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50 人心
    崇祯窃听系统 作者:叫天

    250 人心

    南阳城头的守军,自然不会坐视护城河被填上,立刻给予了还击。

    一时之间,人命在南阳城外,份外的不值钱。每一分每一秒,几乎都有生命消失在世间。

    这些被裹挟来的百姓,看到同伴一个个地被箭射死,被火铳打伤,甚至是被火炮击中,倒在地上痛苦哀嚎,很多人就受不了了,抛下土袋子赶紧往后面跑。

    然而,迎接他们的,是拳打脚踢,甚至有的营头,那些督阵的精锐流贼,更是直接拿刀砍人。要么立刻死,要么冲上去,说不定能不死,甚至还能换到一个签,回头能换上一个馍吃。

    这些流贼,互相之间的套路,其实都是差不多。先给这些裹挟来的百姓一点吃的,稍微垫下肚子,然后就是扛土袋子倒护城河,倒一袋土回来,就能拿到一根签子,这个签子能换馍吃。不同营地有不同的是,一个馍的签子数量会有不同。

    等到中午时分,流贼各营终于收兵回去了。而南阳城下的护城河,已经被泥土和尸体填得七七八八了。就只是这一仗,城外估计就死了大概五千左右。

    各路流贼头目,看着城外的护城河情况,不少人都有点诧异。因为能用肉眼看出来,就李自成所部和左良玉所部负责的护城河段,填得最好。

    左良玉部那边,是没得说的,人家是官军出身,军中就有懂得开炮的。推了大炮过去,对着城头轰,还有火铳手掩护,因此城头上就没法肆无忌惮地对付那些填护城河的流贼。

    但是,李自成这边,他可没有火炮的,条件和其他各部流贼差不多。但能明显看出来,哪怕是那些填护城河的炮灰,士气都要比他们高一些。为此,他们都很奇怪,便打听了起来。

    当然了,这个事情还是很容易打听的,很快他们就知道了原因,不由得都赞李自成奸诈。

    “看看,和我们干一样的事情,却只是说句话,就收买了人心,把人卖了还不知道,真厉害!”

    “可不就是,还不是和我们一样让那些老弱送死,耗了守军,也少了粮食消耗,顺带着把护城河填了,却还让他们感恩戴德。啧啧,厉害!”

    “嘿嘿,这一招好用,我也得学学!”

    “……”

    流贼营地,暂时又恢复了安静。顶着八月底的烈日,孙汗青把自己唯一一件外衣脱下来盖着头,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很显然,他是累坏了。

    忽然,他看到边上也有人过来,一瞧之下发现是熟人,便坐了起来打招呼道:“恭喜啊,魏超,又多活了一天!”

    魏超同样很累,有点疲惫地点点头,算是回应了一下。

    “我说魏超,现在你还相信你说得那些话么?”孙汗青忍不住问道。

    魏超听了,有点疑惑地问道:“为什么不相信?”

    “呵呵!”孙汗青听了,忍不住一声冷笑道,“刚才你和我有什么区别?我们两人都是命好,才没有成为护城河里的一部分。你自己看看,要是闯王是好人的话,你身边还有几个活着回来的?还不都是跟其他人没两样,拿我们的命不当命!”

    听到这话,魏超终于愣了下,转头看看自己的周围,神色似乎有点黯然。因为孙汗青说得没错,这一次和他坐一起的,很多都是新面孔了。那些之前认识的,好多都是填了护城河了。

    孙汗青抬头看了下周边没有流贼头目,便看向魏超低声说道:“我就跟你说吧,要不是这些流贼,我们至于到这里,用我们的命去碰南阳城?虽然我也是个佃户,可以前的日子,至少要比现在强多了吧?”

    听到这话,他边上的一个人忽然插嘴说道:“是啊,把我家给烧了,东西都给抢了,还要为他们卖命,这些流贼还能有好人?”

