,反正这边也只是打败了流贼,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怎么样都可能还要一个月。

    就比如说,接下来的几天要搜捕流贼,肯定有流贼正往外逃。如此一来,外围的兵马往里迫近,这里的兵马往外搜捕,挤压流贼的空间,就算上天入地,也都要把流贼都搜捕干净。

    接下来就是安置普通的流贼,至少要让他们能活得下去,这样才不会继续造反。

    想到这里,崇祯皇帝的眉头不由得一皱,因为根据陈奇瑜身上的甲级窃听种子那知道,江南等地的粮食输送并没有按计划完成,至少陈奇瑜就没收到多少粮食。

    如今大战事已经结束,那么这粮食问题的紧迫性,就有点高了。也亏了自己在这里,必须严旨再催,要是有问题的话,必须立刻解决才行。

    崇祯皇帝在想着一件件地事情,相对来说,还是比较闲的。不过此时,在卧龙岗深处的山上,有不少流贼在逃窜。

    这一带其实是南阳盆地,并没有高山可以躲避,因此,他们必须要继续逃,或者南下、或者北上,要是能逃到武当山,甚至更远一点的大巴山,那官军肯定是不可能抓到他们了。或者是老君山,也就是伏牛山脉那边,也还行,甚至逃到秦岭的话,那就最好了,官军也别想再抓到他们。

    然而,官军显然也很清楚这一点,那一队队地骑军,就尽往这些地方搜捕,断绝交通,不让他们有逃过去的机会。

    白天累了一天,晚上又黑灯瞎火地逃了那么远,累得不行,这些流贼终于停下来休息了。

    看着天上的明月被乌云笼罩,大地陷入黑暗之中,有流贼就忍不住骂娘了,仰头看着天空,低声咒骂道:“贼老天,就连你也落井下石,连点月光都不给,这是不给我们活路了是不是?”

    没有了月光,他们又不敢打着火把赶路,乌黑一片的,就根本没法赶路。一旦到了白天,朝廷骑军四处搜捕,他们想逃出去,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因此,这流贼也是急了,连贼老天都骂上了。

    这边一骂人,不远处的山上传来动静,有人低声喊道:“一只虎,是你们么?”

    刚才骂人这个,正是李自成的侄儿,号称一只虎的李过。他听到声音,稍微一分辨,不由得带点惊喜道:“高一功?”

    那边的人,正是李自成手下大将高一功,确认之后,也是高兴,连忙过来汇合了。不过他们互相看看,一共也就二十多人,想起之前那么多人马,又想起李自成的脑袋被左良玉砍了,不由得情绪非常地低落,一时之间,都沉默不语了。

    就在这时,附近山上忽然又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道:“可是闯王部下?我们是八大王的义子!”

    李过等人听了,便应了一声。不管以前怎么样,这个时候都是难兄难弟,还别说,真有一番微微惊喜在心中。

    过了好一会,张献忠的义子才带人摸了过来,然后一个个报了名号,分别就是张可望,张定国,张文秀以及张能奇,是张献忠义子中最为有名的四个。

    他们发现,对方其实也和自己这边差不多,就只剩下十多二十来个人,一时之间,都沉默了。年纪最小的张能奇想起以前,不由得低声哭了起来。

    听到哭声,一个同样年轻的声音忽然骂道:“哭,哭个球,有什么好苦的,大不了一死,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来亨,住嘴!”李过一听,就知道是自己义子李来亨在说话,便训了他一句,而后问对面的黑暗中道:“八大王也被左贼杀了,官军又是大胜,以后你们准备怎么办?”

    张可望年纪最大,听到一只虎问话,就由他回答道:“要是能逃出去,我们打算改回本姓,回老家去看看。”

    说到这里,可能怕误会,他又连忙补充道:“不过我们一定会替义父报仇,把那左贼千刀万剐的!”

    听到这话,李来亨忽然冷笑一声道:“想得倒是好啊!还想着逃回去,你没听到么?官军可是喊着,为了太平,杀,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么?”

    “朝廷觉得是我们让天下大乱,所以要把我们杀光!”张定国,此时应该叫李定国了,立刻回答李来亨道,“所以肯定会全力搜捕我们,把我们斩尽杀绝,是不是?”

    听到这话,触动心思,高一功忽然低声愤恨插嘴道:“这是我们想要造反的么?是朝廷逼得我们活不下去了!皇帝昏庸无能,地方贪官污吏横行,大旱,大旱,大旱,还有蝗灾,蝗灾,蝗灾,他们全都视而不见,还要逼着我们交田赋,甚至另外再加辽饷,卖儿卖女,把我们自个都卖了,也不够交这个钱,到了这份上,我们能不造反么?”

    “狗皇帝,狗官,没一个好东西!”李来亨一听,立刻跟着低声骂道,“老子回头继续干,杀了狗官,杀了狗皇帝,杀光他们!”

    李过一听,又低声喝斥一句道:“闭嘴,小小年纪就老子老子的,你在谁面前喊老子呢?”

    他是李来亨的义父,这么一训,李来亨便闭嘴了。

    不过李过被他们这么一说,也说动了他的心思,便低声说道:“如今这天下,已经没有了老百姓的活路,就算我们不想造反了,逃回家去,或者逃到别的地方隐姓埋名过日子,可是,有狗皇帝在,有那些贪官污吏横行,最终的结果,我们肯定还是得反!”

    听到这话,孙可望点点头,而后立刻想起这黑夜中对方看不到,便开口低声说道:“没错,义父在谷城的时候,就受到那些狗官刁难,说义父平时抢了那么多金银珠宝,向义父索要。朝廷昏庸无能,狗皇帝是非不分,忠奸不辩,这天底下就没有老百姓的活路!”

    他们这些人,都是流贼,自然屁股就坐在流贼的这一边,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忽视掉了他们带给天下百姓的伤害。

    听到这话,李定国叹了口气,老气横秋地低声说道:“这天下,就没有真正把老百姓放心里的好官!”

    这话说完之后,一时之间,谁也没有再说话,山林中便沉静了下来。

    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风似乎比刚才刮得更大了,吹得山林“哗啦啦”地作响。

    高一功抬头看看夜空,不由得咒骂一声道:“这贼老天的,看来要下雨了!”

    匆忙间逃命,原本肚子就饿着,要是又要下雨,虽然这是八月的天,可晚上淋雨,那也是很难受的。

    静了一会,忽然李过低声说道:“要我说,既然官府不给我们活路,那我们自己去找活路,就按照我叔说得,均田免赋,这样老百姓有了盼头,才会希望我们能赢,说不定我们才能东山再起!”

    “一只虎,你还信这个?”高一功听了,不由得有点恨声说道:“那骗鬼的宋献策呢?还说闯王是十八子,主神器呢!你别以为,你也姓李,是落你头上吧!”

    李过一听,稍微一愣,便连忙低声解释道:“别瞎说,什么时候我有那么想过了?那个宋献策,就是个江湖骗子,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回头见了定然一刀剁了他!”

    解释完了之后,他又重新拾起刚才的话题道:“我刚才说得,你再想想,要是各地灾情严重,大家伙儿都活不下去,我们告诉他们说,跟着我们干,就能均田免赋,那要是你,你愿不愿意跟着一起干?”

    “那是当然,反正都活不下去了,就只有赌上一条命了!”高一功听了,想了下回答道。

    另外一边,李定国忽然也插嘴说道:“要是我活不下去了,我也肯定跟着干了。不造反是死,造反也是死,但不管怎么样,造反了还能多活几天,说不定要真造反成功了,就有田可分,也不用再交赋税,那多好啊!”

    他们这些流贼,显然没有那天那个年纪大的百姓有见识,均田免赋不可能一直下去,否则新的皇帝和他的官府,总不能都自己去种田吧?

    不过此时,他们这些流贼,却是都附和这个说法。觉得天下人都要活不下去了,既然有了这么一个盼头,肯定都会跟着干了。

    说到后来,就连李过都没想到,他们这些人的士气,竟然恢复了不少。他能明显感觉出来,大家又有了斗志。

    果不其然,在激动了一会之后,孙可望作为老大,他犹豫了片刻之后说道:“那……那我们也不会去了,就合起来一起再干一次好了!”

    “我同意!”李定国毫不犹豫,立刻附和。

    “我愿意!”刘文秀也立刻跟着表态,就连最小的艾能奇也没有了伤心哭泣,而是带着一点兴奋道:“再杀狗官,杀狗皇帝!”

    两方人马,大概五十来人,就这么定好了未来的方向。又低声商议了一会之后,他们便决定,以一只虎李过为头,逃出去后继续拉人造反。

    李过看看夜空,发现乌云密布,山风也吹得更急,便低声说道:“看来在天亮之前,必定有雨。希望这个雨能持续时间长点,这样就有利于我们逃脱官军的追捕!”

    说到这里,他又吩咐,让在场的人,手拉手,摸黑前进,尽快转移。

    说起来,这些流贼,像这样亡命的日子,也不是没有过。因此,在接受自己目前处境之后,倒也适应的很快。

    他们就按照李过的吩咐,手拉手,开始摸黑前进,就算最前面的人踩空了,或者掉下悬崖什么的,也有后面的人拉住,就不会有事。

    就这么着,他们继续开始逃亡了。

    等到东边的天空微微露出一丝鱼肚白时,李过等流贼已经又摸过了一座山头,快要山脚了。借着这个机会,他们必须要尽快转移才好。虽然朝廷骑军在,他们能逃脱的希望很小,但不管怎么样,总要试着逃下看看的。

    李过心中计较了下,借助微微的晨光,正要说话时,忽然看到面前的人在摇动,而他自己也感觉站不住脚。

    258 余贼之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