    这个人的话,又引来了好几个人的共鸣。这一次,不管是罗汝才还是李自成营地的,都有人附和。

    魏超明显有点犹豫了,可最终还是摇摇头道:“我觉得,闯王还是不一样的。”

    他这话说完的时候,罗汝才军中的头目,有人过来了,大声喊着,让每个人都听到:“大哥说了,以后我们也是要均田免粮的,大家好好干,打下了江山,以后大家都有田分的……”

    听到这话,魏超有点诧异,而孙汗青的嘴角,更多地是带了一点讽刺意味。

    等流贼头目一走,他便对魏超说道:“这一下,我能不能说曹操也是好人了?”

    “那万一真得有田地分呢?”魏超听了,忍不住还是反驳道。

    这时,一个年级比较大的,叹了口气道:“这话听听也就罢了,还真能信么?你也不想想,要真得是均田免赋,那我问你,以后他们的花销从哪里来?”

    “当然是那些贪官污吏啊!”魏超一听,随口就答道,“我们县的那些贪官污吏,就被闯王给杀了,抄了他们的家!”

    这个事情,在后世其实是有名气的,叫做“追赃助饷”。

    那年纪比较大的这个人一听,忍不住带着讽刺语气问道:“然后呢?有几个贪官污吏的,都杀了,然后他们就不花销了?他们吃肉喝酒,他们的钱还能从哪里来?”

    “那自然是从……”魏超顺口就想说继续杀贪官污吏,抄他们的家,可他随后就明白过来,这世上哪有那么多贪官污吏可以杀的。那这么一来,闯王他们总不可能自己去种地吧,他们的钱粮又要从哪里来呢?

    均田免赋,在这一刻,忽然就变得不现实起来了。

    事实上,流贼到底还是流贼,他们就转不过弯来,哪怕在原本的历史上,占领了京师之后,还继续追赃助饷,结果引起地主豪强的反抗,最终便宜了满清。

    而此时,魏超还是嘴硬道:“那至少能均田不是,以后有田了,那也是好事啊!”

    “那也得有以后!”孙汗青听了,往他心中扎了一刀道。

    魏超听了,没有再回话,躺着不动了。

    其他人也不说话了,事实上,他们都没力气,就只能躺着尽量不动,希望肚子能饿得轻一点。

    等到下午,流贼各营中又开始召集了大批的老弱,就是那些裹挟来的百姓,让他们去攻城,消耗守军的守城器械。这一次,魏超和孙汗青都没轮到。

    “看看,有区别么?”孙汗青看着那些被精锐流贼驱赶去攻城的百姓,努了努嘴说道。

    魏超看着南阳城下的血肉绞杀,一言不发。

    “流贼,就没有一个好东西!”孙汗青断然地下了这个定论,然后又躺了回去。

    年纪比较大的那人,叹了口气,低声说道:“这些流贼来之前,日子还将就着能过,可他们一来,所过之处,还有谁能过安生日子的,村子都被他们烧了,田地也荒芜了。可怜我的……我的……”

    说到这里,一个大男人,竟然低声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虽然他没有说完,不过边上的所有人都知道,肯定是他的家人没了。因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常见了。

    这一次,魏超的头更低了,甚至都没敢看那年纪大的。

    等到第二天,他们又被赶上了战场,幸运的是,魏超和孙汗青又活了下来,但是,又有好多刚认识的面孔,再也见不到了。包括那个年纪大一点的,也都死在了南阳城下。

    这一次,就有流贼头目过来了,笑着对他们说道:“你们做得不错,闯王有令,以后你们就是真正的兄弟了,随我走吧,以后每餐都有馍吃了!”

    罗汝才这边,同样如此,经过几天的攻城之后,老弱已经死在了城下,而能活下来的青壮,就往往会成为流贼的精锐。通过这种手段,流贼往往就能不费什么力气的汰弱留强。

    身处贼窝,身不由己。孙汗青看了一眼魏超,刚好魏超也看过去,两人对视了一眼,并没有多少兴奋之意,脸上带着木然,各自跟着流贼头目走了。

    南阳城是南阳府的府城所在,里面有藩王,也是一座大城,城墙高大且坚固,虽然比不上京师,可至少远比一般的城池是要坚固得多。

    流贼攻打了三天之后,不得不再度聚在一起议事。

    这一次,各路流贼的座位是有讲究的了。张献忠、罗汝才、李自成、惠登相以及左良玉是一字排开,都坐在中间,两边才是其他各路流贼头目。从这一眼就看出,如今的流贼中,是以这五人为头了。

    “我们已经打了三天南阳,相信周边的明军,肯定已经获悉我们在攻打南阳了。”张献忠神情严峻地说道,“皇上在城里,周边的明军就是怕我们人再多,估计也要跑来救援了!”

    听到这话,左良玉便接过话道:“我派有夜不收,总督陈奇瑜领勇卫营在内一共三万人马,前锋已经出了湖北,进入南阳地界了。”

    李自成也跟着介绍道:“洛阳那边,我有兄弟赶回来禀告说,又有一万多勇卫营赶到了,估计很快就会赶来救援。为首的总兵是原天雄军统领卢大,宣府总兵杨国柱,都是卢阎王曾经的手下。”

    这些消息,一个接一个的,都不是好消息。

    曹操罗汝才听了,叹口气道:“这些其实都没什么,最主要的是,我们如何尽快打下南阳?只要狗皇帝落在我们手中,那形势大变,一切都能好起来了。”

    听到他们的这些话,两边的那些流贼头目不由得都唉声叹气起来,虽然兵力雄厚,可他们其实也知道,精锐其实也很有限。要不然,二十万都是精锐的话,这南阳城肯定打下来了。

    “其实,明军来援,不就是在我们的意料之中么?”惠登相看着士气有点不高,就比较乐观地说道:“或者要我说啊,如果南阳一时半会打不下来的话,我们或者埋伏一路,能吃掉一路也是好的!”

    左良玉一听,侧头看了他一眼,心中想着,该不会埋伏本帅的那一次,也是你这消息出的主意吧?

    “要我说,这个办法好!”张献忠听了立刻附和道,“我们放出风声,就说很快就要打下南阳了,朝廷官军就肯定会急着来援,匆忙之间,肯定也顾不了很多,就容易中我们埋伏!”

    一听这话,不少流贼头目顿时大声叫好,喊着就这么办。事实上,他们打败官军最常用的一招,就是先把朝廷官军搞得精疲力竭,然后引入埋伏圈,仗着他们人多,开始兑换。反正他们是先拿那些裹挟来的百姓耗官军的力气,最后再由精锐的流贼一拥而上,解决战斗。

    他们就是靠着这一招,打败了勇将曹文诏,也打败过左良玉……

    不过,李自成却是摇摇头道:“朝廷官军是源源不断地,我们又能败他几路?要我说,还是想着能尽快打下南阳城,抓住狗皇帝才好!”

    听到这话,又有人觉得他说得有道理,便又当场附和起来。可有的人是赞同张献忠的说法,双方就争执了起来。

    就这么着,这场议事,最终没有一个结果,这让回去之后的李自成很是生气。

    李过见了,便安慰道:“叔,要侄儿所说,各家都有自己的小算盘,不会真正地为大局考虑。黄虎难道不知道南阳城先打下来更好?只是他不愿意听叔的,要不然,回头没法和叔争这个盟主!”

    “五家就五个心思,谁要是能让谁的话,这盟主早就选出来了。”高一功也跟着点头,脸色忽然有点狰狞起来说道:“要我说,找机会抓了另外四家,这样才能统一号令,这将近二十万人马的实力,才能体现出来!要不然,就说这攻城,都还有小心思呢,我都看到了,我们临近的罗汝才那边攻城,一开始就不够用心,想着城头守军被我们这边吸引过来,他们才加大攻势!”

    听着他们的建议,李自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原本在过来和张献忠汇合之前,其实就有过这样的心思,吞并其他各路义军,迅速壮大自己的实力。

    他在想着这主意,左良玉回到自己的军中之后,也是差不多。

    叫天说

    昨天看李奇微回忆录,看过了时间,以为没法完成今天早上的更新,不过坚持坚持,最终还是坚持更新出来了。

    250 人心